陳浩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看到花冰冰對自己這麼好,他也能看出來小姑娘對自己的情愫,但他認為花冰冰是個女大學生,自己是個混子,又比人家大十來歲,根本配不上人家,他只是讓手下給那個高利貸公司帶話,說花冰冰是自己罩的,再敢動花冰冰一根汗毛,砍死你們全家。

為花冰冰做完這一切之後,陳浩悄然出院,深藏身與名,和花冰冰切斷了聯繫。

花冰冰根本接受不了這一切,她不顧一切地到處找陳浩,為此幾乎又要輟學,最後陳浩讓人給她帶話,說自己的大哥有難,自己被抽中為大哥頂缸,去蹲苦窯,這一蹲至少得三年五載,你還年輕,跟我一條道走到黑不合適,你爹媽送你念書不容易,好好念書吧。

花冰冰回話說不管你坐多少年牢,我都等你,在你出來之前我不再混社會,等你出來就嫁給你。

誰知花冰冰這次說到做到,真的不再混社會,在江大成教院專心讀書,兩年多后居然大專畢業,拿到了國家承認的畢業證,當初的小太妹真的成了如假包換的「女大學生」。

沒過多久,陳浩也被提前釋放了,出來后立刻上位,成了大哥級的人物。

花冰冰如願以償嫁給了陳浩,成為了江湖上一段佳話,而且借「小結巴」的光,本來長得頗像大B哥的陳浩,也被人尊稱為「浩南哥」。

……

眼前的這幫乳臭未乾的男女學生,自然都沒聽過浩南哥和浩南嫂的傳說,要不然也不會把一個放高利貸的女兒奉為「黑道公主」,整天跟著捧臭腳了。

一聽這個小結巴要弄自己的跑車,還要連人帶車一起弄,趙小燕不氣反笑,她抱著膀子,掂量了一下對方身後的四條大漢,又看了一眼自己這邊的幾個男生,覺得不佔優勢,於是掏出手機給老爸打電話,讓他派人來平事兒。

誰知電話一通,還沒說幾句,趙小燕就讓老爸罵了個狗血噴頭,說咱家確實欠人家錢,人家來拿車你就讓人家拿,一定要好好配合,態度一定要好,千萬別犯沖,人家看你個小女孩,沒準就不跟你一般見識了。

趙小燕聽得怒火沖頭,直接把電話掛了,在她概念里,老爸那是近江響噹噹的黑道大哥,四海八荒的小弟納頭便拜的角色,自己就是妥妥的黑道公主,而且,從來都是自己家去拖人家的車來抵債,從沒見過人家敢來拖自己家的車的,這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么!

「操你媽的!」趙小燕指著花冰冰罵道,「你今天敢動我車一下試試!」

花冰冰一愣,扭頭看著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女生,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她把太陽鏡卡在頭上,眯著眼睛望著趙小燕,難以置信地問道:「你說什麼?再……再說一遍?」

趙小燕那邊一幫小孩發出一陣爆笑,紛紛開始學她:

「你……你你你說什麼?」

「什麼?再……再……再說一遍?」

「就……就不說,你……你能怎……怎麼著?」

「哈哈哈……」

趙小燕很有心眼,笑完之後還喊道:「好男不跟女斗,有種咱兩邊男的都不上,你敢嗎?」

花冰冰關上悍馬車門,一句話沒說,徑直走了過去,繞過保時捷,來到趙小燕面前。

「你爸是放高……高……高利貸的吧?」花冰冰冷冷地問道。

趙小燕打量著這個比自己高半頭的姐姐,看著她眼中露出的殺氣,突然覺得有點沒底。

旁邊一個女生手指尖甩著從高曉婷身上撕下來的胸罩,一邊得意地笑道:「怎麼,怕了?知道我們梵姐是黑道公主了吧?晚了!你現在趕緊……」

話音未落,花冰冰一個大鞭腿,那個女生直接飛了出去,撞到牆上,然後滾落在地,抱著肚子抽搐著,眼淚鼻涕橫流。

一圈的男生女生都嚇呆了,趙小燕也嚇壞了,又驚又怒,她一咬牙,掏出一把側跳,「啪」地打開,朝著花冰冰就刺過來。

花冰冰閃身躲過,沒想到現在的小孩這麼楞,直接就動刀子,還是攮子,刺死砍傷,這些小孩是一點規矩都不懂了!她從后腰抽出甩棍,甩開抽在趙小燕手腕上,一聲慘叫,刀子落地,花冰冰又狠狠一記搗在趙小燕肚子上,這回連叫都叫不出來了,黑道公主抱著手腕,捂著肚子,蜷縮在地上抽搐著。

梵姐被瞬間放倒,周圍的不良少年們知道碰上硬茬子了,一群小孩撒丫子就想跑,那四條大漢直接把巷口堵死了,這是個死胡同,誰也跑不出去。

花冰冰用甩棍指著他們,命令道:「跪下!」

膽小的幾個小太妹直接就跪下了,開始抹眼淚,有個不知道是硬氣還是楞的女生還敢站著,花冰冰照著她腿彎一抽,那女孩慘叫一聲,也跪倒在地。

那四個男生明顯更懂事一點,不用招呼也都跪下了。

花冰冰撿起高曉婷被扒掉的上衣和裙子,扔在她身上。

這一會兒變化太快,高曉婷也嚇呆了,此時一個激靈,明白眼前這個「社會姐」在幫自己,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抹著眼淚,把外衣穿上了。

花冰冰又用甩棍指著地上跪的男女小混混們,命令道:「閉上眼睛,自打耳光,不……不……不許停!」

小巷子里頓時一片「噼里啪啦」的耳光聲。

「你叫什麼名字?哪……哪個班的?」花冰冰低頭問道。

「高曉婷,高三五班。」

花冰冰點點頭,對自打耳光的小混混們說道:「我叫花冰冰,高……高三五班的高曉婷,從今往後是我罩的了,現在你們一邊打一邊說:高……高姐,我錯了,對……對不起!說!」

於是,打耳光聲中,又夾雜著一片帶哭腔的聲音:

「高姐,我錯了,對不起……」

花冰冰對高曉婷說:「趕緊走吧,以後別……別跟他們糾纏,他們要再找你麻……麻煩,就提我名字。」

高曉婷感激地點點頭:「謝謝花姐!」

揮手打發走了高曉婷,花冰冰一把提起地上抽搐的趙小燕,一路拖到悍馬跟前,兩個漢子把趙小燕塞進車裡,然後自己也上了車。

花冰冰跳進保時捷911,戴上太陽鏡,發動起來,興奮地尖叫一聲:「哇嗚……走了!」

引擎轟鳴聲中,保時捷和悍馬先後絕塵而去,留下一片滿面淚痕、臉腫的跟豬頭一樣的男女小混混。

……

此刻,趙大頭還不知道自己女兒被抓走了,他還在帶人去抓別人的女兒。

金杯車開到了阿丁海派私房菜對面,趙大頭在車裡面布置著任務:「都聽好了,那女的就在裡面。現在是中午一點半,過了飯點兒了,而且今天也不是周末,這會兒裡邊的人肯定不多。待會兒我帶兩個人進去找人,四黑帶兩個人在這裡盯著門口,剩下三個人,你們去盯著後門,明白嗎?」

小弟們都在點頭,鄭四黑問道:「大哥,你進去怎麼找?那女的你認識嗎?」

趙大頭說道:「可能認識,可能不認識,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打那個號碼,誰接就是誰。」

鄭四黑點點頭:「行,就這麼辦了!」

趙大頭帶著兩個小弟拉開車門,左右看看,向飯館走了過去。 這會兒飯店裡確實沒什麼客人了,樓下還剩一桌客人,還是一對年邁的老夫妻,飯店二樓的「大包」內,丁海面無表情地坐在中間,文訥坐在他對面看著他,盧振宇站在他身後,張洪祥守著門,三個人把他看得死死的。

文訥把開房記錄推到他面前,望著他,失望地說道:「阿丁,虧我一直把你當朋友,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就不願意解釋一下嗎?」

丁海看都不看,翹著二郎腿,點了一支煙,半晌菜說道:「沒什麼好說的,這是我的店,請你們離開。」

盧振宇冷冷地說道:「丁海,沒說清楚以前,我們不會離開,要離開也是帶著你一起離開。」

丁海抬頭瞥了他一眼,冷笑道:「小夥子,威脅我?」

盧振宇搖搖頭:「不是威脅,是實話實說。」

丁海冷笑道:「你有什麼證據?我跟你們講,我派出所認識人,一個電話我的警察朋友就會來,我現在好好請你們離開,是看在小文的面子上。」

文訥冷冷地說道:「不用看我的面子,我現在很後悔幫你寫文章誇你的店,你打電話吧,我們不限制你打電話,你打電話叫你派出所的朋友來。」

盧振宇說道:「小文你別跟他廢話了,要不然我給晗姐打個電話,讓她帶刑警過來直接抓人。」

丁海遲疑了一下,依然很光棍地說道:「沒關係,你叫人抓我吧。秦琴不在我這裡。」

文訥抓住他話里的漏洞,立刻喝問道:「不在你這裡?我們只是問你有沒有跟秦琴開房,又沒問秦琴在哪裡,你說秦琴不在你這裡,你這算不打自招吧?」

丁海楞了一下,然後苦笑著說道:「小文,咱們認識這麼久了,真沒必要這個樣子,我知道你哥哥的勢力很大,黑白兩道都有關係,但我既然能開這個店,也是認識一些人的。小文,我勸你一句,他是他,你是你,你又不是他親妹妹,沒必要為他當馬仔,更沒必要幫他干傷天害理的事情。」

「丁海!」文訥瞪著他,怒道,「你把話說清楚,怎麼又把我哥牽扯進來了?什麼我幫他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丁海嘆了口氣:「小文,秦琴已經不愛你哥了,你們就算把她抓回去,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又有什麼意思呢?你哥身邊那麼多女人,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拜託,秦琴是個有血有肉的女孩子,不是一件藏品!她需要的不是錦衣玉食,不是像個金絲雀一樣被關進黃金籠子,她需要的是一個全身心愛她的男人,為她撫平傷口!拜託!請轉告你哥,放過她吧!」

劇情變化得太突然,幾個人相互看看,都楞了。

盧振宇心想,這哥們兒太會演了吧!

他掏出手機,調出一張照片,放到他眼前,一句話也不說,看著丁海。

丁海低頭一看,這是一張電腦播放器播放記錄的照片,上面最後兩條播放記錄,都是DZ開頭的文件名。

丁海抬頭,獃獃地望著盧振宇和文訥,面色大變,半晌,試探著問道:「你們……你們不是來幫許大少要人來的?」

盧振宇說道:「你剛才也說了,許大少是許大少,小文是小文,我們是江北報社的記者,來近江調查事情的,秦琴是重要的證人,許大少連他妹妹都差遣不動,又怎麼差遣得動我們?」

丁海打量著他們,慢慢明白了,露出微笑:「哦……讓我猜一下……你們也是為那五千萬來的?」

文訥眯著眼睛,狐疑道:「也?為什麼說『也』?」

丁海點點頭,笑道:「看來,我們想一塊兒去了。」

盧振宇冷笑道:「不對吧阿丁,剛才你不是說你愛秦琴,才把她藏起來的嗎?」

丁海微微一笑,嘆道:「小兄弟,我當然愛秦琴,早在三年前,她還在時代黑膠唱片店打工的時候,我就愛上她了,只是沒敢向她表白,那時候,許大少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文訥「啊」了一聲,驚訝地望著他。

丁海笑道:「你們可能會問我,是不是利用秦琴的信任,賺那五千萬?呵呵,我愛秦琴,也愛五千萬,不過我愛秦琴愛了三年,愛那五千萬,還不到三天,如果硬逼著我二選一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秦琴,不過既然可以兼得,我為啥子不兼得呢?」

他看了一眼文訥,又笑道:「放心,我沒有睡你的好姐妹。我發現她在大街上沒有地方去,帶她去酒店安頓一晚而已,第二天就幫她找地方住了。至於你說的跟她在房間里呆那麼久,那是我在下那個『好名都讓狗起了』那個傢伙的片子而已,跟你們一樣,我也懷疑那傢伙就是囚禁秦琴的變態色魔……而且,我也懷疑陸傲天的案子跟他有關。」

就在此時,丁海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看了一眼,笑道:「不好意思,道上朋友的電話。」

他接起電話,戲謔笑道:「喲,這不是梵公主嗎?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電話里,趙小燕哭得嗚嗚的,邊哭邊說:「丁大哥……嗚嗚嗚……快來救我。」

丁海一愣,笑道:「怎麼回事?慢慢說,近江地面上,還有人敢動我們黑道公主?」

另外三個人相互看看,心說,啥時候又出了個「黑道公主」?難道這個丁海真認識什麼道上的大佬?

電話里,趙小燕哭著說道:「嗚嗚嗚……丁大哥,我被黑社會綁架了,他們讓我打電話籌錢……嗚嗚嗚……丁大哥,你不是說認識許大少的妹妹嗎?你趕緊讓許大少來救我啊……嗚嗚嗚嗚……」

聽到「黑道公主」被黑道綁架,還哭得嗚嗚的求救,丁海怎麼都覺得充滿了喜感。

他跟這個趙小燕並沒多大的交情,只是以前趙小燕以前談的一個男朋友喜歡上這來吃飯,趙小燕也就經常來吃,正好丁海做走私牛肉生意,也算跟道上有點交集,聽說趙小燕的爸爸是混社會的趙大頭,就本著多個朋友多條路的心態,就有意跟趙小燕搞好關係,經常給她免個單、打個折什麼的,讓她在「小弟」們面前掙足了面子,還半開玩笑的一口一個「梵公主」,趙小燕也就叫他一聲「丁大哥」,算是半個朋友。

丁海趕緊安撫道:「別急別急,慢慢說,到底怎麼回事?對方是什麼人?」

趙小燕嗚嗚哭著:「嗚嗚嗚……他們老闆是個姓蔣的……媽呀……哇……」

趙小燕慘叫一聲,估計挨了一下,趕緊哭著改口道:「是……是蔣先生……他們說我爸欠蔣先生的錢,欠了好幾百萬……嗚嗚嗚……丁大哥,蔣先生是誰,有我爸厲害么?」

丁海頭都大了,心說我一個開飯店的都知道蔣先生,你個放高利貸家的小太妹,整天自稱黑道公主的,連蔣先生都不知道。

他可不想趟這趟渾水,隨口敷衍了兩句:「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沒你爸厲害吧?你找丁大哥沒用啊,丁大哥就是個開餐館的,這事兒你該找你爸,讓你爸出面平事兒啊!」

趙小燕哭得更傷心了:「他們說我爸連……連狗屁都不是的……嗚嗚嗚……」

丁海心說,人家還真說對了。

「丁大哥……你不是認識許大少的妹妹嗎?嗚嗚嗚……你趕緊……」

「好好好,」丁海說道,「我幫你問問,不過我最多也就只能問問,我只是認識,跟人家又不熟,你爸真欠了人家幾百萬,那就真得還錢,找誰也沒用啊……別哭了,你還是得找你爸,讓他趕緊想辦法。不過你別害怕,蔣先生還是比較規矩的,不會亂來的……啊,先這樣吧,啊。」

掛了電話,把手機放在桌子上,丁海靠在椅子里,撓撓頭,嘆道:「所以說啊,小文,還是你這樣的朋友靠譜,你說這都什麼人啊!」

文訥很好奇:「阿丁,怎麼回事?又是黑道公主,又是蔣先生的。」

丁海笑道:「小文,你知道蔣先生吧?」

文訥捏著一柄小紙扇扇著,點點頭:「知道呀。」

丁海又笑道:「你哥跟他關係怎麼樣?」

文訥想了一下:「我哥認識他嗎?我也不知道誒,我只是聽說蔣先生在社會上挺厲害的,至於我哥都跟什麼人來往,我還真不知道。」

丁海看了一眼文訥,心說,算了,我還是別蹚渾水了,別管小文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反正是指不上了,真應了自己剛才那句話:他是他,你是你,你又不是他親妹妹。

丁海指著手機,笑道:「一個小太妹,經常來我這兒吃飯的,他爸是放高利貸的,說是欠了蔣先生幾百萬,被逼上門了。」

盧振宇心中一動,問道:「放高利貸的?叫什麼?」

「趙小燕。」

文訥馬上跟著一句:「姓趙啊,他爸是不是叫趙大頭?」

丁海很意外,楞了一下,瞅著他倆:「你們怎麼知道?」

盧振宇立刻說道:「丁大哥你知不知道,你下的那個視頻是誰拍的?」

「誰拍的?」

盧振宇一字一字地說道:「趙大頭。」

丁海目瞪口呆,半晌才說:「不會吧?趙大頭我見過,視頻里那個人肯定不是他。」

盧振宇說道:「那個人是不是黑黑的,精瘦的,一身鬼怪刺青?」

「是啊,你也下載了?」

盧振宇點點頭:「那個人叫四黑,是趙大頭手下的打手,昨天讓我用這玩意兒給捅了。」

說著掏出大劍魚,拍在桌子上。

丁海嘴巴張的老大,盯著桌上這把細長的兇器,心說用這玩意兒把人給捅了,那還能活?

他抬起頭,有些畏懼地望著盧振宇,然後又看了一眼文訥,文訥扇著紙扇,很淡定地點點頭,表示確實如此。

丁海看著文訥,心說眼前這位才是正版的黑道公主啊!連找的男朋友都是走哪裡都帶著傢伙,一言不合就捅人的那種。

「到底怎麼回事?」丁海這會兒已經懵逼了,拉著盧振宇問道,「老弟,你給我說說。」

於是,盧振宇和文訥左一句又一句,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有沒說到的,張洪祥就在旁邊補充一句,張洪祥看出來了,趙大頭這條線估計戲不大,要不然他是不會讓兩個小孩這麼肆無忌憚的說給丁海這個競爭者聽的。

丁海聽完,摸摸額頭:「嘖嘖嘖,真沒想到,繞了一圈繞到趙大頭這來了,原來我只覺得趙大頭是個放高利貸的,沒想到,他還干這種缺德事。」

他看了一眼張洪祥,笑道:「伯父,到底你們是專業的,看樣子跑到我前面去了。」

張洪祥笑笑,沒說啥,他知道丁海也是那五千萬的競爭者,雖然他單槍匹馬的又沒經驗,威脅不大,但讓他一直在誤區里盯著也好。

沒想到,丁海比他想象的聰明,他看了一眼三個人,笑道:「這麼一說,我們也算一個戰壕里的了,競爭不如合作,大家雙贏,伯父是大記者,調查事情肯定專業,小文我知道,腦子好用,智商起碼一百四以上,虎父無犬女嘛,這位盧兄,既然是張伯父的高足,那肯定也是不簡單的,你們是三個諸葛亮,我是一個臭皮匠,還要打理店鋪,肯定爭不過你們,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和我女朋友一起加入你們,如果真成了的話,那五千萬你們拿大頭,我跟著分點湯就行了,如何?」

文訥一怔:「你女朋友?不會是……」

丁海微微一笑,很幸福:「秦琴,現在是我女朋友。」

「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