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水捏了捏那包藥粉,惡毒陰冷一笑:「我們找機會把葯下到寧忻身上,再送去你陳伯父的床上……」

成功撇開寧麗妍的寧忻躲在了酒店禮堂最偏僻的一角。

她躲開所有人的目光,背靠著牆,俊秀的直眉微微蹙起,臉色有些凝重。

一隻手摸進了口袋,摸到口袋中的東西時,她的手頓了頓,不動了。

剛才她拿酒水的時候,就已經藉機把葯下了去,卻沒想到會殺出了寧麗妍這個程咬金。

接下來,她又得找機會下藥了……

可是,這葯沒有那麼好下啊!

因為她要下藥的人是唐時簡!

那個不可一世處於巔峰的男人。

他所用的所吃喝的,一切所有會接觸到的,都會被層層把關……

「寧忻,你怎麼跑這裡來了?找你好一會了!」正當寧忻沉思著的時候,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入耳膜。

寧忻臉色瞬間恢復正常,手也很自然的拿出來,將一丁點異樣都盡數斂去,恭敬的站在來人面前,讓人看不出端倪。

來人正是唐時簡信任的朋友加兄弟,秦永殤,也是她的『頂頭上司』。

秦永殤作為今天主角唐時簡信任的兄弟,所以很多事情都有他來把關和幫襯一下。

而她是他的小助理小秘書,經過一年多的打交道,她也算是得到秦永殤的信任,秦永殤怕今天自己忙不過來,所以帶上了得到他信任的她來幫忙一下,這就是寧忻為何能在陳雲水與寧麗妍的阻擾下還能進來這裡的原因。

「嗯?你怎麼穿這麼一身衣服?」秦永殤看著寧忻一副類似於酒店服務員的打扮,不禁皺起了眉頭。

「不喧賓奪主不敢搶你風頭嘛!」寧忻大膽而不失恭敬的一笑。

「嗤!」秦永殤忽然一改正式場合上的嚴謹,轉而弔兒郎當的嗤了一聲,隨後整了整領帶:「你打扮得再好看也不夠我出眾!」

寧忻很是『認肯』的點點頭,很是賣力的『拍馬屁』,不反駁道:「嗯嗯嗯!這世界最好看最帥的就是你了!」

秦永殤是個很有趣的人,在工作上在正式場合上很嚴謹,至少這是在不熟悉他的外人面前是這樣的。

而在私底下比較熟的人在玩的要好的人面前,他立馬變回恢復放蕩不羈弔兒郎當的性質。

所以,得到他信任的寧忻大膽的調侃起來了,對他這樣幼稚又臭美的行為見怪不怪。

秦永殤對寧忻拍馬屁的話似乎很是受用,原本還有些拘謹繃緊的臉也徹底的放開了,也忘記了追問寧忻看似有些不太正常的表現,只是不容反抗的道:「走!」

「去哪?」寧忻微微撇頭。 秦永殤瞥了一眼她:「給你換身衣服啊!你是我得力助手,等下要站在我邊上幫我忙的,你穿成這個鬼樣是想丟我臉嗎?」

說實話,寧忻樣子五官等還是很精緻的,身材比例也很好,氣質也不錯。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太瘦了,整個人看起來有些蒼白。

如若打扮一番,再畫個淡妝,肯定能秒殺全場!

「……」寧忻有些無語。

她本來穿這件衣服是想在下藥動手腳的時候方便一點,沒成想……

不過,現在也好,她轉變計劃了。

剛才下藥失敗,那她就借秦永殤的手來下藥!

為了不引起秦永殤的懷疑,寧忻很聽話很乖巧的換了一身衣服,是一件低調的淺藍色的長禮服,隨後便找了幾個借口,又藏在酒店某個小角落了。

而這個小角落雖然偏僻,但是位置高度視覺都很好,能一眼望去,便能將整個酒店大禮堂盡收眼中。

有那麼一瞬間,藏在高處的寧忻有種俯視天下的霸氣。

她微微低頭看著地下一片人頭涌涌,更有種睥睨眾生的強大氣勢。

好像,一切都盡在她掌握之中。

好像,她一言一行,都能決定人的生死。

寧忻望著下面各類人,其中,也有她的繼母陳氏,只見她談笑宴宴的周旋各位貴夫人之中,其中還有不久前取笑寧麗妍的千金的一家人。

似乎對不久之前寧麗妍丟了個大臉而滿不在乎。

寧忻扯了扯嘴角,無聲的笑了。

帶著些許嘲諷,帶著些許慵懶,帶著些許幽深,更帶著些許詭譎。

陳雲水,寧麗妍,很快,你們就笑不出了……

「唐時簡來了!」底下不知道哪個小女人興奮的驚叫一聲,惹得本來就很是熱鬧的禮堂更加爆炸了一樣。

頓時沸騰起來了!

就連一直規規矩矩端坐在一邊的,得到批准才得以進來的記者們也開始個個翹首以待,踮起腳尖,恨不得把自己接上長頸鹿脖子的拚命的伸長去見見唐時簡的風采。

在場的各位花齡更不用說了,甚至都有驚厥的暈了!

場面,熱鬧非凡,也一度混亂!

寧忻站在樓上看著這失控的場面不禁扶額。

也有些沉重。

能讓場面一瞬間失控的,唯有唐氏,唯有唐時簡。

唐家的厲害正好比是翱翔天空的能把整個城市籠罩的巨龍,就連全國乃至國外四海,都佔有一大片的天地。

是整個城市的名門望族加起來都未及唐家的萬分之一的存在。

而使唐家處於這麼一個讓所有人望塵莫及的高度的功臣,正是年紀才剛剛及三十歲的太子爺唐時簡。

關於他的輝煌事迹,是數一輩子都數不完的。

而最厲害的,還是在十年前的一場金融風暴。

當時幾乎所有的企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衝擊,大把大把的人背負巨債、破產……唐家的旗下一切都一樣,經濟一度低迷。

韓娛之魔女孝淵 唐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大批量的員工走的走,討債的討債,甚至還有的追上了門追債;跟唐家有生意來往的公司和工廠都幾乎同一時間停產、停止運行等,導致唐家投資的錢要不回來不止,還虧了大本!

沒幾天,唐氏家業就好像泥石流一般坍塌了。

唐家老爺子看著有著百多年的基業在自己手上毀了,受不了自殺了。

唐家老爺子一死,唐家就好像樹倒猢猻散一般,唐家大爺趁火打劫,把家裡能拿到手的有價值的東西全部都洗劫一空然後全家都藏了起來。

唐家二爺因為能力跟人品問題,早已經被唐老爺子架空,本就心生不滿的唐家二爺更是趁此機會,主動砍斷了跟唐家的所有關係,甚至還時不時的代表著他老婆的娘家上門討債,不施以援手不止還硬是把唐家逼到了絕路。

最後獨獨留下了唐家三爺這麼一個病秧子在撐著,可撐不了一個星期,就吐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箇舊居高站龍頭百餘年的百年大業即將成為一個過去式時,唐時簡出現了。

他當機立斷的不顧別人的反對,硬是把唐氏上百家的連鎖店、地皮、房產、廠房等等不動產全部砍斷全部用來抵債的抵債,拍賣的拍賣,甚至還有些用他那些年在國外靠著自己雙手掙來的錢用來開發地皮、投資、建高樓……

搞得唐家三爺都被氣得要翹辮子,差點跟唐時簡脫離父子關係,可偏偏沒過多久,唐氏活了。

不僅活了過來,還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把所有的債務還清了。

曾經有人算過,那場負債的數額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

整整一百七十多億!

唐時簡只用了僅僅三年的時間就把債務還清了!當時他才二十三歲左右!

而且用了不到五年的時間,唐氏家業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這一次是空前的巨大,是所有人的望塵莫及,產業涉及多個領域,簡直要把整個上海市靠商業統治了一般。

事實上,今時今日的他,做到了。

故而現在神一般的太子爺唐時簡要出現專屬於他的訂婚宴上,還不把整個上海市掀翻的節奏?

想到這些,藏在訂婚宴上一個小小角落、看著宴會上繁華的一切的寧忻心中的沉重更重了些,臉上有些嚴肅複雜地看著手中的紅酒。

她將要算計的人就是這個唐時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不自信的想法一出,瞬間便被她一巴掌拍散了,轉而優雅的端起酒杯,一邊喝一邊微微斜眼睥睨著底下的一切。

幽深的眼眸里儘是自信。

不管怎樣,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而且她籌謀了四年多,萬事俱備,她絕對能成功。

……

訂婚宴由於唐時簡的到來而正式開始了。

寧忻也整理了自己一番,再次化身成秦永殤身邊那個人畜無害的小助理,緊緊跟在他身邊。

秦永殤對寧忻這個盡心儘力為自己工作了快兩年的小助理很信任,於是也有意一同把她帶著帶到了唐時簡的包廂里。

然而寧忻覺得唐時簡跟秦永殤不是同一類人,她怕唐時簡這個深不可測的男人會發現她的端倪,故而識趣的自個兒待到一邊去,等著秦永殤出來。 也不知道他們在包廂里談了什麼,反正沒一會唐時簡便帶著一幫人出來了。

看著為首的那個男人,寧忻微微一愣。

縱使她有準備,但是還是被這個驚為天人不可一世的男人驚了一把。

寧忻暗嘆。

以前在新聞上在照片上就已經覺得他長得實在太人神共憤了些,身材相貌氣質等等都是決等的上乘,稍稍一眼都會讓人不自覺的淪陷。

而沒想見到真人,他更加會讓人控制不住自己。

特別是他渾身渾然天成的強大氣場與氣勢,似乎放眼天下都沒有一個能有資格成為他的對手。

真的別說能與之競爭對抗,就連一丁點的資格都沒有!

很快,人也已經到了禮堂上,招呼著客人。

而唐時簡所信任的兄弟也四散各個特定的位置招呼著客人。

唯獨秦永殤還有另一個年輕男子跟在唐時簡身邊。

見此,寧忻眉頭一挑,嘴角微揚,有些得意,因為她當年可是賭對了人壓中了馬!也不枉她花費了幾乎兩年的時間在秦永殤身上。

沒過一會,她的手機也響了起來,正是秦永殤叫她過去幫忙。

無上血帝 寧忻把手機放進了小包包里,順便摸了把裡面的東西,繼而露出得體的微笑,走向了秦永殤。

她的任務很簡單,就是在秦永殤跟另一個年輕人都沒有空隙時間去端酒時,她可以搭把手幫忙。

再者就是有時面對的是跟秦永殤公司有合作的,或者有合作意向的,寧忻可以幫忙提醒一下和記錄一下情況,以免對公司造成影響。

另外就是順帶注意一下周圍情況和有異樣的人,以免遭到有人暗算,畢竟樹大招風。

唐時簡有著現在的身份地位可是有很多人羨慕恭敬的同時,也很忌諱和害怕的。

當然也有仇家也有因嫉妒生恨的想要來害唐時簡的。

而作為唐時簡不可劃分的好兄弟秦永殤固然也要謹慎防備一下,避免有人順著他這條道傷害他的同時也傷害唐時簡。

對於這個『特別』任務,寧忻有些想笑,因為她就是那個借秦永殤他這條道去算計唐時簡的!

不知道秦永殤知道之後會不會氣得奔潰?

嗯~寧忻惡作劇的想,奔潰也好。

也算是報這兩年來他對她壓榨之仇了。

想著,寧忻很是規矩認真低調的跟在秦永殤身後,時不時的做個稱職的小助理協助他接待客人,時不時乖巧的幫他接個酒杯、端杯酒……

然而她很低調很規矩,卻總有人看她不順眼。

其中就有發現她的寧麗妍跟陳雲水。

「你不是說她在這裡當服務員嗎?!」陳雲水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一眼寧麗妍。

特別是看到寧忻穿著那一身禮服,低調平淡卻不失優雅高貴,那一身氣質赤裸裸的刺痛了她的眼。

曾經多少次,寧振明嫌棄自己的俗不可耐的鄉下氣息,上不得檯面……

「我,我怎麼知道?!」寧麗妍此時也有點懵,她也不知道,明明不久前寧忻還穿著服務員的衣服,怎麼轉眼一見,寧忻便已經搖身一變,打扮完全不遜色於貴族千金。

不過,她沒有深思,只是看到寧忻規規矩矩的『服務』唐時簡身邊的一個男人,她便自動腦補:「媽!她肯定是勾上了唐時簡身邊的那個兄弟!叫……叫什麼來著?好像叫秦永殤!對,秦永殤!肯定是寧忻勾搭上秦永殤之後,成為了他的女人,成功上位然後擺脫了服務員的身份……」

想想又覺得不對,只見她驚恐叫出聲:「不對!寧忻那個小賤人肯定是想搗亂我的訂婚宴!她嫉妒我,她見不得我好,想要搶走唐時簡!接近勾搭秦永殤只是她的第一步!她肯定是想借秦永殤這條路去接近勾引唐時簡!」

「媽!你快點想想辦法!我絕不能讓寧忻這個賤人爬上唐時簡的床!唐時簡是我的!唐大少奶奶的身份是我的!至高無上萬人之上的地位是我的!所有東西都是我的!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跟我搶!」

「都是我的!只有我才有資格!」寧麗妍急得都快哭了。

更急得差點夢魘差點瘋了。

「你冷靜點!」陳雲水感覺自己手臂都快要被寧麗妍被卸下來了。

此時她很是後悔,很後悔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兒子身上,而忽略了這個女兒。

從小到大都沒有怎麼用心教過她,以至於她一遇到事情就不知道冷靜,只會衝動,只會做蠢事。

甚至完全不顧及場合……

看著周圍那些鄙視不善的目光,陳雲水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媽!你要我怎麼冷靜?那是唐時簡!唐時簡!我絕對不能讓寧忻搶了去!」寧麗妍看著不遠處的寧忻的眼珠子儘是蘸了毒的狠光。

她恨不得現在就過去把寧忻給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