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謙的目光落在陳珪身上,道:“漢瑜,你認爲呢?”

在陶謙的心中,仍是有些擔憂的。萬一和劉宣談判的時候,劉宣突然發起攻擊,情況就不妙了。陶謙所擔心的,還是他自己的安全。

陳珪捋着頜下鬍鬚,道:“主公,卑職認爲可以去莒縣。 法醫萌妻,撩上癮! 一來,劉宣擺出了談判的姿態,那他就不能反悔,否則名譽有損。”

“二來,劉宣如果攻擊主公,天下間諸侯如何看待劉宣?恐怕以後,再也沒有人相信劉宣了。”

“三來,劉宣敢這麼做,徐州必定誓死抵抗,全力反擊。對劉宣來說,也是得不償失的事情。”

陳珪眼中閃爍着光芒,道:“所以主公前往莒縣,安全無虞。”

陶謙聽了後,長舒了口氣。

魔天 陶謙目光一轉,道:“漢瑜,你隨本官前往如何?”

陳珪聞言,沉默了下來。

陶謙笑吟吟道:“你不用顧慮,本官讓你去,是讓你替本官出謀劃策的。談判的時候,不會讓你在場,你留在莒縣即可。”

陳珪拱手道:“多謝主公!”

陶謙看向曹豹,吩咐道:“曹將軍,下邳的安全,有賴你護持。”

“末將遵命!”

曹豹抱拳應下,神色堅定。

陶謙又看向了笮融,道:“笮融,關於佛會一事,你全力操持,不要有所鬆懈,明白嗎?”

笮融道:“主公放心,卑職舉辦佛會,也會請諸佛庇佑您一切順利的。”

“好!”

陶謙點了點頭,然後就吩咐衆人退下。

收拾了一番,陶謙就出了府,乘坐馬車前往城門口。等待時間不長,陳珪也來到了城門口,上了陶謙的馬車後,一行人離開下邳,往北方莒縣行去。

進入莒縣,時間已經進入六月。

炎熱的夏日,一路乘車的陶謙和陳珪,兩人都是腰痠背痛。

兩人都上了年紀,這一次乘車到莒縣,中途又不能長時間的休息,就只能忍着。如今到了莒縣,終於可以好好的休整一番。

一行人先進入莒縣,然後就派王朗去找劉宣,確定談判和時間和地點。

王朗來到劉宣營地中,在大帳中見到了劉宣。

王朗道:“見過靖王。”

劉宣臉上掛着笑容,道:“王從事來了啊,是商討談判的時間和地點嗎?本王得到消息,陶謙已經抵達了莒縣。想來,是準備談判了。”

王朗說道:“靖王英明。”

劉宣道:“說吧,陶謙準備如何談判?”

王朗微微一笑,道:“靖王,主公說了,如何談判?談判的時間和地點,都由靖王確定。然後,當面進行談判。”

劉宣道:“這一回,陶謙倒是爽快了。”

王朗說道:“這是主公的誠意,在下早就說了,主公是真的要談判的。”

劉宣想了想,說道:“談判很簡單,時間選在明天上午巳時,地點就在莒縣城外。唯有在莒縣城外,陶刺史纔有足夠的安全感吶。”

王朗拱手道:“靖王英明!”

劉宣擺手道:“回去告訴陶謙,明天談判。”

“是!”

王朗拱手揖了一禮,轉身就離開了。

劉宣坐在營帳中,臉上掛着笑容,陶謙終於來了。明天談判,就是從陶謙身上割肉的時候了。不過在此之前,劉宣得準備抽獎了。

六月份的獎勵,可以抽取了。

劉宣吩咐史阿在營帳外守好,暫時不見任何人,然後閉目進入抽獎系統。

腦海中,抽獎系統的輪盤出現了。

劉宣看着抽獎系統,眼中帶着一抹期待。他在今年抽取的許多獎品,都可有可無。劉宣希望這次能抽出一件有用的物品,好歹對自己能有提升。 “宿主,是否開始抽獎?”

腦海中,系統淡漠的聲音響起。

劉宣道:“開始!”

“!!”

系統轉動,逐一點亮轉盤上的各種物品。

劉宣的目光落在轉盤上,雖有期待,卻相當的平靜。原因無他,這幾次抽取的物品一般般。劉宣的心態,便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時間推移,轉盤的速度慢了下來。

經過無數次的抽獎,劉宣早就有了經驗。

眼看着速度慢了下來,劉宣心中忽然激動了起來。

因爲轉盤轉動的方向,朝着《金鐘罩》神境初期的祕籍轉去,以劉宣的經驗,很可能會在祕籍處停下。

這段時間,劉宣的武功停步不前。

如今有了機會,劉宣心中自是無比的期待。

“!”

忽然,最後一聲響起。

轉盤停下,指在了祕籍之上。

“宿主,是否抽取獎品?”

系統的聲音,仍舊冷漠。

但劉宣聽在耳中,卻如聞天籟。劉宣想都不想,道:“抽取!”

“嗡!”

恍如一陣波紋盪漾,一本書籍落在了劉宣手中。

“是否立即使用?”佰渡億下嘿、言、哥免賛無彈窗觀看下已章節

系統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劉宣說道:“使用!”

話音落下,祕籍緩緩升空,在空中嘩啦啦的翻頁,而後化作點點光芒,融入劉宣的身體中。片刻後,這一異象徹底消失。

劉宣睜開眼,站了起來。

手握拳,一股沛然力量自體內滋生出來,直接就打了出去。

“呼!”

拳風呼嘯,在空中一閃而逝。

劉宣心中高興,索性在營帳中開始練拳。他身體的力量驟然發生了變化,肯定有一個適應的過程。劉宣的辦法,就是通過練拳來適應。

營帳中拳風呼嘯,劉宣氣勢越來越強。

一套酣暢淋漓的拳法結束,劉宣才停了下來,臉上掛着燦爛笑容。

“試一試招!”

劉宣心中滋生了想法,從營帳中提着霸王槍就走了出去。

史阿在營帳外守着,見劉宣出來,神色古怪,道:“殿下拿着武器出來,有什麼事情嗎?”

劉宣說道:“我找太史慈試招去。”

史阿笑吟吟道:“主公要找人試招,卑職可以啊。”

劉宣盯着史阿,想了想,道:“史阿,不是我打擊你。如果論刺殺,你絕對厲害。但正面交鋒,恐怕你不行。”

史阿昂着頭道:“主公不試一試,怎麼知道呢?”

劉宣道:“也好,試試就試試。”

史阿回答道:“卑職換一柄劍,萬一龍淵劍削斷了您的槍桿,那就不划算了。”畢竟是試招,史阿也知道輕重,他手中的龍淵劍得自於劉宣,鋒利無匹。一旦削下去,恐怕劉宣的槍擋不住。

劉宣回答道:“無妨,我的霸王槍可不是那麼容易斷的。”

史阿道:“主公,卑職就僭越了。”

劉宣笑了笑,道:“待會兒你別哭就行,用處你的全力。”

“請!”

шшш ☢TTkan ☢¢O

劉宣後退了兩步,手中的霸王槍一擰,一槍在手,一股沛然磅礴的殺氣,自劉宣的身上瀰漫了開來。如果說之前劉宣,一副文士模樣,那現在的劉宣,就是一尊殺神般。

史阿楞了一下,神色驚訝。

對於劉宣的武藝,史阿也是清楚的,是先天境界巔峯。

看現在,卻有了變化。

似乎進入神境了。

傾世紅顏 史阿打起了精神,道:“殿下當心了。”

“蹬!蹬!”

史阿一步就竄了出去,手中的龍淵劍在空中一抖,竟是幻化出朵朵劍花。一朵一朵的劍花,籠罩了劉宣。

面對這一劍,劉宣不躲不避。

手中的槍,一往無前。

“叮!”

槍尖和劍鋒撞擊,發出一聲巨響。

劍鋒被盪開,槍尖轉瞬就到了史阿的面前停下。槍尖的劍尖距離史阿的喉嚨,也不過三寸的距離。再往前一點,史阿就會被一槍貫穿喉嚨。

史阿愣在原地,眼中滿是震驚。

這怎麼可能?

剛纔劍鋒和槍尖撞擊瞬間,槍尖瞬間有了一個蕩的動作。然後,一股磅礴力量衝出,就把史阿的龍淵劍盪開了,而後槍尖就到了他的面前。

只是,這一切太快了。

史阿都爲之震驚。

史阿怔怔道:“主公,您這是……”

此時史阿眼中盡是震驚,現在的他,如果是刺殺劉宣,根本不可能成功,誰都知道劉宣是連硬功的,身上刀槍難破。而正面廝殺,史阿連一個照面都走不過。

敗了!

史阿搖頭輕嘆,眼中流露出無奈神色。

史阿拱手道:“殿下,卑職輸得心服口服。”

劉宣收起了霸王槍,道:“武功有一點突破罷了。”

史阿嘴角抽搐,心說,你這哪裏是一點突破,分明是不要人活的節奏?要知道,史阿的武藝並不差,但是在劉宣的面前,一個照面都走不到,實在恐怖。

劉宣吩咐道:“你去找太史慈,讓他來見我。”

真正的較量,還得和太史慈試一試。太史慈的武藝,是目前軍營中最高的人。史阿去傳達命令,不一會兒,太史慈跟着史阿來了。

太史慈道:“殿下!”

此時的太史慈,手中還拿着武器,是史阿讓他帶上的。

劉宣提着霸王槍,道:“來,我們較量較量。”

“是!”

太史慈想都不想,直接應下了。

來的路上,太史慈就聽史阿說了,知道劉宣武藝大進,要試一試招。對於劉宣的武藝,太史慈是知曉的。想當初,劉宣在山林空手打虎,那真是霸道絕倫。

如今劉宣要試招,太史慈也不敢輕慢。

劉宣擺手道:“請!”

“殿下,末將僭越了。”

太史慈手中的大槍一抖,轉瞬就刺出。槍尖在空中劃過,轉瞬到了劉宣面前。槍出如龍,劉宣手中霸王槍迎擊。

大槍碰撞,發出砰的一聲震響。

太史慈面色一變,因爲撞擊時,傳來的力量太大。

太史慈招式驟然變化,馬上就一招卸勁,把劉宣的力量卸掉。只是他剛一卸掉劉宣的力量,劉宣的霸王槍已然再一次掃來。

太史慈躲避不急,馬上就提槍迎擊。

“砰!”

面對面的撞擊,太史慈遭到重創,蹬蹬接連後退了幾步。見劉宣又要殺來,太史慈面色大變,連忙道:“殿下,停!”

劉宣收槍,道:“怎麼了?”

太史慈說道:“您的力量太強,已經到了一力降十會的地步。卑職認輸。”

對於劉宣展露的力量,太史慈太過震驚。

wWW¸ тTk ān¸ ¢ ○

簡單幾招,已經知道不敵劉宣。

劉宣臉上有了笑容,大概也試探出了目前的實力。劉宣目前的武藝,絕對進入了一流武將的層次,雖說比不上呂布那樣的變態,但放眼天下,劉宣的武藝絕對有立足之地。

劉宣讓太史慈和史阿退下,就回了營帳。他剛剛突破,還得適應一下。 次日大清早。

劉宣起牀洗漱,晨練之後帶着麾下的大軍,直奔莒縣的縣城而去。

上萬精銳在城外列陣,一杆杆大旗飄揚,聲勢赫赫。

劉宣翻身下馬,一個人往前走了五十步左右,便停下來站定。士兵擺好案桌和酒水,劉宣才施施然坐下。在劉宣的十步之外,也擺了案桌和酒水。

城樓上,陶謙雙手撐在女牆上,往外看去。

入眼處,盡是城外的大軍。

只見黑壓壓的士兵列陣,一個個殺氣騰騰。看到這樣的一支軍隊,陶謙眼中流露出一絲的忌憚。 漢宮君泱傳 劉宣能擊敗陳登率領的三千丹陽兵,以及鍾俊麾下的數千士兵,士兵絕對是精銳。

“喝!”

陸少蜜愛甜妻 忽然,城外整齊的響起了吶喊聲。

“喝!喝!”

整齊的喝喊聲,響徹天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