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仁輕吸一口氣,雖然知道差距很大,心裡卻仍然戰意昂揚,連對練都不敢,那實戰又怎麼辦?

經歷過夢境中與他們八個人之間的生死搏鬥,他不僅沒有對練的生疏膽怯,反而分外主動積極。

林雪薇剛擺好起手劍招,陸仁便主動出擊,宛如猛虎下山。

劍法卻不是『浣花劍訣』,而是最普通的『清風劍法』。『清風劍法』配合腳底下的『神行百變』,偶爾不經意間再透上兩下『天劫指』,中間還會穿插兩招『雲天劍法』。

林雪薇沒料到陸仁會如此瘋狂的進攻,而且招招出奇制勝,與她預想的套路完全不同,一時間竟顯得手忙腳亂。

這也難怪,前一日陸仁與劉東廣比試之時,還是節節敗退,投機取巧的打法,誰能想到一夜之間,竟然變得如此剛猛。

恰好此時,張遠山從前殿走來。

遠遠看見陸仁與林雪薇打了起來,倒吸一口涼氣,待看清他們二人只是對練劍法之後,更是吃驚。

陸師弟竟然敢和林師姐對練?

兩個人的差距肉眼可見,哪怕林雪薇壓制了實力,可開竅境的耳竅眼竅對於實戰的幫助非同小可,再加上經驗和見識的差距,這種對練,只怕會輸的很慘吧?

誰知道仔細看了一會兒,他下巴都要掉到了地上。

被壓著打的,竟然是林雪薇?

過了一會兒,林雪薇身形猛地變快了幾分,一道掠影之後,已經站在了幾丈開外。

「今天就到這裡吧。」她冷冰冰道。

眼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張遠山,似乎沒有了說話的慾望。

陸仁這一戰完完整整看清楚了林雪薇所用的『浣花劍訣』,也知道自己之前所練劍法錯誤的地方。

這一戰,受益匪淺。

「明日,我會繼續和你對練,我依然會把實力壓制在築基境第三重。」林雪薇冷聲說完,轉身便回了房間。

這好勝心……陸仁輕笑。

看來今天得回去把『浣花劍訣』重新梳理一遍了。

他也不想輸!

張遠山走了過來,手裡提著食盒。

「陸師弟,我給你提了你最愛吃的水餃……」

誰最愛吃水餃了?

難道數水餃那事兒,他還沒忘?

陸仁無語了。

「沒想到陸師弟進步這麼神速,竟然能與林師姐打的有來有往,看來我也要更加努力了。」

張遠山認真的說道。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上面是這些日子練劍磨出的水泡。

還要更努力一些,不然要被陸師弟遠遠拋在身後了。

第一寵婚:墨少的心肝寶兒 忽然,

他想起一件事。

「對了,我聽師傅說,你贏了那個劉什麼廣,所以這次下山去涇水鎮歷練的弟子里有你的名字。」

陸仁正打算看食盒裡有什麼好吃的,聽到這句話打開食盒的手猛的頓住。

涇水鎮? 夜色漸漸籠罩,星光布滿夜空。

陸仁在房間里悠哉悠哉的睡了整整一天之後,直到深夜方才醒了過來。醒轉之後,聽著隔壁似乎已經睡了,這才慢悠悠的做起來盤膝修鍊一番。

隨著悠長的呼吸節奏,真氣由氣海而出,經三關,通任督,入泥丸,最後一個周天之後,又回歸氣海之中。

陸仁隱隱覺得『混元訣』有種控制不住真氣的跡象,若不是納氣收心,只怕一不小心,自己就直接突破到了煉體境。

還是不能突破。

他這才感受到系統所帶來的苦惱,境界提升太快,也不是一件好事。

仔細想來,系統帶來的苦惱何止這一件?

如何解釋夢境中的事情不是更讓人撓頭,林雪薇有夢境中的記憶,林雪薇知道陸仁也有夢境中的記憶,那這個夢境,哪來的?

林雪薇沒問,陸仁自然也不會提。

只是這個問題,早晚會擺在陸仁面前。

陸仁撓撓頭,推開房門,月光皎潔灑落在地上,一片銀白有若寒霜一般。

我的女王–偶像製造 房門前的左側一角擺放著兵器架,已長劍為主,夾雜著一些刀槍棍棒,這兩間石室是龍泉峰弟子閉門思過之所,但是思過之時,功夫不能落下,所以便有這些兵器放在這裡,留給弟子思過之時練功所用。

陸仁打量了兩眼,徑直走到兵器架前,挑了一把青光長劍,墊了墊重量,回想起林雪薇白天所講的『浣花劍訣』,緩慢而笨拙的從頭到尾開始習練。

寒風吹過,黃葉飄零。

陸仁一招一式的練習,漸漸忘了周圍的一切,沉浸在自己的劍法世界里,揮劍如風,身形如電,並不斷對照林雪薇白日所用的劍招,一一修改自己的錯誤。

不知過了多久,陸仁額頭沁出了一層薄汗,收起長劍,長長出了一口氣。

「呼,沒想到自以為在夢境中已經學會的劍法,竟然有這麼多毛病。」

陸仁又想起這門劍法已經賣給了系統,回收價這麼低,難道是因為自己所學不對的原因?

腦海中胡亂的想著,腳底又認真的練習起步法。

他發現自己所學的每一門功法,並不是完全的融會貫通,雖然也是學會了,但是真正實戰起來,總有幾分彆扭的感覺。

身體沒適應是原因之一,原本陸仁是這樣想的。

但是經過白日林雪薇一番教訓之後,他才發現,功法中諸多細節,自己並未注意,依葫蘆畫瓢的確輕鬆,但是若真是實戰起來,必然破綻多多。

「看來得結合實戰多練習一番。」

星光閃爍,陸仁足足練了七八個時辰,直到東方露出一絲魚白,方才收工準備回房繼續睡覺。

他剛要轉身,忽地看見一個相貌方正的男弟子端著一個砂鍋走了過來。

陸仁遠遠聞到一股清粥的香味。

那人路過陸仁之時,微微點頭,然後便徑直走到林雪薇房門前,咚咚敲了兩下。

「雪薇師妹,是我,王昊。」

陸仁本來都打算進房間了,聽到王昊的名字,詫異的抬頭看了兩眼。

王掌事有個侄子叫王昊,是洗劍閣長老劉處一的關門弟子,只是不知道那個王昊是不是就是這個王昊。

林雪薇的房間並沒有動靜。

王昊站在門旁,低聲道:「膳房那邊說師妹昨日滴米未進,師妹怎可這樣,要知道只有窺星之境後方能辟穀,您這般不吃不喝,餓壞了身子可該如何是好。我今天一早便讓膳房精心熬制了一鍋小米粥,養胃養顏,味道著實不錯,師妹不如來嘗一嘗?」

房間內沉寂了一會兒。

然後從裡面傳來林雪薇清冷的聲音:「我不吃。」

王昊見房間里終於回話了,倍受鼓舞,連忙道:「師妹只要嘗一口便好,這好歹是師兄的一片心意,師兄是真的擔心你的身子骨啊……」

「我不餓。」

「師妹啊,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你就吃一點可好?」

聽風在呢喃,我向你告白 「沒胃口。」

「有時候吃飯真的和胃口沒關係,僅僅是補充身體的元氣而已,師妹你說對不對?」

「……」

陸仁在隔壁聽的耳朵有點起繭子了,看來林雪薇打定主意是不打算吃了。

摸了摸肚子。

哎!

我也餓啊。

陸仁張張嘴,但是一看那位王昊師兄一副執著的模樣,想來是不會把精心熬制的米粥給自己填肚皮。

此時天剛蒙蒙亮,指望張遠山送來吃的也不現實。

無奈,他只能偷偷溜下後山。

等他走到膳房之後,才發現龍泉峰膳房內空空蕩蕩,連個人影都沒有,看來龍泉峰的待遇確實不如王昊所在的那一脈待遇好啊。

看來只能自己動手了。

陸仁看見水缸里還有一尾鯽魚,心念一動,直接伸手撈了上來。

紫府仙緣(虛境修仙) 不一會兒,膳房上空飄出點點炊煙。

燒完魚,

陸仁連忙用湯碗盛了出來,趁著沒人發現,一路小跑端回後山。

身後,

隱約傳來膳房廚子破口大罵的聲音,「誰他娘的偷了老子的魚……」

陸仁腳底搗騰的更快了。

……

林雪薇的房間里堆滿了書卷。

她從被罰面壁思過開始,便把能借到的書卷都借了一遍,因為不能隨便外出,她還讓龍泉峰的師妹幫忙去借相關的卷宗。

她要查明夢境的原因。

所有的卷宗她都翻遍了,只是隱隱在神魔大戰之前似乎提到過真仙似乎有這種神通,但是神魔大戰已經過去數萬年之久,卷宗中也大多語焉不詳。

她壓根沒想過和陸仁有關。

陸仁不過是剛剛築基的弟子,很有可能與她一樣陷入夢魘之中罷了。

找了一天一夜,毫無頭緒。

夜裡,陸仁在外練劍,生生不息,她知道陸仁肯定是有所領悟。

陸仁練了一夜劍法,她翻了一夜卷宗。

早上陸仁停了練劍,她也有點困意上涌。

正準備睡覺,忽然聽到門外王昊的聲音,給她端來了清粥。

王昊?

飛仙峰劉長老的弟子?

神經病!

這麼困了,喝什麼粥?

有喝粥的功夫,不如睡覺!

就算餓死也不吃飯!

……

陸仁端著魚湯鬼鬼祟祟的跑回後山,看見王昊仍然站在門前循循善誘的告訴林雪薇早上喝粥的好處以及不吃飯對身體的壞處。

呃……

那丫頭沒吃飯?

陸仁這才想起來,低頭看看不算大的湯碗,似乎只夠一個人喝。

哎!

他嘆了口氣,搖搖頭走了過去。

「咚咚!」

「我說了,我不吃,我就是餓死也不吃飯,你聽清楚了嗎,還有完沒完了!」

陸仁怔了怔,

看了一眼旁邊尷尬的王昊。

輕聲說道:「是我……」

一陣沉寂之後,屋內響起淅淅索索的聲音,

然後,

房門輕輕打開,

「我燉了點魚湯……」

「我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