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哥點點頭,“嗯!”

葉飛揚搖搖頭,“我喜歡用免費的,那兩把AK你就留着吧!”

“小子,你可不要小看這兩把AK,它的威力……”陸哥想繼續推銷他的AK47,但還沒等他推銷完,葉飛揚卻打斷道:“有大炮大嗎?若是沒有大炮威力大,就別跟我說話!”

“你小子真能想!”陸哥異常氣憤,“不就是大炮麼,只要給錢我同樣給你弄到!”

葉飛揚擺擺手,“那麼大個玩意,我可不要!對了,你不是要請我喝酒麼?酒呢?”

“我說過要請麼?”陸哥裝模作樣,最終還是拿出了珍藏的紅星二鍋頭,一臉不情願的說道:“我就這點存貨了,下次來,你要不給我帶酒!我就讓你躺着回去!”

“嘿嘿!”葉飛揚微微一笑,“遵命!”之後,就看到他拿着陸哥的獵槍跑了出去。

急的陸哥叫喊個不停,“小子,這些鹿不能殺!不能殺啊!”


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聽到“蓬”一聲,之後,活蹦亂跳的鹿就躺在了地上。

再之後,就聽到葉飛揚朝陸哥吼道:“陸哥,拔了這頭鹿,咱吃點新鮮的!”

“你……”陸哥險些沒氣的昏過去,“小子,我退隱江湖好幾年了,就指望這個動物園爲生了,你可倒好每次來,都要殺我點東西,還好我每次上報的物種數目,都比實際少。不然,我還不被你害死啊!”

“沒事!”葉飛揚安慰着陸哥,“最後一次,以後再也不殺生了!”


“我擦你妹!”陸哥一臉不情願的看着葉飛揚,“這話你TMD說了至少不下三遍,丫的來一次,吃我一次!”

“嘿嘿!”葉飛揚莞爾一笑,之後便跑到房間,把屠宰刀拿了出來,“主要是陸哥做的好吃,吃一次就忘不了!但你放心就是,吃完這一次,我保證以後不再吃了!”

“你的保證算個屁!”陸哥一邊抱怨,一邊剝鹿皮,不大一會兒功夫,竟是剝完了,隨後兩人又對着鹿肉,各種清洗,直到清理的差不多,兩人才在外面架上鍋,點上火,燉起了鹿肉。

“嗯,真香!”邊吃鹿肉邊喝着小酒的葉飛揚,不覺美滋滋的,似是想到什麼,這纔跟陸哥說道:“陸哥,我還沒吃過黑狼肉!我那些兄弟,想必也搞死一頭黑狼了,要不我們拖來煮煮吃!”

“我呸!”陸哥沒有好氣的瞪了葉飛揚一眼,“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我那一頭黑狼肉,至少能賣一萬塊!”


“真的假的?”葉飛揚有點不可思議,“你當吃了黑狼肉長生不老啊,還能賣一萬塊兒!”

陸哥也不跟葉飛揚爭辯,而是解釋道:“黑狼肉市場價八十塊錢一斤,一頭黑狼差不多能產一百五十斤肉,我說一萬一頭,那還說少了!”

“原來這麼值錢啊!”葉飛揚小眼睛一亮,“不過,陸哥,你這些猛獸,我已付錢買下來了,爲什麼死了還要給你?”

陸哥臉色一寒,“我知道你付錢買下了那些猛獸,但不是怕你拉不走嘛!”說到這的陸哥,不斷討好葉飛揚,似是想讓他忘記這事,隨即轉移話題道:“這鹿肉味道怎麼樣?”

葉飛揚點點頭,“味道還不錯,就不知道跟黑狼肉比起來,有什麼差別!”

陸哥擺手道:“黑狼肉,又硬又不香,哪像鹿肉又軟又舒適,而且還滋陰補陽,不論對男人還是對女人,都是上等補品,來來來,多吃幾口!”

葉飛揚答謝道:“謝謝陸哥的提醒,那我就不吃黑狼肉了。不過嘛,我那些兄弟,還在跟黑狼搏鬥,身體消耗大,不吃點補品哪行!既然你說,鹿肉大補,那我就把兄弟們喊過來。”

“忘了,兄弟們來的多,這一頭鹿可滿足不了我們,看來我得多搞幾頭。”說着,就拿起獵槍,要朝不遠處的鹿射擊。

嚇得陸哥趕忙拉住了他,“臭小子,這些鹿是我的命!你敢射傷它們,老子就讓你躺着出去!”再次拉了葉飛揚一把後,陸哥就把槍奪了過來,憤憤不平的瞪着葉飛揚,“都宰了我一頭鹿了,還想再宰,你丫的以爲養鹿不要錢啊!草!草!草!”

生怕葉飛揚再打鹿的主意,陸哥趕忙把鍋中的肉捂了起來,“小子,你再打我鹿的主意,連鹿湯都不讓你喝!快滾去吃你的黑狼肉吧!”

“多謝!”葉飛揚得意一笑,之後就朝隔間去了。

雖說黑狼如銅牆鐵壁一般結實,但在葉宗會兄弟,一干人的努力下,竟活生生累死了兩頭黑狼。

而在那兩頭黑狼死後,其它黑狼開始有點畏懼胖子等人。

相反,在與十幾頭黑狼搏鬥一番後,葉宗會兄弟們的膽量竟是大了不少。

雖說他們中的不少人,被黑狼抓傷,或是磕傷,但這時的他們,卻沒了畏懼,挺胸擡頭竟如勇士一般,朝剩餘的黑狼走去,並且邊走邊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小黑狼,過來啊!”

“嗷嗚!嗷嗚!”

黑狼已沒了之前的兇惡,一邊向後退,一邊發出哀嚎聲。

鳥之將死,其鳴也哀!

這時的黑狼,就如要死的鳥一般。

“小黑狼,沒有退路了吧?”待黑狼們沒有退路時,胖子也是冷笑了起來,再之後,就看到胖子衝了出去,“給我殺掉這幾頭黑狼!”

“殺啊!” 但還沒等它們跑幾米,衝過去的胖子,卻是將手中的匕首,朝它們腦袋插去。

咔嚓!

一聲脆響聲過後,就看到黑狼頭顱流出了血,但幸運的是,被刺中的黑狼並沒死亡,而是趁機朝胖子手臂咬去。

“還想咬我?”先前被黑狼咬過一口的胖子,似是有了經驗,在黑狼朝他手臂咬來之時,竟是猛地一伸胳膊,給了黑狼一胳膊肘。

“蓬!”

本還想襲擊胖子的黑狼,竟是被打翻在了地上。與此同時,剩餘的黑狼,也被葉宗會兄弟,打翻在了地上。

不知是它們受傷過於嚴重,還是其它原因,被打翻在地的黑狼,竟不再反抗,如等待死神降臨一般,竟癱倒在了那兒。

“這就不行了?”本還想拳打腳踢黑狼的胖子,見黑狼們打不起精神,這才心有不甘的收住了腳。

而在將這些黑狼打翻後,葉宗會衆兄弟,也是沒了力氣,癱坐在了地上。

“這些黑狼真耐打!不知是什麼品種!”

“還好我們人多,不然就栽在這兒了!”

“可不是麼,這些傢伙真硬朗。勞動了這麼久,我都要體力透支了,真想吃點東西!”

“也對,該吃晚飯了!”

看着西下的夕陽,葉宗會兄弟不覺餓了,隨即就要走出隔間,可當他們走到隔間門口時才發現,隔間已被上了鎖。

“草!”

“揚哥是想玩死我們啊!”

見無法出去,幾名兄弟就罵了起來,但他們罵聲還未落,一道熟悉的聲音,就從側面傳了過來,“誰在說我的壞話?”

“揚……揚哥!”這聲音一來,本還罵罵咧咧的幾名兄弟,就安穩了下來。

接下來,葉飛揚就出現在隔間門口,拿出一紙片,對準結實的鎖輕輕一插。就看到緊閉着的鎖被打開了。

“揚哥,你這是怎麼做到的?”葉飛揚開鎖的技術,真是太嫺熟了,以至於這夥人並沒看清,央求葉飛揚再做一遍。而在他們目視下,葉飛揚又做了一遍。

剎那間,這夥人就凌亂了,“揚哥好厲害啊!”

“這種技術,我只在電視上見過,卻沒真正看到過。要不揚哥,你就教給我們吧!”

葉飛揚點點頭,“等完成訓練任務,我就教給你們!”

“真的?”衆人一臉不信的看着葉飛揚。

葉飛揚點點頭,“必須教給你們!”之後,葉飛揚就走進了隔間。

看着躺在地上的十幾頭黑狼,葉飛揚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沒想到,你們速度倒挺快,這短短几個小時,就將它們撂倒了。現在有沒有餓了?”

胖子帶頭點頭,“不是一般的餓,是要餓的要昏迷過去了!”說着,胖子還拍打起咕咕叫的肚子,“聽到沒有?”

而在他抱怨中,其他兄弟也都抱怨道:“我都餓瘦一圈了!”

“不過,這次殺狼真是爽快!”

一提到殺狼,本已餓的不行的一夥人,又精神振奮起來,不自覺的,又朝黑狼走去,並且趁機給了黑狼肚皮一腳。


但這一刻的黑狼,卻沒了反抗能力,靜靜的躺死在了那兒。

而待黑狼死掉後,靠近黑狼的幾名兄弟,才朝葉飛揚提議道:“揚哥,我們餓了,帶我們去吃飯吧!”

葉飛揚看了看躺死在地上的黑狼,“一共有十八隻黑狼!我們有三百多個兄弟,二十人一組,將這些狼分了!”

“黑狼能吃?”衆兄弟皆是不解。

葉飛揚點點頭,“這些狼體質好,肉質香,吃下它們,你們體力很快就能恢復過來的!”

“生吃?”看到四周沒有火,其中一兄弟也是詢問道。

葉飛揚點點頭,“你要是願意,你就生吃,我們烤着吃!”說着,就朝胖子擺了擺手,“那邊有些柴火,你領着兄弟去取點兒!”

“嗯!”胖子點點頭,領着幾名兄弟就過去了。待他們走後,葉飛揚又從陸哥那裏順來水管,帶領兄弟們處理起黑狼。

而待一切就緒後,葉飛揚便讓兄弟們,把穿好的肉,放在木架上。

“嗤啦!”

隨着火焰的冒起,被燒到的狼肉,瞬間有水流了出來。

就這樣,葉飛揚一邊轉着手中的狼肉,一邊向兄弟們介紹着烤狼肉的技巧。

而在他講解下,不少兄弟終於烤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塊狼肉,聞着狼肉中的香氣,衆兄弟眼中,盡是淚花。

“這就是勞動一下午的成果!”

“揚哥,謝謝你!”

在這種興奮下,不少兄弟都向葉飛揚投去感激目光。

葉飛揚享受般點點頭。

時間彷彿回到了九年前。


那時候的葉飛揚才十歲,雖說年紀不大,但他每天卻要與比他強壯數十倍的黑狼搏鬥。而且,那時候的黑狼,比現在的黑狼要強橫數十倍。

它們體型巨大,行動敏捷,每一次撲向葉飛揚,都要把葉飛揚置於死地。但慶幸的是,葉飛揚躲過了他們的攻擊。

圍欄外面,一名年紀稍長的男子,正朝葉飛揚訓斥道:“今天,你若殺不死十頭黑狼,你就別想吃飯!”

“嗷嗚!嗷嗚!”

隨着男子叫喊聲響起,圍欄中的黑狼,越發兇猛起來,每一次撲向葉飛揚,都恨不得將葉飛揚撕成數萬段。

而正是這種生死存亡的搏鬥,使得葉飛揚越來強大。當他將圍欄中所有黑狼累死後,整個圍欄中的其它猛獸,沒有再敢靠近他的。

而在有了這種身手後,葉飛揚便被圍欄外的男子,送到了孤島中,在那個島上,認識了秦小雨的親弟弟。而兩人在那個島上,一呆就是五年。至於他們在那個島上接受何等殘酷的訓練,只有滿島的猛獸屍體,可以證明。

想起那段時光,葉飛揚只能淡然一笑,“兄弟,我想你了。給你的承諾我會兌現的,我會在最短時間內,找到你姐,讓她到你跟你母親墳前,給你們上香的!”

“揚哥,那是什麼?”就在葉飛揚沉思中,一頭兇猛獅子,也是朝這邊跑了過來。

而在獅子的帶領下,像豺狼、豺狗之類的兇獸,也都向這邊聚攏開來。 “轟隆,轟隆!”

猛獸們奔跑聲巨大,外加它們數量龐大,不大一會兒,竟是將葉宗會兄弟包圍了起來。

看着將他們包圍起來的兇獸,胖子等人眼中也是充滿了懼色,“怎麼會這樣?”

在他們看來,殺死黑狼,不會引起其它兇獸們的報復,但眼下看來,情況卻不是這樣。撲過來的猛獸,不但有獅子,還有老虎,野豬,看它們的眼神,似是如要把葉宗會兄弟吃掉一般。

葉飛揚不明白,這些猛獸爲何會同時聚攏過來,但有一點是肯定的,若不將它們撂倒,死亡的將會是自己。

“吼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