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少淵拍下慕木的頭,「長大了倒越發客氣了。」

慕木笑了笑,低頭咬蘋果。

陸少淵走後,安意撞一下慕木腰,問道:「你和陸少淵,怎麼回事啊?」

「我和他啊……」慕木望著駛遠的車子,目光悠遠起來,唇角綻出一抹溫柔淺淡的笑:「我和他的相識比顧神和茶葉還要久遠,是我五歲那年……」

「因為慕朵歌需要骨髓移植,所以我出生,五歲前,我的吃住與慕朵歌相同,五歲時,做了骨髓移植手術,之後,我的吃住便連家裡傭人也不如。在那個家裡,謝水華的態度決定我的生活。」 「手術前她怕我磕著碰著,所有人都把我當大小姐一樣呵護,手術后我便是棄子,所有人不順心時,都可以任意打罵的存在,哪怕我表現的再乖……」

「一朝從枝頭跌入泥澤,我也彷徨害怕,那算是我人生中最黑暗最無助的時候吧,我遇到了一個小哥哥,他會喂我吃糖,他會對著我笑,他會跟我說:『別害怕,吃了糖就不痛了。』他彷彿一束陽光照進了我孤獨恐懼的內心,讓我漸漸堅強。」

安意聽完久久沉默。

半晌后,她開口:「沒想到,你和陸少淵還有這樣的淵源啊。」

「是啊,所有人都覺得他比不上顧神,但我知道,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慕木笑,「今生得遇他,我之幸事。」

安意捏著下巴:「你是不是喜歡他?」

慕木頓了下,笑著點頭:「我喜歡他,只要他開心,我可以不計生死。」

安意:「既然那麼喜歡他,為什麼不表白啊。」

「他喜歡的人,是茶葉啊。」慕木垂眸。

「茶葉都和顧神在一起了,難不成陸少淵還能打一輩子光棍不成?」安意無語道,「聽我的,喜歡就大膽去追吧!可別等人成別人家的了,你再後悔。」

慕木:「……」

……

兩周時間,轉眼而逝。

很快,葉茗等人便折桂而歸。

葉茗等人回來的時候,慕木做了一大桌菜,為他們慶祝,安意陸少淵也在。

何興奮哈哈大笑:「慕木學妹啊,你也太著急了吧,等我們總決賽奪冠的時候,你再為我們慶祝啊。」

「那你別吃啊。」葉茗悠悠道。

何興奮:「……」

「慕木學妹乾的漂亮,我們肯定會穩贏,一定會對得起慕木學妹的這一大桌飯菜!」何興奮忙扒了個碗最先坐下。

慕木學妹做的飯看起來這麼香,他怎麼可能不吃!

所有人依次落座。

魏晉最後坐下,目光掠過陸少淵慕木,似笑非笑地嘆道:「慕木學妹真是厲害啊,這飯菜做的色香味俱全,也不知道誰將來有福氣,能娶了學妹。」

葉茗一聽,看過去,「魏晉你改變主意了?」

魏晉似笑非笑沒說話。

「改變什麼主意了?」何興奮抬頭問。

葉茗全當魏晉默認了,興奮地喊:「慕木,魏晉要追你!」

慕木笑容一僵:「……」

陸少淵看了葉茗一眼。

何興奮看向魏晉,一臉震驚激動:「老魏你要追慕木?」

魏晉目光在所有人臉上一一掠過,才慢吞吞道:「我可沒說,我只是感嘆一句,葉學妹想的太多。」

葉茗:「……」

草,玩她呢是不是?

慕木笑著活躍氣氛:「好了,大家快吃吧。」

安意幽幽嘆口氣,她是全場唯一知道慕陸二人前緣的人。

安意看了看陸少淵所在的方向。

陸少淵左手邊是何興奮,右手邊是顧寒,而她,左手邊是慕木,右手邊是魏晉。

安意嘆口氣,到了為人為己的時刻。

安意踢開椅子,走向陸少淵:「陸少淵你和我換一下,我要和何興奮坐。」 何興奮聽到,立馬坐直身子。

陸少淵「哦」一聲,看了眼慕木,起身走過去坐下。

慕木脊背瞬間僵直,嘴裡的飯也沒了味道,如同嚼蠟。

「你做的飯很好吃。」陸少淵讚美一聲。

慕木垂著眼淺笑:「謝謝。」

顧寒看了和慕木相談甚歡的陸少淵一眼,心情很舒暢,給葉茗多夾了幾筷子菜,「多吃點,這幾天累著你了。」

葉茗朝顧寒一笑,也夾幾筷子菜,投桃報李:「你更辛苦。」

旁邊的安意:「……」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睡了嗎?!

……

葉赫點火,陸少淵扇風,這把火燒的很旺,與慕謝兩家有仇的豪門貴族見機紛紛過來踩一腳,沒仇沒怨的也想分一杯羹。

慕家現在股票跌停,員工薪資都沒法發放下去,跟遑論維持偌大的公司運轉。因為葉家有令,沒有銀行願意為慕氏謝氏提供貸款。

慕家能砸的都被慕正峰砸了,謝水華也煩著呢,她管理的謝氏集團也水深火熱,倆夫妻時常吵吵,慕朵歌嚇得縮在房間里不敢出來,嗚嗚直哭,有次心臟病複發,吃了葯也不頂用,她踉蹌著爬出去,被慕正峰謝水華髮現,忙送往醫院。

慕朵歌住了沒三天,就被告知費用不足,被生生趕出了VIP病房,送進了大眾病房,慕朵歌哪裡能受得了,她嚷嚷著要回家,慕正峰正焦頭爛額,哪裡有空管她,索性直接命司機接她回家。

慕正峰被逼的沒辦法,最後竟求到了慕木跟前。

慕木現在是重點保護對象,出進都由安意陪同,安意看到慕正峰立馬擋到慕木面前,擼起袖子瞪著慕正峰。

只要慕正峰敢動,她就能打的他滿地找牙。

然而慕正峰這次走的是悲情路線。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安意都快被感動了,慕木卻淡淡笑開:「慕先生,恕我幫不了你,我一無錢二無勢,不過一個無家可歸的棄女罷了,哪裡有這種本事。」

「不,慕木,你和葉家大小姐是朋友,你的話她肯定聽,你讓她收手,放過慕家好不好……」

慕木微笑:「不好。」

說完便轉身:「安意,我們快走吧,我還要回去準備午飯。」

「哎哎。」安意答一聲,朝慕正峰揚揚拳頭,「商場上有小葉,戰場上有我,你敢想什麼旁門左道,我們聯手打的你生不如死!」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慕正峰:「……」

慕正峰癱軟在地,望著慕木身影,又是憤恨又是後悔,表情十分複雜。

晚安,小妞 早知道她能搭上葉家大小姐……

早知道動她會家破人亡……

可是人生沒有早知道。

慕正峰負債一億,被迫宣告破產,將公司低價轉讓,被葉赫收購。

慕家破產,慕正峰負債一億,從公司頂樓跳下,血肉模糊,緊跟著又是謝家破產。

慕朵歌從枝頭跌落泥潭,吃住都是問題,她受不住這巨大落差,突發心臟病,謝水華哪裡有錢給看?車也被變賣乾淨,好不容易送醫,結果被告知心跳已經停止,連脈搏也沒有。 謝水華愛慕朵歌如命,原本公司破產,丈夫慘死,她能還念著慕朵歌,咬牙堅持下去,此刻聽到這個消息,當場就瘋了。

消息被散發到網上,人人唏噓。

慕木看完收回手機,靜默許久后微微一笑,心情是從未有過的輕鬆。

她終於。

徹徹底底的。

擺脫了,慕家。

這種感覺,真爽啊。

……

2月3日,是王者榮耀戰隊賽冠軍杯,南北賽區分腮冠軍角逐勝利光輝。

葉茗幾人踏上賽場,嘴角張揚著自信的笑容。

這是他們的王者巔峰之賽。

冠軍,她要定了!

賽制依舊是三局兩勝。

到底區賽冠軍,哪怕顧寒加盟,打的也艱難不少,也幸好顧寒不在的這段時間,葉茗接過隊長擔子,努力訓練隊員。

勉強勝對面一籌。

比賽打的驚心動魄。

賽場下,尖叫聲此起彼伏,震耳欲聾。

比賽打了兩個小時才結束,解說員解說到最後幾乎都是尖叫。

因為顧寒有意無意的謙讓,和隊員們的向死而生,最後葉茗秀了波四殺,一口氣推到敵方水晶。

「啊!幹將還有三秒就要復活!不知火舞能不能推掉!能不能推掉!」

「啊!幹將復活了,他開了大招!水晶還有一絲血!」

「啊推掉了!不知火舞推掉了!」

「讓我們恭喜WS!」

「三局兩勝,WS奪冠!」

「全場最佳MVP給到了掠影小姐姐!讓我們恭喜掠影,恭喜WS!」

賽場下,所有人都在激動的尖叫,何興奮又是開心又是氣,一會兒哈哈大笑,一會兒破口大罵,罵無敵不是好東西。

罵罵咧咧中,被安意一把摟住,「行了不嚷了,待會兒下場了,我打他一頓替你出氣。」

旁邊,慕木微笑轉頭,卻發現陸少淵正看著自己,慕木臉微微泛紅,「你看我什麼?」

「我……」陸少淵不自在地咳一聲,扭頭看向台上,台上那個女孩璀璨如驕陽,他又扭頭看向慕木,嘴角一點點彎起。

「慕木,我們試試吧。」

「陸少淵,我喜歡你。」

兩人異口同聲,說完愣了一下,笑出聲來。

陸少淵伸手,輕輕握住慕木的手。

慕木紅著臉反握住他的手,笑容甜如蜜,目光看向台上。

……

主持人吧啦了一大堆后,將話筒遞給葉茗,笑道:「掠影小姐姐,身為本場最佳MVP,你有什麼要和大家說的嗎?」

葉茗接過話筒,想了想,道:「跟大家?沒什麼好說的,就祝大家早日上王者。」

眾人:「……」

「不過,我倒是和隊友有說的。」葉茗微笑。

主持人笑道:「那掠影小姐姐想和隊友說些什麼呢?」

無敵興沖沖的看著葉茗,魏晉海凡也看過來,顧寒更是目光從一開始,就沒離開過葉茗。

「都讓開都讓開。」

葉茗開口一句話,就讓無敵等人心涼了半截。

但還是下意識的退開。

葉茗順利地捧著獎盃,走到了顧寒面前,一臉嚴肅:「顧寒,我琢磨了下,咱倆現在的關係不太合適……」

顧寒:「你說什麼?」

「嗯,我說……」她將獎盃塞進了他的懷裡,笑的眉眼彎彎,「顧寒,做我未婚夫吧,能領證的那種。」

顧寒:「嗯?」

葉茗後退半步,指著獎盃道:「吶,聘禮你都收了,可不能反悔!」

顧寒唇角一點點勾起。

然後,她被強吻了,當著全國玩者的面,唇齒相依,她聽到清冷動聽的聲音在她心底腦海炸開:「不反悔。」

葉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