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他立馬做出抵禦和躲避,乃至浩浩然無匹般的強行鎮壓,然而終究,他不可一世的威名,從此一掃而地,沒想到,最終的他,竟然是連這幾百發子彈,一顆都沒能躲避或是抵禦住,當即砰……而後他便是瞬間,就被幾百發靈氣子彈,給密密麻麻洞穿了身軀。

緊跟著,一口口老血湧出,這位南煌郡內,頂級強者風象老祖,也就這麼瞬間,便被蘇白一位少年,用炎蛟AK47給擊殺在了這繁華錦簇的南天城大街之上。

「叮!恭喜宿主,您成功擊殺十星大武師級敵人一名,隨機獲得了十品靈器鎮天塔一尊!」

「十品靈器鎮天塔?」聞言,蘇白激動的發瘋了一般。

第二更來了,推薦票都猛烈的砸過來。 「澤國江山入戰圖,生民何計樂樵蘇。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一個人的成功,是踩著無數人的屍骨得來的。黑道更是如此,總要有人犧牲,才有人能爬上頂峰。

又有幾人,才能真正的站在最高點,收盡天下美景…

……

海高的混混,在盈海高中圈子裡算不上能打的。之前是因為青雲社還在,依靠房雲清一個人的超強實力拉高了整體水平。

自從青雲社覆滅,萬里和何其睿接手之後,整體實力下降不少。

說實話,這主要是因為張北羽對這個學校沒什麼好感,也不想投入太多的精力,所以一直都沒怎麼關注。

萬里一介女流,手無縛雞之力,只是一股精神力量,無法親自下場。何其睿有心殺賊,奈何心有餘力不足,畢竟是白紙扇出身,要是單挑的話,恐怕連麻桿都打不過。

而今天面對的又不是一般學校里的混混,都是久經沙場的老油條了,自然招架不住。

於何其睿對上的不是別人,正是鬼炮。

如果鬼炮對上了張北羽等人,或許還會有點情緒波動,但是他們倆之間可以說沒有任何交情,所以鬼炮根本沒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他知道這夥人裡面的老大是何其睿,就一直緊緊盯著他,不給一絲喘息的機會。

不負榮光,不負你 兩人實力差距太過懸殊,這導致剛一照面何其睿的肩膀就中了一刀,隨後鬼炮的每次進攻幾乎都能造成一定的殺傷。

只見鬼炮手中的鋼刀在胸前一掃,何其睿下意識的向後閃身。鬼炮當即向前一竄,翻動手腕,反手又是一刀,帶出一道血光。

何其睿身上至少中了四五刀,呼呼的踹著粗氣,雙腿已經開始有些打晃,明顯有些支撐不住了。

而這一幕,也被坐在車裡的三個女孩看見。鹿溪和萬里同時緊張起來,畢竟他們倆跟何其睿出身同門,都是海高走出來的,何其睿又是鹿溪的人,她怎麼能不急。

鹿溪剛要打開車門下去,被王子攔了一把。

「沒事,師哥來了。」

鹿溪一頓,轉頭看了過去。果然,暴徒緩緩向鬼炮走去…

……

「童古就是這麼教導你的?」暴徒的聲音傳來,讓鬼炮不自覺的愣了一下,停下手中動作,暫時放過何其睿。

暴徒手上拎著漆黑的鬼槍,上面還有斑駁深紅的血跡。他冷聲道:「你可真丟人啊,已經開始欺負小孩了。」

鬼炮呼了口氣,下意識的向後退一步,壓低視線盯著他,似乎很怕他隨時衝過來。

「怎麼?」暴徒仰著頭輕聲問道:「心虛到連話都不敢跟我說了?覺得對不起我?那你乾脆自殺算了。」

別人不知道,但鬼炮自己心裡清楚,他在面對暴徒的時候,的確有些虛。一是心底有那麼一絲愧疚,再一個是他清楚暴徒的實力。

今天在場的這些人里,也就只有童古、占堆、暴徒、立冬算是最高檔次里的。

虛歸虛,但這個時候他決不能表現出來,要知道他手下的人可都是暴徒舊部,一旦自己出現了這種情緒,會馬上傳染給下面的人。

鬼炮硬著頭皮說:「做就做了,沒什麼值得心虛的。」

「呵呵。」暴徒挑起嘴角,淡淡一笑,「這就對了,這才像是我楊允師帶出來的人。」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何其睿身邊。轉頭輕輕看了一眼,向後一撇頭,「走吧,找別人去。叛徒,由我親自料理。」

何其睿也不硬撐,知道自己跟鬼炮差距太多,馬上帶人撤離,轉頭尋找其他對手。

「師哥!今天就讓我來當你的跟班。」蘇九屁顛屁顛的帶人跑過來,嘿嘿笑著說了一句。

暴徒回頭朝他努努嘴,「你啊,照顧好自己就行。」

言畢,暴徒轉頭望向鬼炮,深吸一口氣,像是覺醒的雄獅。整個人的氣質與剛才大有不同,一瞬間化身「冷血」的代言人。

「叛徒…必須死!」暴徒大吼一聲,拉開鬼槍沖了出去。速度之快只留下一道黑影,蘇九隻能趕緊招手,帶著自己的幾個兄弟跟了上去。

鬼炮轉眼尋找到黑蠍的身影,兩人眼神互相交換了一下,後者立刻趕來支援。

……

鹿溪之前的想法是正確的,讓暴徒對上鬼炮、黑蠍是最好的選擇。暴徒的舊部似乎都有意躲開他,圍上了蘇九。

只有鬼炮和黑蠍兩人與暴徒拉開陣勢打起來。

以一敵二,暴徒絲毫不弱於下風,一上來就發起猛攻。鬼槍的長度優勢再次展現出來,大開大合之間讓兩人根本無法近身。

鬼炮、黑蠍一左一右,謹慎的試探,不敢貿然進攻。如果對手是其他人,這兩個猛人絕對會不顧一切的衝上去,可面對暴徒的時候,心裡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絲恐慌,打得畏手畏腳。

這樣一來,就給了暴徒足夠大的機會。他見兩人一直在旁邊遊走,抓住機會向前猛衝,挺起鬼槍直奔黑蠍而去。

說到底,心理因素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黑蠍頓時慌了神,眼睛都睜大了,趕緊提刀阻擋,連退幾步。同時,鬼炮也從背後撲上來為他解圍。

暴徒微微扭頭一瞄,嘴角揚起一絲笑容,霎時間收力,原地跳起轉身,輪臂向後。刺向黑蠍的鬼槍,瞬間轉向掃向鬼炮。

鬼炮心中一驚,意識到這是暴徒的聲東擊西,就是為了引自己上來,然後突然轉換目標。但此時已經沒有空間給他做出任何躲避的動作。

Kaal!!鬼槍一下打掉他手中的鋼刀,暴徒落地的瞬間左腳向前一點,壓腕起肘,向上一挑!Shuua!!鬼炮胸前立刻被劃出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鬼炮受擊連連後退,再抬頭往前一看,暴徒根本沒有繼續進攻,而是立刻轉身撲向黑蠍。

黑蠍以為他會繼續追擊鬼炮,哪裡想到又突然轉身攻向自己。一個不留神,鬼槍在他大腿上一點一次,帶出一個細小的血洞。

暴徒站在兩人之間,傲視而立。

「自立門戶沒那麼簡單,你們倆…還差得遠了!」 風象老祖死後,蘇白的系統儲物空間里,立馬便呈現出了一尊古樸雄渾的青黑色鎮天塔十品靈器。

一看,不由得蘇白極其的激動,要知道,這可是十品靈器啊!

在整個武極大陸,估計都是絕無僅有的存在。

所以,在得知自己獲得如此牛逼的法寶后,黑衣少年那叫一個狂喜。

心想著,以後在這武極大陸上,看誰還敢跟自己各種牛逼,到時候直接十品靈器鎮天塔拿出,直接就可以是將任何絕世強者,皆是能瞬間就震殺為一灘凄慘血霧!

「老祖爺爺!」

周家上萬名傭兵團前,那一襲紅色妖異勁裝的周蓋,在親眼目睹了自己的爺爺風象老祖,就是這樣被蘇白給立馬滅殺了后。

當即,他如同被五雷轟頂般的驚愕悲憤。

要知道,他爺爺風象老祖可是堂堂南煌郡內頂級武者啊,實力駭然達到了十星大武師的可怕地步。

而蘇白,卻只是一個九星武士而已,中間硬是相差了三大等級,幾十星級。

然而終究,是在實力,如此懸殊的境況之下,最終風象老祖還是極為不甘的死在了蘇白之手。

儘管說,蘇白看似只是個輕狂不羈的少年,而那風象老祖,則是無比的老奸巨猾,陰毒狠辣。

可是最終,那風象老祖還是敗在了蘇白的手上,當然了,他之所以敗的如此徹底,也並不能就說他是無能之輩。

要怪,就只能怪他們周家人,不該惹蘇白。

畢竟蘇白可是有著超神系統的男子,跟他作對,不是找死,又是幹麼!

「狗東西,你給本少爺拿命來!」

回過神來,想起爺爺風象老祖、老爹周丸家主、弟弟周藤,皆是被蘇白這夥人給滅殺了。

當即那煌風門旗下的高級弟子周蓋,那是無比的憤怒滔天,而後只見他憤恨無比,猶如一頭萬年妖獸一般,便是腳心猛地一跺地,化為幾道鬼魅的赤色殘影,就是朝著那黑衣少年暴掠而去,而後跟前,迸發出一股股極為可怕的風屬性靈氣波動,轉瞬間,似乎就有摧毀萬丈高山那般的不朽威武。

「大雷撼山拳!」

而後,不斷沖向蘇白的周蓋,是拳心一打,忽然其拳骨之前,便是暴湧出無比雄渾的雷霆靈氣波動,隨即朝著半空射去。

緊接著,在那一道道恐怖驚天的赤色雷霆波動之中,是忽然凝聚出一道道驚世無匹的山嶽般巨大的雷霆拳法,以極為石破驚天的氣機,就是朝著那也殺氣騰騰中的黑衣少年暴掠而去。

當即瞬間,整個天空,皆是被赤色的山嶽般巨大的雷霆拳法,給瞬間就是摧殘的一片狼藉,只見方才還僅存的一點蔚藍安詳天際,此刻是波詭雲譎,天搖地動,剎那間,那蒼穹之巔,便是被一股股超級巨大的雷霆波動,給徹底的籠罩了下來,隨即而後整個蒼茫大地也是如此。

只是片刻,那無比龐大的南天城上空,便是立即陷入在一睹如同末日般可怕的駭然景象當中。

當即一瞬,城中上千萬百姓,皆是嚇得魂飛魄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絕世強者,在他們南天城的上空,進行一場驚世大戰,隨即,也就讓他們更為的害怕起來。

「萬火焚天拳!」

看著那周蓋實力如此可怕,頓時迸發的雷屬性拳法,駭然威壓,轉眼間,就是讓一方天地,皆是跟著駭然變色,轟然龜裂破敗開來。

不由得也是大吃一驚,而後蘇白以自己多年看網文的經驗來推測,對方眼下釋放出的可怕雷屬性拳法,起碼在地品以上的品級。

如此一想,從而也就讓黑衣少年,感到這眼前的赤衣青年,絕對來頭不小,跟著,他極為的小心翼翼,便是雙拳一轟。

陡然其拳心前,便是忽然迸發了煌煌然無比可怕的萬火焚天拳。

而後,只見那一道道青色的萬火焚天拳,粉碎虛空,灼燒天地,以驚世之姿,碾壓萬古生靈一般,就是朝著那周蓋的地品下階大圓滿境界的大雷撼山拳,正面相撞而去!

「砰!」

「砰!」

「砰!」

而後,隨著這一驚世之戰,徹底的碰撞到了一起,頓時間,迸發出的靈火和雷霆餘波,是無比恐怖的朝著方圓上十萬丈之外的地域席捲而去。

也只是眨眼的功夫,餘波所到之處,皆是被摧殘的極為可怕。

而當唐雨麟他們,一看蘇白的實力,如此驚天恐怖,當即眾人,也就都極為的膜拜驚嘆起來。

而到了這個時候,那周蓋最終,卻是不敵蘇白,被蘇白一擊萬火焚天拳,就是給轟炸的如同死狗般暴飛出去。

在連續洞穿了好幾棟巨大古樸的典雅樓閣后,他這才停止身體的飛逝而出,緊跟著,一身血肉模糊,皆是如同黑炭一般,不斷的冒著黑煙,隨即口中一甜,又是湧出了大量鮮血。

而他之所以一擊,就被蘇白徹底擊敗。

原因乃是蘇白,在方才釋放萬火焚天拳的時候,早早的已經暗中,將火屬性的天品大圓滿境界實力給陡然爆發了出來。

所以,隨後那周蓋,哪怕是擁有著,地品下階大圓滿境界實力的大雷撼山拳,最終也照舊是,不敵蘇白玄品上階大圓滿萬火焚天拳的可怕威懾。

當即在不敵之後,又沒能頑強的抵擋住,故而最終,周蓋是一蹶不振般的,就被蘇白一擊,給轟炸出去了上十萬丈之外。

隨即重傷后,那陰冷怨恨的仇惡神情,則是更為的兇殘醜陋,哪怕他本是個英俊青年,但到了這一刻,展現的,卻皆是人性中,最為醜惡的一面,讓人一看,極度的厭惡跟心中發麻。

「馬德,狗東西,本少爺一時大意了而已,你別以為是本少爺不敵與你!」

被蘇白重傷后,周蓋那扭曲了的自尊心,徹底的迸發開來。

本來,從眼下實際情況來看,他本就不是蘇白的敵手,然而,他卻沒有想接受這個事實,而是在自欺欺人的告訴蘇白和世人,他並不是比蘇白的實力差,而是因為粗心了,這才讓蘇白有了擊退自己的寶貴時機。

「將士們,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今日爾等,誰若能先為我周家,殺了這叫蘇白的狗東西,那本少爺,最後就賞他一百萬紫金幣!」

回過神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回到起初大戰的地點,周蓋極端的陰冷,而後一愣,他便是忽然舉手一呼,顯得無比的狠辣肅殺。

「百萬紫金幣?」

聞言,周家上萬青甲勁裝的傭兵團中,立即是掀起了猶如巍巍大洋濤浪一般的議論聲,不斷的暴涌開來。

總裁的逃跑妻 而後,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當即上萬名周家傭兵團的士兵們,隨即都爭先恐後的圍剿向了蘇白。

看到蘇白,他們皆是猶如妖精見了唐僧那般的想將其生吃了,這樣才好增加自己驚世不朽的修為。

而這群傭兵,雖然不是妖精,但他們渴望殺了蘇白,卻是想得到周蓋允諾的百萬紫金幣賞賜。

不由得,而後上萬名傭兵,也都極度的肅殺起來,個個無比變態,形同超級妖獸。

「一群弱雞!」

一愣,看著如同十萬大山般的傭兵們,鋪天蓋地的滾滾碾壓而來,蘇白一罵,而後抄起八品靈器炎蛟AK47,眨眼間就是爆射過去了上千發靈氣子彈。

第三更到,推薦票都猛烈的砸過來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徵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古有李廣破虜,今有暴徒拒敵。同樣有些悲情,同樣勇猛無擋。

……

不可否認,鬼炮和黑蠍都是猛人,但就是這樣兩個猛人,被暴徒一個人打的服服帖帖。

暴徒的逆天表現也影響到身邊的人。蘇九不甘示弱,雖然人數劣勢,能力也不如人家,但氣勢不輸,拖著一隻跛腳,發了瘋似的不斷揮刀。

如果這是一場小規模的混戰,暴徒的發揮甚至可以扭轉戰局。但是,一場上百人的械鬥,光靠他一個人的驚艷表現是起不到什麼作用的,或許只能說杯水車薪。

同樣表現出色的還有被稱為「鬼刀橋」的趙雨橋。

……

向來勇猛的趙雨橋這次選擇了循序漸進,並沒有一開始進扎到深處。

保守的進攻方式讓他完好的保存了實力,並且開始慢慢發揮出來。

趙雨橋的兩把蝴蝶甩刀,成為了場上一道亮麗的風景線。當看到四方已經開始被壓制的時候,他突然發力,在黃泉等人的擁簇下,一路勢如破竹,直插戰場中心。

這次猛攻,成功的吸引了部分人的注意,也間接減緩了其他人的壓力。不過對於整個戰局來說,還是鞥毛麟角。

四方這邊的弱勢不斷擴大,除了幾個頂在最前線的人還在支撐,整體戰線已經開始後退。

形式呈現了一邊倒的趨勢,大家都看在眼裡。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兩位神級人物也準備親自落場動手。

童古一把扯下自己身上僅穿著的一件背心,露出黝黑結實的肌肉,緩緩走進人群。他的目標是立冬。他清楚自己不可能一口氣吞掉四方,而立冬恰恰是四方的精神圖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