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又是響起了小蘿莉清澈透亮的聲音:「哎呀,一不小心扭到腳了,需要帥氣的小哥哥抱抱才能起來。」

小蘿莉說出這句話之後,臉上依舊是沒有一點表情,除了說話時嘴巴還在動。

「小妹妹,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讓本帥哥哥抱你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小武看了身邊的小陽一眼,然後就說話了,一臉笑嘻嘻的模樣。

雖然這個小蘿莉出現的詭異了一點,可是身邊有個大佬在,他心裡一點都不慌。

說著,小武就彎下腰,一副要將小蘿莉抱起來的姿勢。

「不要抱我。」

然而,就在小武要將小蘿莉抱起來的時候,寂靜的空氣中就傳來了小蘿莉的聲音清冽的聲音。

哈?

咔嚓一聲,小武整個人都是僵硬在了那裡,臉上笑嘻嘻,卻是僵硬的內心真心的笑不出來。

小武覺得,被拒絕了覺得很沒有面子,特別還是在大佬面前。

所以說,怎麼能就這麼算了呢?

手上動作繼續,一副堅持要將對方抱起來的架勢。

「不要抱我。」

小蘿莉的聲音依舊是沒有半點波動的說道。

你這個該死的小蘿莉,難道我長的就不帥嗎?難道我就不是小哥哥嗎?

小武內心深受打擊。

所以,他是不會放棄的。

就這樣僵持了片刻,又是響起了小蘿莉清脆的聲音:『如果你想抱我起來,那你就不要來管我了。』

聲音戛然很是乾脆的頓了一下,沒有絲毫尾音,然後每一個字都很是清晰,散發著同一種波動的,像是機器人說出來的聲音一般生硬:「我在這裡躺一會兒,等一下我自己就會起來的。」

咔嚓,小武整個人頓遭雷擊。

這話是什麼鬼,寧願自己起來都不願意讓我抱著起來,這簡直是???

小武覺得,他整個人都致郁了。

像他堂堂大帥哥,關東一支花,什麼時候在顏值方面遭受到這麼嚴重的質疑和打擊。

他覺得,這隻小蘿莉完全是在嫉妒他,打擊他的信心。

所以咱一定要堅強,一定不能讓這隻小蘿莉得逞。

看著小武不斷變化的臉色,心裡可定複雜多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以及一成不變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小蘿莉,小陽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不知道到為什麼,小陽覺得,自從出來旅行之後,怎麼總是碰到各種奇奇怪怪的人和事,真的是內心都在抽搐。

兩個字,心累。

看著天色已經是不晚了,真的是不能再讓他們兩這麼搞下去了,所以就很是乾脆的走了過去,將小蘿莉抱了起來。

當然小蘿莉也沒有拒絕。

很是乖巧的讓小陽抱起。

小蘿莉臉上明明是沒有什麼表情,小陽卻是有一種,她就是想要你抱她起來的感覺。

看著小陽一把輕鬆將小蘿莉抱起,這下小武就暴躁起來,我去,這是什麼啊,你這隻小蘿莉在搞事情啊?

沒等小蘿莉有什麼動作,小武就已經是跳了起來,指著小蘿莉喊道:「可惡的小丫頭,你這是什麼意思,明明大佬跟我一比,就是丑的一逼,你這個小丫頭有沒有眼光啊。」

小陽轉過頭,面無表情的看向小武,沒有多餘的動作,就這樣很是普通,靜靜的瞟了一眼。

這一眼看的小武心驚膽寒,立即是想到了什麼,毫不猶豫的,很沒有節操的就撲了上來,抱住了小陽的大腿,口中發出凄厲悔恨,彷彿大徹大悟一般道:「大佬我錯了,請你務必要原諒在下。」

一邊說著,還抹了抹臉,然後就往小陽身上蹭。

「滾。」看著小武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往身上扒拉,小陽隱忍了一下,最後實在是受不了這種噁心的場景了,所以就毫不猶豫的一腳踢了出去,冷聲道。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是傳來了小蘿莉的聲音:「小哥哥你抱了我,你就要對我負責任。」

聲音依舊是沒有一絲波動,不帶絲毫感情色彩。

噗~什麼鬼?

這套路用的???小陽古怪的看了一眼這隻小蘿莉,實在是不知道這小傢伙是從哪裡學過來的套路,還一點演技,一點表情都沒有。

但是???總感覺有點萌。

特別是那臉頰上的嬰兒肥,看著就想讓人捏上一把。

「好你個小丫頭,居然敢來搶我的大腿,我告訴你,沒門???不,連門都沒有。」一聽這話,那還得了,居然敢搶他小武的大腿,他可是自語大佬手下第一小弟,怎麼能夠將這個位置讓給別人。

哪怕是小女孩也不行。

他小武,此時,莫得感情。

這樣想著,就是伸出手,想要將這個小蘿莉拉開與小陽的距離。

「死賤人,不要鬧了,這都什麼時候,我們還是快些回去吧。」看著伸出罪惡之手的小武,小陽頓時滿頭黑線,這到底是他是需要照顧的小孩,還是對方才是需要照顧的小孩啊。

總感覺是反過來了。

看的小陽一臉無奈。 等幾人回來之時,天空已經只留下殘陽,在天空暈染上淡淡的橙黃。

篝火前,坐著小陽,小武,以及之前遇到的那隻小蘿莉。

火焰散發著暖光,照亮周邊。

小陽手上動作迅速,利落,很快的將食材處理好,製作了起來。

沒有過多久,空氣中就瀰漫出了一副誘人的香味。

這個劇本老娘不寫了 「好了,可以開動了。」小陽將薑絲炒肉做好之後,倒入米飯之中,最後攪拌均勻,這樣晚餐就做好了。

雖然之前沒有料到會多出一個人,但是做的晚餐還是很充足的。

在小陽一聲令下之後,小武立即就是迫不及待的拿起飯碗,往裡面勺拌飯。

之前在看小陽製作的過程中本來就已經是勾起了他的食慾,他可是知道小陽做的菜是有多麼好吃的。

心中一想,口水都是要流出來了。

現在既然已經做好了,自然是迫不及待了。

哪裡敢浪費一點事情。

不管現在是一種什麼情況,他們都無法將小蘿莉給排除出去,至少現在不行。

總不能說將她趕出去吧,想想都是覺得做不出來這種事情,所以說,最少也要等到了城市中再報案什麼的。

將打好的一碗遞了過去,還沒有等小陽做什麼,就見小蘿莉啊的一聲,長大了嘴巴,然後??????

然後就見她連筷子都沒有用,就像是小狗吃飯一樣伸出頭,然後吧唧吧唧幾下,,抬起頭,伸出粉粉的舌頭在嘴巴角一掃,將粘在嘴角的米粒全部掃進了口中。

「我,還要。」

然後,就見小蘿莉將碗遞了過來,說道。

只見碗中已經是空空如也,裡面沒有絲毫的米粒殘留,甚至還反著光,簡直就是比洗的還要乾淨。

「??????」小陽,小武,震驚,jpg

這幾乎只是一秒兩秒鐘的事情,居然直接就是將一碗飯量不少的拌飯吃完了。

這??????是怪物吧?

這一幕看的小陽兩人瞠目結舌,獃獃的看著,甚至是連手上的飯碗都是差點嚇的端不住了。

「我,還要。」

再次而來的聲音喚醒了兩人。

看著小蘿莉那恐怖的戰鬥力,小武立即就是想到了什麼,臉色不由一變,然後拿起筷子就對著飯碗里的拌飯拚命的懟了起來。

有這個小蘿莉在,以後要是吃的慢,恐怕一下子就沒有他的份了。

最後的結果是,小武和小陽根本就還沒有吃多少,所有的拌飯就全部被這隻兇殘的小蘿莉給幹掉了。

然後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幕,小武和小陽吃著手裡的飯,小蘿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們。

明明這隻小蘿莉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波動,卻偏偏給人一種你們不給我吃,你們是壞人的的模樣。

這搞得小陽兩人一臉的尷尬,最後只能是強忍著,快速的將飯吃完。

等到了城鎮里,我一定要將你這個小丫頭送走。

小武心中想著。

這丫的,想分他的大佬也就算了,現在居然是連他的美食都搶,那就真的是忍受不了了。

吃完飯之後,天色已暗。

即便現在已經入夜,森林中依舊是充滿了各種蟲鳴聲。

「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

篝火邊上,散發著暖黃色的光芒,照亮了一圈,火焰讓人充滿了溫度。

就像是黑暗中一點最亮的星光。

小武坐在樹榦上,對著小蘿莉問道。

然而,小蘿莉並沒有一點反應。

小武臉上不由有些訕訕然。

果然,這隻小蘿莉對他的態度真的很惡劣。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這一次,是小陽問的。

不管怎麼說,雖然看上去很難溝通的樣子,但是總是要試試看的,說不定能夠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在小陽詢問之後,小蘿莉終於算是有了反應,歪著腦袋看向小陽,面無表情。

即便是這隻小蘿莉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總是能夠讓人感覺到他是在表達什麼,不得不說這隻蘿莉有一種獨特的表情說話技能。

看著歪著腦袋的小蘿莉,即便是面無表情,依舊是給人一種萌萌的感覺。

一看就知道,這是小蘿莉似乎是在疑惑。

這讓小陽覺得不可思議,心中想著,該不會是連這個名字的意思都不知道吧?

「名字就是稱呼的意思,就好像我叫小陽,他叫小武。」看著呆萌的小蘿莉,小陽一陣頭痛,然後解釋道。

小蘿莉似乎是明白了小陽的意思,沉默了片刻之後,才開口說道:「磨人的小妖精。」

噗~

小陽和小武差點是一口老血噴出。

磨人的小妖精這是名字嗎?還真的是差點信了你的鬼了哦?

頓時是一臉無語的看著小蘿莉。

但是看著小蘿莉那張面無表情的精緻小臉蛋,怎麼看都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

這下真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實在是現在是什麼狀況了。

不過小陽的腦袋轉的了很快,靈光一閃間,似乎很快就想起了之前見面時的情況,再聯想到這句話。

一下子就得出了結論,那就是,這隻小蘿莉在模仿別人的行為。

應該是挺了某人說過這句話,所以直接就將它當成了自己的名字。

一想到這裡,小陽一陣無語,這得是多麼白的一張紙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啊,看著這小蘿莉都六七了的模樣,怎麼想都是有些覺得不可思議。

但是最後還不得不相信了,這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人。

見小蘿莉只對小陽有反應,這頓時是給了小武一種危險的信號,眯著眼睛看了看這隻小蘿莉,似乎是想要將她看透一般。

說實在的,磨人的小妖精這個當名字讓他兩叫,小陽和小武表示,他們真的是做不到。

直到最後被小陽改成了小妖,也不管這隻小蘿莉同意不同意。

至於後面的就沒有多問什麼了,總之就是各種奇葩的回答,從現在來看這種情況就知道,這隻小蘿莉不可能知道她自己的信息。

入夜,氣溫降下了不少,微風吹來,更是帶著一副寒意,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活動,閑聊了幾句之後就直接是進入了搭好的帳篷里。

雖然沒有多餘的睡袋,好在小武這個旅行小白為了旅行舒服居然是帶了被子,好在並沒有因為覺得自己這麼做很愚蠢然後扔掉,現在也總算是派上用場了。

怎麼說都不能放任這隻小蘿莉不管吧。

.m. 進入帳篷之後,沒有多久,幾人就睡著了,顯然並沒有因為多了一隻小蘿莉而睡不著。

然而,不知道過了多久,天邊突然是傳來了一陣轟鳴聲,聲音絕響天地。

聲勢浩大,宛如炮彈轟炸,這一聲爆炸聲,徹底響徹了這一片還算安靜的森林。

甚至是能夠想象到那爆炸之後擴散開來的餘波帶著風勁猶如麥浪般席捲開來。

那般碾壓般的姿態。

在這一道聲音響起之時,這註定會是一個不得安寧的夜晚。

小陽本身就是一個敏感的人,即便是陷入睡眠,依舊是本能的保持著一種警惕,這就是長期的危機所鍛鍊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