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雪蘿玥挑了挑眉,「走,咱們下庄去」。

緊接著拉著小木,兩人徑直往門外走去。

夏紫涵和君卿若對視一眼,「師傅(小姐)你的等等我」,隨後,兩人也跟在雪蘿玥的身後跑去。

剩下陌塵竹一個人呆在原地,傻愣愣的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那我呢?」。

話音剛落,君卿若出現在他的面前,「哦,忘了還有你,該幹嘛幹嘛去,我回來關門」。

說著陌塵竹被君卿若喊道門外,關上門自己走向不遠處等著的雪蘿玥。

雪蘿玥看到陌塵竹,只是禮貌的點了一下頭,就當是打招呼。

陌塵竹想了想,跟著君卿若來到雪蘿玥旁邊,「好久沒有出門了,介意我和你們一起么?」。

君卿若剛想要說介意,你一個大男生跟著她們做什麼。

「隨便」雪蘿玥說完轉過身去,拉著小木就走了。

來到之前他們來過的地方,任務大廳,也就是發放任務以及接任務,兌換積分或者交換物品的地方。

上次雪蘿玥他們就是在這裡交接的任務,這裡可以作為平時學員們的任務處,也可以作為學院使用或發放任務的地方。

有的老師會在這裡發放任務,以尋找自己缺少的東西,當然,學院方面是允許的。

周圍也建立了一排排小的商店,就猶如外面的街道一樣,自成一個商業街。

上次的時候,她沒有注意,所以也還沒有來走過呢。

但是現在,這周圍都是一群一群的人,有的在接任務,有的則是悄悄圍成一圈。

雪蘿玥勾了勾唇角,走向一個看似比較熱鬧的店,不出意外的話,這家店聲音應該會很好。

看到雪蘿玥等人來,這一群人自動的讓開了一條道。

雪蘿玥掃了一眼這房間里,周圍的貨架上有一些丹藥瓶子,有專門的人守著,店裡的大廳有幾張桌子,上面有一些篩子。

看來,這裡賣東西,也可以賭博。

想來,作為消遣,只要不影響修鍊,學院是不管的吧。

「你好客官,新來的吧,看著好面生,要不要來玩兩把?」一個看似很機靈的小夥子熱情的走上前來。

打量了一下雪蘿玥,突然覺得很熟悉,好似在哪裡看過。

雪蘿玥淺淺一笑,「我不賭這個,我是來下庄的」。

小夥子先是一愣,緊接著笑得更加開心了,「那您是要壓哪一位呢,最近的賭局只有我們美佳師姐和雪蘿玥」。

「賭美佳師姐贏的人可多了,所以數額太小的話,我們是不接受的」小夥子眼神閃了閃,故作為難的說道。

雪蘿玥勾唇,不愧是賭手,說話就是有一套,一般說出這樣的話,對方會覺得瞧不起自己,然後會下更多的錢。 不過,她今天來,還真的不會賭小數目,「對了,這兩人的賠率是多少?」。

「這美佳師姐和雪蘿玥的賠率可是一比五,也就是不管是賭銀幣還是金幣還是銀幣都是一比五的賠率」。

雪蘿玥的眸光閃了閃,也就是說,如果林美佳輸了,賭雪蘿玥贏得人,本金每一個紫金幣就能夠得到五個紫金幣,賺四個。

但是若是賭林美佳贏得話,她真的贏了,那每五個紫金幣得到一個紫金幣,共六個,賺一個,這賠率懸殊可真夠大的。

不過,越大,對她越有利不是么?。

「我賭,把手續準備好」雪蘿玥笑笑,拿出一張卡,在小夥子面前搖晃了兩下。

小夥子眼中閃過貪婪之色,咽了咽口水,「您,您要下多大的本?」。

他說話的時候,已經有侍者將需要的東西全部拿來。

「唔……先下18萬紫金幣吧,就是這張卡里的所有錢」雪蘿玥將卡扔過去,小夥子急忙看了一下,裡面記錄的可用資金的確有18萬紫金幣。

這下發大了,賭美佳師姐贏得話,他賺得雖少,但是抽取中間價,他還是有得賺的。

「請問您要毒誰贏,叫什麼名字」這麼大的金額,小夥子決定自己親自來做,到時候,自己得到的傭金也能多一些。

「我賭雪蘿玥贏」,雪蘿玥想要不想的說道,她自己本人參戰,不可能賭對方贏吧。

小夥子的手一頓,「什麼,賭雪蘿玥贏?」這還是這幾天第二個賭雪蘿玥贏的人。

雪蘿玥皺了皺眉,「怎麼,不行啊,那我賭林美佳輸」。

小夥子滿臉黑線,這不是一樣的么?。

「你確定賭美佳師姐輸?」小夥子再次問了一下,讓他說賭雪蘿玥贏,他還真的覺得很繞口。

「確定,寫吧」雪蘿玥不耐煩的點點頭,真是啰嗦,本以為早點結束好做其他事情的。

「好,賭美佳師姐輸,本金18萬紫金幣,您的名字是……」。

「雪蘿玥」。

「哦,雪蘿玥,是吧,好了」,小夥子抬起頭,「什麼!雪蘿玥,你你你!」小夥子拿著紙張,愣愣的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無奈的搖頭,拿過紙張吹乾上面的墨跡,看了看,嗯,名字沒錯,金額沒錯,對方還貼心的簽名印章了,不怕有問題。

隨後,雪蘿玥伸出手指,沾了點墨,按上自己的指印。

「好了,完成了,對了,我賭自己贏,有問題么?」雪蘿玥挑眉,好奇的看著小夥子。

小夥子頭搖得跟波浪似的,「沒沒,沒問題,我就是驚訝而已」。

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對視一眼,「我也要賭林美佳輸,這是我的錢,15萬紫金幣」說著也拿出一張卡。

「還有我!」君卿若葉湊了上去。

這下,小夥子更加開心了,沒想到美佳師姐的對手是這樣的人,那肯定輸定了現在只不過是過來壓壓氣勢而已。

很快,手續就辦好,就連陌塵竹也加入了進去,好笑的是,他還是跟雪蘿玥借的錢。

雪蘿玥離開這家賭館之後,又向下一家的賭館而去。

而在眾人的推波助瀾之下,雪蘿玥自己沒信心,來賭自己贏得謠言四處散播而去。 不過,這一切都是雪蘿玥計劃好的。

等眾人回到別苑的時候天已經快黑了。

「呼,累死我了,不過,我的家當是全部賭完了」夏紫涵一進屋子就忍不住坐在椅子上,動也不想動。

「我的也是」君卿若雖然也是一身疲憊,但是卻很優雅的坐下。

雪蘿玥挑了挑眉,不語,一點也沒感覺累似的。

「你們這算什麼,我可是負債纍纍」陌塵竹看著夏紫涵和君卿若,不由得想起自己。

為什麼他要借錢跟著賭,這玩意要是輸了,那他不僅錢到打水漂,而且還要還債。

陌塵竹拿著今天下庄的憑證,到時候就只剩下這幾張紙了。

「誰讓你跟著下庄了」。

「又不是我們喊的你」。

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奇怪的看著陌塵竹,從始至終,她們都沒有喊他好不好。

這一切,都是他自己自願的。

陌塵竹臉色一黑,這兩個女人真是的,唉,默默的嘆了口氣,陌塵竹決定不說話。

這幾天相處下來,他是知道夏紫涵和君卿若的厲害的,不能惹。

「記得還錢,唔,這東西就先我來保管,到時候贏了我會給你分成,你散我七,本金還是我的」。

陌塵竹看著空空如也的手,眼神眨了眨,什麼情況。

「那可不行」說著陌塵竹將紙給搶了回去,直接收起來。

雪蘿玥眸光微閃,緩緩的勾起唇角,平淡的臉色平添一絲狡桀的意味,「也行,記得還我錢,不然我可是會找你要的」。

陌塵竹撇撇嘴,沒想到眼前這個女人這麼有錢,簡直都快能夠買下一座城了。

這麼富有還計較他哪點錢,真是夠了。

「知道了」,陌塵竹相當糾結的說道,他也不是那種借錢不還的人好嗎,人與人之前的信任去哪了,陌塵竹不禁問自己。

「行,知道了就回去了」雪蘿玥擺了擺手,輕輕地掃了陌塵竹一眼。

這毒解也解了,人也帶著逛了一天,有跟著她們回來是幾個意思。

陌塵竹一愣,「走?去哪?」。

一旁的夏紫涵和君卿若忍不住翻白眼,「還能去哪,當然是回你的竹園了,難道你還想跟著我們住在這,你好意思么?」。

夏紫涵一臉嫌棄的看著陌塵竹,一個大男人,老是跟著她們瞎逛,她覺得老不自在了。

可夏紫涵卻忘了,之前雲絕殤住這兒的時候,她們沒有覺得什麼不自在的。

陌塵竹一噎,他摸了摸下巴,他自認為長得也不差,今天出門的時候,還被搭訕了。

為什麼來到這幾個女人面前就變得沒有魅力了,這一定是錯覺。

見陌塵竹不語,雪蘿玥開口了。

「回去吧,你也不想老占著卿若的房間,你忍心?還是回去想想,該怎麼還我錢吧,看樣子,你院長爹爹沒給你錢啊,真可憐」。

雪蘿玥好笑的看著陌塵竹,看著他無措糾結的樣子。

陌塵竹撇了撇嘴,沒有說話。

雪蘿玥蹙了一下眉頭,「該不會是不記得回去的路了吧?」,這傢伙是李敏她們送來的,估計還真的不記得路怎麼走。 雪蘿玥猜得沒錯,陌塵竹就是不記得回去的路了。

而且,因為之前看到的景物時模糊的,現在能夠正常視物之後,有差別,根本就不記得來路。

不過,所幸的是,他現在看到的不會記不得。

雪蘿玥三人面面相覷,難不倒他們還要把這傢伙送回去?。

她們不想啊,那竹園那麼偏僻,離這裡有一段距離的。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來了。

是老頭,笑得一臉得意。

「師傅(師伯)你來了」雪蘿玥和陌塵竹看著老頭說道,看著他身後,並沒有其他人。

院長估計是已經回去了。

「寶貝徒弟,你們今天都去做什麼了?」老頭一臉明知故問的樣子,笑嘻嘻的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嘴角抽搐,「賭博去了,今天多謝師父了」。

「不謝不謝,你贏了師傅不僅有面子,還能贏錢,多好」老頭話不經大腦,直接說出來。

雪蘿玥微笑的看著老頭,原來老頭在來的時候就已經去下過庄了,不過,他賭的是誰贏?這點,雪蘿玥有點好奇。

看著雪蘿玥不喜不悲的表情,老頭撇撇嘴,「為師這不是為了鼓勵你么,想找個時間跟你說的,也算是對你的支持了」。

所以,在今天雪蘿玥提到賭局的時候,他才會幫她拖住院長,讓她好去下注。

不過,不知道她有沒有挑上院長那家,這就不得而知了。

「那我先謝謝師傅了,贏得的紫金幣別忘了分我點」雪蘿玥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看著老頭。

老頭皺了皺鼻子,「我為什麼要分你,本金又不是你出的」,怎麼有這樣的徒弟,早知道他就不說了,默默的發財得了。

都怪他自己嘴欠,該打!。

「但是,我是這賭局的關鍵人物吧,萬一我要是輸了,師傅的錢不就打水漂了么?」。

老頭一想,也對啊,「那你不許輸,錢我會分你的,誰讓你是我徒弟呢」老笑呵呵的看著雪蘿玥。

威脅師傅,這恐怕也只有他徒弟能夠做得出來了,不過,感覺他們的距離更近一步了呢。

「小木也是師傅的徒弟,小木業能分錢么?」小木閃著無辜可愛的眼神看著老頭。

這不,對上一眼,老頭就繳械投降了,「有,小木也有」,這下,小木開心的笑了起來。

過了一會,雪蘿玥指著一旁安靜站著的陌塵竹,「師傅,他不記得路,一會您回去的時候把他帶走吧」。

老頭順著雪蘿玥的目光看著陌塵竹,「你怎麼還賴在這裡不走,莫非是對小師妹抱有非分之想?」。

老頭懷疑的眼光看著陌塵竹,不知不覺,以前的小屁孩長大了呢,之前看著不怎麼樣,現在解毒了,倒也是風度翩翩,美少男一隻。

只可惜,不適合自己的徒弟,老頭想了想,搖搖頭。

「不是,師伯你不要拿我開玩笑了」陌塵竹一臉無奈,但是老頭說的時候,莫名的,他的心加快了一下。

老頭看也沒看陌塵竹,「不是最好,小丫頭的男人可不是吃素的,有那個心思,最好早點放棄,到時候別怪老頭我沒有提醒你」。 陌塵竹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小玥的男人么,會是什麼樣的?。

轉而看著雪蘿玥的臉色,雖然沒有變,但是他能夠看到雪蘿玥的嘴角不自覺的勾起。

原來,師妹已經有心儀的男子了,會是什麼樣的男子呢,這一刻他有些好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