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也希望墨城御昨天就趕快回國,可是她知道他一定不會這麼輕易的離開。

季夏心神不安,根本坐不住。

她想出門,卻被告知沒有夜七的允許不能出門。

季夏這心情可想而知,可怒歸怒,她胳膊擰不過大腿,跟不能跟這些女傭鬧翻。

否則,不知道還會不會發生上回的事呢。

季夏本以為夜七出門最晚晚上也會回來,但是她想錯了。

他這趟出門已經三天卻還是沒有回來。

季夏想找人問,可卻沒有任何人來告訴她。

已經好些天,她都沒有見過錦繪,如果錦繪在,或許還能問她。

一開始,季夏以為夜七是去找墨城御了,可這麼多天沒有回來,實在不對勁。

難道因為那天她用碗砸他,就決定撂撂她?

應該不至於,夜七跟一般的人不同,他不會有生氣這樣的情緒。

那麼……

季夏想到一個可能,會不會夜七是去完成他的最後一個任務了?

殺逸之?

想到這,季夏整個人都開始不安起來。

如果墨城御不知道這些,如果真的按照她所想墨城御還在D國沒有回去,那麼,夜七很可能趁機回去……

季夏不敢往下想,現在她十分害怕。

她想聯繫墨城御,也有些後悔,那天不該把季天臨趕走。

如果季天臨沒走,或許他能幫上那麼一點小忙不是嗎?

季夏大腦在不停的轉,再拚命的想辦法。

她偷偷的找了幾個女傭,找她們藉手機,然而,聽到她是藉手機,沒有一個人願意借給她。

季夏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回到自己睡的房間,把自己關在裡面,不停的祈禱。

晚餐時間也有傭人來叫了她,但聽她說不吃,也就沒有人勉強。

就在季夏腦袋快要炸裂的時候,房間的門又被人敲響。

季夏完全沒有耐心,大喊道:「我說了,我不吃晚餐。」

然而,她喊完,那敲門聲還是未停下。

並且,是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比較有節奏的敲門聲。

季夏擰了擰眉,只得走過去。

她沒有立即開門,在門口問道:「誰?」

「夏夏,是我。」門外傳來一聲十分小聲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季夏完全不敢確信的眨眨眼睛,然後,一下拉開了房門。

門外站的,還是那身女裝打扮的季天臨。

看到他這刻,季夏整個人完全傻在了原地一樣,半天都沒有反應。


見此,季天臨趕緊說道:「夏夏先進去說。」

季夏張了張嘴巴,最後還是被季天臨給推回了房內。

關上房門,季夏才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你……你是怎麼回來的?」

明明,她已經成功的把他丟下了不是嗎?

他怎麼還能…… 看著她這表情,季天臨有些無奈道:「夏夏,爸知道你嫌爸煩,可爸也是真的擔心你……」


看著他這副樣子,季夏心底一下湧上許多的情緒。

欲說什麼,可卻是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想到什麼,她連忙問道:「你有手機嗎?」

季天臨顯然一愣,隨後趕緊回道:「有的有的,爸特意準備了手機,不會輕易讓人發現。」

說著,季天臨便從衣服裡層翻出一個老掉牙的按鍵老年機。

看到這個手機,季夏嘴角抽了一抽。

「能用嗎?」

「當然,這手機可是我特意準備的,實用耐摔。」

既是這樣,那就再好不過。

季夏拿過手機,十分熟練的輸入一串號碼。

電話撥通了,可是卻沒人接。

季夏心裡有些著急,拿著手機的力道不由加大。

正在她準備掛斷,發送簡訊試試時,電話在這個時候被人接通了。

「什麼事?」低沉冷淡的聲音,卻是那麼的熟悉。

季夏忍耐已久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滾落了出來。

「是我,墨墨。」

「夏夏?!」對方顯然驚喜。

「嗯。」季夏不敢耽擱時間,趕緊說道:「你聽我說,夜七已經差不多三天沒有回來,我懷疑他去完成任務了,他跟我說過,他還有最後一個任務要完成,逸之有危險,你趕快回國。」

對方沉默一瞬,道:「我先帶你離開。」

「不,墨城御,你回去,趕快回去,不要管我知道嗎,逸之他有危險。」

「我來D國前已經安排好了逸之,夜七沒那麼容易找到人。」

「可是那也……」

「他不在,我正好去救你出來。」

季夏卻根本不知道,墨城御這是反將了夜七一軍。

一開始夜七不就是想要用調虎離山之計,讓他來D國找季夏,等他離開帝都,夜七就會立即行動。

在沒有暴露行蹤前,墨城御一直偽造著、讓人相信他還在帝都。

那天混亂之下,他其實做的是兩個打算。

如果能帶走季夏,那就更好,直接帶人離開帝都,若夜七再敢來帝都,那麼他勢必會想盡一切辦法剷除他。


以上是第一種可能,那麼第二個打算便是現在的安排。

夜七知道他已經現身D國,肯定不會那麼快回帝都,那麼他一定會趁機回去對逸之下手。

而在墨城御來D國前,他已經把墨逸之藏進了一個十分隱秘的地方。

雖是如此,可他也安排了另外一個小男孩代替逸之,每天上學、回家。

如今季夏這電話來的正是時候,確定夜七不在D國,那他就好實施行動了。



季夏結束了跟墨城御的電話,心裡還是有些不安。

墨城御只是告訴她,讓她在這裡等他,很快他會來接她。

得知這個情況,季天臨頓時得意洋洋,「看吧,爸還是有點用處的。」

季夏不知道說他什麼好,道:「我已經很久都沒有跟媽聯繫了,不知道她的情況怎麼樣。」

墨城御告訴她不用擔心逸之,她便放心了一些,如今她最擔心的就是母親。

這些天她不用自由使用手機,那次跟夜七要了一次手機,他也沒有回她什麼。

「你母親,我也有些擔心。」季天臨絲毫不掩飾自己臉上擔憂的神色。

看到他這樣,季夏心裡就更加無法平靜下來了。

她只祈禱著墨城御能夠趕快來帶自己離開。

不過相信會很快了,墨城御說了,他會在晚上行動。

就在今晚,他會來。

既是如此,季夏也不讓季天臨離開了。

要離開的話,自然是大家一塊離開。

等待的時間有些難熬。

是夜。

看著已經暗下來的天色,季夏心臟砰砰直跳起來。

心裡,十分的緊張。

還好的就是,只要她進了這間房,基本不會有什麼人來打擾她。

季天臨顯然也十分的緊張,生怕出什麼意外。

「夏夏,墨、墨總能有把握帶我們走吧?」

關於這點,季夏還真是不太清楚,但是她會相信墨城御。

所以,說道:「肯定會的。」

「那就好。」季天臨已經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季夏看著他緊張害怕的模樣,忽然問道:「如果等會遇到什麼危險,我們沒辦法逃出去,你會後悔來找我嗎?」

聽到她這話,季天臨顯然一愣,隨後笑著回道:「來救女兒又怎麼會後悔,如果後悔,爸又怎麼會來第二次?」

要知道,進來的時候檢查十分嚴格,他還是靠著犧牲自己的「色相」才得以矇混進來的。

不過那些都沒必要跟女兒說,他沒有能力救女兒出去,至少能在這陪伴著女兒也是不錯的。

經歷了這麼多事後,他才真正知道身為一個父親的責任是什麼。

以前他糊塗,做了許多不可原諒的事情。

但今後,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他便會用一輩子的時間贖罪。

對妻子,對女兒,贖罪。

季夏盯著眼前的男人看,雖然,此時他是男不男女不女的裝扮,很搞笑很怪異,可她心裡,竟忽然升起來那麼一絲溫暖。

這是……父愛嗎?

季夏轉開臉,仰著頭眨眨眼睛,說道:「那就希望我們能順利離開吧。」

夜越來越深,季夏關了房裡的大燈,留下了壁燈。

這樣的話能夠看清,也不至於引人注意。

到了這個時間點,季夏跟季天臨的心都提了起來。

很緊張,不知道要如何在不驚動城堡里傭人的情況下離開。

「季……天臨,你說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聽到她的話,季天臨便說道:「爸去看看吧,馬上就來。」

對於她連名帶姓的叫自己,季天臨似乎已經習慣,若有一天她真喊他爸了,那對他來說才是驚嚇。

季天臨給了女兒一個安撫的眼神,便小心翼翼的打開房門走出去。

季夏在房內等,沒一會兒,感覺腦袋有些暈起來。

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陽台上傳來一陣聲響。

「誰?」季夏厲聲喝道,可聲音卻少了一絲力量。

她轉身往陽台走去,準備看看是什麼情況。

可剛走了兩步,季夏卻是抬手扶住額頭,整個人軟綿綿的就朝著地上倒了下去。 季夏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在一間奢華無比的公主房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