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害怕,也不想被看扁。如果我猜的沒錯,剛剛那些畫面,也都是她讓我看的,難道她也跟秦晴一樣,把我和那個喪心病狂的傢伙認錯了?

不不不,肯定不會,如果她真的把我當成那個傢伙,我還真不可能安安穩穩的站在這裏。以她的實力,玩死我,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她左手託着腦袋,右手卻依然拿起梳子,有條不紊的幫自己梳頭。看起來,她很在意自己的頭髮。不過打理的再好再烏黑亮麗,依然會讓我想起我踩到她屍體,被頭髮纏着腳的恐怖場景。

“你認識秦晴麼?”她突然問道。

我愣了一下,秦晴?我當然認識,甚至在想到她的時候,還有些咬牙切齒。

如果不是因爲她,我怎麼會遇到這麼多恐怖的事情?我特麼就是個苦逼的洗剪吹,招誰惹誰了?

“那你,想不想知道,那個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傢伙是誰?”她繼續問道,嘴角露出詭笑。 第3883章

墨九狸回到帳篷后,就直接身影一閃回到了空間裡面!

然後,墨九狸來到了紫夜的身邊,看著紫夜的氣息依舊還是很弱,這麼久的時間都沒有讓紫夜恢復一點兒,墨九狸的眉頭微微皺起!

想了想把戒指裡面的靈花拿出來,小書湊過來看著墨九狸手裡的靈花,十分好奇的問道:「主人,據說這靈花,可以把一個不能修鍊的普通人,直接變成神族啊!還可以讓神族起死回生,是不是真的啊?」

「靈花確實可以改變普通人的體質,讓對方擁有可以媲美神族的體質,但是也不是所有普通人都行的,必須是天絕脈的普通人才行!」

「至於讓神族起死回生也是扯淡,不過只要那名神族還有一口氣在,靈花就能吊著對方的氣息三年時間,讓對方三年不死,只要在三年內救治,對方就會安然無恙,並且沒有後遺症,也算是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吧……」墨九狸聞言解釋道。

「這也算是逆天了啊,畢竟一般的靈丹也就是吊著一口氣罷了,卻維持不了三年的時間啊!可惜這花不能種植,如果能種植就好了……」小書遺憾的說道。

「是啊,如果能種植,也就不叫靈花了!」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主人,你要把整朵靈花都給大神吃掉嗎?能不能給我一個花瓣,讓我試試啊,說不定我的空間裡面能種出來靈花啊,就算不能也就損失一片花瓣啊……」小書眼神閃亮的看著墨九狸手裡的靈花道。

「好吧,就給你一片花瓣!」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其實給紫夜服用靈花的花蕊,看看有沒有效果就知道了,因為靈花有用的地方,就是中間如拳頭大小的花蕊而已!

小書要是不說,墨九狸原本是打算把整朵靈花都給紫夜服用的,因為她想紫夜快點醒來,哪怕靈花的花瓣功效不大,她也不想留著……

不過,小書既然要一片花瓣,墨九狸想了想,就給了小書一片靈花的花瓣……

小書拿著靈花的花瓣,十分的開心,轉身就去葯田裡面忙活去了!

墨九狸則在紫夜的身邊,把靈花的其餘幾片花瓣摘下來,然後加入幾滴靈泉乳,一起煉化成汁液,最後把拳頭大小的靈花花蕊,輕輕放到紫夜的嘴邊……

在靈花的花蕊上輕輕一劃,靈花的花蕊就如同一股靈氣般,自動鑽入紫夜的嘴裡,接著墨九狸又把靈花液慢慢的喂到了紫夜的嘴裡……

所有靈花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喂到紫夜嘴裡后,墨九狸有用靈力,溫和的幫助紫夜煉化掉!

接著又利用識海內魂靈的魂力,不斷的輸給紫夜許多,然後墨九狸才停了下來!

坐在紫夜身邊,等待著,希望靈花能讓紫夜醒來!

不過,讓墨九狸有些失望的,外面天亮了,三界把那些怨靈都處理好回來了,紫夜也沒能醒來,但是墨九狸並沒有灰心,她相信靈花不會一點作用沒有的,說不定紫夜醒來只是需要時間罷了! 不得不說,她的兩句話都極大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她是怎麼認識秦晴的?那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傢伙,又到底是誰?

我張嘴就想問,但是看到她笑盈盈,一副成竹在的樣子,又打消了那個念頭。

剛剛被她差點嚇尿,我在她面前就已經低了一頭,我可不想一直被她牽着鼻子走。王叔說的對,男人嘛,就是得霸氣點。

過去二十多年裏,我羅漢什麼時候認過慫?我記得誰有句詩,生當作人傑,死亦爲鬼雄。我們倆都是鬼,而且我還是個大老爺們,怕個毛線!

不過我也不敢隨便說話,怕她飆,就這樣我們倆人,不,倆鬼大眼瞪小眼,陷入了僵持。

“你不想問點什麼?”她很詫異的問道。

我白了她一眼:“你要想告訴我,肯定會告訴我。你要是不想說,那我哭着喊着的求你告訴我,也沒用。”

她頓時就怒了,冷笑連連:“哼,羅漢,你小子長本事了啊!看來我不給你點厲害,你根本就認識不到咱們兩個的差距!”

說實話,我都快嚇尿了。她要是能給我個痛快的,也就算了,我最怕她折磨我。我的小心臟,可承受不了太大的刺激!

她看我還不服軟,一頭秀突然像過了電似的,根根直立,下一個瞬間,那些頭就像鋼針一樣,向我飛了過來。

暖婚入骨:顧先生的契約寶貝 她的頭似乎能無限拉長,一下扎進我的體,更可怕的是扎進裏之後,頭還不老實,不斷的蠕動着。

“啊……疼啊,疼……草泥馬,趕緊放開我!混蛋,你到底想幹什麼?!”我疼的大喊大叫。

“哼,還敢嘴硬?”那女鬼冷聲道。

她的頭似乎要把我裹成一個蟬蛹,越勒越緊,我能看到自己的血順着她的頭向外流淌,幾乎把所有頭都染成了紅色。

疼痛對我來說,比恐懼更容易忍受。以前哪次打架,不得掛點彩?

而且我這人一向是個順毛驢,順着我,一切都好說。非要跟我對着幹,那我鐵定死犟到底。

小時候我一直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孩子,就因爲老師誤會我跟別人打架,到我家去告了一狀,從那以後,打架就成了比吃飯還要頻繁的事。

我的想法很簡單,你既然都已經讓我背了打架的黑鍋,那我總不能白背。現在也是如此,尼瑪,都讓我疼了那麼久,我也不能白白受罪,嘿嘿,老子就是不屈服!

“你這醜玩意,那麼噁心,還想讓我被你牽着鼻子走?你想讓老子幹什麼,老子就幹什麼?門都沒有!”我疼的連喘氣都費勁,但仍然擋不住破口大罵。

其實,我這也是一場豪賭。通過她之前的行爲,我判斷出自己對她還是有利用價值的,所以她不會那麼隨意的解決我,最多是給我點苦頭吃。

如果賭贏了,那我將給自己贏來話語權,脫離她的控制,也不必事事都被壓一頭,那種感覺很不爽。當然,要是賭輸了,後果就嚴重了。

“羅漢,你以爲我真的不敢把你怎麼樣?”

我大笑:“來啊,有能耐弄死我,沒能耐別唧唧歪歪的。”

可能是我悍不畏死的架勢嚇住了她,也可能是我渾散的王霸之氣把她震懾住,她竟然鬆開了對我的束縛。

可是,尼瑪我都快被戳成馬蜂窩了,無數個針孔般的細小傷口,在往外流着血。我敢保證,此時此刻我的面色,一定蒼白無比,沒辦法,失血過多!

女鬼的眼珠子不斷旋轉,臉色也變幻莫測,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良久之後,她才緩緩開口:“你贏了,脾氣還真犟。你要是真的死了,肯定會比我厲害!”

我顧不上上的疼痛,嘴角擠出一抹笑容:“我媽說我是屬驢的!”

她又冷哼了一聲,不再說話,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大塊,扔到我面前。

“不想真的死了,就吃它,你的傷勢太重,會很虛弱。”

後知後覺的我,這時才反應過來。不對啊,她剛剛說什麼?如果我死了,會比她厲害?這麼說的話,我還沒死?

我也不管面前那一大塊,趕緊問道:“你什麼意思?”

“還能什麼意思,你要是太虛弱,根本幫不上我什麼忙。趕緊吃了它!”女鬼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我看了一眼那塊,嚇的渾一哆嗦,伸腳踢到一邊,那可是一截人腿!

“滾粗,我不吃人!我是問你,你說如果我死了,會比你厲害,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現在還沒死?”

之前我還期盼着被王叔救回去的時候,確實覺得自己肯定沒死。王叔既然說能把我救回去,就肯定會努力想辦法。

但是經歷了這麼一番波折之後,我又覺得自己已經死透,變成孤魂野鬼,連王叔也救不了我。而且我的運氣還背,被這女鬼抓到。

女鬼的那句話,讓我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我真的很想回到陽間,不在這鬼地方待。

她沒有回答我,用雙手把自己的腦袋重新放在脖子上面,那張腐爛不堪的臉,也變成了活着時候的摸樣,看起來還是漂亮的。

“你趕緊告訴我啊,你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女鬼嫣然一笑,我竟然看呆了,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臉,這麼看的話,真的很美。

還沒等我看過癮,她的臉又突然變成可怖的摸樣,嚇的我渾一抖,差點背過氣去。

“哈哈哈,看爽了沒?羅漢,你不是不服軟麼?現在怎麼了,要求着我告訴你怎麼回事?”女鬼笑盈盈的說道。

我算是服了,還記仇,女人都是這麼小心眼?我懶得跟她一般見識,語氣生硬的問道:“你到底說不說?”

“好了好了,這一點我肯定會跟你解釋清楚的。我還等着你回去,幫我報仇。其實你現在只能算是假死,靈魂離體。當然,過三天的話,誰也救不了你。”女鬼解釋道。

她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轉變,語氣也緩和了很多。這也難怪,原來是有求於我,丫的,早知道是這樣,我連剛纔那點虧都不會吃!

經過她一番解釋之後,我算是明白了過來。原來我真的沒死,而且王叔也在想辦法救我回去。她根本不認識秦晴,之所以知道這個名字,是因爲秦晴被王叔派下來,一直在這裏找我!

她還告訴我,如果我死了,實力肯定比她強。因爲死的時候怨氣越深,死後變成厲鬼的可能就更大。言下之意,她覺得我這種格,死的時候肯定怨氣很深,怨天恨地。

“王叔救我,我能想通,畢竟我付錢了。不過,秦晴怎麼會跟他扯到一塊?”我喃喃自語道。

女鬼聳了聳肩:“你問我,我問誰去?反正她在滿世界找你,不過她的實力不如我,我不想讓你出去,她根本找不到。”

這女鬼,是在我離開那城牆附近之後,把我抓緊了她的幻境。外面的況我一無所知,只能從她口中獲得有限的消息。

“你又怎麼知道她是王叔派來找我的?”

女鬼看白癡似的看着我:“雖然你很有可能死後變成比我還強悍的存在,但你也太蠢了,怪不得是屬驢的,你這樣遲早被玩死。”

我瞪了她一眼,要不是因爲她現在又變成了漂亮摸樣,我肯定再罵她幾句,你才蠢驢,你們全家都是蠢驢。

看到我瞪了她一眼,她的小心眼又犯了,把自己變成噁心人的摸樣,撇了撇嘴:“我就不告訴你,反正待會你跟着她回去吧,她有方法。”

“那好,趕緊放我走,我一會也不想跟你呆在一塊。”我趕緊舉手投降,快別玩我了,讓我走吧。

“記得回去幫我報仇,我叫楚閔,找到我的家人,告訴他們我的死訊。我現在是沒法回到陽間,不過我在你的上下了咒怨,不幫我報仇,我會一直纏着你!”說完,女鬼瞬間消失在我的面前。

跟隨她一切消失的,是周圍的一切,我的世界又陷入無盡的黑暗之中。

我想起她之前跟我說過的一句話,我的靈魂現在還無法融入這裏,在黑暗中,就像自主光的螢火蟲,鬼很容易就能看到。

“啪!”

一隻冰冷的大手,抓在我的背上,剛剛我只想離開那叫楚閔的女鬼,卻忘記了離開她的幻境之後,外面危險重重。

“楚閔,你別急着走啊,咱們再聊會怎麼樣?別把我自己丟在這啊!”我衝着黑暗大吼。

迴應我的,只有一片寂靜,當然還有我後的鬼。那隻大手,已經開始用力,似乎要把我背上的抓一塊下去。

我當然不會坐以待斃,抓住那隻溼漉漉,不知道沾染鮮血還是膿液的大手,狠狠往前摔。

“噗嗤……”

我後背先是一涼,隨後一陣火辣辣,那大手的主人太有力,我根本摔不動他,反而被他抓傷,後背被撕下一層皮!

“味道,不錯!”那聲音格外尖銳,簡直要刺破我的耳膜。

打不過,跑總可以吧?可是我忘了,之前被楚閔折騰一番之後,我已經十分虛弱,跑了兩步就氣喘吁吁,上的傷口似乎又在往外滲血。

“別跑,我要吃!”後襲來一陣寒氣,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那隻大手,再次抓在我的肩膀,錐心的疼!?…?? 第3884章

墨九狸從空間出去,收拾好帳篷,帶著三界直接進了無名城,兩人找了一間無名客棧住了進去,無名城雖然是小城,卻也跟雲中界的雲城差不多大小,可見神界還不是一般的大的……

「主人,那些人在所有城池設置探測的東西,就是為了找你嗎?」三界看著墨九狸問道。

超品風水師 「恩,就是為了等我回來,應該想趁著回到神界還很弱的時候殺了我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看起來他們是太害怕主人了,否則就不用如此小心了,不過我從哪些怨靈口中得知,這種識別主人靈魂氣息的陣法,已經存在多年了,很多城池的都失效了,還有的城池根本沒有安裝,畢竟陰奉陽違的人有的是……」三界不屑的說道。

在他看來,那些人就是懼怕主人,才會多此一舉!

但是偌大的神界,對方除非親力親為,一個城池一個城池的去做安排,但是如此懼怕主人的敵人,怕是身居高位的,怎麼可能親自去做這些小事!

交代給別人做,那結果如何就無人得知了,大城池或許沒有人敢馬虎,但是小城池么,就太難說了……

畢竟神界的龐大是難以形容的,城池都數以幾十萬計的,怎麼可能每個城池都那麼聽話,去完成這樣一件無聊的事情啊!

墨九狸從之前哪個怨靈王說出無名城陣法失效的時候,就想到了這個原因,跟三界的想法差不多!

而且,如果是別的,墨九狸可能沒辦法,但是識別靈魂氣息的陣法,對墨九狸來說真的是太小兒科了,之前還有點兒擔心,現在墨九狸完全不用擔心了!

但是墨九狸這個名字,在神界怕是用不了了!

至於對方設置的識別自己氣息的陣法什麼的,除非墨九狸沒有遇到,只要遇到一個沒壞的陣法,墨九狸輕鬆就能把裡面的氣息換掉,不過墨九狸暫時不打算那麼做……

等到自己需要對方手忙腳亂,心慌意亂的時候,再去做就是了,想想到時候對方一定會生氣才是!

「主人,接下來我們去那裡?」三界看著墨九狸問道。

「找個大一點的城池,打聽下神界的情況!」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如今的神界和自己記憶中的完全變了,所以她也和三界差不多,對神界一無所知!

宮本千夏和千落離不知道在何處,亦翎等人的九樓也不清楚在哪個城池有,所以還是先自己打聽下比較好,而打探消息自然是要到大一點的城池的!

因此,墨九狸和三界就在無名城待了一晚上,第二天就離開了,無名城果然是小地方,客棧等人多的地方議論的也都是無名城附近的事情,幾乎沒有任何外界的消息!

三界想買一張神界的地圖,發現無名城都沒有!

不過,接下來的路上,墨九狸和三界乘坐靈舟在空中飛行的時候,卻發現神界代步工具也大部分都是靈舟,路上和墨九狸的靈舟擦肩而過的就好幾艘…… 疼不算什麼,關鍵是嚇人啊,未知的纔是最恐懼的,看不到襲擊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我心情很忐忑。

也不知道是因爲之前驚嚇過度,我覺得渾身的寒毛都要豎起來了,好像有預感,自己已經瀕臨死亡。

“混蛋楚閔,你肯定還沒走遠,快點來救我啊!”我對着無盡的黑暗,聲嘶力竭的大吼。

可能她是真的走遠了,也可能是想故意耍我,任憑我如何叫喊,都沒用。在混亂中,我身上又添了幾道傷口,最嚴重的就是腰部被狠抓了一下,之後我就聽到歡快的咀嚼聲,那可是在吃我的肉!

“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麼?我不甘心啊,我還沒活夠!”

想我羅漢白活了二十多年,連媳婦都沒娶到。而且我遇到的情況,遠比死亡要來的嚴重,靈魂被吞噬,我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有。這遭遇,豈是苦逼二字能夠形容?

容不得我多想,那隻大手突然掐住我的脖子,一股陰冷的氣息,迎面襲來。我被摁倒在地,另一隻手抓住我的一隻胳膊,用力的撕扯,看樣子是想把我的胳膊扯下來。

躺在地上仰起頭,我突然看到上方飄着一個紅色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大紅燈籠。我的心瞬間寧靜了下來,那大紅燈籠看起來很柔和,讓我有種很親切的感覺。

“咔擦……”我聽到了骨頭斷裂的聲音,但根本沒有疼痛的感覺。

渾身的痛感,完全消失,難道我真的已經死了麼?連知覺都消失,我的心情跌落到谷底,這次真的栽了!

紅色的“燈籠”越來越近,用肉眼我已經能看到那並不是燈籠,而是一個人影,渾身散發着紅光。

“那人影,好熟悉!”我忍不住喃喃自語。

我的腦袋已經漸漸有眩暈的感覺,意識混亂,映着那紅色的光芒,我看到正在撕扯我胳膊的,是一個牛頭人身的怪物。它大口的咀嚼着什麼,鼻子裏不斷冒出陰冷的氣息。

下一個瞬間,我暈了過去,我不是被嚇暈的。那種感覺,難以形容,好像困了好久,終於要睡着,沒有不適感,有的只是通體的舒暢。

之所以確定是暈了過去,而不是真的魂飛魄散,當然是因爲我後來又醒了過來。

我醒來的時候,只看到眼前一個氣質冷豔的美女,正在往我的嘴裏塞着什麼東西。

“嗚嗚……你……你往我嘴裏塞的什麼東西?”我努力想說話,嘴裏的東西被嚥了下去,感覺滑溜溜的,像果凍,卻很難吃,味道又苦又臭。

我這個時候才注意到,眼前的美女正是秦晴。看到我的糗樣,她很不厚道的笑出聲來。

“哈哈,還能是什麼? 吃你上癮:女人,你被捕了 當然是人肉啊!”秦晴面容古怪的看着我。

我愣了愣,趕緊伸手到嗓子眼裏扣,想讓自己吐出來。可是剛剛吃下的東西,並不是硬物,很容易的就吞了下去,不管我怎麼折騰,都吐不出來。

秦晴實在是憋不住了,抱着肚子笑的前俯後仰,絲毫不顧我仇視的目光,過了很久,才停了下來。

在她笑的快抽過去的時候,我瞪了她幾眼,然後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斗羅之知識至上 只是大致的看了幾眼,我就興奮的爬了起來,閉上眼睛,深吸幾口氣。

“終於回來了,還是陽間的氣息聞着舒服。”

沒錯,這裏是海城市!我和秦晴,正在海城市的大街上,雖然這個時候可能是半夜,只有路燈散發着昏暗的燈光,但我還是能認的出來,這是我生活了好幾年的海城市。

我們倆所在的街道,我再熟悉不過,往前走個大概十分鐘,就能到我們店。以前每天從這路過,都沒一點感覺,爲什麼這條街道會那麼親切?我簡直想趴在地上親幾口。

秦晴也笑夠了,走到我身邊,一臉玩味的問道:“怎麼不吐了?你吃的可是人肉啊!”

尼瑪,我懷疑她就是我的剋星,提到這茬,我內心的興奮被噁心感衝散,又忍不住的乾嘔了一陣。結果還是一樣,什麼也沒吐出來。

“好了好了,看你那點出息!你吃的不是人肉,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王叔讓我餵給你吃,讓你恢復自己的靈魂,驅散陰氣。”秦晴可能是玩夠了,才說出實話。

盛妝 如果眼神能殺人,她現在早就被我的眼神刺成馬蜂窩了。我很想衝上去揍她一頓,可是我羅漢不打女人!

好吧,說這句話有點裝逼,其實我是打不過她。她只是瞪了我一眼,我就偃旗息鼓,不敢再看她。

“走吧,咱們去醫院。你的身體,現在還躺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裏,王叔一直在旁邊守着。”秦晴的臉色又變的冰冷無比,我懷疑剛剛那個笑的快岔氣的傻女人,根本就不是她。

說完這句話,踩着高跟皮靴,一襲黑色風衣的秦晴就頭也不回的往前走去。看起來,還真像是出來混的大姐大,很有派頭。

我也不敢跟她賭氣,屁顛屁顛的跟在她身後,可是她的速度太快,我只能一溜小跑,才能跟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