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花容剛纔告誡過我,不要惹鳳子煜生氣。

可我根本不可能像沒事的人一樣,被屯困在這裏。

一哭二鬧三上吊,讓他放了我,這也不是我的風格。

我直接質問鳳子煜:“你到底關我到什麼時候?”

鳳子煜臉上帶着淡淡笑意,我問出來時,他纖長眼睫毛還是顛了一顛。

他看了桌子上的食物一眼,細心溫柔道:“你昨天昏迷了一天,今天還不吃東西,身體會受不住的。”

他走到我身邊,把我扶起來,做到餐桌上。

見到食物都涼了,他朝宮門喊:“來人。”

兩名侍女唯唯諾諾的走出來。

鳳子煜下令道:“重新上食膳。”

“是,殿下。”

機器人修真傳奇 我僵硬的坐着,肚子早就飢餓難忍,我拼命的忍着。

ωwш ¤тт kΛn ¤¢O

嘆了一口氣,臉色有些沮喪。

“怎麼了?心情不好?”鳳子煜細聲問道。

我歪着頭,面容呆滯,神情恍惚脫口而出:“想離開這裏。”

“這裏不喜歡嗎?”

“不喜歡。””如果我讓你永遠都留在這裏呢?“

我擡眸,對他淺笑:”你關住我的人,卻關不住我的心。“

鳳子煜柔和目光,頓時變得冰冷,僅一秒後,他站起,轉身離去。

騙妻入甕,首席太過分 我看他離去的背影……

他生氣了。

啊……

我聽到宮門口玉碟迸裂,侍女淒厲尖叫聲。

我忙跑出宮門,打開宮門。

宮門長長的走道,並不見鳳子煜的身影,也不見侍女。

地上碎裂的玉碟和三分熟的肉片,靜止的躺着。

看到這,我身體微顫。

不肖想,侍女肯定死了。

鳳子煜沒對我發火,卻將宮門的侍女殺了。

顯然,他是極爲憤怒的,憤怒的壓抑不住自己的殺戮。

夜晚,我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被困死這裏,要如何鳳子煜纔會放我出去。

我走到窗戶前,窗戶被鎖死,我推了幾下,紋絲不動。

我提起凳子,拼命的砸向窗戶上的玻璃。

玻璃碎裂了,卻是防爆玻璃,但像汽車的擋風玻璃一樣,只是開裂,沒有玻璃碎片落下來。

我還是出不去。

玻璃前面,月貌白裙飄飄,促立在玻璃前,細線一圈圈的纏繞手指,把玩着,威脅着……

我眼睛瞪向她。

她蔑視的看着我。

我們就彼此瞪着。

一秒,兩秒、三秒……

三秒過後,她先開口,朝我譏諷道:“想出去?別做夢了。”

我扶在玻璃上的雙手,握成拳頭,狠狠的砸向玻璃。

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無聲的脣語,對我說:“你這輩子都出不去了。”

接着,她消失不見。

我面色蒼白的盯着她消失的方向,腦海裏迴盪她剛纔的話。

你這輩子都出不去了,出不去了…… 不。

我一定要出去。

無論如何我都要想辦法出去。我不能困死在這裏。

這個宮殿地理位置太偏了,唯一的通道是那座索橋,整座宮殿座落在千米海拔的懸崖上。

沒有地道的,就算有地道,也不可能挖到千米之下。

此地定是鳳子煜經過深思熟慮後,才把我放到這裏,恐怕君無邪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這裏。

我幾秒後,我奮力扯下窗簾,一大片一大片的布條撕爛。

把玉牀上的被褥,被套,牀幔……

統統丟到地上。

踩上凳子,伸手把掛在牆上的油燈砸到被子上。

油燈一灑,燒着被褥牀幔,大火立即燃燒起來。

我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火勢蔓延。

我賭。

必須賭一把,哪怕用如此偏激的方式,用生命作爲代價。

不然我永遠離不開這裏。

濃煙越來越烈,大火燒了被褥,燒到了木質傢俱,燒到了宮殿圓柱,燒到了宮殿梁木……

熊熊烈火,吞沒一切。

在過十幾分鍾,這座宮殿一定會被燒塌。

我坐在角落裏,捂着鼻子,被薰的眼淚溢出,幾乎透不過氣。

咳咳……

我呼吸越來越困難,喉嚨吸進不少濃煙,一個勁的咳嗽。

就在我堅持不住時。

嘭……

身後巨響,宮門突然被打開。

我轉過身,看見花容和月貌站在門口。

兩人震驚駭神的看着我,眼珠幾乎瞪出眼眶,似看外星人一樣望着我。

他們已明白了。

這把火,是我放的。

我不惜自殘的方式,離開這裏,讓兩人十分的震撼。

他們衝過來時,我受不了這樣的高溫,加上吸進不少濃煙,徹底的昏迷過去。

…………

昏迷時,我做了一個很美的夢,夢見了我回家了,爸爸媽媽給我做了一大桌子菜。67.356

他們兩人心事重重的樣子,坐在桌子上,一點都不開心。

媽媽告訴我,在過三個月,鍾景要結婚了,和那位宋小姐,他們打算在凌海市辦酒席。

叫我三個月後記得參加鍾景的婚禮。

當時我說了句:這兩人絕對結不了,讓他們別操這份心了。

爸爸和媽媽說:別胡說八道。

我還去看薛紅,薛紅和何凡還是住在那棟背陽遮蔭的樓裏,在學校附近。

薛紅好了很多,也瘦了很多,蒼白的臉色躺在牀上。

何凡一直陪着她,他一時氣不過,說還要找鳳子煜拼命。被薛紅拉住了。

從薛紅那出來,我不知怎的,一下就醒了。

醒來後,一對空靈遠韻的眸子,瑩瑩的望我:“小幽,你醒了?”

我眼睛眨了眨,一秒後回過神來,從牀上一下反彈而坐起。

我在一個陌生的宮殿中,兩面牀幔繡着龍鳳,牀頭刻着金龍,被褥上繡着龍鳳呈祥。

我就算腦子在混沌也知道,這是鳳子煜的宮殿和牀。

我掀開被子,想要起來。

被子給鳳子煜按住:“小幽,你做什麼,身子還未恢復,不要動。”

我望了他一秒後,想開口說話,可喉嚨像火燎一樣,乾枯生疼。

我嘶啞道:“水……”

旁邊侍女立即端過來一碗水。

鳳子煜接過水,端到我嘴邊,小心翼翼的餵我。

我太渴了,雙手捧碗,一飲而盡。

喝足之後,我問他的第一句話:“這是你的宮殿?”

他微笑的點頭。

我知道鳳子煜會換地方囚着我,可沒想到他會把我弄到自己的宮殿裏。

這個宮殿和幽宮相比,奢華有餘,卻不夠幽宮寬闊。

我第二句話,如實告訴他:“那把火是我放的。”

他面部依舊微笑着:“我知道。”

“你不怪我?”

他搖頭,寵溺的把我額前的亂髮縷到腦後:“怪你作甚,只要你喜歡的,你想要的,我都會滿足你。”

我臉色微變,沉默了。

我不知道說什麼,他又是如此的執迷不悟。

我要怎麼辦,要如何說服他放棄我,我真的不知道。

見我發愣,他櫻花瓣的脣色,笑的更寬了。

“我給你帶了兩位故人,以後她們就伴你左右。”

說完後,他對門口叫道:“進來吧。”

宮娥打扮的花吟花影立即從門口走進來。兩人低着頭,步子很慢,

我看不見她們的臉,二人顫抖身體,表明她們內心惶恐和懼怕。

兩人穿着南陰宮廷的鵝黃宮裙,梳的髮飾都不一樣。

小心翼翼走到我們面前後,啪一聲跪下了。

“南陰皇,主子……”

“從今以後,你們二人好好服侍小幽,不得有誤,她要出現半點差池,你們小命不保。”

兩人嚇的,朝地板重重磕頭:“奴婢知道了。”

我震驚駭神的望兩人……

呵,我說我好好的在北冥宮殿,睡了一覺,怎麼就出現在南陰宮裏。

君無邪說過好幾次,說鳳子煜有通向北冥皇宮之法,君無邪追查了許久,苦苦尋找,也找不到。

我頓時暴怒的看兩人,沒想到她們居然敢背叛君無邪,背叛我?

鳳子煜站起來,對我笑了笑:“好了,別生氣了,我先去忙,晚些在過來看你,你們敘敘舊把。”

我憤怒道:“這兩個是你的人?”

花吟花影身子一顛,頓時擡頭望我,兩人眼眸淚水漣漣的,看起來很委屈。

鳳子煜倒是直接回我:“不是。”

我指着她們:“那她們怎麼會出現在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