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出家人不爲吃穿用度操心。但是重慶羅漢寺幾無田產,數百僧衆全靠香火錢支撐。以前在重慶市中心,香火也可以維持。如今被周大少團長用瘋狂的石頭弄到了邊邊上,偌大一個寺院用度自是不小。果清大師再是大德高僧,卻也由不得他不操心勞神。今一見面,周大少團長這番話,讓果清大師喜上眉梢:阿彌陀佛,善哉!這個小施主慧根非同尋常,聰明多智,所出主意當是不錯了。

於是兩人在一邊嘀嘀咕咕一會兒,把大和尚差點樂一跟頭,一疊聲念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原來周大少團長自從毀了人家羅漢寺的主要進項來源,心覺不妥,苦思冥想得了一個好主意。把陳大爹找來,把前世在小什字羅漢寺吃過的全套素席(陪着媽老漢的戰友)細細說了一遍。陳大爹當時就驚呆了:自己這個侄兒恐怕真是竈王爺爺到人間耍來了!周大少不僅四大菜系或多或少知道點,連他媽的民間所謂的“寺院菜”,就是我們現在說的素菜也是深諳其中滋味。

各位肉食動物可別小看了咱中國的“寺院菜”。最早起源於南北朝的南朝梁武帝蕭衍(讀yan),當然這裏需說明的是。早在佛教傳入中國之前,素菜在我國已有存在。而所謂之“寺院菜”在明、清時期,發展到了頂峯。當時北京周圍著名的潭拓寺(就是唐太宗李世民徵高句麗失敗後爲祭奠陣亡將士修建的),碧雲寺(北京植物園),香山寺,雍和宮(清雍正年間專爲進京之西藏活佛修建)等等,專門有精緻的“寺院菜”,甚至清皇室也專設“素局”。素菜是一種很高雅的佳餚美味,一般人還吃不到。

這些發端於寺廟道觀的素菜烹調技藝精湛,花色品種繁多,色香味形俱佳。主要的原料爲植物油,三菇(冬菇,蘑菇,花菇),六耳(木耳,銀耳,榆耳,黃耳,石耳,桂花耳),麪筋,豆製品,竹筍,黃花,金針,各種時令鮮蔬菜和水果,禁用五辛五葷作料。這些素菜的共同特點,多是色彩淡雅,食時鮮嫩爽滑,清香適口,且營養豐富,尤適合佛教徒和老年人。周大少團長傳授的即是整整三十多個還記得到的“寺院菜”。如“素雞”,“素鴨”,“素鴿蛋”,“醋熘黃魚”,“菊花海蔘”,“熘素明蝦”,“糖醋黃雀”,“素香腸”等熱炒菜,而且不僅有“釀扒竹蓀”,“鼎湖上素”,“羅漢果”,“燉二冬”等名貴大菜,甚至連“鳳凰”,“孔雀”,“蝴蝶”等五六種花式冷盤也一一道來。

所以,也是出名的大廚子陳大爹如何不把周大少團長驚爲天人嘛!同樣的,果清大師啷個不笑逐眼開啥:這可比羅漢寺原先那些素菜高了好幾個層次(周大少團長暗暗囑咐果清大師叫人到陳大爹那裏去學這些素菜),那羅漢寺的“寺院菜”素菜大名,當傳遍全川、全國!香火不叫一個旺盛,佛祖都不得相信。(後來在全川,乃至全國名列前茅的重慶市羅漢寺素齋由此發端,成爲了著名全國的佛教叢林。果清大師圓寂時只帶一物,是爲周大少團長親授的《鼎素》書)

與衆人依依話別,終於要起航出發了。周大少團長看着黑壓壓的父老鄉親們,心有所感,大聲念道:

“男兒立志出夔關,

不滅倭寇誓不還;

埋骨何須桑梓地,

人生處處有青山!”

所有人肅然起敬,四句雖短,勝過千言萬語!周大少,我中華真好男兒!

看着弟兄們魚貫登船,周大少團長也欲揮手告別衆人上船,卻見哭兮兮的心肝寶貝小雨娃子喊乾爹。周大少團長稀罕地最後抱抱自己的乾女兒。沒有想到懷裏的哭噠噠的小雨娃子卻掏出三個小紙封。抽泣着對乾爹說道:

“乾爹,我差點搞忘了,這是我給你的三封錦囊妙計。分別寫着1、2、3編號。1號是你到了山西才能打開的,2號是你打了第一場勝仗那個才能打開,3號是你不知道該幹什麼的時候打開的。記到哈,乾爹。”

本來還有些感傷的周大少團長差點被這個小人精的舉動給逗笑了。老子號稱“賽諸葛”,結果小雨娃子卻模仿諸葛亮,給自己也來了個三封錦囊妙計,有點意思哈!忙接過叫萬朵花貼身放好,依小雨娃子所說在規定的時候打開看看。

旁邊的衆人全被這父女倆給逗笑了,心裏倒是有些癢癢的,很想馬上就知道這個六歲多的小仙童(馬曉雨的外號),到底是如何妙計安天下的。能給號稱“賽諸葛”的周大少團長支招,那不是還厲害啊!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小神童啊。

周大少團長最後向歡送的人們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對即將踏上抗戰征程的弟兄們喊道:“弟兄們,把我們的軍歌唱起來!”熟悉周大少團長的人們都知道他的隊伍生氣勃勃,富有朝氣,可謂是軍歌嘹亮。弟兄們普遍會唱十幾首很好聽也非常振奮人心的軍歌,而且這些軍歌也在南岸這一片,甚至於在重慶市及四川各地也有着廣泛的流傳,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會唱上幾句的。

於是李航瑞政委一聲命令:

“宣傳隊奏樂,全體北上縱隊都有哈,防空團軍歌一起唱!”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嘹亮……”

所有在場的人們都隨着響切的防空團軍歌齊聲合唱,激動的人們流下了滾滾的熱淚。

跟着大夥兒唱完了防空團軍歌,周大少團長邁步登上江海輪,心潮仍是起伏不已,於是不禁大聲唱起了那首著名的出征戰歌,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河和江,

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

四川好兒女,一心團結緊,

不滅倭寇,不滅倭寇不還鄉!”

這首出征戰歌曲調簡單明快,充滿了保家衛國的豪邁氣概,詞也遭周大少團長改得挺恰當的。蘭蘭妹妹的宣傳分隊的人,一遍聽下來,就記住了曲調,於是伴奏起來,而周大少團長旁邊的一衆人也馬上就學會了這首戰歌(這首戰歌隨即傳遍幾十萬川軍將士,被人們稱爲《川軍出征戰歌》)。很快,整個貓兒石碼頭範圍內的無論男女老幼全大聲唱起來這首周大少團長即興發揮而做的川軍出征戰歌。就在這震天動地的出征戰歌聲中,北上縱隊起航了!

(謝謝各位書友你的鼓勵是老鷹飛翔的動力!) 187章 行軍都能整出花兒來!

寬闊的長江江面上,看着自己的浩浩蕩蕩的拉出幾裏地的出征船隊,周大少團長唸了一句很經典的臺詞:“大部隊行軍就是有氣勢啊!”蘭蘭妹妹在一旁接過話頭,“家欣哥,你的那首出征歌編的太棒了!”周大少團長臉都差點羞紅了,忙故意把臉一沉,“陳蘭隊長,希望你在隊伍裏喊我總指揮哈!”蘭蘭妹妹一吐舌頭,“是,周總指揮!”衆人都笑了起來,這倆表兄妹真是有些意思啊。

溫光頭大隊長的炮艇大隊十二艘“超級小刺蝟”小炮艇全數出動護航並把到宜昌的三天整個船隊的給養也帶上了,這樣子就能多出三天的後勤保障出來。這個就是商人老闆當總指揮的好處,處處算計的比較精。

三天的水路,整個北上縱隊雖然在船上練兵,還是練得熱火朝天的。爲了鼓勵大家的練兵勁頭,周大少團長開展了各種各樣的比武競賽,而且予以一定的錢財獎勵。比如槍械的卸裝分解,先是每個艙室的弟兄們初選,再由各個艙室的獲勝者相互比試,最後決出前十名,一律獎勵20元(這個相當於周大少團長部隊的一個普通士兵一月的軍餉了,這個軍餉已經是原來29路軍一般士兵每月1到2元的軍餉沒有法比較的了。所以當在周大少團長隊伍裏領第一個月的軍餉時,那些原29路軍弟兄們嚇着了:大爺的,原來在29路軍老子們團長一個月也才幾十元啊?!而周大少團長的隊伍,班長之類的兵頭將尾每月30元,排級軍官每月50元,連級幹部200元,營級軍官300元,團級官長達到了500元!所謂的最精銳的中央軍德械師,哪怕就是最高領袖的心頭肉也只能望其項背。也只有宋子文的稅警團還能一比,那都是富甲一方的大老闆啥!),而前三名授予“優秀戰士”榮譽稱號,每月可增加10元軍餉。

周大少團長的艙室,雖然只有他和萬朵花兩個人,照樣也參加比賽了的。首先周大少團長跟萬朵花認認真真比試了一下子。萬朵花槍械算是摸得比較熟的了,結果長短槍卸裝分解全輸給了團長。氣得飯都不吃了:這個吊樣子還保護團長個屁啊!

大家哪裏去知道周大少前世從小就把槍械當玩具嘛,開始以爲周大少團長總指揮看得眼熱,也出來湊個鬧熱逗個趣好耍。卻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路過關斬將,最後竟然在一船人的驚訝目光中勇奪頭名!那些新近才進入周大少團長隊伍的弟兄們不由得交口稱讚:果然是最精悍的山鷹突擊隊的創造者,真是有本事啊!

有幾個愣頭青在一邊嘀嘀咕咕,“軍械卸裝分解再熟,還要打得響才行啥!”這話正好叫湯立勇聽到了,想起剛認識周大少團長時跟他比槍的情形,不由得破口就罵:“操大爺的,就你們些傻蛋還想跟團長比試槍法啊?!知道不,整個隊伍中公認槍法最出衆的山鷹突擊隊狙擊分隊的弟兄們全是團長的徒子徒孫,團長老厲害了!”捱了罵的弟兄們瞠目結舌,還有這麼一出啊,總指揮還是槍神啊?!

三天內,所舉行的七項各類軍事技能比下來,周大少團長全部進入前十名!而且勇奪軍械卸裝分解第一名,圖上作業第一名,兵棋推演第一名。其餘幾項成績也很不錯。這下子全體人服氣了,不由得想起周大少團長常對弟兄們說的一句話:“當兵不練武,不如不從軍;練武練不精,不如不當兵!”確實是說到自己也做到了,沒有冒皮皮打飛機。於是全軍將士以周大少團長爲榜樣,個個努力,人人刻苦,連那些這樣那樣中國的幾個著名的軍校畢業的以爲老子算是一棵蔥的各級軍官、老行伍(主要是指大學生軍訓團那些教官)都開始重新審視自己,認清自己的差距,埋頭苦練了起來。

9月9日午後,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的龐大船隊順利到達長江第一城(未出三峽,長江被稱爲川江):湖北省宜昌。軍情處武漢特工組組長楊曉雲和萬家工商貿集團公司駐武漢辦事處何中處長早就等候在這裏了。準備好的100輛大卡車和500掛騾馬大車已經妥當。

後勤處負責後勤保障完全依照小高參小雨娃子和大夥精心設計的計劃,全是按圖索驥,簡單明瞭,基本上做到了人盡其用,物暢流通。衆人齊齊感嘆真像周大少團長說的那樣知識就是力量啊!整個龐大的十餘船軍需物資只用了十餘小時就全部野戰行軍狀態下了,隨時都可以出發。

周大少團長抓住這中間的時間,還乘回航的溫光頭大隊長的炮艇大隊的小炮艇順便去看望了石牌鎮的那個只有十餘人的對空監視哨所,對守衛這隻安插在千里以外的山城重慶的眼睛的官兵們是嘉勉有加。不知道消息是啷個泄露出去了,因爲周大少團長在石牌鎮投資開的(獼猴桃)果酒廠而受益匪淺的山裏的鄉親們聞知周大少大老闆來了,以山裏人的樸實心情就是想看一看,說句感激的話,知道了周大少大老闆這次是率領隊伍要出征抗戰戰場去殺小鬼子保國家。於是家家戶戶都把自己認爲拿得出手的山裏好東西要周大少拿到起。結果最後,周大少團長又只好喊五艘小炮艇把石牌鎮鄉親們慰問的東西拉到宜昌後裝些給石牌鎮鄉親們的稀罕的肉罐頭、方便麪等帶回給石牌鎮鄉親們後再返渝。

就在李航瑞政委對隨部隊運送軍需物資的幾百掛騾馬大車的老鄉們忙着捱到問候的時候。與此同時,唐東團長按行軍訓練預案,也組織了一場對中等城鎮(數萬人的)模擬攻擊演習。雖然跟宜昌當地政府和民衆提前打了招呼,但震天的爆炸聲,響成一片的槍炮聲和士兵們吶喊衝殺,還是把宜昌數萬民衆和當地官員們嚇了一大跳:這支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所謂的川軍23集團軍21軍直屬獨立旅硬是霸道喲!

周大少團長總指揮從石牌鎮回來一看攻城演習彙總,樂了!把北上縱隊團營連級指揮官長召集來,開一個總結會吧。周大少總指揮先說道:

“衆位哥子弟兄們這段時間的大練兵成績是斐然啊!格老子的,你們兩千多人的隊伍打下一個像宜昌那麼大的千把人防守的中等城鎮竟然只用了八個人!?”衆人一聽不解,周大少總指揮這他媽的是表揚嘛還是批評喲?

周大少總指揮接着說道:

“各位哥子弟兄們,還別懷疑,是真的!聽到起我給你們一一道來,唐團長以一營爲主攻營,其餘兩個營做策應;而一營長以一個分隊爲主攻分隊,剩下兩個分隊做了呼應;這個一百五十多人的主攻分隊嘛也霸道,以一個小隊當主攻,其它兩個小隊打掩護;更離奇的是,這個只有40餘人的小隊竟然也以一個戰鬥小組十餘人做主攻,剩下小組輔攻;最後這個主攻的戰鬥小組十個人,還留下來了兩個狙擊手,於是奇蹟出現了,兩千多人的隊伍只剩下八個人在攻城!絕的是,諸位弟兄,就是這八個人還把宜昌這種中等城鎮拿下來了!以一敵百,日他媽喲,比起橫掃千軍萬馬的趙雲趙子龍也是不遑多讓啊!?”衆人這才理解了,都不好意思的笑成了一片。大爺的,想想最後還真是如周大少總指揮說的那樣子,有點喜劇哈!

“哥子弟兄們,你們片面的理解了我的‘攻擊要有主次之分,要有重點,要有策應預備隊’的作戰思想。大家都對《孫子兵法》有所瞭解,其實用十二個字儘可概括‘因時而異,因地而異,因人而異’罷了。如果不根據事物的實際情況,局部而不是全局,片面而不是全面,靜止而不是運動的理解領會哪怕是中國兵聖的所謂制勝之道,我們都會犯紙上談兵的錯誤,犯今天這種想通了極其可笑的排兵佈陣的……”周大少總指揮一番縱古論今,與衆人暢談軍事思想的客觀唯物的本質。從李航瑞政委到湯立勇、唐東團長等皆大受教益,連稱受教了。對於防空團軍歌中的“英明的周團長指引前進的方向”算是有了理解和跟最初聽到不以爲然不一樣的重新認識。軍事會議直至深夜才散了。

9月10日一大早,按周大少總指揮臨時起意,山鷹突擊隊這次出征的兩個分隊兩百人又對北上縱隊來了一次模擬突然襲擊。部隊的應急反應,雖然不盡如人意,周大少團長總指揮還是算比較滿意的:這次突襲其實最能看出這支基本上是由老兵組成的隊伍的價值了,很少有人大呼小叫,胡跑亂衝,驚慌失措的,整個部隊不亂,能夠比較迅速判明敵情,採取恰當的應對辦法。

吃過早飯,北上縱隊龐大的隊伍向着襄陽城進發(後世的襄樊市)。這次周大少團長帶的軍備之齊:甚至還配備了一百餘輛“轟達”兩輪輕便摩托車和三百餘輛山地自行車。足可以讓部隊以山鷹突擊隊爲班底組成一支快速反應部隊了!

整個三千餘人的隊伍,從宜昌城一出來竟然拉出去十餘里,可謂浩浩蕩蕩。沿途道路上的老百姓全部看這支“大軍”看傻求了:中央軍?荊楚軍(湖北地方部隊)?啥子?,川軍!!!號稱“兩杆槍”的川軍?!如果光從隊伍中的一身精良裝備的士兵們和大批載滿物資的大卡車、騾馬大車,摩托車和自行車的龐大運輸工具來看,估計沒有一個人能夠認出這是一隻什麼地方的中國軍隊,只有那迎風飄揚的鮮豔軍旗才透露出這支威武雄壯之師的真實身份:川軍23集團軍21軍直屬獨立旅北上縱隊。

這樣子已經夠讓人吃驚的了,周大少團長總指揮還把這次從宜昌到襄陽城的長途行軍也整出花兒來了:他充分利用了那一百餘輛的摩托車和三百餘輛的自行車。摩托車一次能夠搭乘一人,自行車(周大少團長的隊伍上士兵們基本上都會騎自行車,就連加入了半拉月的29路軍弟兄們雖然不熟,但也能騎起走了)一人。也就是說,摩托車能以每小時30到40公里的速度快速機動搭載一百人來人,而以自行車每小時15公里的速度快速機動三百餘人。

於是在宜昌經荊門到襄陽城的一路上週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是走的令人眼花繚亂,熱鬧非凡。有搭乘大卡車的(宣傳、醫療、技術保障等分隊),有坐騾馬大車的(高機兩個連、步炮兵分隊等),有搭乘兩輪摩托車的,有騎自行車的,也有步行軍的。整個部隊行軍速度竟然達到了令人乍舌的平均十餘公里,但是弟兄們卻不太勞累。是啥,步行軍一段路,你就可以搭乘摩托車或者騎一段路的自行車,然後又換一批部隊來機動(周大少團長根據計算把步行軍的二千餘人分成了數個幾百人一隊的小隊伍)。結果這兩千來人的步行軍隊伍硬是被周大少團長總指揮搞出來的這種:走---搭乘摩托車---騎自行車---走---騎自行車……令北上縱隊幾乎所有人昏頭昏腦(只有任周大少團長折騰),卻又萬分佩服的奇怪行軍方式,活生生變成了飛毛腿!

中午時分就過了荊門,到了雙河。半天的時間,整個北上縱隊長途行軍距離高達一百餘公里,而這通常是用一天多的時間累得半死的急行軍速度才能達到的距離。周大少團長的數學才能是公認的,這也是大學生軍訓團弟兄們第一次見識了周大少團長總指揮算計的厲害。

等最後一批部隊搭乘摩托車,騎着自行車達到了襄陽城的時候,初秋的落輝已經把漢江映得一片金黃。部隊安頓好了,吃晚飯的時候,十餘個團營指揮官長端着飯碗來到了北上縱隊指揮部欲向周大少團長總指揮討教討教:怎麼神奇地把步行速度最多隻能每小時5公里的短板步行軍隊伍利用摩托車、自行車扯到了每小時十餘公里的整體行軍速度了,只聽到周大少團長總指揮的傳令兵不停傳達他的命令。一會兒步行軍,一會兒搭乘摩托車,一會兒又騎自行車,一會兒又步行軍……老天這是怎麼安排的啊?!

弟兄們挺好學的嘛,周大少團長來了興致,把飯碗一扔,找了塊小石子就在地上寫寫畫畫起來:我們假設把這步行軍隊伍分成若干A、B、C、D、E、F、G……等額成分,那麼摩托車的速度40公里我們不妨設爲X,自行車的速度我們設爲Y,那步行軍速度當然就是Z,那麼爲了達到一個最大公倍數或者是最小公約數……周大少團長口水翻天講了一歇,一擡頭,咦?開始圍在四周的人哩?卻只見遠遠的院子角落四周那些剛纔的好學之士或低頭數碗裏的米,或者做出一幅擡頭望天沉思的樣子,卻都離周大少團長遠遠的。周大少團長氣樂了:龜兒子些,白費老子的口水喲!日他媽真是對牛彈琴,只有我的乖雨娃子纔是乾爹的知音啊! 188章 鐵打的襄陽 紙糊的樊城

襄陽古城,西漢初年建城,位於長江最大的支流漢江的中游,秦嶺大巴山餘脈,是一個距今2800多年的歷史文化名城。是非常著名的三國文化之鄉,羅貫中的《三國演義》中120回就有三十多回發生在襄陽及境內。其地理位置“上流門戶,北通汝洛,西帶秦蜀,南遮湖廣,東瞰吳越,以天下言之,則重在襄陽”,由於處在中國南北地理分界線附近,素有“南船北馬,七省通衢”之稱,西接巴蜀,東臨江漢平原,南通湘粵,北達宛(今南陽)洛,是鄂、渝、川、陝、豫五省市的中心距離位置,歷來爲兵家必爭之地。

大家對於襄陽的認識多半跟金庸大俠寫的《神鵰俠侶》中的守了三十多年的襄陽的郭靖黃蓉兩口子有關。襄陽城,其實由兩部分組成:即漢江以北的樊城,以南的襄陽古城。襄陽的地勢由四周向中部緩緩變低,構成漢江夾道向着宣稱方向開口的不規則坡地,又處於武當山、桐柏山之間,爲波狀土崗,所以也被稱爲“鄂北崗地”。

軍事史書上俗稱襄陽城爲“鐵打的襄陽,紙糊的樊城”,是指別名爲華夏第一城池的襄陽古城,擁有十餘米高的十八華里長的堅固城牆不說,還擁有數米深寬最大至250米,平均寬度在180米左右的護城河。再加上內外七郎山的制高點,要在冷兵器時代攻下襄陽城是相當困難的。元打南宋時破過一回,也是在宋抵抗了六年之久後,由守將投降而城破的。(金大俠寫的《神鵰俠侶》中守了三十幾年,那是玩的移花接木,把重慶人守釣魚城的事情移到襄陽城來了,增加點趣味個嘛)在如今的槍炮時代了,除了解放戰爭中被解放軍攻下過由大特務頭子康澤率軍守衛的襄陽城一次外,好像是還沒有成功攻取襄陽城的例子。至於漢江以北的樊城,一馬平川,無險無阻,僅靠着城牆防衛,所以相對於襄陽城,就像紙糊的防守(其實也是不好攻取的)。

襄陽古城除了是號稱勇冠百王的漢光武帝劉秀的誕生地以外,還是魏晉著名隱士司馬微(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水鏡先生),蜀漢名相諸葛亮(臥龍)躬耕之地(襄陽城西十三公里處),三國名士龐統(鳳雛)和孟襄陽(唐代著名詩人孟浩然)和米襄陽(宋代著名書畫家米芾,讀fu)的所居地。因此襄陽城可謂之憑山之峻,據江之險,外攬山水之秀,內聚人文之勝的好地方。

安頓好部隊,在晚上的例行講評會上,周大少總指揮這回大擺三國的古的聽講效果就與吃晚飯時講數學問題的時候大不一樣了。數十個團營連級指揮官長就像聽故事一樣聽得津津有味的:啥子當年劉備劉玄德騎着那匹妨主的“的盧”馬,結果馬躍檀溪反救了他一命,從襄陽一路向西逃到水鏡莊,大伯樂水鏡先生向他推薦說“臥龍、鳳雛二人,得一可安天下”;啥子,隱居在襄陽城西十三公里的古隆中的諸葛亮臥龍先生,躬耕之時(躬耕田)如何抱膝長嘯(抱膝石),好爲梁父吟(樑父巖)……甚至提到要後勤處出發時不忘了採購一批諸葛亮菜:中國四大名醃菜之一的襄陽大頭菜(流傳爲諸葛亮所創,人稱諸葛菜或孔明菜),說是此菜味道入口脆嫩鮮美,生津開胃,醬香濃郁,又好攜帶,就是吃方便麪時下着此菜也好啥!

哥子弟兄們一片歡笑聲,跟着周大少團長,根本不用爲吃喝發愁,保管挺好的。就像今晚上,北方籍弟兄們吃的是周大少團長特意囑咐的找館子做的襄陽牛油麪,這面一辣二麻三鮮,味道可口,回味悠長,又給一人配了一碗黃酒(當地一種乳白色的低度的發酵米酒),那把這些愛吃麪的北方籍弟兄們是吃得舒服、安逸了。而四川、重慶等西南的弟兄們周大少團長則把襄陽當地的夾沙肉、襄陽纏膀(一種類似於紅燒蹄?的)、泡菜牛肚絲等一通安排,這些弟兄們同樣吃得眉飛色舞,直呼霸道慘了!

周大少團長扯一通襄陽城的歷史地理不是沒有目的的。哥子弟兄們嘻嘻哈哈聽完擺古,馬上就愁眉不展地迎接周大少總指揮出的考題了:每個人都必須拿出一份如何攻取襄陽城這個華夏第一城池的方案出來,多多益善,時間半個小時。考完周大少總指揮自己花錢請大家吃金剛酥(襄陽當地的一種麪點心,馬蹄狀,要燜烤四個多小時,出來時色澤焦黃,味香不粘牙,酥口即化)哈。

時間真是不夠用啊,哥子弟兄們規定時間一到只好把作戰方案交給了周大少總指揮,心情忐忑不安地等着最年輕的小老弟總指揮考評。

周大少總指揮先是大略檢視了一下,分成幾類:

第一類,利用優勢兵力,長期圍困,待其內困外援斷絕,即自行瓦解了。周大少團長首先肯定這個方案算是比較合理的,歷史上大多數攻取襄陽城都是如此,最有名的當是元忽必烈就圍困襄陽(1263年)達六年之久(沒有金大俠寫得三十多年那麼長,也算是夠長的了),最終迫使城內守軍投降,從而佔領了這個戰略要地後,大軍從漢江順江而下,經長江殺向了臨安(今杭州),滅亡了偏安一隅的南宋。但是時過境遷,如今這個熱兵器時代,這個顯然不太適合,就是最堅固的法國馬其諾防線也抵擋不住現代武器的衝擊,何況一城?再說哪有這麼多時間拿給你揮霍喲!

第二類,發揮現代武器的威力,不顧巨大傷亡,首先切斷襄陽古城與樊城之間的聯繫(兩城間用浮橋聯繫),再易而難,最終拿下襄陽城。這就是後來解放軍的打法,只是當時國民黨軍隊戰鬥力不強,解放軍傷亡不太大,就順利奪取了襄陽城,活捉了守城的大特務頭子康澤(被最高領袖下放到此的)。

第三類,則是各種各樣的奇思怪想的攻城計謀:啥子把襄陽城內的敵人哄出來在城外決戰啊,玩地道戰啊……有些想法竟然使周大少周團長記起了前世看過的金大俠的《神鵰俠侶》中的郭靖、黃蓉兩口子守了三十幾年的襄陽城的那段精彩內容,想象力真他媽的夠豐富啊?!

最後大家一致贊同周大少總指揮選出來的唐東團長的那份作戰方案:即首先奪取外七郎山,利用其制高點的優勢用猛烈地火力掩護,架設浮橋渡過那條寬達一二百米的超級護城河,集中火力、兵力攻破其一點。算是比較好的作戰方案。這可是經過戰爭實踐證明成功的方案(解放戰爭的戰例),周大少團長還是認可的。大家討論了一陣戰術方面的細節就散了回去休息了。

就在周大少團長一衆人在討論如何對付這華夏第一城池的時候,晉北的前線形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於9月5日打響的晉北,日軍出動大批飛機、戰車,向天鎮(晉北重鎮大同的前哨、門戶)發動了攻擊。駐防天鎮、陽高的是晉綏軍李服膺的第61軍,又加強了101師,200旅另五個山炮連。

華北日軍20師團及第5師團一面猛烈進攻天鎮,卻以一個聯隊附十餘輛戰車繞過天鎮,奔襲陽高、大同。傅作義第35軍聞訊急遣一個旅迎擊,雙方於9月9日在洪鎮堡發生了遭遇戰。日軍利用其機械化部隊的優勢,迅速把傅作義的這個旅截爲了三段。傅作義見勢不妙,忙命令部隊分散向北突圍而去。

9月10日,奔襲日軍佔領陽高和王千戶嶺,天鎮喪失屏障。61軍軍長李服膺棄守天鎮。就在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達到襄陽城的時候,日軍已經攻陷了天鎮,同時向大同以東的防線發動全面的進攻。

也就是說,閻老西原計劃依託天鎮、陽高的預設陣地工事抵抗消耗日軍的打算,根本未能實現得了。如果日軍乘勢越過聚樂堡,攻下大同,則閻老西的大同會戰計劃就胎死腹中,無疾而終了。

這個巨大的變故,引得此前一直期盼中隊能利用這麼好的地勢和人數多的優勢打出一個勝仗(自從全面抗戰一起中隊沒有打贏一仗,此大同會戰閻老西聲勢造得足足的,以爲必能創造出一個抗戰奇蹟)來的全國輿論一片譁然,紛紛責難天鎮、陽高守將晉綏軍第61軍的軍長李服膺無能,隨便就放棄了陣地。

其實是閻老西下達的撤退令,在輿論責難之下沒有辦法,爲了自己的利益和光輝形象不致受損,扣押了李服膺。這個李服膺可是閻老西的十三太保的大哥,是最受閻老西寵信的將領之一。氣得閻老西只好在雁門關下的嶺口行營裏面撅鬍子。偏偏此時第六集團軍的副總司令孫楚還追問閻老西大同會戰計劃啷個辦?把閻老西氣得:“冬天穿皮袱,夏天穿布衫,大同會戰計劃已經過時了,還辦啥子?!”閻氏哲學都求搬出來了。(閻老西經常把自己一些得意的話記下來稱爲閻氏哲學)

9月11日一大早,負責情報的參謀就向周大少總指揮通報了有關晉北前線的最新態勢。周大少團長俯身在山西地圖上仔細研究了一會兒,對李政委和唐東團長、湯立勇等人說道:

“這個形式比較嚴峻了,小鬼子攻得太順利了(言下之意晉綏軍不堪一擊)。板垣徵四郎這個老鬼子估計已經率隊伍走我之前設想的那條從繁峙、沙河、大瑩、平型關、靈丘、廣靈的高山峽谷中的道路去了。數日內,南蔚縣、洗馬店的73師就將遭到板垣徵四郎老鬼子的第五師團的攻擊。隨後第五師團將向廣靈、靈丘推進,直奔平型關而去。

這一段地勢雖然險峻,但閻老西把主要力量放置在晉北雁門關一帶了,而平型關的防禦力量非常薄弱。現在如果調動大瑩的高桂茲的17軍和孫楚的33軍之章拯宇獨立第三旅、孟憲吉的獨立第八旅,進入平型關既設陣地,尚可以抵擋一陣子。否則不能攔阻第五師團於平型關外,則雁門關的後路,處於了極端危險的境地。”

李政委插了一句話“情報上說,不是還有第八路軍的115師、120師兩個師的二萬多人,也運動到了那一帶位置,算起來平型關的防禦力量還是比較強的。”

周大少團長搖搖頭,“你說的八路軍,120師賀龍部已出左方,到達五寨。神池一帶,正向山陰、岱嶽前進;115師部,出右方,越過五臺,正向靈丘、淶源挺進。115師的位置靠近平型關。八路軍是領導的紅軍隊伍改編的,其戰略戰術與其它各軍是截然不同,他們是不會採用陣地死扛硬打的戰法的。當然,閻老西對於這支幾萬人的隊伍還是會部署其協助防禦平型關防禦陣地的,但是軍隊是根本不會聽他指揮的,特別是這種瞎指揮。他們還是會採用自己熟悉的而且算是合理的敵後游擊戰與運動戰相結合的辦法:抄襲敵人後路,切斷敵人的交通補給。其實這個也算是對得起他死老摳的閻老西了,不說別的,就土八路那些劣勢裝備,手榴彈扔出去能一炸兩半的玩意兒,一個師沒有幾門70mm炮的,按閻老西安排守陣地,我是不懷疑八路軍的戰鬥意志和戰鬥力的,但只有送死的份啊!”

“那玩球了,我們這麼好的軍備到了山西,不遭閻老西弄去死守啊?!”唐東團長急了,老子一個1600多人的大學生軍訓團火力比土八路強太多了,其實根本沒有可比性,人家有得莫求得。

聽到唐東團長急的四川混話都吐出來了,周大少總指揮大笑:

“哪有啥子不可啊?其實在平型關一帶,閻老西的晉綏軍加上中央軍,已經數倍於板垣徵四郎的第五師團的三萬多人了。雖然裝備不如人家,但只要指揮得當,將士用命,在平型關也弄出一個像大同會戰計劃一樣子的口袋陣也爲未可知。

你們來看,平型關正面由楊愛元的第六集團軍負責,其孫楚的33軍兩個旅(章旅和孟旅),加上高桂茲17軍兩個師,佈防於平型關、團城口南北線的既設陣地中,只要抵住板垣徵四郎這個老鬼子幾天,雁門關北的晉綏軍主力部隊以恆山、雁門山、五臺山爲依託,形成南側兵團。具體部署即依恆山、雁門山爲屏障,把劉恩茂的第15軍控制恆山以外,以34軍的101師和樑建棠旅分守北婁口、大小石口、茹越口之間的既設陣地,始終保持重點在代縣與雁門關之間。然後把傅作義的第35軍作爲北側兵團,在繁峙北面展開。這個選定的決戰戰場在平型關以西,沙河與繁峙縣城之間的小塊盆地平原上。當自認爲出奇兵得逞的板垣徵四郎衝破平型關時,孫楚的33軍等部隨即抄襲平型關後,在南北兵團夾擊板垣徵四郎於沙河一帶的預選戰場,則輕兵冒險突進的板垣徵四郎束手就擒耳!”

衆人大樂,這個計劃能夠實現了,那不是轟動全國!一舉打破“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不說,把從日俄戰爭打出來的所謂之“鋼軍”的板垣徵四郎的第五師團殲滅了,晉北抗戰前線的形勢就好多了。

“老子也只能做做美夢喲!”周大少團長自嘲地笑笑,晉綏軍的糟糕的戰鬥力在天鎮、陽高的戰鬥中顯露不已,也並不是兵不能打,實在是當官的畏敵如虎而戰術戰法呆板錯誤,一味靠人堆死守,造成一潰而敗的局面。這個平型關的口袋陣是大同的口袋陣的翻版。如果晉綏軍還是這樣子的戰鬥力,那也只有一個結果根本不可能打好,而且殲敵計劃不能完成也就罷了,遭板垣徵四郎老鬼子把口袋陣的底衝破了,太原的北大門還被捅開了,雁門關一線的部隊也站不住腳了。

“我們要加快行軍了。具體怎麼做,等到了山西,看戰場的態勢發展和第二戰區總司令閻老西的安排再說。北上縱隊即刻出發,實施野戰無補給行軍。今天是11日,務必於13日晚到達洛陽!”

“是!”北上縱隊指揮部裏衆人齊聲答道。 189章 即從巴峽穿巫峽 便下襄陽向洛陽

周大少團長指揮北上縱隊離開襄陽向洛陽開進。整個部隊經過昨天的機動行軍,今天就更加熟悉了:一個個分隊按照周大少團長派來的傳令兵發佈的總指揮號令,或步行軍,或搭乘摩托車,或蹬着自行車,一幅緊張有序的景象。整個隊伍就像一條蜿蜒曲折長達十數裏的巨龍在道路上奮勇前進。

而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指揮部,則堪稱機械化指揮部,直屬的參謀、情報、電訊、後勤等部門成了大卡車上的部門,就連警衛排也全是摩托車。有點好笑的是就連李航瑞政委等幾個原先西北軍弟兄不會騎摩托車的人,要到各個部隊去,也會坐在摩托車後面,雖然不是太害怕,但還是很緊張的,當然今天好多了,能夠前前後後的招呼部隊了。

北上縱隊路過河南新野時,周大少團長特地停留了一下,看着今狀,遙想着當年初出茅廬的27歲的青年諸葛亮一把沖天大火逐退曹軍的情景。現在的晉北前線的軍情也急似烈火啊,不覺念道:

“巴蜀驚聞寇晉北,倭賊十萬逞兇狂;

中國盡豎救亡旗,川人皆送好兒郎!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烽火三晉連霄漢,不破國敵不還鄉!”

衆人聽罷,皆感嘆之。

至9月11日晚上十點,北上縱隊已經過了南陽,到達了南召縣城。周大少團長命令在此歇息一夜,12日早七點就出發。北上縱隊經汝陽、伊川終於於9月13日午時,提前了近五個小時到達了黃河岸邊的千年古都---洛陽。負責洛陽“周大碗”快餐碗飯公司的吳老大早準備好了豐盛的大碗飯,北上縱隊的全體官兵們好好生生飽餐了一頓據說是周大少團長親創的周大碗快餐碗飯的熱飯熱菜熱湯!

端着周大碗,吃得十分暢快的李政委等哥子弟兄們知道周大少團長半年多前親手創辦的這個“周大碗”快餐碗飯如今一天要收入二萬多元,一月達到了五六十萬元,刨幹打淨淨利潤能落近二十萬元!而且現在整個洛陽城近百萬人口中,幾乎有二十幾分之一的洛陽人或多或少靠“周大碗”快餐碗飯爲生。都大爲驚歎:周大少團長當時只在東都洛陽停留了一週左右,就創造出如此堪稱輝煌的商業成績,並且澤被洛陽人甚多,真是名不虛傳的商界小神童啊!

而見識了周大少團長的這支氣派的北上縱隊的雄姿後,又一聽說竟然是大半年以前在洛陽城創出大名鼎鼎的“周大碗”的大老闆率領的北上參加抗戰的隊伍。好傢伙,一時間,洛陽城內城外,十里八鄉的,竟然涌來了數千熱血青年,各行各業的都有,其中青年學生就佔了20%。青年們強烈要求原來的“周大碗”大老闆,現在的周大少總指揮收下衆人,願意跟隨周大少總指揮一起到山西去打小鬼子去!整個洛陽城頓時掀起了一股抗戰的熱潮。周大少團長同衆弟兄們好不容易纔說服了這些熱血青年:面對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小鬼子,光靠熱血是不能報國救亡的。青年們就好生在各自的學習工作中努力吧,那也是對國家民族對抗戰的一份貢獻啥!

爲了增加說服力,周大少團長乾脆讓最精銳的山鷹突擊隊一百餘名弟兄,當着數千洛陽熱血青年們的面,表演了一些軍事技能。衆位洛陽熱血青年一看,只有服氣的份:啥子叫當兵,人家這才叫精兵強將,什麼軍事素質啊!二百米外的氣球靶子人人幾乎是一槍一個;六七百米遠的距離,小鋼炮也是打得賊準,全在一米見方的目標範圍內。知道不,要想當兵打小鬼子,就要練出這個本事出來!你們還早着呢。

把洛陽熱血青年打發走了。周大少團長剛要去拜訪那個飛帖結拜的便宜大哥洛陽駐軍250旅的少將旅長羅光輝。卻先迎來了羅大哥子的看望。兩人分別已經半年多了。周大少團長辛苦幹戈一場越發瘦弱。羅旅長大哥巧使騰挪手把個乙種旅硬是整成了德械的甲種旅志得氣滿越發壯碩。羅光輝一見小老弟大老闆這樣子,心痛的直嚷嚷叫周小老弟這回必須在洛陽好好生生待上幾日。大哥我要盡地主之誼。你不是喜歡吃魚嗎?這幾天大哥我就叫大廚子天天給你整黃河鯉!蒸炸煎煮讓你吃個痛快哈(黃河鯉魚長江鯽這是很有名的)。

“不行啊,羅哥子。首先感謝你的厚意。小弟這番率隊出征,軍情十分緊急,必須於9月15日前盡數渡過黃河,進入山西,開赴晉北前線,這個現在山西前線的態勢你也是知道的。小弟也正好要去找老大哥幫幫小弟的忙,這次出征小弟所部攜帶的軍需物資甚多,要順利通過黃河,架設浮橋的事情就只好找大哥的麻煩。你來了,我就在這裏說了。”周大少團長直截了當說道。

“中!大哥馬上調工兵連在孟津給你架設黃河浮橋。今年天旱,二三百米寬的事情,問題不大。”羅光輝一口應允下來。

等羅旅長看到了這個小老弟的龐大的運輸車隊的時候,差點把自己的眼珠子都驚掉了:大爺的,問題不大,問題很大!?就那工兵連平常架設的小浮橋,走個人人啦,行個小車車啊,丁點問題沒有。要讓這周小老弟的大卡車、大騾馬車,沿着小浮橋開上黃河,保證全部開到底---直接開到黃河河底!這下子,大話說出口的羅大旅長遭整的焦頭爛額的,這個周小老弟的小忙還不好幫啊!大爺的,老子不信還拿這三百來米寬,只有數米深的黃河沒有辦法了。羅旅長氣上來了,喊了一個營來配合工兵連,連夜給老子在黃河上架設能過大卡車的結實浮橋出來!

當然周大少團長是從來不會叫人空幫忙的:晚飯、夜宵豐盛不說,每個架橋的弟兄一律十元犒賞!另外給自己的結拜旅長大哥幫助(羅光輝還是講義氣的,幫點“小”忙,哪裏就能要小老弟的錢財了?!周大少團長就換個說法友情贊助嘛)軍費五萬元。這相當於250旅兩個月的全旅的經費用度了。羅光輝就知道跟着這個小老弟大老闆的不得吃虧的,心中暗暗得意自己攀上了一個在大西南首屈一指的(聽上回到重慶一趟的參謀長介紹自己這個結拜小老弟周大少團長的工廠、企業都近百家了,各行各業都涵蓋有,連啥子海外的下一位都有個家電大工廠的!真是一個大大老闆啊。羅光輝把夏威夷聽成下一位,一直沒搞懂這是海外哪處地方,反正不是中國地就行了)大老闆,據說他這次的隊伍上的所有軍械軍備軍需全是他自己手下的兵工企業集團自產的。看看小老弟的北上縱隊的精良裝備,自己的德械化的250旅簡直有些寒酸了。

佈置完架設黃河浮橋的事情,周大少團長親自選了一些自己的新鮮玩意兒(不是新式裝備,這些落到250旅手上,是禍不是福)像各類肉、水果罐頭,仿照瑞士軍刀造的多用途刀具等等,倒也把羅旅長等250旅一行人高興得,忙不迭收下,走了。

處理完過河這個棘手的問題後。在大卡車上的北上縱隊指揮部,十餘個團營級幹部又討論了最新的敵我態勢。果如周大少團長的判斷,華北日軍乘晉綏軍第61軍棄守天鎮、陽高,於9月13日便越過了聚樂堡(而這地方正是閻老西大同會戰計劃中的預伏主戰場)攻陷了晉北重鎮大同。當時中央軍的劉茂恩的第15軍尚未趕到大同佈防。大同城內兵力薄弱,防守空虛,哪能擋得住數萬精銳的日軍機械化部隊的衝擊。

與此同時,板垣徵四郎的第五師團果然從察哈爾省南邊的蔚縣、洗馬店地區直撲在此駐防的73師。一個晉綏軍的幾千人的步兵師哪是第五機械化師團的對手,沒用多少時間,73師就被板垣徵四郎的第五師團主力擊潰。現在局勢明朗了:下一步,第五師團的兵鋒直指廣靈、靈丘、平型關。如果平型關一旦失陷的話,日軍越過平型關,將抄到雁門關後路,那晉北雁門關一線的尚未從大同會戰計劃中調整過來的晉綏軍主力將受到南北兩面的夾擊,處於極端被動的局面。

而在廣靈、靈丘、平型關這一路上,晉綏軍竟然只有潰退下來的73師部隊。面對板垣徵四郎的第五師團。馬上加強平型關一線的防禦已是燃眉之急。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在這高山峽谷地帶,閻老西及時調整部署,爭取到一個主動權還是可以的。

周大少團長指點着地圖,給衆人分析閻老西可能採取的調整部署:這個在平型關西面山下的大瑩的晉綏軍第六集團軍的高桂茲第17軍和孫楚的33軍的獨立第三旅章拯宇部,獨立第八旅孟憲吉部,可能已經奉命進入平型關一線的既設陣地,接應潰退的73師,阻擊西進之日軍。

唐東團長認爲:華北日軍主力仍在大同一線。平型關這一路山高峽谷,交通不便,是一條險路。正如總指揮所說是板垣徵四郎這個老鬼子出的一支奇兵。出其不意拿下平型關,威脅雁門關後路,做到了固然最好。如果我軍及時調整平型關防禦部署,那這股日軍最多騷擾一下我軍側翼,影響我軍下一步行動的安排。如果應對失誤,則還有麻煩。

周大少周團長讚許地看了一眼唐東團長,判斷分析的不錯。後來的事實證明,狡詐多端的板垣徵四郎老鬼子正是虛虛實實的,你閻老西儘管在兩關(雁門關,平型關)擺下重兵,部署啥子口袋陣。老鬼子板垣徵四郎卻最終虛晃了一槍暗度陳倉,從中央軍劉恩茂的15軍與晉綏軍的結合部---防禦空虛的雁門山與恆山的兩山交合處的茹越口,急行軍一晝夜,偷襲佔領了茹越口,並順利佔領繁峙縣城,形成了對雁門關主陣地的側後方的威脅。這是後話,現在不提。

“喲,閻老西把失守天鎮、陽高的第61軍軍長李服膺這個自己最寵信的大將,手下十三太保的大哥給軍法了啊!”湯立勇看着手上的情況簡報驚奇地說道。

“替罪羔羊罷了!”周大少團長不置與否,“李服膺是保定軍校畢業的。對了,跟李政委還是校友哈。大你好多屆,是師哥嘛。這個人還是有些本事的。當初也是閻老西一手從排長提拔起來的,與閻老西的關係可不一般。這次他的61軍首當其衝,卻在天鎮、陽高被日軍一觸即潰,亂不成軍,敗下陣來。全國輿論大譁,強烈要求整飭軍紀,剎住潰敗的局勢。這號稱堅固陣地的天鎮、陽高几日內即告失守,難道他閻老西作爲第二戰區的司令長官就他媽的莫求責任?最少也是識人不明啥。偏偏老滑頭不敢擔當,面對羣情洶涌的責難,卻找了這麼一個替罪羔羊---好一個整飭軍紀,以儆效尤,殺而立威的絕佳對象。恐怕李大軍長死了也不得服氣的:格老子的,那個撤退令明明是他閻老西個人自己下的嘛!”衆人也替李服膺報不值,死得真是冤啊!

“各位哥子弟兄們,今晚我的那個250旅的旅長大哥把黃河浮橋連夜架設好了,我們北上縱隊即刻出發。時間不能再耽擱了,察南的蔚縣、洗馬店的73師擋不住板垣徵四郎老鬼子的第五師團,這廣靈、靈丘更是抵擋不住的。失陷就是在這幾天的事情。屆時,板垣徵四郎面對閻老西有所加強的平型關一線的防禦,勢必有一場激戰。而那一帶盡是高山峽谷,正是容易打擊板垣徵四郎老鬼子的好地方。我們北上縱隊一定要在平型關附近會會這個鯉師團!日他小鬼子祖宗,害得老子吃黃河鯉魚的時間都莫求的了,老子就拿板垣徵四郎老鬼子的這個鯉師團(日軍第五師團的通稱)下嘴,爭取好好地吃條大鯉魚!”衆弟兄聞言大笑。

13日深夜,初秋的黃河岸邊,天黑濛濛一片,在洛陽北面的這個孟津古渡口卻是一片火把通明,泛着光的黃河水,像一條酣睡的巨龍悄無聲息地流淌着。黃河從黃土高原流過後,帶來大量的泥沙,由於進入平原地區,水流流速緩慢,於是泥沙沉積下來,日積月累,終成了一條高出兩岸平原數米的懸河。孟津這一段黃河河面,有三百來米,水深最深處卻只有幾米。黃河雖然號稱這個中國第二大河流,但支流少,河水年徑流量只有五百多億立方米,比起珠江的水量都要小好多。比起長江來,連條長江上的支流都比不上。後世由於黃河上游的特別是黃土高原的植被的破壞,黃河水年徑流量更少,通常一年裏下游能有一百多天的斷流。我們自豪的母親河黃河已經漸漸失卻着養育了中華民族幾千年的乳汁。

周大少團長忙完了事情,還是放心不下正在渡口架設浮橋的工地。於是只帶了幾個隨從警衛到了熱火朝天的架橋現場。洛陽250旅的弟兄們白天已經認識了眼前這個瘦弱的小後生,就是他們羅旅長的結拜小老弟。那個來幫忙的營長和工兵連連長都跑上來立正敬禮報告。周大少團長客氣地向他們及衆弟兄道辛苦了,“爲了抗戰軍機計,衆位弟兄們熬更守夜地架設浮橋,辛苦了哈!等一會兒,我喊人給弟兄們一人再發包巧克力,哦,就是一種外國人愛吃的糖果,吃了就有勁了。陳營長、張連長,架橋還算順利吧?”

“報告周旅長(周大少周團長名義上是川軍23集團軍21軍直屬獨立旅的少將旅長。西南王劉湘這回算是想通了:人家一個十八歲才滿的年輕人又出錢又出人還親身報國,還壓着周大少當少校團長幹嘛,於是少校團長直接升任少將旅長,半年連升三級,周大少周團長終於有顆將星了!那些曾經跟羅光輝瞎扯淡的話有幸成了箴言。以至於他在隨後的平型關、繁峙連番大捷後,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最高領袖一時拿這個十八歲的年輕少將的獎升問題大傷腦筋:按周大少團長堪稱輝煌的功績,就是連升兩級都丁點問題沒有,可這就成了上將了?!而且這個上將還只有十八歲?!就是那個辛亥革命中號稱革命軍中馬前卒的二十幾歲就英年早逝的鄒容大將軍,也是死後追授的中將啥,再說也比周大少團長大了六七歲嘛。娘希匹,18歲就成了上將,是有些駭人聽聞,又還是個大資本家的,算了算了,繼續當少將領中將銜。最後又成了劉湘當年對待周大少團長一樣子了。氣得周大少團長直罵娘!),幸有你的大卡車等機械幫忙,可通卡車的堅固黃河浮橋可與今晨架設完畢。周旅長,你就放心吧!”

(躍馬太行,平型關、繁峙單挑板垣徵四郎的鋼軍第五師團就要開始書友大大支持周大少團長啊!) 9月14日晨,經過洛陽駐軍250旅一營又一工兵連數百人的近二十個小時的努力,可通大卡車等重載交通工具的堅固黃河浮橋出現在了洛陽黃河孟津古渡口這一段的河面上。周大少團長十分高興,給這數百勞累辛苦了一整夜的弟兄們又每人犒賞了十元錢。這些250旅的弟兄們也很是高興,累了一夜,掙了相當於大半年的軍餉,值了。

天塹變通途,周大少團長的浩浩蕩蕩的北上縱隊隨即跨過黃河,終於進入了三晉大地。爲了抓緊時間,周大少團長前幾天派出的聯絡人員已提前找到了運城的那支周大少團長留人搞起來的將來對付運城日軍機場的隊伍。現在這支掛靠山西犧牲救國同盟會的名字叫做山川抗日義勇軍的民間武裝人數已經有三百來人了。當時周大少團長留下的兩個袍哥弟兄申、劉兩參謀分別當了山川抗日義勇軍的司令和參謀長。當申司令、劉參謀長率領山川抗日義勇軍弟兄們,見到了自己的少幺爸周大少團長的時候,三個人都不禁流下了熱淚。

軍情緊急,也顧不得多敘情感。申、劉兩人向周大少團長報告,已經按他的要求,這幾天在晉城等地組織了數百掛騾馬大車,可保證北上縱隊步行的兩千餘人全數以車代步,這樣整個北上縱隊就能夠以每小時20---30公里的速度行進了。這有力地保障了整個部隊的機動力,爲隨後的靈活的戰役機動和戰鬥部署提供了基本的條件。周大少團長爲此非常高興,對於申、劉兩個留在山西發展隊伍的袍哥弟兄表示了由衷的感激。

9月15日,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到達了山西省長治,就是那個很著名的腳盆:位於太行山、太嶽山的古上黨郡。長治是一個臺原地形,由西向東傾斜。此地物產豐富,特別是貢小米---沁州黃小米聞名天下。煤炭產量也很大(後世探測貯藏量高達千億噸級)。長治的軍事戰略地位也非常重要,歷來爲兵家必爭之地,其間發生的戰事數不勝數。

在長治,周大少團長的北上縱隊只停留了兩個鐘頭。周大少團長讓弟兄們都下車喝兩碗沁州黃小米熬製的紅棗小米粥,暖和暖和身體。因爲長治位於太行山、太嶽山的臺原上,海拔有兩千多米高,所以氣候涼爽,號稱“無扇之城”,年平均溫度只有二十幾度。這個時候時近9月中旬,臺原上的長治的天氣已然有些涼了。此時,能夠喝上一碗沁州黃小米熬製的紅棗小米粥。既暖身又養胃,非常安逸。

勤務兵萬朵花一邊喝着紅棗小米粥一邊嘀嘀咕咕的,周大少團長煩了瞪他一眼說道:

“說啥子?”

“團長,這紅棗小米粥嘛味道還可以,就是滿口鑽!莫得咱四川大米稀飯喝起安逸。”萬朵花牙齒生得稀,專吃好東西,被小米粥弄得塞牙齒。

“格老子的,山豬兒吃不來細湯,萬朵花,你曉不曉得這沁州黃小米以前可是隻供老佛爺吃的貢小米,你龜兒想吃還吃求不到,還嫌東嫌西的,快把嘴巴閉到起喝粥吧!”

萬朵花聽了團長的訓斥把頭一低喝起紅棗小米粥了,才喝了幾口,又想起了啥子事情,擡頭欲對周大少團長說。周大少團長氣樂了,“爪子?快說啥!還他媽吐一半留一半嘛?”

“團長,小雨娃子不是出發時留了三封錦囊妙計啊!說其中的1號紙封是進了山西才能打開的。這我們都到了長治了,我都差點搞忘記了。”聽萬朵花這麼一說,旁邊的衆人全圍攏過來,得看看哈:早就聽聞了小雨娃子“小仙童”的大名,能給“賽諸葛”的周大少團長乾爹出的第一個錦囊妙計是什麼?這強烈的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周大少團長一拍個人腦門:早忘求乾淨了!忙對萬朵花說:

“快拿出來,拿出來!把1號紙封打開看看,我的乖雨娃子到底給乾爹出了個啥子好主意嘛?”

萬朵花摸出貼身放好的三封錦囊妙計,找到1號紙封,遞給了周大少團長。

周大少團長迫不及待地打開了一號紙封,等看了上面的雖很幼稚但字體卻很工整的幾行字,樂了!直呼:“厲害,厲害,所謂童言無忌,卻也英雄所見略同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