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一展,彷彿環抱整個天地,洶湧澎湃的氣勁自體內噴薄而出。

「天意!地勢!潛龍勃發,當在此時!」

所謂「潛龍」乃是白玉京前世所在那方世界的毀世神器,初一現世,稍微展現威能便毀滅數座島嶼。

而這座石山處於并州三條水脈的中心,堪稱天生的潛龍,被白玉京稍作改造就已成型,但他先前卻始終下定不了決心。

只因一旦催動潛龍,三條水脈瞬間就會被引動,水龍翻身,地脈斷裂,并州這一州之地怕是會毀滅三分之一,數百萬人口乃至千萬人怕是會因此被埋葬。

這種殺孽實在太大,白玉京縱是殺人如麻,面對數百萬人的性命也有著猶豫,但到了這最後關頭,他也顧不得許多了。

原本蠱神的安排是以盤武天王為祭品,祭祀巫神,再讓他承載神力。

但盤武的強大卻超過了蠱神預料,反逼得蠱神逃之夭夭,這樣一來,白玉京只能以潛龍一擊毀滅數百萬人,以這數百萬人丁的心血念力祭獻巫神,再以承載神力的秘法牽動巫神神力降臨,或許這樣一來神力遠遠不夠精純,但其渾厚強大怕還要超過單純的祭獻盤武天王。

轟隆!轟隆隆!

頃刻間,風起雲湧,滔天戾氣升騰湧現,這整座石山彷彿有了靈性,發出銳利的嘶吼,表面浮現出一個個巨大的孔竅,宛如人之七竅,吞吐元氣,吸納天機。

三條水脈激烈的翻騰起來,好似三頭沉眠已久的水龍,要在這一刻復甦過來。

於此同時,并州一地,諸多被這三條水脈穿過的郡縣內,都在隱隱震動顫抖,一派天災降臨的不祥徵兆,飛禽走獸哀鳴不絕,啼哭連連。

就在這時,虛空中忽有一隻大手探出,猛地罩在了白玉京頭頂,便見到身體寸寸碎裂,化作一蓬血花撒開,猶未落地,所有鮮血都已被蒸發殆盡。

出手的正是王動的盤武化身。

原本死聖就只能在集滅督天,雷九霄,紅四人聯手下勉力支撐,等到王動加入戰場,他再難抵抗。

若王動僅僅只是力量強橫,死聖尚有逃跑的可能,但他卻是至道中人,精神境界不遜仙魔,哪怕以化身無法發揮全功,也徹底斷絕了死聖最後可能的生機。

滅殺死聖后,王動感受到了白玉京這邊的變化,果斷出手偷襲,一擊將其粉碎。

但白玉京身死的一瞬間,王動眼前重重幻影浮現,卻是已經通過至道之力的回溯,看到了白玉京的前世今生,緊接著,他又見到在重重幻象中,一道金光驀地激射而出,沖向了天空。

那似是一個八卦的形象,一下子飛騰而起,與虛空交融,了無痕迹,便是王動都失去了對它的掌握。

集、滅督天,雷九霄,紅,華靈萱,蕭驚禪,刑天衣等人也都瞧見了那飛出的「八卦」,臉色皆是一變,從那八卦形象中感受到了一股浩大,古樸的氣機,充滿了神秘玄奧。

只是「八卦」已經飛走,多想也是無濟於事,集、滅督天對視一眼,驀地身影一閃,抵達了王動身邊。

王動看了兩人一眼,吐氣如雷:「怎麼?這就要過河拆橋了?」

滅督天冷聲道:「盤武,你妄自尊大,自號天王,罪大惡極,本座代天行罰,自然要將你擒殺於此,以儆效尤!」 「過河拆橋?你想得太多了!」

集督天面無表情,淡淡道:「我等督天使代天刑法,你侵佔定州,目無朝廷,禍亂天下,論罪當誅。」

滅督天嘴角噙出一抹冷笑,一語不發。

在他眼中,王動已是瓮中之鱉,實在沒有和一個死人廢話的必要。

大周王庭,聖師左丘樂賢坐鎮中樞,主持天下,四大督天鎮壓四極,威懾宇內八方。

皇帝很大程度上其實只是個象徵。

論名分和實際權位,四大督天實則僅次於左丘樂賢,但左丘樂賢乃是仙魔級數強者,能令他重視的也唯有同級高手。

因此真正執掌蒼生,主宰億萬黎庶生死者還是四大督天。

這無盡的榮耀,滔天的權力,皆源自於朝廷天威律法。

是以四大督天維護朝廷威嚴法度,那就是維護自身的名望權勢,天然的對自恃力量強橫,就不將朝廷放在眼裡的武者充滿憎惡。

然而在場之中,華靈萱,蕭驚禪,刑天衣三人乃是聖地仙門弟子,雷九霄為三十三上宗之一,五雷劍宗之主,「紅」更是神秘隱者組織中人,一個個都背景強大,牽一髮而動全身,輕易動不得。

反倒是看起來最為強勢的盤武天王獨木難支,且對方霸佔定州,於朝廷而言形同叛逆,也給了督天使出手的借口。

當然,在場之人修為皆已晉入天人之境,見性明心,智慧通達,借口什麼的根本無所謂。

「把我當軟柿子捏?只憑你們兩個怕是不夠!」

盤武化身仰天大笑,旺盛至不可思議的血氣鋪天蓋地般涌動,方圓百丈之內氣溫急劇升高,彷彿要將這片區域焚化為岩漿。

他接近兩丈高的昂藏雄軀沐浴在炙熱的血氣中,周邊的空氣亦被侵染為血色,沒有被蒸發一空,反倒凝聚成一顆顆血紅色的珍珠,「啵啵啵」跌落地面。

呼啦!

血紅色珍珠一與地面岩石相接觸,瞬間炸裂開來,燃燒起洶洶烈焰,一條條火蛇繚繞而起,纏繞到了盤武化身軀殼上,將他稱得如同一尊火焰中誕生的妖魔。

華靈萱秀眉微蹙,隱約就從之中感受到一絲熟悉的氣息,「這是白玉京的武學?!」

雖然先前她與白玉京交手時,後者未曾顯露此種神通,但她仍是把握住了其間微妙的聯繫。

面對如此駭人場景,集、滅督天神情依舊冷漠,集督天平靜道:「憑我們兩個當然不夠,但若是四大督天齊聚呢?」

「他們距此不過五、六十里路,至多九息內就能趕到,你能在這麼短時間內解決我們嗎?」

「苦集滅道」四大督天,每一尊都堪稱十絕層次高手,四人聯手,足可與仙魔級數強者短暫抗衡,近乎無敵的存在。

「是嗎?我倒想試試看。」

盤武化身仰天狂嘯,吼動天幕,厚重的雲層寸寸崩裂,他猛一動身體,就彷彿一座急劇噴發中,還能隨意移動的火山,轟然朝著集、滅督天撞了過去。

血紅色的焰火倒卷向天,堅硬的岩石地面寸寸龜裂,強橫的氣魄凝成實質,一下子就將集、滅督天罩入其中。

集、滅督天冷哼一聲,也是同時爆發出了渾身真元,他們的氣機飛騰入九霄,潛伏下九地,與天機地場交融,融合為一。

雖是兩人出手,卻宛如陰陽交合,天地歸一,沒有半點隔閡的化為一體,與盤武化身大戰在了一起。

拳頭對撞若隕石天降,掌力襲擊似潮汐逆流,剎那之間,三人就不知道交手了幾百幾千擊,現場掀起狂風雷,將一顆顆數千斤乃至數萬斤的大石轟成粉碎,砂礫雨點般激射出去。

即便是雷九霄,紅,蕭驚禪,刑天衣,華靈萱等人都不得不運轉先天真元,化為護體真罡阻擋。

但他們卻沒有離去。

「盤武天王」已經證明了他的強橫無匹,那是連蠱神,死聖都能擊敗的絕頂高手,他究竟還有何種驚天動地的手段,但凡武者,誰願意錯過?

不過眾人卻也並不看好盤武天王,其人雖然強橫,但隻身一人匹敵苦集滅道四尊,最好的結果怕也只是潰敗逃生罷了。

苦集滅道,苦為果,集是因,滅是果,道為因!

集滅二督天聯手,當真是有逆轉乾坤,顛倒因果之大能,與盤武化身相互抗衡,竟是絲毫不落下風。

激斗之中,盤武化身足下無形氣勁嘯聚,燦然生輝,化作一頭鱗爪飛揚,騰雲駕霧的神龍。

金甲戰神虛影自虛空內浮現,與他身體相融,催升出無以倫比的戰神之力。

於此同時,蒼穹不滅體運轉,盤武化身軀體上的血焰熄滅,化作晶瑩的戰甲披在身上,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天驚地動。

以戰神圖錄結合蒼穹不滅體,盤武化身催動起了周流六虛,法用萬物的神通。

這門武功他不過是在擊殺白玉京時,以至道之能通曉了其前世今生,然後眨眼間融會貫通,此刻施展,卻是比起白玉京更為霸道,更加強勢。

白玉京乃是以己身溝通天勢地意,化生神通,而盤武化身卻是以人代天,我即是天,宛如一尊君臨天地的神靈,口含天憲,言出法隨。

天地山澤,風雷水火,為不為其所用。

蒼穹之上,絲絲縷縷的氣機降下,地脈之內,有無形力場上浮,石山震蕩搖晃,似欲隨時傾塌,漫天雲氣化作一掛天河傾瀉,有狂風與驚雷伴奏,吹響起這數十年來最強的戰音。

集、滅二督天只覺世間萬物,一切種種都將他們阻隔在外,天人感應之法也似枯竭的河流,他們已經成為了眾生之敵,兩道貫穿虛空的轟擊襲來,直將二人打得飛出百丈。

咻咻!!

天空上倏然多出了兩道身影,一左一右將集、滅督天轟飛的身影攔下,迅速降往大地。

雷九霄輕輕嘆著:「四大督天,苦集滅道,多少年沒有齊聚了!」

「紅」也是輕輕皺起了眉頭。

來者正是苦、道二督天,他們一將集、滅二人擋下,四人氣機立時交匯融合,彷彿成為了一個無比和諧的「圓」,奇快無比的修復著兩人身上的傷勢。

華靈萱緊盯著四大督天,身上浮現起濃烈的戰意,卻又頃刻間被她強壓了下去,嘆息道:「這場戰鬥已經結束了,盤武若是一開始選擇退走,單憑集滅二尊未必能將他纏住,但如今四大督天齊聚,已經沒有絲毫懸念了。」

刑天衣亦是點了點頭,「傳聞之中,四大督天聯手最強一擊,擁有著媲美三界毀滅炮的威能,即便是仙魔級數高手都會暫避鋒芒,不知能否有緣得見?」

「紅」搖了搖頭,目光晦明不定,「那一著名為『四劫境』,是苦劫、集劫、滅劫、道劫的集合,也是三界輪迴,歸一虛無的一擊,足以對仙魔級數高手造成威脅!但盤武雖強,怕也還無法讓四大督天動用這壓箱底的手段!」 轟隆!

苦集滅道,四大督天,齊聚降臨。

即便只是氣機的散發,就引得天機地場如同狂暴的潮汐,襲卷方圓十里之地,天地都似在不住顫動,要重歸混沌,再演地水火風。

石山悲鳴,不住抖顫,一顆顆大石自山頂滾下,帶起劇烈的聲響。

山頂的宮殿群,曾經輝煌的天涯海閣在先前數場大戰中本就坍塌過半,僥倖避開戰場範圍的建築也被散溢的氣勁震得破敗不堪,此刻終於是不堪重負,「嘩啦」傾倒!

「四大督天聯手,可與仙魔征戰,我曾經是不怎麼相信的。」

雷九霄嘆息,感受著那無以倫比的壓迫力,身形衝天飛起。

「紅」,華靈萱,刑天衣,蕭驚禪亦是脫離了石山,周身被氣場環繞,一步一步踏足虛空而去,退到了數里之外觀戰。

他們將石山這處戰場,完全讓給了苦集滅道以及盤武天王這五尊絕頂高手。

道督天赤金雙眸凝注盤武化身,宛如黃金鑄就的眸子似能洞悉世間一切奧秘。

雖然知曉要對付盤武天王,但對方這種身形近兩丈,體魄強盛得連血氣都形成實質的形態,無論是誰,第一眼瞧見,都無法不被吸引。

「就是他嗎?果然是個怪物啊! 豪門斗:幸福悄悄到 難怪以你們兩人之力都不是對手!」道督天語氣低沉。

「這還是我等四人第二次聯手吧,上次是對付紫微星主,屈指算來,春秋已渡五十六載。」

鬚髮斑白的苦督天輕嘆著,一根根髮絲卻如鋼針般立起。

集滅二督天周身傷勢快速修復,面色難看,滅督天陰沉道:「不要廢話了,我們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速戰速決,殺!」

「殺」字落下,四大督天一身氣機沒有任何保留,徹底引爆。

即使是四人對敵,他們也是沒有絲毫小覷之心,一出手就是最為兇猛的絕殺手段。

祭煉山河 嗡嗡嗡!!

虛空顫動,泛起金色漣漪。

有一座彌散著燦爛神光的神輪升起,四道金光自天地眾生之中而來,流星般墜下,倏忽間落在神輪之上,化為四枚充滿了神秘古樸韻味的字元。

那是一種帶著古老氣息,極具華麗繁複的文字,與世人認知之中的任何一種文字都大相徑庭。

但無論是王動的盤武化身,又或者數裡外觀戰的雷九霄等人,一瞬間都通曉了四枚字元的含義。

苦、集、滅、道!

所謂苦集滅道,便是三界輪迴,無量眾生,生老病死一切之苦果惡業。

在瞧見神輪以及那四枚字元的一剎那,雷九霄,紅等人心神都為之震動,有種想要皈依,臣服的感受,彷彿生死已不再受自己所掌控。

幾人心下駭然,慌忙鼓盪氣機,與天地交合,阻斷神輪侵染。

華靈萱臉色凝重:「這究竟是什麼武學,聞所未聞?」

蕭驚禪深吸了口氣,以不可思議的語氣道:「若能見神輪,則得斷生死!我或許了解四大督天修行的神功了。」

另外幾人都將驚疑的目光投向了他,「紅」目光閃爍,似乎已經從他第一句話里有了些許推測。

蕭驚禪沉聲道:「三百年前,我宗祖師橫空出世,一劍天下無敵,但事實上他曾經是有一個對手的。」

三百年前,地府組織一夕崩塌,閻羅天子的時代剛剛落下帷幕,但江湖卻緊接著又迎來了一次大爆發。

一代神龍天驕姬長空。

獨尊山河的大周太祖。

以及許許多多驚才絕艷的人物匯聚於同一個時代。

但最後這些人的光輝卻都被一人壓下,那就是唯一道主於青園。

即便大周太祖雄才偉略,問鼎至尊寶座。但於武道一途上,在他最為霸道的時候,曾經向各大聖地仙門揮拳,卻畢生未曾登上唯一峰,以他霸絕天下的五帝龍拳領教唯一道劍。

於青園或許是繼閻羅天子之後,這三百年來第一人。

這點就連同為聖地仙門傳人的刑天衣,華靈萱都不得不承認,豈料到在蕭驚禪口中,在那個時代,竟還有人能與唯一道主爭鋒。

蕭驚禪也沒賣關子,徑直道:「那人自稱六道聖人,在祖師遺留的筆記里提及他曾獨上唯一峰,與祖師一戰勝負未分,最後留下一句『要去做一件曠古絕今的大事件』,自此銷聲匿跡於江湖。」

「據祖師推測,這六道聖人很可能與地府組織的破滅有關,而他的武功即是六道神輪!」

六道神輪!

雷九霄等人同時心頭劇震,面上亦難保持平靜。

十三種近神武學之中,僅在天哭,天罪之下,排行第三的六大神輪。

跟著他們不約而同將目光再次聚集向四大督天,以蕭驚禪的說法,這四大督天所施展的就是這門驚天動地,堪稱武道極致的神功。

蕭驚禪輕嘆:「四大督天得到的應該不是完整的六道神輪傳承,真正的六道神輪,即令是六道聖人也未臻至大成啊。」

轟隆!轟隆隆!!

此刻石山之上,那一座神輪旋轉,四枚字元綻放出恆星一般的永恆光輝,化成一束束洞穿一切,無堅不摧的神芒,循環不息的朝著盤武化身激射而去。

饒是盤武化身兼具了戰神圖錄,蒼穹不滅體兩大神功,本體更是不可思議的怪物,竟也在數息之間被打得遍體鱗傷。

即便是身體修復速度,也遠遠跟不上受傷的速度,他的軀體,雙手雙腳甚至頭顱都破損崩裂,遭受到了巨大的創傷。

四大督天齊齊一聲厲吼,四枚字元飛入神輪中心,瞬間凝聚成一柱神芒,轟隆一聲,以超超越了聲音,超越了光線,超越了世間萬物的速度打在了盤武化身胸口。

他那如同巨魔天神般的雄偉身軀,剎那間出現了一個碩大的窟窿,血肉被光柱一絞,立即融化為虛無。

自王動獲取到這具盤武化身後,尚是首次遭到如此重創。

吼!

他一聲大吼,體魄收縮,血肉蠕動擠壓,就要再次將失去的身體組織重生。

「給他最後一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