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又要重蹈當年的覆轍嗎?”天女萬萬沒有想到蚩尤竟然會這樣承認了,她面色難看的開口問了林池一句。

“古前人類都被你們給殺光了,我怎麼重蹈我的覆轍,不過是殺一兩個來泄泄憤。如今的我已經找到深愛的人,我更願意好好的守着她,過着單純平凡的生活。”林寒保證,林池最後那句話絕對是用來氣這個天女的。

天女聽到了林池的話,簡直氣的快要跳腳了,不過她還是故作優雅,不在多說,轉身直接離開了原地。

【加更來了,其實雞蛋今天也坐了大半天的車子,骨頭都快要散架了,很累很累,可是看到你們的留言,不加更不忍心。還有那些不喜歡看這本書的親們,不要爲了噴而噴,不喜歡的,左角點一下,走好的您~】 “我不管,人是你招來的,你自己想辦法把她趕走。住進我們家是什麼道理。”見過厚顏無恥的人,但是沒有見過這麼厚顏無恥的。

明裏暗裏林池都拒絕了她要道歉的好意,可沒有想到她還是執着的門來找林池了。這還不算,居然直接帶着行李住進了林池家,還說有本事跟她打一場,打輸了她走。

林池無言以對,他的修爲對付一般的天人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對付像九天玄女這樣的天人頭目是絕對沒有任何優勢的。畢竟他的實力還沒有完全恢復,而這樣的王八氣林池表示自己受不了,所以在某女住進自家房子的那一夜給林寒打了一個電話。

林寒撐着惺忪的睡眼,打了一個哈欠,“住住唄,反正家裏那麼多的空房間。”自打他跟紀天宇搬到軒轅愛這裏住了之後,家裏不是多了很多的空房間嗎?

反正房間多的是,讓她住唄。

“媽的!她住這兒我怎麼跟霓兒親親我我!”林池老臉一紅,開口忍不住飈了一句髒話來發泄內心的憤怒。

“哥,你說髒話!”林寒雙目圓睜,這髒話說的,簡直他這個現代人還要勁爆。

“我不管!你最好想辦法過來把她弄走!否則的話,我把丹龍老祖供出來!你自己看着辦吧!”林池冷哼一聲,說完將電話給掛掉了。

林寒還想說什麼,卻已經晚了。

“紀天宇!”無奈之下,林寒只想到了一個辦法。離開房間去了一趟紀天宇的房間門口,輕輕叩了幾下房門,開口叫紀天宇出來。

紀天宇姍姍來遲,纔打開門,林寒卻發現它的表情有些怪。

不止表情有些怪,連整個人的行爲舉止也怪的厲害。

“你怎麼回事?”林寒皺眉,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黑眼圈這麼重,臉色這麼蒼白,這是沒睡好嗎?可是這兩天他都不是一大早睡着了嗎?

“貪貪呢?”林寒這才發現,貪貪沒有跟在他的身邊。

“貪貪?什麼貪貪。”紀天宇嘿嘿一笑,笑容有些滲人。雙眼空洞沒有一絲意識,這讓林寒感覺到了狐疑。直接將神農從自己的身體裏拎了出來,放到了紀天宇的面前。

“這是怎麼了?”他將問題拋給了神農。

“嗯……被鬼纏了。”神農思考片刻,得到了這麼一個答案。

“鬼?哪隻鬼不要命了!居然敢纏他!”難道不知道紀天宇是自己罩着的人嗎?

“你先化解他現在的處境再說。”現在壓根不是關心他被誰纏的問題,而是先化解他現在的狀態才行。

“成。”林寒點頭,擡起手指在他的眉心輕輕的一點,一團墨黑色的煙霧從他的腦袋散去,他整個人都顯得精神清明起來。只是臉色看起來還是有些差。

“哥!救貪貪!快救救貪貪!”紀天宇恢復清醒的意識之後,開口的第一句話是讓林寒救貪貪。

“冷靜點,慢慢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寒面色沉着的開口說道。

“沒死!那酒吞童子!沒死!”紀天宇面露驚恐的神色,爆出的消息讓林寒和神農都大爲吃驚。

“難道,是由鬼怪主導人的意識將它本體給召喚出來,並非是人起了貪念將它召喚出來。”神農低頭分析了一下,得到的結果讓人不寒而慄,“完了!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怕是那酒吞童子的修爲正在迅速的恢復!咱們要快!”神農的面色變得非常難看,開口提醒了林寒一句。

“好!”林寒點頭,既然沒死的話,他徹底將它送回它的老家小日本去。在他們的大華的地盤撒野是個什麼鬼!

“你在哪兒遇到它的,快帶我過去。”林寒開口催促了一下紀天宇。

“等等,林寒你一個人對付不了它的,你最好找謝必安幫你。”一次也是謝必安幫他的,這次應該也找一個像謝必安那樣的高手過來幫忙。

“來不及了!紀天宇說貪貪快要被吞了。”雖然紀天宇沒有說話,但是紀天宇心裏在想什麼林寒一清二楚。等到他找來謝必安,貪貪怕是支持不住了。

林寒不在多說,帶着紀天宇去尋找酒吞童子的蹤跡。

紀天宇一直將林寒帶到了一棟異常陳舊的古建築面前,這房子看起來年代久遠,而且還有些年久失修。整個房子看起來殘破陰森,的確適合鬼怪居住,林寒讓紀天宇在外面等着,自己則單刀直入,進入了這座建築。

纔剛剛踏入這個地方,忽然迎面一陣陰風襲來,隨即林寒往旁邊猛地移動了一下。

一團黑霧出現,在林寒的面前慢慢的凝聚成了一個人體。

“鬼怪之間的事情,你們卻找天人來幫忙。是不是你們這些支那豬,都這麼沒用。”之前還神乎其技的在自己面前裝聽不懂國話,現在卻一口一個羞辱他們國家的語音都出來了。

林寒眉頭一鎖,殺氣迸出。

“有沒有用怕是試過才知道!”林寒擡手朝着對方猛攻擊了過去,沒曾想他的攻擊被對方直接擋下了。

林寒知道對方的修爲遠在自己之,不過他不容許別人如此羞辱自己,羞辱自己的國家。從身體裏取出了那柄刺骨槍,刺骨槍頭的閃電標記讓林寒愣了愣,沒想到那幻境之主竟然將詭電靈貓的貓尾融合到了刺骨槍。這還是自那次之後自己第一次使用改裝過的刺骨槍,不知道這刺骨槍有什麼優點。

將刺骨槍的槍頭對準了對方,一道迅疾如風的閃電從槍頭射出,筆直的衝向了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沒有想到林寒的刺骨槍竟然還能射出閃電,眼底掠過一抹吃驚。

“這是何鬼器!竟然如此厲害!”鬼怪本身懼怕具備光芒的東西,他的眼底出現了一絲畏懼。

“將貪貪放了!否則,我用這槍將你打成篩子你信不信?”林寒見對方有些懼怕刺骨槍,不免有些瞎貓碰死耗子的感覺,開口威脅了對方一句,再次將槍頭對準了酒吞童子。 林寒咬緊牙關,看着逼近自己的人,身子陡然一震,強行運用自己的靈力衝破了對方設在自己的身的威壓。一大口的金黃色的血液從嘴裏噴了出來。

“天人……那麼弱的天人。”酒吞童子看到林寒吐出來的鮮血顏色,眼底閃過了一抹精光,嘴角勾起了一記貪婪的笑容,一隻驚天鬼爪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筆直的抓向了林寒。

林寒告訴自己突破突破,但是這鬼爪的威壓實在太過強悍了,鎮壓的林寒完全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隻鬼爪抓向了自己。

在鬼爪將自己的身體捏住的一瞬間,忽然,一道火光從他的身體裏爆開,瞬間將那隻鬼爪燃成了灰燼。

“嗯?”酒吞童子吃痛的將自己的手給抽了回去,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被燒的血肉模糊的手掌,有些驚愕的對林寒的身體。

哪兒來的火焰?而這個火焰,恰好是最剋制鬼怪的至純至陽的鳳凰之火!

難道眼前這人,不僅僅只是天族的人,還是……

看到對方吃了癟,林寒便了然於胸是古妖凰的體質再一次救了自己。

林寒趁勝追擊,兩個極大的火球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他衝對方輕輕的挑了挑眉,然後,使用火球衝着對方砸了過去。

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一下子躲開了林寒的火球攻擊。

“嗯,不夠啊!”只是兩個火球太容易躲掉了。林寒運用靈力,霎時間從身體裏逼出了近百個火球,對準了酒吞童子所在的位置,而後,百顆火球齊發,飛向了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下意識的要逃走,可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四周早已被林寒佈下了陣法,完全逃不出去。那樣眼睜睜的看着那些火球一個接着一個砸在了自己的身。

瞬間,哀嚎聲響起,一個全身着火的人影開始在林寒所佈下的結界內痛苦的掙扎哀嚎着。

“永遠不要低估你的對手,我雖然修爲不如你,但是辦法你多。而且,你們這些外國鬼,永遠不知道我們大華的陣法的厲害。”如此強悍的困鬼陣自然是神農教給自己的,這些外國鬼雖然厲害,但是不懂使用鬼陣,所以再厲害也不是自己的對手。

“用陰招取勝算什麼好漢!有本事跟我正面剛啊!”酒吞童子不甘的嘶吼,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至火球將他的身體吞沒。

“不好!他要逃走!”神農驚呼一聲,看到一個小小的光球正打算衝破結界離開。

林寒自然不會再讓他逃掉了,衝前去,伸手一抓,輕而易舉的將那團光球擒住。

“放開我!”酒吞童子苦苦的林寒的掌心掙扎,林寒卻全然當自己沒有聽見。

動手將神農鼎從自己的身體裏取出,強制性的將這顆發着亮光的光球丟入了神農鼎。

“這是什麼東西!”竟然被丟入了另一個空間裏,這讓酒吞童子有些慌了。

“放心,讓你永遠也害不了人了。”被丟進神農鼎煉成鬼丹吞下的話,算他再厲害,也只能在這世界消失。

林寒說完,運行鳳凰之火,將鳳凰之火過度到了神農鼎。

驚天地的鬼泣聲劃破夜空,顯得格外的淒涼可怖。

“神農,他說貪貪被他吞了做養料了,有沒有辦法將貪貪救出來?”林寒動手開始淬鍊鬼丹的時候,忽然想到了貪貪的事情。

“鬼被吃了跟進了這神農鼎是一樣的,已是灰飛煙滅了……”神農長嘆一口氣,已經徹底消失了的鬼,哪兒將它重新找回來。

聽到神農的話,林寒的眼底狠狠的一酸,豆大的兩滴眼淚從眼眶滾落下來。

【“我堂堂鬼靈去保護一個凡人……”初見時,貪貪對林寒還充滿了不屑,因爲不甘自己如此身份竟然去保護一個凡人。

熟知之後,林寒才發現,貪貪是一隻純正的吃貨,只要有吃的無的滿足。雖然有時候會做出賣主求榮的事情,但是緊要光頭,它還是會選擇保護在自己的身邊。】

幾天前還見到過的鬼怪,怎麼好端端的,沒了呢……

“林寒,別難過……鬼怪有鬼怪的命運,鬼吃鬼,是鬼界優勝劣汰的定律。”神農見林寒如此,有些傷感,其實它跟貪貪的感情也很好,得知貪貪被吞的消息,他的心裏也無的難受。

“難道沒有任何辦法救它了嗎?”林寒因爲過度壓抑,嗓音變得有些沙啞了。

“有,不過前提是你的修爲到達仙尊修爲。”神農點點頭,想要救鬼,那必須成爲仙仙,人人才行。

“仙尊?這是什麼修爲?”林寒一臉困惑。

“冥界的鬼,最高的修爲是鬼神。了鬼神便不能再升了。但是你不一樣,你是天人體質。不僅能夠修煉鬼術,也可修煉天人的法術。天人的修爲分爲這樣幾個等級,最差的是下仙,其次是仙,而後是下神,神。接着便是仙尊,神尊和天尊。現在不僅是冥界人才凋零,其實天界也是人才凋零。當年爬了仙尊之位的只有丹龍老祖,除此之外,最高的不過才神修爲。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天人能夠突破神階品,達到仙尊階品。”神農作爲冥界的聖器的器靈,之所以會對天界的事情那麼清楚,是因爲千百萬前,他還是天族的聖器。只是作爲跟冥界交好的工具,被送給了冥界。自此才成了冥界聖器。

所以他對天族的事情也是瞭如指掌的。 而林寒現在連下仙的水準都稱不。

聽到神農的話,林寒的面色變得無凝重,低頭將淬鍊好的鬼丹從神農鼎取出。這顆鬼丹通體呈現了一股血紅色的色澤,蘊含着無豐富的靈力同時,還摻雜着一絲絲的血腥之氣,這股血腥之氣讓林寒有些反胃,不過一想到自己要快速提升修爲救貪貪,林寒顧不得多想了。直接將鬼丹丟入了口。

鬼丹的功效瞬間化爲了蘊含着無強悍的靈力,從林寒的身體裏擴散開來。

因爲這股力量太過強勁,林寒的喉嚨一甜,吐出了一大口的金紅色的鮮血來。

“你這血的顏色怎麼變雜了?”神農低頭看了一下林寒流出來的血液,怎麼顏色變得這麼怪怪的。

“我也不……”林寒話音還未落下,忽然整個人開始變得痛苦猙獰起來,一條條可怖的鮮紅色血筋爬了林寒的身體,甚至連臉頰都有了,一雙原本澄明的暗紅色雙眼忽然泛起了鮮紅的色澤,乍一看,林寒好似變成了一隻嗜血的怪物一般。

“怎麼回事!”神農大吃一驚,不明白林寒這是怎麼了。

花心二少之美女休想逃 林寒沒有做聲,而是強行擡起自己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一張臉瞬間漲得通紅,一副快要窒息的樣子,也看的神農心都快要提起來了。

“林寒!”神農開口呼喚林寒,可林寒好似自己聽不到一般,直接從這個古建築裏衝了出去。

在林寒離開之時,神農才發現此時正是圓月之際,天的月亮也呈現了不同尋常的血月色澤。

林寒的身形消失的很快,快到連守在古建築外的紀天宇都沒有反應過來。好不容易反應過來了,才發現神農拖着小小的身子正從古建築裏追了出來。

“神農大師,這是怎麼了!”因爲知道對方是煉丹的大師,紀天宇從來都是叫神農大師的。

“快帶我去找林寒!”神農連忙跳到了紀天宇的身,從自己的身過度了一絲靈力給紀天宇。紀天宇的身子宛如離弦的箭一般,嗖的一下跟着林寒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耳邊是風聲呼嘯而過的聲響,紀天宇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的快速前行,甚至超過了正常車子的行駛速度。

他連忙開口問了神農一句,神農卻一臉凝重的待在紀天宇的頭頂,靠着拉住他的頭髮的來操控他身體前行的方向。

“停!在這兒!”神農忽然喊了一聲停,紀天宇猛地剎住了腳步。感覺自己的鞋底都要跑破了。

一絲淡淡的血腥味瀰漫在兩人的鼻尖,兩人的情緒一下子變得警覺起來,小心翼翼的走入了巷子裏。

剛剛踏入巷子,聽到了一陣貪婪的吃食之聲。這聲音在黑夜顯得尤爲滲人。

接着淡淡的月色,紀天宇和神農肉眼可見的一對腥紅的珠子正在暗巷閃爍着詭異的紅色光芒。

越是靠近裏頭,血腥味越重,等到兩個人徹底的穿透黑夜的黑暗,將實現放到那對紅色珠子的身時,才發現是一個人,而他背對着他們。正捧着一隻活雞在貪婪的啃食着。

因爲紀天宇是陰陽眼,而神農本身是冥界的器靈,所以他們兩個人適應了暗巷的黑暗後,也清楚的看到了對方的模樣。

對方,竟然是失控跑出來的林寒!

而他此時的模樣,看起來像極了一個喋血的惡魔。

一雙眼珠子彷彿失去了意識一般,滿是防備的盯着紀天宇和神農。

“不好!他應該是被酒吞童子內丹的魔性給感染了,加之今天是血月日,所以他的病症發作的越發很是厲害。”神農面色凝重的開口,大呼不好。

“那怎麼辦!”紀天宇雙腿有些發抖,根本不敢靠近此時的林寒。

他們也完全不知道這麼短的時間,林寒哪兒弄了一隻雞用來吸血。

“只能先將他打暈送到冥王那裏問問該怎麼辦了,或者送到林池那裏也行。冥王在冥界你也進不去,所以只能去林池那裏了。”神農開口說了一個辦法。

話音剛落,看見紀天宇已經抄起了丟在地的一根木椅子腳凳朝着林寒走了過去。

砰的一聲脆響過後,林寒的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隨即,轉過頭,毫髮無損一臉陰鷙的盯着紀天宇。那眼神好似隨時要將紀天宇給吞了一般!

“臥槽!老大,你瘋了嗎!”這種凡人的物件能打暈林寒纔怪!神農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也是看的紀天宇有些心虛。

眼瞅着林寒要朝着紀天宇撲過去,神農口唸念有詞,一道黑色的煙霧從他的指尖飄出,筆直的沒入了林寒的眉心所在的位置。

觸井傷情 林寒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身體定格住在了那個要撲向紀天宇的動作。雙眼不甘的一閉,當着他們的面前暈了過去。

“你用那東西根本打不暈他,他又不是跟你們一樣只是凡人,趕緊的,揹着他去林池那裏。”反正也是要去林池那裏的,讓林池想想辦法吧。

“嗯。”紀天宇點點頭,連忙前打算將林寒背起來。

可是沒有想到,林寒的體重竟然重到完全讓自己撼動不了他半分。

“咳咳!差點忘了修行之人的體重跟你們凡人不一樣。現在去背背看。” 重生之魅眼妖嬈 神農過渡了一絲靈力到紀天宇的身,紀天宇瞬間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走前,將林寒給拉了起來,背到了自己的背。 “你們從哪兒過來怎麼成這樣了!”好不容易將林寒扛回到了林池家,林池打開門眉頭深鎖的問了一句。 當看到林寒身佈滿了血紅色的筋脈時眼底閃過一抹驚愕,趕緊讓紀天宇將人給放了下來。

神農面色凝重的湊到了林池耳邊低語了一句,林池更是大吃一驚。

“這小子的臭毛病怎麼改不掉!急於求成是會出大事的!”林池心急如焚,纔打算用靈力去化解林寒此時的情況。沒曾想林寒的雙眼猛地睜開了,一雙血紅的眸子閃爍着晦澀的神色,掃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林池。

“終究還是讓我醒過來了。”一道粗啞的嗓音從林寒的喉嚨裏傳了出來,林池和神農同時臉色忒變。

“完了!”神農的腦海裏只閃過了這麼兩個字眼。

他們對外國的鬼怪太一無所知了一些,林寒急於將對方煉化的而成鬼丹給吞了,卻沒有想過自己的修爲在他之下。他強行使用靈力封住了自己的意識,待林寒將鬼丹吞下一顆,瞬間的佔領了林寒的身體。此時此刻,這具身體的主人的意識怕是被酒吞童子給奪走了。

總裁的小蘿莉:貼身嬌妻 “小小妖孽也敢在我面前逞能,信不信我削死你。”林池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說完,大掌一揮,修長的手指已經扣住了對方的脖子,眼底閃過一抹殺意,開口說道。

“你殺了我,他也會死……有種你便殺了!”對方絲毫無所畏懼,邪笑一聲,笑聲聽起來很是尖銳難聽。絲毫沒有了林寒往日裏低沉磁性的嗓音。

林池面露難意,這國外的鬼怪怎麼如此難纏。

“發生什麼事情了?”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來,緊接着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嗯,鬼魔?”九天玄女將目光落在了被林池掐着脖子的林寒身,走到他的身邊。眼底掠過一絲精光,她擡頭對了林池的視線。

“你看我做什麼!”被她看的渾身不自在,林池硬着聲音開口問道。

“他是你什麼人?若是我能救他,你能否答應我一個條件。”九天玄女以此作爲要挾,開口問了林池一句。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除了那個被林池稱爲未婚妻的人讓林池如此在乎過,還沒有見過他對哪個人如此在乎過。九天玄女以爲這可能是自己的一個好機會。

“你怎麼也不問問他是做什麼想要我求你救他?”林池聽到她的話,不怒反笑,開口笑了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