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我現在不是嗎?她傻乎乎的讓別人利用,她認為自己已經夠好了,可是她心裡一直為了以前的事情耿耿於懷,不管怎麼樣,她都有自己第一反應的事情。

優莎娜在這一刻才知道,自己好像沒有想象中那麼冷靜,她看了一下司亦琛和離玥,這個人比自己好了。

如果不是自己,司亦琛也不用和被人比武,原來這些都是自己闖的禍。

墨昊靳碰了一下她,墨昊靳也看得出來優莎娜很關心她,什麼事情都希望可以為她出頭。

洛夢櫻何嘗不知道,可是這個時候,優莎娜留在自己身邊,那麼就可不可以為了自己而這樣不冷靜。

優莎娜傷心了一會兒,幽幽沒有讓自己離開,那她一定讓自己更加合格。

離玥是很熟悉她的,也知道她這個時候的傷心,可是優莎娜真的不像那個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更像一個初出茅廬的丫頭片子。

優莎娜也平靜下來了說:「幽幽出事了,那些人如果是有備而來,就不可能坐以待斃,那個小子怎麼可能可以把人帶回來呢?一開始就不應該被人給他們。」

洛夢櫻聽到了她的話,笑著說:「你冷靜下來了,想問題還真的是一針見血呢?」

「幽幽你已經知道了嗎?」優莎娜不敢相信的問。

這個時候邦回來了,一臉失落的表情,也沒有看到他帶回什麼人。

「對不起,那些人已經不見了。」他已經不好意思說了,他認為沒有人可以從這裡把人救走。

「你不用感覺對不起,你們看不住人,我早就猜到了。」洛夢櫻一點都不緊張的說。


「你知道了,那為什麼不告訴我。」

「幽幽你是不是已經有了計劃。」優莎娜想洛夢櫻不可能做沒有計劃的事情。

「嗯,那你認為我做了什麼呢?」洛夢櫻已經早就想到了,可是她還想看看冷靜下來的優莎娜,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你早就知道了,怎麼可能。」這個時候邦就忍不住問了,知道了為什麼還讓我把人帶過來。


「他們可以在這裡來去自如,還能讓那麼多人圍攻我們,只能說明他們不止這些人,他們一定還有幫手,應該說他們身後還有人,他們不過只是一顆棋子而已。」優莎娜翻白眼的說。

「娜娜姐姐說得沒錯,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呢?他們已經跑了。」洛夢櫻點了點頭說,就繼續喝著手上的飲料。

墨昊靳看著她滿臉自信的樣子,她做了什麼呢?為什麼不擔心那些人可以跑掉。

墨昊靳也沒有看出來,他一直都看著洛夢櫻也沒有看到她做了什麼事情。

墨昊靳當然沒有看到了?,因為那個時候,洛夢櫻的動作並不在他的視線範圍裡面。

優莎娜先看司亦琛和離玥,他們兩個人也不知道,只能說洛夢櫻沒有讓他們兩個人其中一個人去動手,邦那個白痴更加不可能的,只能是幽幽自己了,可是在什麼時候行動的呢?

「他們跑了,我們也應該出發去追捕了,如果被他們跑了,可是讓人看不起我們哦!」洛夢櫻喝完了飲料才準備動身。

幽幽你是不是早就想要行動了,因為這杯飲料是他給你準備的,所以才把它喝完。

優莎娜想到了那個時候,洛夢櫻做了一個動作,沒錯一定是那個時候,他們一出現洛夢櫻就這樣把局布置好了嗎?

幽幽你太厲害了,這樣的人才是我們一直追隨的人。 傾天大雨下,要是在家中欣賞雨景那是極好的,但是外出就十分不爽了。

那大雨可以擊殺五十級以下的居民,就連五十級以上的也是會受傷,這雨水可以說是百年難見,實在是詭異之極。

就在大雨之中,臨城城西的傳送法陣上,光芒一閃,出現幾個身影,然後就被大雨掩埋,再也看不到身影,就連附近巡邏的士卒也是沒有發現,實在是雨太大了,除非是撞上去,不然根本發現不了。

幾個身影,看着遠處的巡邏士卒,搖了搖頭,直接從巡邏的縫隙中穿過,然後直奔臨城的城主府。

他們竟然一點影響也是沒有,彷彿大雨對他們不起作用,而且速度極快,尋常居民需要一個時辰的速度,他們只用了一盞茶的時間,這還是在雨中,可見他們的速度有多塊。

“刷。刷。刷。”因爲速度太快,把落下的雨水都是帶走了一片,讓高樓上巡邏的士卒發現了這一景象。

但是等到他們仔細觀看的時候,發現什麼也沒有,在想遠處看去,發現那裏好像有點變化,但是距離有些遠,在加上大雨的影響,看的不是很清晰。

其中一個年輕士卒,拿起了戰鼓,正要敲響示警,只要敲響這戰鼓,附近的所有傳令官都會有所感應,然後派出強者前去探查,

“小魚子,不要敲了,這大雨天,可是沒有人來這裏找事,咱們也是不要多此一舉,萬一那些大人物找咱們的麻煩,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他身邊的老兵提醒了一下。

讓那年輕士卒猶豫了一下,但是想到軍中紀律,咬了咬牙,直接敲響了戰鼓。

“咚。咚。咚。”連續敲打三下,直接告訴了其他人,這裏有了變故。

看着年輕士卒的動作,老兵搖了搖頭,不過他也是沒有說什麼,就算什麼也沒發現,頂多一陣責罰,其他的也是沒有什麼。

拿起法旗,直接在上面書寫,把剛纔年輕士卒發現的情況彙報了上去,然後等待上面派人來查探,是功是過就看運氣了。

一時間,所有有法旗戰鼓的隊伍,都是慌了神,然後一層層上報,直接遞到了黃忠的手中。

如今在大軍中,只有黃忠是強者,其他人在雨中都是瞎子,聾子,除非是撞上,不然什麼都是發現不了。


“哦,有趣,希望不是幾隻小老鼠。”黃忠看着手中的戰報,嘿嘿一笑。

抽出包裹裏的大刀,然後直接衝了出去,強大的氣勢外放,把他五百米內的雨水都是崩飛,然後直奔情報的地點而去。

“嗖。”如同利箭一般,黃忠衝了過去,一邊衝,一邊觀察附近的景物。

忽然,他發現了不對勁,在不遠處一個快速進行的物體正向他飛來,而且給他一種壓力的感覺,尤其是越來越近,這壓力愈大,到了最後變成了危險。

“該死的,是誰?竟然這麼詭異。”黃忠感覺着自己的感受,停了下來,手中的兵器收回,變成長弓,等待敵人的到來。

“吼。”就在黃忠準備好的時候,一聲巨吼響起。

讓黃忠的耳朵作響,眼前一片金星,竟然直接真暈了,實在是丟臉至極。

搖了搖頭,黃忠急忙收起心神,等到着敵人的到來,他知道這次的敵人,實力極強,他可能不是對手。

“哈哈,漢升老哥是來等我的!”就在射出一隻箭矢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黃忠聽着聲音,暗道壞了,只見他射出的箭矢,直接變成了七彩之色,這是全力出手的表現。

而那說話之人,則是沒有準備,看着越來越近的箭矢,直接懵了,等到他反應過來已經晚了,到最後,直接被一箭射中,然後倒在地上。

“奉先,奉先你怎麼了。”就在那人倒在地上的時候,他身後幾個聲音傳出,嚇了黃忠一條,急忙跑了過去。

等到了地方,發現呂布的肩膀插着一隻箭矢,直接透肩而過,鮮紅的血液正在緩緩流淌,告訴衆人,呂布受了傷,要不是呂布躲得及時,這一箭可是正中喉嚨,幸虧呂布的身體反應過來,先一步躲閃,等到中箭之後,呂布纔是發覺自己中箭。

“漢升老哥,不要一見面就射我,好疼的。”呂布說着話,強忍着疼痛,把肩膀上的箭矢拔了下來。

只見他原本紅潤的臉色,直接煞白一片,就連身體也是哆哆嗦嗦,看來這一箭很不好受。

“趕緊的,帶奉先去城主府,那裏有醫師,還有火盆,快。”看着呂布的樣子,黃忠直接吼道。

帶着衆人,直接來到了李易的所在,並且在李易的目光下,把呂布擡了進來。

“放我下來,不過小傷而已,不必多此一舉。”被衆人擡着的呂布大聲的叫喊着。

但是他那裏是衆人的對手,尤其衆人中間有黃忠在,他的力氣只比呂布小一點,但是如今呂布受傷,兩人的力氣也就是差不多,怎麼掙扎也是無法脫困。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衆人把他擡了過去,在看看正在看着他的李易,老臉通紅,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等到衆人忙活完,呂布的傷口也是抹上藥酒,然後包紮起來,以呂布的體質,明天早上也就是痊癒了,甚至一點疤痕也是沒有。

“咳咳,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李易這才問道。

“主公,是這樣的,奉先將軍想要給那些士卒一點教訓,看看他們雨中的巡邏是否到位,就帶着我們沒有通報就闖了進來,後來一路上暢通無阻,就到了漢升將軍那裏,再後來您都看到了。”張遼說明了事情的原委。

等到張遼說完,黃忠老臉變得慘白,是他指揮不當,下面的士卒如此無用,竟然被呂布等人摸到附近纔是發現,真是太大意了。

“主公,屬下有罪,請主公責罰。”黃忠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跪倒在地,請李易責罰他。

看着跪倒的黃忠,呂布等人臉色很是難堪,他們本以爲可以悄無聲息的找到黃忠,然後悄悄的告訴他,雖知道被李易發現,這一下子玩笑變成了失察,還讓黃忠受到牽連,真是千不該萬不該。

“主公,我等也是有罪,應該事先通報,我們也是有着責任。”張遼等人也是跪下,祈求一同受罰。

看着跪倒一片的戰將,李易搖了搖頭。

“好了,都起來吧,這不怪你們,我也有責任,看來是最近事情太過順利,有些得意忘形,不過今天的事情給我提了一個醒,以後什麼時候都要保持警惕,該有的該做的,一樣不能少,好了,漢升罰扣三個月餉銀,就這樣吧。”李易雙手一拍,就確定了黃忠的責罰。

直接罰扣三個月的餉銀,這對黃忠來說是最輕的懲罰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有些偏愛黃忠,要是其他的諸侯那裏,犯了如此重罪,可是要殺頭的。

其他諸侯可是不像李易那樣,又着不死之身,他們死了,除非有超級寶物,不然死了就是死了,他們的勢力也是煙消雲散,所以他們近身保護的手段,都是十分之多,最少五層防線,一層套一層,讓敵人不能悄然潛入。

“多謝主公。”黃忠聽此,懸着的心放下了,他真怕李易狠狠的責罰他。

尤其是剝奪他統軍大將的職務,這還是第一次率領這麼多的士卒,第一次體會到戰將的全力施爲,那指揮的樂趣,讓他深深沉迷。可是不想剛剛當上就被撤下,不然他做夢都是哭的。

“好了,子龍你也是出來吧,見見他們,讓這些笨蛋看看你的本領。”搖了搖頭,李易淡淡的說道。

然後在大家詫異的眼神下,趙雲的身影出現,直接把衆人嚇傻。

“你,你,我記得你比我們還要晚,至少比我晚了半盞茶的時間,怎麼比我們先到。。。”呂布用右手指着趙雲,吃驚的問道。

“呵呵,這是祕密。”趙雲好笑的看着衆人。

就在呂布和黃忠撞見的時候,趙雲就找到了李易,並且把他攻下城池的信息都是說了一遍,等到他說完,黃忠纔是帶着呂布等人進來,然後李易就讓趙雲藏起來,等到他說話纔是讓趙雲出來。

聽着趙雲的講述,呂布等人那是哭笑不得,黃忠也是欲哭無淚,沒想到他的防線兩次受挫,一次是呂布越過傳送陣附近三道哨卡,甚至快到城主府纔是被細心的士卒發現,然後被黃忠撞破。

第二次更是丟人,人家趙雲都到了城主府,沒有一個士卒發現,更是接近了李易,讓黃忠更是憂心忡忡,認爲自己的能力不夠,不足以指揮大軍。

“主公,我失察,請求取消我統軍大將的職務。”黃忠再次跪下,這一次他是死心了。

“好了,漢升起來吧,我和其他諸侯不一樣,只要你們專心爲了做事,些許小事不算什麼,不過這一次的事情跟我,還有你們敲響警鐘,下次,下次可是不能有這樣的事情,記住,不能有下次,要是有下次,直接撤銷你的職務。”李易嚴肅的說道。

說的黃忠熱血沸騰,這是李易第二次饒過他的罪責了。

“對了,那預警的士卒,官升兩級,重點培養。其他的好好訓斥。”李易再次說道。 洛夢櫻已經知道了他們現在在哪裡,不過時間還不到時候,她還有等一下。

「從現在開始你們都一樣,不敢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強出頭,做好安安靜靜的站著就好了,或者回去吧!」洛夢櫻到他們都停下來,這個時候還是忍不住讓他們離開。

「幽幽,你要幹什麼。」墨昊靳是不可能回去的,回去可以,但是要帶她一起回去。

「我們一定不隨意插手你的事情,對不對。」優莎娜這些話是和她後面的幾個人說的。

如果他們不同意,洛夢櫻是不可能帶他們的了,所以都點了點頭同意。

洛夢櫻的笑容越來越大了,他們找死,那就不要怪自己了。

千煜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就很害怕說:「瘋子,一群瘋子,如果把她逼急了,沒有人可以救他們。」

「少爺你是不是把她看得太厲害了,她不過是一個奇怪的女人而已。」那些不懂洛夢櫻的人,根本就了解情況說。

「住口,你亂說什麼呢?你認為幽小姐是你們這些人可以亂評價的嗎?」千煜很生氣了,不過懂千煜的人馬上斥責的說。

被別人斥責心裡還是不好受,不過他也不敢反駁。

「如果你們記不住我的話,那我也不需要你們知道了嗎?」千煜對這些人搖了搖頭,他們根本就不了解洛夢櫻,她可是不會做沒有準備隊伍事情,敢在她前進路上使絆子的人,她也光明正大的迎接挑戰,可是對那些用下三濫的手段的人,她可是一點情面也不給。

「小姐,親衛團成員來報到。」有三個人站在洛夢櫻他們面前說。

他們出現的時候,洛夢櫻身後隊伍幾個人都開始戒備了,卻被他們單位話打破了局面。

「來了,看好了,那就出發吧!」

「是,小姐。」

他們帶著洛夢櫻來到了,他們已經在這裡守候多時了,就等洛夢櫻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