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月鳳道:「夜兒今日雖然已經成年,但是也才十五歲。要是真的負責凰王府所有事務,我真怕夜兒的身體吃不消,而且還會耽誤了修為。」

「今日我與夜兒一戰,夜兒的修為如果不如我,何不如五年之後等你二十在繼承王位,這樣你會有很多的時間休息。」

她的聲音溫柔,像是一個體貼人的好姐姐一般。

凰無夜嗤笑道:「雲月鳳,說的你好像能贏一般!」

「夜兒的實力不容小覷,我知道我不一定能贏。」雲月鳳謙虛的道。

「推遲五年就算了,如果我今天輸給你,我可以放棄繼承王位。」

眾人愣住了,夜小王爺玩大了啊!

「當然,如果你輸了!二叔把天凰軍的另外一半兵力,交到三叔手上如何?」

雲闕他們愣住了,他有些傷心的道:「夜兒,二叔是為了你好,你不會因為今天的事情,對二叔有所芥蒂吧!」

「三弟的能力我放心,可是另外一半本來就是我帶,我怕底下的人會給三弟惹麻煩。」雲闕擔憂的道。

凰無夜淡淡的道:「芥蒂,當然沒有!我只是覺得二叔你一大把年紀了,雲大小姐也該二十多了,二叔你一直在在外打仗都沒有給她找一個好人家。」

「我這是為了二叔你的家庭圓滿幸福著想,絕對沒有別的意思。」凰無夜笑的很和善。

他可以說她年紀小,他難道還不能說他老嗎?

雖然雲闕稱呼自己老爹為大哥,其實當初是按實力排的,他年紀比她老爹大實力弱,大哥自然不是他能當的。 雲闕還沒有回話,雲月鳳便道:「好,就這樣吧!」

「月鳳!」雲闕道。

「爹,難道你還不相信你女兒嗎?」雲月鳳自信的道。

她看向凰無夜道:「事情就這樣定下了,我想夜兒在成年儀式這麼重要的日子,也不會做出出爾反爾的事情來。」

凰無夜眼底閃過一道寒光,「那是自然,不過如果二叔你們敢出爾反爾的話,也別怪我不客氣。」

白影一閃,凰無夜騰空躍起,在空中劃過了一道優美的弧度,然後飄落在比武台上。

即使白色錦袍因為上一次戰鬥被劃破,卻依舊沒有影響他的形象,依舊是俺么耀眼高貴。

雲月鳳自然不甘心比不過凰無夜,蓮步急移,猶如仙子一般飄過,穩落在比武台上。

突然間銀光一閃,雲月鳳抽出了一把軟體,猶如毒蛇一般朝著凰無夜致命要害襲去。

速度之快,讓人都看不清那一把銀劍的軌跡。

「六品元靈師!」有人感覺到了雲月鳳的實力。

這般實力,在微瀾國說是年輕一輩第一人,也不為過。

他們本以為夜小王爺會血濺當場,結果他的略微的移動一下,頭一偏便避開了。

一道青色的光芒出,青龍劍出鞘。

「落雨!」

「驚雨!」

兩道靈技近乎在同時發出,雲月鳳輕飄飄的躲開,剎那間又是一劍。

「斬月無極!」

一劍落下,完全不知道那一道劍芒是真是假?

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這絕對是高品級的靈技的啊!這威力很強。」

「夜小王爺這是要輸了嗎?」

攻擊再強,打不中目標也無任何用處。

凰無夜的身形如風,速度越來越快的躲閃,讓雲月鳳感到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

這一件,玄靈師之下無人能躲開,凰無夜到底修鍊了什麼靈技。

在她發愣的時候,凰無夜用最快的速度逼近她。

剎那間,灼熱無比的至陽神炎爆發出來,她冷聲道:「星火之滅。」

那一瞬間爆發的火之力量,讓雲月鳳頭皮發麻,祭出來了一個銀色的盾牌抵擋!

「嘭!」一陣巨響在比武台上傳開,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陣讓人全身冒汗的熱浪。

雲月鳳後退了數十步,眾人亦是滿臉的詫異,「夜小王爺,佔了上風。」

「那到底是什麼火元素,配合靈技,夜小王爺竟然能夠彪悍至此!」

「凰王留下的寶貝,哪裡會是尋常的貨色,這一場比試,勝負難定。」

雲月鳳的臉一沉,她道:「夜兒,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你倒是把王爺留下來的東西,運用的很好。」

如果不是有一個強大的父親,凰無夜如何能夠擁有這一切,這個廢物如同螻蟻一樣的人。

「可是,即使你藉助外力,今日你也贏不了我。這一次,我不會手下留情了。」

雲月鳳周身的氣息,再一次變強了!

「九品,元靈師!我沒有感覺錯吧!」

「雲將軍真是有福了,女兒的修鍊天賦這麼高,別說是在微瀾國了,就算在諸國中,這修鍊天賦也前途無量啊!」 眾人感覺兩眼一花,一道白影極快無比的逼近凰無夜。

一道道破空的聲音傳出,他們感覺到一陣恐怖力量。

「斬魂天!」

眾人大驚,「這是什麼靈技?」

「至少是地階吧!我一個玄靈師都感覺到戰慄。」

「夜小王爺的靈技的等級高,雲大小姐的靈技也不弱。再加上雲大小姐的實力比夜小王爺高了一整個大等級,這下要糟糕了。」

「轟隆隆!」

在這力量的傾軋之下,凰王府的這一個比武台開始崩潰!

比武台破碎一陣塵霧縈繞,讓人看不清楚比武台上的身影。

鳳憂和白老爺子無比的緊張,夜兒沒事吧!

白老爺子想要衝上去,卻被鳳憂給攔住,鳳憂看向了那一個妖邪無比的紅衣女子,她還沒有出手。

「老爺子,夜兒沒事!別擔心。」

剎那間,一個輕靈的聲音傳來。「雲大小姐,你這是往哪打?」

「星火之滅!」

當火焰在塵霧之中爆發出來的之後,眾人才知道夜小王爺沒事。

雲月鳳道:「那麼,再來!」

兩人的速度奇快無比,繚亂的攻擊讓人目不暇接。

雲月鳳穩操勝券的壓制著凰無夜打,她道:「夜兒的身法靈技也是王爺留給你的嗎?真不錯。」

憑什麼什麼好東西都是凰無夜的,她小心翼翼七年,各種討好凰無夜這廢物,王爺卻從來都不把她放在眼裡,什麼寶貝都捨不得給她。

凰無夜道:「小爺運氣好撿漏撿到啊!」

「而且,廢話太多,會死的很快哦!」

凰無夜冰冷的一笑,一劍過去!

「驚雨!」

「夜兒,你做再多無用的掙扎也沒有任何用處。」

九品元靈師的力量,甚是逼人!

「轟隆隆!」

戰鬥越來越緊張,接著他們發現有點變化了。

從第一個級別晉級第二個級別,凰無夜感覺到極為玄妙,那一種又擁有很強力量的感覺。

她現在是,一品元靈師。

拿著一個那麼坑爹的功法,她也成功的晉級第二個階段了。

雲月鳳冷聲道:「你竟然晉級了!」

她才反應過來,凰無夜完全是在拖延時間,消耗她的靈力。

「夜兒,就算你晉級了。今日比試的結果,你也無法改變,現在,該結束了!」

雲月鳳下定決心速戰速決,她渾身的氣勢再一次變強,咄咄逼人。

「破天幻劍!」

「錚!」一聲,眾人好像看到無數把劍出鞘,把凰無語而給包圍了起來。

「噗嗤!」

它宛若形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然後絞殺對手。

眾人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如今夜小王爺逃無可逃,很快他就會被這一道道劍氣,切成肉片。

鳳憂心中一緊,而雲闕卻不動聲色的盯著他。

一旦鳳憂想搗亂,他一定會阻止。

不得不說,雲月鳳的那一個師傅的確有幾把刷子,這一個靈技,真的狠辣而又危險。

「撕拉!」

劍未靠近,凰無夜的衣服被割開了不少。

一縷墨發被隔斷飄向空中,那白皙如雪的臉龐,多了一道血痕。

在一旁觀戰的九公主殿下,那一雙妖魅無比的淡紫色的眸子越發的危險了起來。 而此時,凰無夜輕輕把青龍劍一提。

「飄雨!」她冷喝道。

剎那間,雨之元素的力量波濤洶湧襲來。

這密集而又危險的劍氣封鎖,腳下,此時被雨水無情的滲透。

看似柔和的反擊,比起雲月鳳的那狠戾的攻擊,只強不弱。

「嘭!」

封鎖,徹底的破了。

凰無夜的力量朝著雲月鳳席捲而去,雲月鳳根本躲閃不及。

「轟!」

她被轟在了碎石之中,身上流出來的鮮血跟隨時混雜在一起。

「噗!」雲月鳳噴出了一口鮮血。

渾身濕漉漉的,像是從湖中打撈上來了一般。

她艱難的從碎石之中爬了起來道:「我還沒輸!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你。」

「擎殺!出來。」雲月鳳的目光駭人。

就在她一聲喝下,一隻七八米高的黃色的巨浪出現在眾人是視線之中。

「吼!」它低吼一聲,震耳欲聾。

眾人瞳孔猛然一縮,「這……這是三星靈獸,有沒有搞錯啊!」

「雲大小姐,竟然能夠跟三星靈獸結契,這……這太不可思議了。」

「……」

狼狽的雲月鳳站在黃狼的身邊,總算是找回了自己的驕傲。

她道:「夜兒,你現在認輸還來得及!擎殺下手一點分寸都沒有,要是你被傷到了就不好了。」

鳳憂道:「雲月鳳,這是你跟夜兒之間的比試,你竟然用契約靈獸。」

雲月鳳回道:「也沒有說不能用不是嗎?夜兒先前能夠用毒,我又為什麼不能用契約靈獸。」

雲闕來幫腔道:「三弟,是啊!夜兒是你侄兒,月鳳也是你侄女,你也不能偏心啊!」

「放心,只要夜兒認輸,月鳳的契約靈獸絕對不會傷到他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