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遮天一見古晨死了,起初有些不相信,但等他仔細查看一番后,發現古晨果真一點氣息沒有。

「按照古晨這心性,不該就這樣死的啊。」雲遮天自言自語道。

雪魔女眼睛紅紅的,道:「他也沒辦法,不然一百多人都得死在那裡。」

眾人紛紛低頭,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這事,千萬不要我瑤兒知道。」雲遮天儘管有些不認為古晨就這樣死了,但事實在眼前,不得不先冷靜對待。

古晨的屍體安放在一處石室之中,所有人無不悲痛。嚴如意和苗若嫣守在一旁,一個不停地講著一起的過去,一個則只是靜靜流淚,一句話不發。

其餘人一個個前來與古晨告別,無不傷心落淚。

單說古晨的魂魄在離開身體之後,見到眾人如此傷心,心道:「我若真的便是這樣死了,倒也滿足,只是傷了這麼多人的心,實在是罪過了。」

古晨看著三少爺的屍身,此刻,頭已經和身體連在了一起,只要他願意,他就可以隨時進入其中,然後用唯一一次復活的法咒復活過來。

「還是先等等吧。」古晨思索著,「不能讓人知道我復活過來,只有這樣才能給敵人最大的迷惑和意外打擊。」

就這樣,古晨的魂魄飄忽而出,從另一個角度看身邊這些人們,他發現這些人都暗暗憋著一股氣,認真準備著後期的戰鬥。

「飛天宮那些人是最後的王牌,一定要在最關鍵的時候拿出來。」古晨忽然有些擔心起來,「他們不會為了給我報仇動用飛天宮的人吧?」

雲遮天為了不讓雲香瑤傷心,古晨死的事情根本就沒人去通知到飛天宮,所以,飛天宮裡根本不知道這回事。

但苗若嫣知道,她很想去告訴苗老怪,很想大哭一場,很想讓爺爺想辦法救救古晨,但她也知道,古晨確確實實已經死了。她也不想雲香瑤傷心,便也沒了將此事告訴爺爺的打算。

三天後,古晨的屍體被裝進一個石頭棺材中,然後下葬在了四怪島一處幽靜的地方。

「只要屍體不腐爛,就沒問題。」古晨的魂魄見雲遮天用了某種強大的手段保證了他屍身的不腐爛,這樣便可以為他贏得更多更自由的時間。

古晨正在下葬的地方遊盪,天空忽然響起炸雷,老天要下雨了。

如同四怪島上所有人的心情一般,天色一下子變得陰暗起來,一道道閃電從天空中不斷打下,似乎在咆哮著。

古晨的魂魄無師自通忽然有種強烈的引天雷的渴求。

「反正已經死了,何不用真正的天雷淬鍊一下魂魄,若是失敗,還可以復活一次,這是難得的機會。」古晨忽然想到了。

按照記憶中的雷電術和九天玄雷訣,古晨一點點引發天雷靠近魂魄。

此刻的古晨,可是完全靠魂魄來抵禦強大的天雷轟擊。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將魂魄最大的防禦力使出來,好在之前就用體內電核淬鍊過真魂,此刻多少還算有點底子。

一道細微的閃電從天際滑下,古晨將那閃電引到魂魄周圍,頓時一股灼燒的疼痛將魂魄淹沒。

片刻之後,魂魄漸漸開始適應雷電的強大灼燒力,古晨心中一喜,一直沒敢觸碰的天雷,如今正在被魂魄一點點適應。

遠處又是一道天雷閃電打下,古晨的魂魄就勢游過去似乎想要將之接住,那道閃電瞬間打在古晨魂魄之上。

古晨頓覺「轟」的一聲,整個魂魄一瞬間失去了平衡,急急朝下墜去。伴隨著被轟擊的痛苦,古晨努力穩住魂魄的下落,反而向上衝去。

嗤嗤!

古晨的魂魄與雷電逆沖相向,雷電在魂魄上留下幾道灼燒的痕迹,魂魄劇烈顫抖著躲避了開去。

「啊。」

古晨的魂魄發出一聲聲嘶竭力的慘叫,有些地方已經被灼傷了。

雨,還在下著。

古晨的魂魄漸漸從疼痛中恢復了意識,竟然感覺到了一絲難以捉摸的細微電流正如潺潺流水一般,灌輸進了魂魄的深處。

「這是怎麼回事?」古晨眼前一亮,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他就覺得魂魄的力量在一點點變大,似乎對雷電也沒了那種毫無底氣的恐懼。

在靈魂意識中,電流如同小橋流水一般,不斷湧入靈魂深處,古晨驚呆了。看見天空數道雷電還在橫七豎八地劈下,古晨心一橫,魂魄再次沖著一道雷電急急沖了上去。

… 轟轟轟!

那一道閃電完完全全打在魂魄之中,古晨魂魄頓時如同被烤制一般,四面好像全部著了火。

魂魄似乎在大火中不斷被焚燒、被煎熬。但到最後,魂魄就開始瘋狂地吸納周圍一絲絲的電流,隨著電流的不斷湧入,被焚燒的感覺沒了,反而感覺那雷電好像成為了靈魂的一部分。

這一感覺,令古晨非常震驚。

雲天大陸自古就傳言,靈魂不可能與雷電共存,多少人曾試著用靈魂與雷電抗衡,結果都形神俱滅。所以,很多人修鍊到先天武尊巔峰時刻,便不敢再往前走一步,去渡劫衝擊傳說中的幻星境界。

因為很多前輩都用神魂俱滅來告訴後來者,想要渡雷劫,便要做好身消道損的準備。是以,雲天大陸這麼多年以來,並沒有幾個真正踏入幻星境界的人,更不要說飛升為仙了。

至於說有些修真者被天官帶走,那些人都是未經歷雷劫之人,算不上真正的飛升成仙。那些人無一都是仙界招募來對付敵對勢力的戰爭工具,只是用飛升作為誘惑和幌子而已。

古晨魂魄感覺到周圍電流被吸納差不多了,內視一下,赫然發現在魂魄的外圍形成了一張精緻密集的雷絲電網,這雷絲電網將魂魄罩在其中,看上去就好像魂魄的外殼,上邊還不時有點點電光暴起,發出噼啪的聲響。

「魂魄被雷絲電網保護起來,渡劫的時候肯定就容易一些了。」古晨心中暗喜。早知道死後可以嘗試雷電淬鍊魂魄,古晨肯定早去死一次了。

得到意外之喜的古晨欣喜若狂,別人的真魂都懼怕雷電,而自己的不但不懼怕,而且還有雷絲電網的保護,這跟人打鬥起來,魂魄的力量已經超越別人太多,將來渡劫又是一層保障。

古晨魂魄一連這麼久時間的折騰,也累得夠嗆,正在一旁慢慢休息,就看見遠處,風雨雷電中,一個女子朝著埋葬他的墳墓而來。

那女子在漆黑的夜空下,在飄搖的風雨中,在有一聲沒一聲的雷電中,在忽明忽暗的閃電中,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顯得孤單而柔弱,但向著這裡走來的意志卻是風雨無阻的。

那女子,黑裙罩體,黑絲散肩,一雙修長水潤勻稱的小腿在裙子外裸露著,上面有水珠輕輕沿著光滑的肌膚滑下,艷美而不妖嬈。她小巧的嘴微微翹起,紅唇微張,額前有幾滴水珠不經意滑下。


女子微微喘息著,站在埋葬古晨的地方,許久,才緩緩道:「丑哥哥,我、我來看你了。」

沒有什麼甜言蜜語,沒有什麼山盟海誓,就這麼淡淡的一句,惹出了女子美眸中斷線的珍珠。

古晨的魂魄微微一震:嚴如意,這個至親至愛的女子,竟是用情如此之深!平日里只是見她大大咧咧,想不到情感卻也如此細膩,在這風雨交加的夜晚,她竟然來看他!

「丑哥哥,你放心,等我殺完那些人,我就來陪你……」

嚴如意擦拭了一把眼角的淚水,聲音平淡的就像是在聊天。

古晨心中轟然大震!

「能夠得到這樣的女子,夫復何求?」古晨的魂魄忍不住有些鑽入墳墓中的衝動。

遠處,沙沙腳步聲響起,卻是雪小女,雪小女遠遠望了一眼嚴如意,慢慢走過來,低低道:「剛才我去你屋發現沒人,我就知道你來這裡了。」

嚴如意擦了一把眼淚,沒有說話。

「他是我哥,嫂子。」雪小女一句話,嚴如意心中某處猛地一疼,雪小女是知道古晨和雲香瑤的關係的,而今竟然叫了她一聲嫂子,她知道這一句「嫂子」的分量有多重。

嚴如意再也忍不住,香肩聳動,由最初的啜泣慢慢變作了輕輕的嗚咽。

「嫂子,我們回去吧。」雪小女也是眼角紅紅,但始終沒落一滴淚。

「我、我想多陪陪他。」嚴如意哽咽起來。

「外邊這麼大的風,若是我哥在天有靈,也會心疼你的,回去吧。」雪小女攙扶著嚴如意,慢慢轉身朝回走去。

古晨的心,痛如刀絞。

就在古晨暗暗鬆了一口氣的時候,角落暗處,一道嬌美的身影一閃而過,卻是苗若嫣。

「她是什麼時候來的?」

古晨心中又是一驚,想起剛剛雪小女喊嚴如意「嫂子」,不知道是不是徹底傷了苗若嫣的心。苗若嫣沒來跟前,在角落一晃,便消失不見了,只留給古晨一個落寞孤單的柔弱身影。

古晨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久久難以平復。

「我必須要強大,我必須不能死!」古晨的魂魄吼叫了起來。

此刻,在四怪島的一間屋子裡,天魔主皺著眉頭,不知道該回去如何跟聖主交代。他此次前來雲天大陸,一是為了探探仙界這些年的底蘊,到底有多深,二是關鍵時刻保護古晨,不能讓古晨出事,這是他來之前聖主特意吩咐的。

然而,他沒有想到,他還是沒能保護好古晨。

「回去,怎麼跟聖主說呢?萬一古晨真是我魔域的那個人,只怕更加麻煩。」天魔主皺著眉頭,遲遲無法入睡。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聽見海邊有輕微的聲音,那聲音好像有人小心翼翼踏在海邊的沙灘之上。

沙沙,沙沙。

「都這個時候了,什麼人還在海邊?」天魔主透過窗戶朝外看去,就看見三個人鬼鬼祟祟走到一棵樹下,從樹后突然出現一人,天魔主一看,當時就驚呆了。

樹后那個人,正是他魔域中一個叫努哈的三角魔,努哈是他的手下,一直跟隨他作戰多年,卻想不到他忽然跟那些人在秘密接觸。


那三個人都蒙著臉,看不清面目,只聽三個人跟努哈說了幾句話,努哈就從樹後轉出,帶著三個人朝後方密林中去了。


「那是埋葬古晨的方向。」天魔主心中一動,披衣悄悄跟了上去。

而在幾個人走後,雲遮天帶著范小膽等人也暗暗尾隨了上去。

自從雲天大陸大亂以來,雲遮天就派人暗暗日夜監視島上的一舉一動,就是苗若嫣、嚴如意、雪小女偷偷去看望古晨的墳墓,雲遮天也都十分清楚。

此刻,眼見三個蒙面人,身形有幾分的熟悉,想必其中就有一塵大師,其餘兩個說不清是誰,好像是雨來和高飛,又有些不是太像。不管是誰,雲遮天和范小膽帶人從四面八方斷了那些人的後路,暗暗包抄而去。

前方努哈道:「三位,古晨就埋葬在前面那裡,你們若是不放心,就可以親自挖開將古晨的屍體帶走。」

其中一個道:「嗯,我必須看著古晨的屍體被燒成粉末。」

前面四個人到了古晨墳墓跟前,其中兩個開始動手挖起來,另外一個站著四處放哨,努哈陪著笑道:「各位,你們什麼時候幫我殺了天魔主?」

站著的那人道:「放心,很快你就是魔域的統帥,到時我們還要好好合作呢。」

努哈努力點了點頭,不再說話,看向挖墳墓的兩個人,期待著一切順利。

天魔主忽然出現,大喝一聲:「畜生,打擾死人的寧靜真的好嗎?」

努哈一聽是天魔主的聲音,當時就變了臉色,但事到如今,他再也沒了回頭路,求助地看向三個蒙面人,道:「三位,天魔主來、來了,快幫我殺了他,此刻正是殺他的好、好機會。」

三個人也是為了自己利益,一起走向天魔主,天魔主略微一感知,便知道三人中有一人在他之上,另外兩個雖然不如他,但實力也非同一般。

「三位,偷偷摸摸前來盜取他人屍體,也太不人道了吧?」天魔主道。

「這個人特殊,我必須親自看著他化為灰燼才能安心。」其中一個道。

「古晨人已經死了,死者為大,你們這般不依不饒太過分了。」天魔主喝道。

「天魔主,你若是識時務,現在就追隨我們,否則你的末日也將馬上降臨。」那蒙面人道,「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的人應該已經包圍整個四怪島了,我現在不妨就告訴你,這島上的人沒有一個可以活著。」

天魔主聞聽,不知道對方說的真假,道:「既然你有那麼大的把握,為何不以真面目見人。」

對面蒙面人冷笑一聲,一把撕下了蒙面,正是一塵大師,一塵大師哈哈大笑:「只是為了夜路方便,如今你們都已經是瓮中之鱉,你若投降我倒還可以考慮放你一馬,將來魔域就有你統領。」

一旁的努哈想說什麼,又沒說什麼,只急的不斷環顧四周,似乎想要找機會逃走。

「那你不妨先表示一下跟我合作的誠意,先把努哈幫我殺了。」天魔主冷冷道。

努哈一聽,腦袋嗡的一聲,拔腿就跑,遠處忽然響起一陣腳步聲,范小膽帶著幾個人將努哈攔了下來。

努哈一見無處可逃,轉身就給天魔主跪下了。

天魔主也不說話,只是看向一塵大師。

一塵大師微微一笑,也不見有什麼動作,努哈的身上忽然騰起一股火焰,整個人慘叫起來,片刻后已經化為一堆灰燼。

「如何?」一塵大師道,「為了表示你的誠意,你來挖出古晨的屍體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