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邪冷冷一笑,一雙眼眸直盯著對方,在她看來,這梅家人一個個都欠收拾!

不想理會,卻非要蹦跳出來,惹事生非,逼著你不打不行!

梅子光站在那裡,氣得火冒三丈,但他卻找不到話反駁雲邪說的這番話!

氣氛,變得詭異起來。

人人的眼神看向了梅子光,眼神里都有著埋怨,你好端端的幹嘛招惹這世子,結果還落個大不敬的罪名,這根本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段銘軒走到了雲邪的面前,朝她抱拳彎臉,「雲公子請息怒,梅公子想來也是口誤,您大人有大量,莫與他計較。還是先考核重要,你看……」

看到他居然湊了上來勸和,雲邪抽了抽嘴角,這個傻小子!

剛剛那些人在針對這段銘軒,還取笑於他,是她站出來反駁維護他的。結果這傻小子,見自己得勢了,居然跑出來勸和……

摔!

這傢伙的腦子是什麼構造?

正好這個時候,殿主瀟涵一直安靜的看著這場鬧劇。

見雲邪抿嘴不語,臉上還露出了怪怪的神色。

殿主瀟涵不由輕笑,站了出來,揚聲說道:「太陽下山前,考核結束,請諸位抓緊時間,挑選你們自己的葯蔞里的藥材,進行報備,著手準備煉丹。」 雲邪挑的草藥最少,但也足以她煉製兩種丹藥。

一是黃品六階破基丹;二是趙公子母親所需要的黃品九階靈芝液。

破基丹是給自己服用的,她如今習武只有短短半個月,但她天賦出色,加上有著玄品心法支撐,修鍊的速度自然比尋常人要快。

破基丹是給武者們,在修鍊到了武者極星顛峰時候,想要突破到斗魂武士黃品下星直接服下而使用的。

這一關煉成的丹,如果煉丹者需要,只需要支付市場一半的價格,便可以擁有。

這是丹藥堂殿會引來那麼多人來報名的緣故,正是因為如此。

這樣的好處,雲邪當然不會錯過。

報備了自己要煉製的丹藥,龍九一臉錯愕,「你要煉製黃品九階的芝靈液?」

「是。」

「用這口鐵鍋?」

「嗯。」

雲邪看著這龍九,微微一笑,「我可以開始了嗎?」

「可以。」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黃品九階的芝靈液,還是用鐵鍋煉製,還真是讓人不敢置信。

雲邪則是開始清洗藥材,開始將一些需要磨粉的藥材,有條不紊的做了起來。

因為她用的是鐵鍋,所以她煉製丹藥的地方,則是一個角落裡的灶台。

她對那些用丹鼎煉丹的人沒有興趣,反倒是對與自己選擇鐵鍋煉丹的兩個人充滿了興趣。

她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其實是一個巨大灶台。

灶台是連著一排,整整有十個大鐵鍋的位置,意味著可以十個人同時在此煉製丹藥。

雲邪的旁邊隔了兩口鐵的位置則是段銘軒,再過去便是墨顏。

段銘軒也在埋頭清理藥材,他的神色與平時有了很大的區別,從憨傻的樣子變得無比認真,小心翼翼的對待藥材。

墨顏雖然為人冷漠,但她煉製丹藥時的動靜可不小。

也不知道她從哪裡拿出來的大刀,對著藥材直接一刀刀的剁了下去,完全像是在砍大骨頭似的,動作粗暴,但在處理藥材上,卻又十分有秩序。

見他們二人都是專心細緻的做著自己的事,雲邪則是會心一笑,開始在灶底起火,待到鍋熱的時候,將一些需要干炒的藥材迅速扔進鍋里爆炒,直接將葯香的味道炒了出來,卻又沒有一點糊味。

炒完藥材,便開始將需要水煮的藥材扔鍋里,加入適量的泉水,蓋上鍋蓋,進行熬煮成膏。

前面的工作做完了,接下來就是需要全神注意火候,既不能大也不能小,所以需要盯著爐子里的火,時不時的進柴。

龍九走到了殿主瀟涵的面前,「殿主,你看他們三人用鐵鍋煉丹的會成功嗎?」

殿主瀟涵勾了勾唇,「那依你之見呢?」

「剛剛那雲公子說要用鐵鍋煉製黃品九階芝靈液,我怎麼感覺不靠譜啊!」

龍九也不藏私,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殿主瀟涵笑了,「龍九啊,知道為什麼這麼長的時間,你在煉丹術上一點進步都沒有的原因嗎?」

龍九怔了一下,隨後抱拳道:「請殿主賜教!」

「因為,你對火候的掌控還有專註力,皆不如他們三人!」 「因為,你對火候的掌控還有專註力,皆不如他們三人!」

被殿主瀟涵這麼一針見血的指出自己的缺點時,龍九當下的面色有些難堪,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因為那三個人連黃品丹師的考核還沒有通過,自己則是玄品丹師,他們三個人又有什麼資格與自己相比?

殿主瀟涵卻連看都不看他,繼續說道:「一個丹師,想要從黃品丹師,晉陞到天品丹師所需要付出的努力、汗水絕非是旁人能承受的。我這一生,最佩服的人,便是丹神妖月。她曾經教導過我,想要再進步的時候,就得從零開始,回歸初心,你才能堅持下去,這樣才會有所突破。這句話,我便轉送你,你能領悟多少,便是你自己的天賦了。」

從零開始,回歸初心?

龍九聽到這話的時候,不由心神一震,一個靈光從腦海里劃過,他似乎想起了什麼,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從一開始他有些憤怒與難堪,慢慢的神情趨於平靜,他成為玄品丹師已經二十年的時間,一直沒有再進步。其原因就是殿主瀟涵所說的那樣!

殿主瀟涵其實已經給他留了幾分顏面,否則大可以說他是坐井觀天,固步自封!

龍九抱拳,語氣誠懇了許多,「謝謝殿主大人賜教,龍九感激!」

「行了,看這些孩子們的考核吧。」

殿主瀟涵卻淡淡的別開視線,沒有再看他一眼。

龍九為人自負,以前的性子不懂得收斂,若是再不敲他,只怕日後會惹出更大的麻煩。

……

一個時辰過去了,考場上只聞其葯香。

雲邪繼續手上的加柴工作,她煉製的黃品六階破基丹,並不會出現丹象。

或者應該說,在黃品八階以下的丹藥皆不會出現丹象。會出現在丹象的都是在黃品九階以上的丹藥,因為那意味著丹師馬上也要晉陞到玄品丹師。

聞著鍋里的葯香,雲邪微微一笑,突然揭開鍋蓋,直接赤手伸進鍋里,進行將鍋里那些丹膏進行攪拌。

赤手伸進滾燙的鍋里,這份勇氣,不是人人都有。

尤其是丹師想要讓藥效更好,自然得吃更多的苦!

修鍊多日的武靈之力,讓她悄悄的運行到了雙掌,雙掌發出了微弱的白光,在蒸氣朧罩下,讓人無法看見她其實在用武靈之力保護自己的雙手不被燙傷,並且隔絕外在的空氣雜質,以保證丹的品質!

在她用雙手攪拌的時候,雙腳也沒停,直接一腳踩起一旁準備好的乾柴,讓一根乾柴跳躍起來,她視線根本不看那根乾柴,緊接著一腳橫踢在跳起來的乾柴的中部,乾柴碎成兩截,就直飛送進了柴火灶里。

整個動作,行如流水,乾淨利落!

殿主瀟涵、龍九、文敏三人皆站在那裡,看得一清二楚!

文敏性子溫婉,當即贊道:「雲世子好厲害!」

用鐵鍋煉丹,而且手腳並用,各司其職,完全不受關擾,就這手腳協調就足以讓文敏打從心底折服。

龍九也點了點頭,感嘆道:「確實厲害。」 三個人的注意力,都在雲邪的身上。

雲邪卻進入了旁若無人的狀態,在她的眼中,只有面前這一鍋丹藥。

藥材進入了膏狀之後,進行攪拌,是為了使諸多藥材的功效能夠混為一體。

當攪拌到出了第一條金色的紋線時,那就意味著這一鍋藥膏,已經可以凝聚成丹。成丹后,那便是黃品一階的丹藥。

丹藥順最後會出幾條丹紋,又取決于丹師是否能持之以恆的繼續讓眼前的藥膏,再濃縮精華,再揮發一些雜質。

有了第一條金色的紋線,雲邪眼神變的更加專註,繼續手上的攪拌,沒有一絲停頓。

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

金紋像是被召喚似的,一條條緊接著出現,當看到第六條金紋線冒出來的時候,雲邪則是雙手開始了變化,不再攪拌,反倒是將那一整鍋的膏狀葯,全部搓成丹丸。

形成的第一顆丹丸直接從她的手心裡飛出,然後沿著整個大鐵鍋的頂部三分的位置,丹丸貼著鍋壁一直在旋轉滾圈,一顆接一顆,直讓人嘆觀為止!

整整二十顆黃品六階破基丹,已經全部完全,她直接從桌面上拿起一個白玉瓷瓶,將這二十顆破基丹全部裝在了一起。

「我完成了!」

一道沉穩的男聲說道。

雲邪挑眉,看向旁邊的段銘軒,他舉著手,示意自己已經完成了。

龍九從雲邪這裡收回了視線,轉到了段銘軒的那邊,上前看了看,「你這是黃品七階的定靈丹,可以增進武者的實力,在使用過程中還可以定心安魂,減輕心魔入侵!丹紋七條,我宣布,你可以通關了!」

「謝謝龍叔!」

段銘軒聞言,當即露出了那一臉憨傻的笑臉。

他是在場所有人,第一個煉得丹成,甚至還取得了通關的資格。

最重要的是,他的葯蔞子,就取了這一定靈丹的藥材,別的什麼都沒有拿!

若不是早有準備,便是一個十分有自製的男人!

雲邪在旁看著對這段銘軒的傻小子,心中不由高看了他幾分。外表看起來雖然憨傻,但這傻小子對專註力及對火候的掌控力,確實不容小視!

龍九拍了拍段銘軒的肩膀,認真的叮囑道:「你跟著文夫人去領取第三關比賽的東西,及聽取注意事項。後天正式比賽。第三關的比賽時間為期兩天,可以啟用助手,你可以回去好好準備。」

「是!」

段銘軒連連點頭,用心記下龍九所說的話。

雲邪微微一笑,舉手,「我也完成了。」

她一舉手,立即引得許多人的注意,畢竟雲邪是廢材的名聲,在這京城裡幾乎是無人不曉,突然聽到他竟真的煉成了丹。

站在不遠處的梅子光,他則是怨恨的看著雲邪,滿眸帶著不敢置信,甚至期盼著這小子根本就是在騙人!在他看來,自己都沒有煉成丹,憑什麼這廢材比自己還要快完成?

「好,待我看看丹藥。」

龍九快步的走到了雲邪的面前,拿起白玉瓶擱在面前進行察看。 龍九當看到了白玉瓶里裝著的黃品六階破基丹,不由瞳孔微縮:每一顆丹丸,勻均大小皆是一樣。一顆顆丹丸都籠罩著淡淡的白光,瑩潤光澤,撲鼻而來的還有著濃郁的葯香!

換做是他,拿著丹鼎來煉製,怕也只能煉成這樣的水平!

可問題是,這雲世子並沒有使用丹鼎煉丹,用的是鐵鍋!

鐵鍋煉丹確實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受熱快!

但相對來說,也是一個致命點。

因為整個鍋的受熱快,那麼對藥材的煉製,就容易因為火候的大小,而有所損傷藥性。所以對火候的掌控,就需要十分精準!

龍九原本在聽到殿主瀟涵說自己不及他們的時候,還有些不服。如今,他不得不顫著嗓音,大聲宣布:「通關!」

雲邪點了點頭,「我可以繼續煉製第二道丹藥嗎?」

龍九有些不解,「你就算不煉製這第二道丹藥,這第二關的考核的標準就是丹成者,即可通關。你還要繼續嗎?」

「是。」

「能告訴我原因嗎?」

龍九虛心請教,面對這樣執意的煉藥的雲邪,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非要繼續煉藥的原因。

雲邪則是勾了勾唇,笑得一臉無害,「丹師考核的規矩,只要通關者,皆可以以市價的一半,購回自己所煉製的丹藥。因為我窮,所以只能在這裡煉製我想要的丹藥,然後以一半的價格買走我所需要的丹藥。想來,以丹藥堂殿承諾過的話,是不會食言的吧?」

龍九:「……」

當即如被人點了穴道似的,他怔怔的看著這雲邪,嘴角微抽,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而另外一旁的段銘軒並沒有走遠,聽到雲邪的解釋后,則是直接低笑出聲,隨後又掩住嘴巴。

低首大步走向文敏夫人的面前,「文夫人。」

「你隨我來吧。」

文敏眉眼也帶著笑意,看了一眼雲邪,飄然轉身。

她帶著段銘軒去領取第三關考核的東西,段銘軒在離開的時候,朝墨顏的方向,流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雲邪見龍九站在那裡不吭聲,也就挑了挑眉。

他繼續站在這裡,她也不會終止煉藥的。

正好有別的考生也舉手大聲叫道:「文叔,我完成了!」

「來了!」

龍九像是被解救,立即扭頭即走。

雲邪淺淺而笑,開始繼續處理第二種丹藥的藥材,一一陳列在石桌上,然後開始處理。

黃品九階芝靈液,比起天品二階皇芝靈液,二者丹藥的名字,就只差一個字。但是藥效卻是相差太多太多!

天品二階皇芝靈液的功效以百分制的來換算,一瓶黃品九階芝靈液,只有它功效的百分之三。

所以當時她才會對趙公子說,這黃品九階芝靈液對於他母親而言,只能起一點的作用,可以起到滋潤卻不能完全康復。

而且煉製九階的丹藥,很大時候都是屬於碰運氣。

芝靈這種藥材也十分難得,一朵如無名指的芝靈,將整株入葯,就可以煉製一小瓶的黃品九階芝靈液。 煉製天品二階的九階皇芝靈液,那是需要兩朵如巴掌大的芝靈,將其全部入葯,煉成一小瓶。

除去這大量的芝靈,還要加上其它珍貴的藥材,給以輔助,才能將狂暴的藥性轉變成溫和潤補,需要準備的藥材高達上百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