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頭之下,不夜洞之周邊數十里之圍內,殘破無狀,敗象零落。此時雖狂暴之氣機肆虐已盡,然其掠過之地,生機已逝,山石俱焚。火焰仍零零落落,煙霧仍飄飄渺渺。此地並無弟子門人前來,想來是各道各口受諸殿之主約束之故!那廣大之竹林已是半邊焚毀,再無昔日濃蔭蔽日,鳥獸相鳴之狀了!

門主嘆口氣,轉身飛回了易修仙府之大殿中。其靜立半個時辰,不言不語。坐下弟子無人敢語,只是遠遠兒候著。忽然其邁步行入內廷,幾個轉身,便來到仙府之後花園中。一年老之修行者正在園中澆花喂獸。

見門主行至其前,並無抬頭之意,只是依然故我。門主道:

「萬師伯,三師弟雖亡故了,然其欲害吾之心竟仍不死!此次事變,枉送了吾門下數十弟子之性命。更可氣者,乃是大師姐明知有詐,卻並不明言!此情此景較之三師弟,其心更可誅之!」

「那老年之修手中活計不停,亦不抬頭,只是悠悠道:

「汝等三人皆是汝師父一人所教,千年爭鬥,好壞善惡又怎分得清楚!只是汝身為易修門之主,凡事須當為易修門計,莫要壞了易修門之根基才是!「


「哼!你老墳前之木早已朽矣,卻尚在此間偷生!」

言罷轉身行出,往大殿而去。那老年修行者面無表情,只是渾濁之雙目微微一睜,復嘆氣不語,亦不他顧,只飼餵靈獸如故。門主回到大殿中,發出幾道束令,而後惱恨思之:

「葉問天,汝之算計得好啊!汝自以為所作所為隱藏至深,天衣無縫!哼!本仙家何人,豈會被你蒙蔽!汝早年投靠隱修之流,別人不知,難道吾師兄弟數人亦是不知么!賊子!修界敗類!叛門欺師,死有餘辜!欺世盜名之流,卻與吾爭鬥數百年,可惱可恨啊!」

那門主內心之焦慮難以自已,遂行出大殿,立於殿前抬頭望天好半晌道:

「想那天之高遠浩渺無疆,人心之狹窄若是,豈可丈量!唉!彼即已亡,吾又何必跟死人較勁呢!想當年同門學藝,汝之天分與吾等相若,奈何總壓過吾數分!后與隱修相爭,屢立功勛。若非受突襲被俘,連吾這門主大位只恐亦是汝的。只是汝投身隱修,甘願為奴!若非師尊將亡時叮嚀囑咐,汝早已是陰司之鬼矣!如今身死,魂魄無存,便是神通蓋世又何如!罷了!罷了!」

這般思慮竟使之心靜復常,轉身進殿道:

「林江······哦!來人!隱修鍊獄大陣之空間湮沒后,飛出之物查得如何了?」

「門主,幾位殿主又加派了人手,搜尋之範圍已是擴大至萬餘里之圍。想必很快既有消息來報。」

一位高大壯碩之修大聲道。

「再派人手去查!能在空間湮沒中存留定是十分了得之物,絕不可有失!」

「是!弟子再加派人手!」

「嗯!······」

門主擺擺手,自閉目不語,殿中諸修悄悄而退。

萬裡外之一普通小島上,不足與嫦兒正在岩洞中觀其祖所遺留之法袋。嫦兒法體已成,已可引動天地神能元力,並操之嫻熟。此時已有打開法袋之力矣。只見嫦兒口念法訣,將手連連揮動,銀光大閃間,法袋中諸物盡數飛出。一團團包裹各色法雲之中,神光狂閃間,輕輕落於石上。法雲散開,露出諸物,不過丹藥、法器、仙材法料,藥草靈木之類,尚有數本道法仙冊而已。

「嫦兒,再無其他么?」

「是!不足哥哥,便是這些丹藥已是了不得之物。難道還要什麼?」

「嫦兒,某家先前以為,會有幾件某史家之珍寶呢!可惜!可惜!若某能手握重寶,便再不用怕那些所謂高人、仙長矣!」

「不足哥哥,吾以為無重寶才好呢!以汝現今之功力,莫說操重寶克敵,便是只要有一絲兒重寶之消息瀉出,吾等二人便再無寧日!」

「嗯!有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嘛!嫦兒,汝之智遠過某家也!汝當仔細所修,好生修習道法仙術,將來自有善果也。」

「不足哥哥!總這般教訓人家,好惱人也!」

嫦兒嬌嗲道。

不足正翻騰那些道法仙冊之類,卻掉下一封書信來。略覺面熟,便仔細觀之。卻是乃祖之手筆。不足忽然顫抖了雙手,將那信打開。果然,此乃其祖父手書與不足的。

「不足孫兒:

見信如唔······」

只讀的此一句,不足便喉頭哽咽,難以自已。如此多年過去,再無祖父隻言片語之教誨,亦無其雙目幽幽期盼之光掃過。不足長吐一口氣再讀之。

「及讀此信,吾已去矣。雖有萬言,竟無可語!

吾史家一脈,繼之近古,其脈源源,斷不可絕之於吾手!汝,吾之孫,亦是史家之望也。責當傳此血脈,不使之斷絕!冤讎之論,因果甚繁,不可再提!······

切切」

不足讀畢,號哭不停。嫦兒亦落淚不止,暗思道:

「人間情愫,真真切切。不足哥哥,吾定護佑汝生生世世!」


「嫦兒,將這些都收入法袋中,只留取一些丹藥備用即可。」

「是!不足哥哥。」

嫦兒觀不足之神態,心中忐忑,遂小心翼翼道:

「不足哥哥,憋在此洞中近月了,吾二人出去走走吧!」

「嗯!嫦兒,汝且說說,家仇不報,何以為人?」

不足恍若無聞,自顧自開口道。

「哎吆!不足哥哥,忘記爺爺之叮嚀了么?史家之傳承盡在一身,豈能因小失大!」

「傳承!哼,傳承!難道某之父、之祖、之族人便就這般死了?如煙似風,輕輕巧巧飄散了?難道殺人之修便這般恍若無事般逍遙?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可是不足哥哥,爺爺留言,汝之責在傳承,而非仇怨,汝要忤逆么?」

「某·····某······唉!」

不足頓足垂頭,神色黯然。

「嫦兒,吾二人出去吧!」 海中天象變化甚快。陰晴之間不過數息。剛剛還是晴空萬里,赫然一陣大風來襲,烏雲滾滾,天地霎時昏暗無狀。烏雲間閃電狂閃,宛如末日之境。而後大雨滂沱,其勢甚猛。

不足與嫦兒正於岩洞中打坐靜修,見天雨如注,其勢駭人,不經嘆氣道:

「**力者之修,可操天地元力,呼風喚雨、撒豆成兵,當真不可想象啊!嫦兒,汝且瞧一瞧,如此天象,天昏地暗,日月無蹤!如今只是午時,本當陽光普照,燦燦爛爛,可卻是黑暗如夜,五指不見!狂風暴雨,巨浪滔滔!以一人之力縱法力高絕,移山填海,然可能影響如此廣大之地域否?故人有力竭而天地恆久!唯逐道之腳步不停方能成就吾心之所望也!爺爺之書信令某思索良久!某決心低調處事,韜光養晦,追求大道!待某道法成功,必攜長劍追殺仇家萬里!」

嫦兒觀其堅毅之容嘆氣道:

「不足哥哥,人生而有百難,渡之成就大業!中途而亡者,萬事皆空,唯余恨爾!好男兒,自當奮發,豈能為區區家仇而裹足!」

「嫦兒,吾聞飲水者當思源!知恩者當湧泉!人身得之父母,是為生之源也,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此仇於某不敢有忘!」

「不足哥哥,觀此大雨,只恐非短時能停。不如吾二人修習識神域吧。此雷暴之所於識神域之修鍊大是有益!只需小心,不入雲端之雷暴核心便安然無恙呢!」

嫦兒感不足之心甚堅,唯余悵然,只好借一道粗大閃電之光轉了話頭。

「嗯!是了!一切皆妄,提升實力才是正途。或有一日可操這天地之力亦如這般風雨千里才好!」

「不足哥哥,以汝心之恆!神之慧!必有一天踏破虛空,霞舉飛升得成正果呢!」

於是兩人皆打坐不語,卻將識神域緩緩放出,將之操控如一,直出岩洞,向那雲天相接之處行去。


嫦兒時時觀其不足之神域,一番鍛鑄不知是否傷及識神呢!然那不足之識神域一開,嫦兒便大吃一驚。其識神雖威力不濟,然卻是與嫦兒修界巔峰之能相較而言。不足之識神竟精細若無,龐大直追是界巔峰之修!

「啊呀!不足哥哥當真了得。這識神若是凝聚,只怕可與入道之修爭長短呢。只是如是之廣大,凝聚之難堪比登天呢!也不知是福焉、禍焉?」

嫦兒見此暗自感嘆道。


那不足識神域一出,心頭修行之望高漲。操控其域直往雷電稠密之地而去。

「阿耶!不足哥哥,使不得!雷電之威乃天威也,豈是兒戲!快快收攏了過來,只是如嫦兒般便好。」

嫦兒以神域傳音道。

「無妨!修行之道,不履險焉能有成?艱險之地才是修行之好去處。」

不足毫無收斂,只是興奮之下御神域狂飛。

「啊呀!我的冤家,要害死我么!」

嫦兒無奈,只能驅使神域小心護住不足。

「喂!嫦兒,某家怎地瞧汝不見。莫不是汝偷懶,仰或是害怕不敢上來?莫怕!修行如與天斗。戰天鬥地,其樂滔滔!」

不足這般說著,竟直接將識神飛入雷暴之中。

「轟隆隆,轟隆隆······」

雷電一聲聲響徹天地,其巨能之威無匹,直擊得不足神魂欲散,識神絞疼!

「嗯!嗯!······」

不足只是緊緊兒咬著牙,任憑天雷狂轟。嫦兒擔心至極,只是望著打坐如一之不足口角留下一縷縷鮮血,知道那是識神受創,反噬其身之故,卻無法可想。她是絕無法左右不足之作為的。幼時如是,到如今依然如是。

「啊呀!不足哥哥,與吾下去吧!嫦兒痛了,受不了了!」

「嫦兒,修行是為逆天!彼強,汝更強便無事了。莫怕,就如某家這般便好。」

「啊呀!真是冤家!」

嫦兒見狀,無可奈何之下,只能任其所為。只是暗暗禱告,千萬莫要再有大威能之雷了!

然,事總是與願違!那天雷之情狀,眼看著越來越大,越來越猛。

「轟轟轟······」

一波接一波,仿若無斷絕般。洞中之不足嘴角鮮血愈來愈多,絲絲縷縷不停。嫦兒猶如熱鍋之蟻,恰在此時,嫦兒忽感百里之外,有數隊修行者飛來,眉頭一皺道:

「不足哥哥,好像有人來了呢!」

「嗯!是了,確是有人來了。人數還不少呢。」

「不足哥哥,吾等下去吧。悄悄觀察,看其此來何干?」

「嗯,好。先觀之,再定奪!」

不足與那嫦兒操控識神域轉回洞中。嫦兒道:

「不足哥哥,瞧汝之嘴角鮮血,只怕受創不小呢!」

「哎!哪裡有幾多嚴重!」

嫦兒小心給不足拭去血跡,復道:

「不足哥哥,彼等修行者,觀其衣著,似乎非一路人耶。「

「別家某倒未看出來,只是易修門之眾,來的不少。」

「不足哥哥,只怕彼等來者不善!」

「某為魚肉,彼為刀俎,無可奈何也!只是莫讓隱修之流捕獲便好。否則,定為傀儡矣!」

不足嘆氣道。

「便是易修門,只怕······」

「唉!嫦兒,走一步看一步吧。無奈何也!好在,汝倒無什麼可令某家揪心者也。」

「只能先悄悄兒潛一會兒了。咦!不足哥哥,似是有兩撥相互敵對之修。」

「嗯!兩撥敵對之修?某來瞧一瞧。」

不足瞬間便將識神域放出,望空掃視而去。

「是了!吾等師門易修門為一方,另一方卻不識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