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號畢竟只是明白古代火星文而已,但這並不是就意味著他就能知道那些生澀難懂文(語)字(言)所能代表的的一切。

打個最簡單的比喻來說就像是有人將一本《核潛艇建造與維修》擺在你面前,當你在看完書之後給你足夠的材料能否建造出一艘軍事化標準的核潛艇?

對於那些專業領域裡的術語零號仍然是一無所知,以他目前所掌握的資料想要做到令超弩級岩盤掘削機械自毀至少還得再深入研究個一年半載估計才有可能成功。

當然如果此時換成一位三階科技系的契約者大佬那就得另當別論,在具備「裝備碾壓」的前提下這位大佬分分鐘就能將超弩級岩盤掘削機械拆成零件給所有人看…

但是,蜘蛛女皇可不知道零號說的是真是假!不管是誰只要能聽懂「會爆炸」這三個與「死亡」掛鉤的字眼,身體的第一反應肯定會是立即停手。

像無腦電影裡面各種角色大喊「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然後按下遙控炸彈的紅色小按鈕充當「團滅發動機」的這類「奇行種」放到現實里真的會有?(魯豫:「呵呵,我不信…」)

「首領級的生物全都是怪物嗎?僅僅是普通揮拳時所產生的餘波都有如此恐怖的威力?」零號腦中正這麼想著卻發現蜘蛛女皇還真就停止了攻擊,正一臉不爽地看著自己。

「請您先別急,這玩意已經失去了能量短時間內沒法動,您好歹讓我把話說完唄。」隨著腦袋裡的眩暈感正逐漸消失,零號揉著太陽穴掙扎地爬起來坐在地上有氣無力地說道。

當看到蜘蛛女皇那一臉已經極度不爽的表情和再度躍躍欲試的雙拳后,零號也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扔出了一個重磅炸彈:「如果強行拆毀這層防禦裝甲的話,這台機械造物就會立刻啟動自毀程序,我想精通古代火星語的您應該明白『自爆』這個詞的意思!」

沒錯,「蜘蛛之母」自然也是古代遺迹的守衛之一,作為守衛或者說作為獄卒自然會獲得一些高級的許可權,比如那些關於古代火星人的基礎語言!

在古代遺迹內每當有蜘蛛晉陞成為蜘蛛之母的時候,某種刻錄在它們DNA深處的機制就會被啟動,這時根據這位新晉蜘蛛之母所擁有的屬性不同將會獲得古代火星人遺留給它們的各種知識,這就相當於是一次相對完整的傳承!

當然,這種所傳承所給予蜘蛛之母的不僅僅是強大的力量,更多的是讓它們對古代火星人產生從靈魂深上升起的恐懼感或者說是畏懼感!

說白了這就是古代火星人用來控制遺迹守衛的手段之一,其實不止是蜘蛛之母,古代遺迹里所有的「守衛」都會被進行這方面的改造,而那條唯一的漏網之魚就是法老王扎克。

當然古代火星人留下的這種手段此時卻在無意間幫了零號一個大忙,否則他也就無法與蜘蛛女皇進行相對正常的交流。

零號一邊說著一邊用雙臂強撐地面快速起身,面色凝重地背對蜘蛛女皇快速逃離,一邊走嘴裡還一邊低聲說道:「如果您想自殺我不攔著,您待我走遠一些再繼續…」

零號突然發現自己那正邁出的腿就那樣懸停在了半空,不管他如何用力竟然都無法落下。

此時的自己的身體彷彿像是被定格了一般僵在原地無法動彈,雖然此時他的臉上裝出了驚駭之色,但那雙眼睛里卻隱藏著一抹奸計得逞后的竊喜!

零號微微轉動了一下自己此時唯一能活動的腦袋,側著臉瞄向了正站在原地皺眉不已的蜘蛛女皇繼續道:「或者您也可以選擇相信我說的話,咱倆接著聊聊人生!」

感覺自己的五感並沒有明顯的提升,零號那顆懸著的心直到此時才徹底放了下來,用非常誠懇地態度說道:「我得要事先提醒您,對於我和我的這些朋友來說死亡並不算是一件具有威脅的事,在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咻』得一聲離開這裡,而您…」

說著零號還把腦袋環繞左右看了看,此時整個最終大廳里已是一副破敗不堪的模樣,他們這些「首領級」怪物的戰鬥已經將這個房間里破壞得不成樣子。

「哦,對不起,準確來說應該是您所統治的蜘蛛一族,難道您還想被自己的創造者世世代代地禁錮在這座暗無天日的囚牢之中?」當說出這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零號的雙眼正好看向了已經來到他身前的蜘蛛女皇臉龐,兩「人」呈四目相對之勢! ,

第603章

張小霜趕緊遞紙巾過去,輕聲安慰道:

「有晴姐啊,別哭啦,對胎兒不好。海平哥回來了,這個家就大團圓了呀!再有宋大哥,一切都充滿了希望呀」

「呵呵」蘇有晴抹著淚,苦澀的笑笑,「小霜,你不懂他倆之間,唉,一言難盡」

「我知道啊!以前宋大哥糊塗,他們打過不少架,相互傷害。可現在你看,多好啊,跟親兄弟似的呢」

蘇有晴長嘆一口氣,點點頭,內心無數的情緒

那邊,宋三喜總算是和杜海平分開了。

大衣和圍脖拿出來,讓杜海平穿上。

杜海平呵呵一笑,直接穿上,圍上圍脖。

「嗯,不錯不錯。你這」他指了指宋三喜的圍脖,又指了下自己的,「哈,我知道了,有晴的手藝,對不?」

宋三喜,一本正經,完全不慌。

「大姐啊,懷了孕,閑不住,給大家都織呢!」

「也好。我在國外聽說,懷孕了動手的手工活,能發育胎兒大腦」

「呵呵,是嗎?真有這講究?」

「那可不?你這個神醫,還不知道?」

「呵呵」

沒多時,宋三喜和杜海平,出來了。

宋三喜指了指那邊,「去吧,大姐在車裏等你,外面風大,別太激動呃」

「老婆,兒咂,我回來啦!」杜海平已經大步飛奔,撲過去了。

宋三喜站在原地,搖頭淺笑。

杜海平衝過去,蘇有晴已經開門,下來了。

杜海平抱住妻子,眼淚都要下來。

不敢抱太緊,嘴裏哽咽。

「有晴,辛苦啦,想死你了。」

「我好了,我全都好了」

「感謝三喜兄弟,要沒他,咱這家」

「他把這個家,把你,還有孩子,照顧的可好」

「」

又是一陣噼里啪啦。

蘇有晴卻是含着淚,趴在丈夫寬大的肩膀上。

視線,落在宋三喜的身上。

這含淚的臉,蓬鬆的秀髮,冷風吹掃。

是那麼的,凄然楚楚。

喜教父只能,裝着沒看見。

把兩個旅行箱,拖着朝自己車走去。

「罷了罷了,到底咱還是上了年紀的人,經不起這種情景的衝擊,心軟,難受」

是夜,杜海平大醉一場。

宋三喜陪着喝了些酒,沒醉。

杜海平不醉,也說不過去。

重拾男兒信心,喜獲高職位,年薪豐厚。

回家來,一大家人,住上豪華大別墅。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喝啊!

喝醉了,連二樓的主卧室都沒進得了。

一身酒氣,對孕婦不好。

進了二樓的客房,睡得呼啦啦的。

做夢都在說謝謝三喜兄弟。

都在說:老婆,我太能啦,我不再是軟弱的我啦!

甚至,醉夢中,都笑醒了。

悄悄推開主卧室的門,看着床上,睡的安然的妻子。

他,笑的跟傻子似的

而當天晚上,宋三喜喝了酒之後,一點沒有從前的狂性。

依舊,彬彬有禮,斯文有度。

把醉成一灘泥的杜海平,扛上樓。

還去親自給林瓏做的針灸,又教張小霜一些手法。

回來之後,吹口琴,哄女兒們睡覺。

在後,才在三樓自己的房間里,洗了個澡。

渾身清爽。

身體素質的加強,讓他身上的酒味都沒有。

然後去書房叫蘇有容過來,幫個忙。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然而史萊姆又做錯了什麼最新章節、然而史萊姆又做錯了什麼彥縭、然而史萊姆又做錯了什麼全文閱讀、然而史萊姆又做錯了什麼txt下載、然而史萊姆又做錯了什麼免費閱讀、然而史萊姆又做錯了什麼彥縭

彥縭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然而史萊姆又做錯了什麼、然而守護蛋精靈又做錯了什麼、死神的自我修養[綜神話]、我的馬甲是無限副本最大的BOSS、

。 蘇婉卿焦急的喊著。

前來賀壽的賓客之中,還真有醫生。而且還是雲城有名的國醫聖手,楊家的家庭醫生,袁宏明。

一旁的楊俊生見狀,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趕緊上前安慰道:「婉卿你先別著急,爺爺他會沒事的,袁神醫是我楊家的家庭醫生,他醫術很高超的!」

「袁神醫,快,來給蘇老爺子看病。」

袁宏明聞言隨即上前,為蘇老爺子把脈。

但是袁宏明看了之後,卻直搖頭。

「醫生,我爺爺他怎麼了?你說句話啊!」蘇婉卿的聲音已經帶著哭腔。

「沒用了!老爺子脈搏微弱,已經回天乏術了。」袁宏明忽然開口。

「什麼?不可能,我爺爺他不會有事的,絕對不會。」

醫者仁心,懸壺濟世。

王野的腦海里,此刻浮現出這八個字。

「我來看看。」

王野的聲音在大廳里響起,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了王野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