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雲吞靈閃!”

噗嗤!

就在食火獸王眼中閃過痛苦神色的霎那,林冕的心中同樣響起五個字,而後雷雲槍槍尖不帶絲毫感情的刺破了食火獸王的脆弱咽喉,滾燙的鮮血噴灑而出。

林冕將槍尖抽出,又帶起一蓬腥臭的鮮血,片刻之後,那食火獸王的身軀往旁邊一歪,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原本騷動的食火獸羣,立刻變得寂靜無聲。 苦苦支撐着近兩百隻食火獸的沈飛三人,即便實力都是達到了煉體境五重,但蟻多咬死象,這些食火獸不要命的往上衝,如同潮水一般,如果不是沈飛三人早就晉入煉體境五重,要堅持這麼長時間還真不容易。

“林冕這個混蛋!”

王川一劍將面前兩隻兇狠撲上前來的食火獸攔腰斬斷,心中憤憤地罵道,假若不是其父王雷交待過在狩獵戰中要忍讓,即便林冕是隊長他也不會聽從安排,這些食火獸像是發了瘋似的,自己仗着手中一柄利劍也有點快堅持不住的跡象了。

“吼……”

就在三人即將要選擇逃命之際,不遠處的空地中央地帶卻是突兀的傳來一聲淒厲的妖獸嘶吼聲,然後三人便是驚訝地見到,剛剛還在瘋狂進攻的食火獸們一下子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恐懼的事物一樣,紛紛開始四處逃散,沒有絲毫的理智,甚至踩死撞飛自己的同類也在所不惜的往外逃去。

“林冕竟然這麼快就成功了?!”

見到這種情形的沈飛三人同時驚愕了一瞬,然後就聽到林冕爽朗的笑聲在空地上響起:“快點解決殺了這些食火獸,他們的老大死了,現在是任我們宰割了。”

聞言,沈飛立刻便是不再留手,衝進食火獸獸羣之中便是大開殺戒,而手中的分數牌上,光芒不斷閃爍,分數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增長着。

二十分鐘後,空地上令人作嘔的血腥之氣瀰漫,林冕一行人換了一身乾淨衣服,聚集到一起,所有人包括王川的眼中,都是有着掩藏不住的興奮之色在閃動。


“林冕,這一次真的幹了一票大的,現在估計所有的隊伍裏就我們隊分數最高吧?”沈飛握着分數牌,眉開眼笑道。

“那我們現在是要往更深處走嗎?”陳狂山眉頭一挑,看起來剛剛那一場分數收割還沒有讓他太過滿足。

林冕沒有說話,只是臉上還是划起一抹笑意,對衆人說道:“雖然城主沒具體說明,但這湮魔森林中肯定存在三階甚至以上的妖獸,他也暗裏提醒過我們,沒事不要去招惹那些強悍的妖獸,要不然死在那些妖獸的手裏,可就真的划不來了。”

一直沒說話的王川此刻聽到林冕的話有些不舒服,言語略帶譏諷道:“難道我們就在這外圍獵殺一些一階妖獸麼,那火巖鎮的霍巖可是煉體境七重,說不定現在已經是在考慮怎麼圍剿三階妖獸了。”

“哼……”

林冕冷冷看了一眼那身後深邃的黑暗森林,道:“他以爲三階妖獸是那麼好殺的麼?”

“那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沈飛贊同的點點頭問道,林冕是隊長,也是他們四人之中實力最強的,眼下這種情況只能聽從隊長的安排。

林冕嘴角突然是掀起一抹令人捉摸不定的弧度,然後目光頗有些玩味的盯着空地中的一顆大樹下方,道:“呵,沒想到獵物馬上來了。”

剩餘三人訝然的轉過身去,目光也都是逐漸變得陰沉。

因爲在那大樹下,至少有兩隊人馬將風陸鎮的一行人給死死的盯着,看那貪婪的目光,似乎是來者不善。

“先認識一下,紅光鎮,陳揚。”

“三蒲鎮,鄭同。”

樹下的兩隊人馬之中,突然走出來兩道身影,對視了一眼然後轉眼傲然說道。

“風陸鎮,林冕。”

林冕同樣是一步上前,雷雲槍握在手中,目光直視對面的陳揚和鄭同兩人。

見林冕臉上沒有半點恐懼緊張的模樣,那陳揚和鄭同兩人臉上也是有些不自然,他們自然聽說了林冕在鷹城地下坊市中一招打敗和他們一樣同爲煉體境五重的武魁,但一想到對方只有四個人,而自己這邊至少也是十人以上,心中一下就有了底氣。

“你們風陸鎮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好呢,竟然碰見了這麼一大羣的食火獸。”陳揚觀察了一下這空地,語氣中的味道耐人尋味。

鄭同跟着點了點頭,一雙眸子中有着火熱之色閃動,道:“嗯,看來你們是收了不少的分數吧?”

“我們的確拿到了一些分數,怎麼?”沈飛靠近林冕身側,道。

“俗話說見者有份,我倒有個提議,不知道林冕兄弟可否應允。”陳揚提高了聲音,大聲說道。


林冕似笑非笑的盯着陳揚,問道:“什麼提議?”

“給我們兩個分數牌,這樣一來大家的平均分都提高了,一起提高,何樂而不爲呢?”陳揚哈哈大笑道。

“好一個何樂而不爲…..”

林冕閉上雙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片刻後睜開了雙眼,那雙水晶般的黑色眸子深處,有着令人恐懼的寒意出現,對着樹下那一大隊人馬冷聲道:“要是我說不幹呢?”

“那我們就只能搶了!”

陳揚的話一落地,身後一羣;煉體境四重左右的少年便是怒喝着衝向了林冕四人,根本不給一絲情面。

林冕雷雲槍橫握在手,對其餘三人說道:“你們解決其它人,陳揚和鄭同交給我。”

沈飛三人點了點頭,身形一動,同樣是迎了上去,場面中,立刻只剩林冕和陳揚鄭同三人。

看到林冕揮手將身邊的小狼趕了出去後,陳揚和鄭同兩人也是神色難看的盯着林冕,看樣子林冕準備一個人迎戰他們二人,似乎有些蔑視他們的味道。

“老子就要看看你這匹風陸鎮的黑馬到底有多愛撒歡!”

陳揚手在虛空一握,一柄精鐵所鑄的鐵棍便出現在手中,而一旁的鄭同則吃手空拳的衝了上來,貌似對自己的拳頭很有信心。

面對那衝上前來的鄭同,林冕只是閃身一躲便是輕鬆避過前者高高揚起的拳頭,手肘往身側猛地一擊,結結實實的落在鄭同的後背之上,將之狠狠擊飛了出去。

而這邊,陳揚已經欺近林冕跟前,鐵棍攜帶着劈山裂石的洶涌氣勢對着林冕的頭頂當頭砸下,竟然是不打算留林冕的一條性命。

下一刻,林冕的眼神驟然凌厲,步伐變化,雷雲槍往頭頂奮力一擡,槍身與那精鐵長棍轟然相撞!

叮!

槍棍相接,陳揚明顯感到一股極端詭異的反震之力傳來,虎口瞬間撕裂,林冕的力量將鐵棍都是彈開了去,鐵棍在空中劃過幾個圓圈後插落在地,而棍身上的殘餘的力量不減,竟還在不住的猛烈顫抖着。

陳揚同樣被林冕雷雲槍的凌厲一擊給震退十米之遠,剛想再爬起來去拿那遺落的精鐵長棍武器,卻沒想到咽喉上傳來的陣陣涼意,讓他不得不打消掉腦海中的這個念頭。

林冕手中的長槍槍尖指着陳揚的脆弱咽喉,同時偏頭望了一眼後方倒地不起的鄭同,聲音冰冷地問道:“還要我手中的分數牌嗎?”

“都給我住手!”

陳揚臉色煞白的大聲吼道,眼中滿是驚懼,再也沒有之前要搶分數牌時的自信與囂張了。

那些正聯手對付沈飛三人的紅光鎮三蒲鎮人馬聞言立刻便是是停手,隨後一羣人的臉上都逐漸攀升起一絲愕然,兩個煉體境五重聯手,竟然也這麼快就落敗了?

“你想要怎麼樣?”陳揚眼神閃避看向四周,問道。

“很簡單,把你們所有人的分數都留下。”林冕語氣再度恢復平靜,舔了舔嘴脣道。

“不可能!”陳揚一口便是否決了林冕的話。

林冕手中的雷雲槍往前捅了捅,鋒利的槍尖劃破陳揚的咽喉,說道:“怎麼,裝了逼還想走,我是不能殺了你們,不過要讓你們退出狩獵大賽還是很容易的,你自己考慮一下。”

陳揚的臉色變幻不定,最終還是咬了咬牙,看向自己人的方向,道:“給他們。”

…… 正當林冕等人準備收取紅光鎮三蒲鎮的分數時,那躺在地上的陳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制止道:“等等!”

林冕歪着頭看向陳揚,說道:“你還想幹什麼?”

“我有一條情報可以跟你交換,條件是給我們留下一半的分數。”陳揚嚥了嚥唾沫,道。

“三分之一。”林冕道。

“林冕你!”陳揚有些惱羞成怒的模樣。

林冕露出一臉陽光笑容,笑容中不懷好意道:“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和我談條件麼?”

低頭看了一眼距自己的眼睛不過咫尺的雷雲槍,陳揚在林冕的注視下緩緩說道:“我們聽說那火巖鎮的霍巖不知道從哪裏得知,在這湮魔森林外圍東北方靠近深處的位置有一座神祕古墓,那古墓入口處有一羣實力極端恐怖的二階妖獸守護着,霍巖打算收拾掉這些二階妖獸,再把古墓洗劫一空。”

林冕追問道:“他們什麼時候動身?”

陳揚接着道:“霍巖糾集了與火巖鎮交好的幾座鄰鎮,還說動了水靈鎮的水月靈,估計他們今晚上就會趕去,第二天一大早就會動手。”

林冕收起了雷雲槍,看了看那些有些心灰意冷的紅光鎮的參賽少年,突然微微一笑:“我的意思是隻讓你們留下三分之一的分數。”

聽林冕這麼一說,陳揚的臉上涌上一陣狂喜,對林冕拱手躬身道:“多謝林冕兄弟,我們這些人被貪婪衝昏了頭腦,冒犯了你們,真是抱歉了。”

林冕微微點頭,然後讓出了道路,任由陳揚鄭同等人離開了這片空地。

望着那遠去的紅光鎮參賽少年們,沈飛拿起了手中分數牌,興高采烈道:“沒想到這羣人的三分之一分數也有八百分,這下我們的平均分數又是再度提高了兩百分啊。”

林冕眉頭緊鎖,卻聽旁邊陳狂山低聲道:“我覺得現在最讓人擔心的倒是霍巖那一羣人,到底那古墓中有什麼事物需要他們糾集那麼多人一起前往,甚至還叫上了水靈鎮的那個小娘皮。”

“嘿,既然都這麼好奇,那我們就一起過去看看就是了。”林冕舔了舔嘴,道。

說罷,然林冕便是帶着小狼拔地而起,率先朝湮魔森立東北方深處飛奔而去,其身後,沈飛、陳狂山、王川三人也是立刻迅速的跟了上來。

湮魔森林中沒有晝夜之分,只是無盡的黑暗籠罩,所以林冕等人的速度也不是太快,沿途一些一階妖獸和實力稍強一些的落單二階妖獸也被一行人順手斬殺,分數倒也上升了不少。

而且在往那座古墓奔去的途中,林冕等人也遇到一些其他的參賽選手趁着黑夜掩護想要偷襲掠奪分數的,這些人的實力最強的不過是煉體境五重,而最後這些人的分數也都被林冕搜刮奪取了一半,最後沈飛一合計,他們風陸鎮隊伍的平均分數,竟然是高達到了八百九十九的地步。

即便這樣的分數不足以穩坐第一名之位,想來擠進那前三之位也是問題不大。

“看這樣的情形,我們風陸鎮今年很有希望拿冠軍啊,哈哈……”

飛奔途中,沈飛也是說了一句略有些振奮人心的玩笑話,引得陳狂山和林冕莞爾一笑,至於那將臉隱藏在夜色中王川,他的臉上卻是閃過一絲隱晦,只不過這神色轉瞬即逝。

“等第三天離開湮魔森林之前,那時才真正是這個狩獵大賽白熱化的時候。”林冕說道,“所有人都會開始大打出手互相搶奪分數,說不得就有什麼黑馬瞬間逆襲而上了。”

“哈哈……”

談笑間,林冕等人也漸漸接近了陳揚所說的那個古墓所在的地方,不遠處傳來的喧譁人聲也在告訴着林冕,霍巖就在這兒。

四人掠進一出茂密的叢林,沈飛往外一探,說道:“我看到武魁了。”

林冕點點頭,往前一步,目光望向那沈飛所指的方向,眼神一凝,雙拳不由的漸漸緊握起來。

在樹林外圍的空地上,近三十道身影圍坐在篝火旁,而最中心的,赫然便是地下坊市中有着恩怨的霍巖武魁等人。

而在霍巖的對面,曾經出手相助過林冕的水月靈也靜靜盤坐着,臉上同樣是如深潭般幽靜,篝火倒映在其嬌俏的臉蛋上,顯得楚楚動人。

“果然,水月靈也在這裏,這女的好像也是煉體境六重的實力。”沈飛悄聲在林冕耳邊說道。

而隨着樹叢中幾個人的視線再次往前方移動,一座斜斜倒在那草叢的古老墓碑赫然入目,墓碑顏色暗沉,在這湮魔森林中十分不醒目,加之掩藏在半人高的草叢中,稍稍不注意就有可能錯過,也不知道霍巖是怎麼知曉的。

陳狂山擡頭看了一眼天空,道:“這裏被封印籠罩着,看不到現在時間如何了,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動手。”

“應該快了……”林冕低聲道。


果不其然,不到一個時辰,篝火邊的人羣便是開始騷動起來,每個人紛紛拿起武器,神色緊張地盯着前方不遠處的墓碑之後,像是在等待着什麼東西出現。

不一會兒,前方的空間中似是傳來虎狼般的咆哮聲,只不過這咆哮聲不只是單單的一聲,而是一聲聲緊接着傳來,待得那令人心中忐忑不已的咆哮聲徹底消失不見,篝火旁的人羣中緊張氣氛便是達到頂點,每個人都是嚴陣以待,準備迎接一場血腥的暴風雨襲來。

唰唰……

昏黃不明的光線中,數道影子從那荒涼墓碑後竄射而出,目標正是站在前方的人羣。

“動手!”霍巖眉頭緊鎖,低聲喝道。

隨即便是有手持武器的少男少女盡數衝了上去,和那些黑影對峙着,等那些黑影走出黑暗,遠處的林冕等人才徹底看清,那竟是一隻只形同黑豹的巨型妖獸,渾身皮毛黝黑,頭上一對綠色的眼眸緊緊盯着周圍的人羣,嘴裏的獠牙更是在黑夜中透射出森白光澤,尤其是背後的一條鐵棍般的尾巴,掃動間竟然連地下的碎石都是碾得粉碎。


“二階妖獸,鐵尾豹。”林冕眼神一滯,低聲喃喃道。

鐵尾豹同之前他們所遇的食火獸一樣是爲羣居動物,不過鐵尾豹的危險程度不亞於其它任何一頭二階妖獸,更何況這麼多的鐵尾豹集體攻擊,即便霍巖有那麼多人,恐怕一個不慎也得落得傷亡打辦的下場。

就在林冕一個恍神間,霍巖等人已經和那幾只鐵尾豹戰成了一團,武器破風聲呼嘯,很快便是有幾個人倒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