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氣猝然遇阻,「嘩」的開散,溶滲於血肉之中,多餘部分掉轉頭向小腹下涌去……

頓時,韓星的褲襠里像起了九級風暴,狂風呼嘯,雷聲陣陣,就像得了腸根阻,八輩子沒放過屁,又如大氣層被捅漏了,臭氧一次性大爆發,全放了出來!

他褲子后腚的麻布,早已被屁崩的化作了飛灰,半縷不存!

韓星忍著菊花的漲痛,大呼道:……我靠,這靈氣怎麼順著腚后泄漏……太可惜了!

便在此時,韓星神藏穴中的青銅鼎突然動了,裡面的鼎靈「嗷……」的傳出一聲興奮的吼叫,緊接著青銅鼎也不停的躁動……

隨即,一道綠光閃過,青銅鼎居然衝出了神藏穴,將丹藥所化的靈氣盡數吸了進去……

韓星褲襠里的炮火連天聲消失了,換來的是九爪金龍「嗝」聲嘹亮,這貨搖頭擺尾,居然是派頭十足,接二連三的……往外打著飽嗝……並噴出了道道龍涎,彙集成了一股靈力濃縮的勁流,又反哺給了韓星!

九爪金龍不斷的一吐一納……讓韓星的胃有些抽搐……

啊……讓老子吃你的口水!

但轉念一想,自已剛才何嘗不是讓對方吃了屁……正好扯直了!

媽了個巴子,吃就吃吧,也好過把腚崩腫了強!

韓星突然查覺到,這股靈力,似乎被九爪金龍提純了……所蘊涵的靈力,更加龐大與純正。

它一改霸道兇悍、一味衝擊的現象,而是變的藥性柔中有剛,澎湃纏綿,讓韓星沒有先前那種刺痛和灼熱感。

「咦,經青銅鼎煉化的藥力與殷天祥所賜丹藥的藥力不一樣?」

韓星雙目微閉,他清晰的感應到,肚腹內的這股煉化后的藥效,狂涌奔流,無窮無盡。

他腦海中大道天音又開始唱響:「道可道,非常道……」

彷彿受腦海中的《道經》所吸引,一團團熱流靈力逆沖而上,向著他的腦域狂涌而去……

《道經》金書經靈力刷洗,更加金光燦燦,把識海照得如幻海仙湖一般。

霎時間,他只覺得識海中猶如掀起了滔天大浪,在洶湧澎湃的衝擊下,他的腦容量在不斷擴大……

「轟,轟,轟……」韓星的腦域此刻像一個氣囊,將靈力長鯨吸水般的吸入……他的神識再次大增!

韓星只感覺自己的識海由一灣淺水變成了一眼深井,再漸漸形成了江河湖水……!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韓星將微閉的將雙目張開,這一刻,他心中卻是兀突的泛起了一種極為怪異的感覺,這……這腫么回事?

武動乾坤 在他的神識感應中,這天地間的所有東西似乎都變得緩慢了下來,慢的連氣流帶起的漪漣都能看的清,神識所到之處,萬丈以內微毫畢現。

韓星由衷的震驚,我靠,現在的眼神連蚊子公母都能分出來,一息時間振動蚊翼多少下都能數過來……

這要是用於臨敵,對方再快的手法招式他都能看的清,找個破綻,一腳下去,別說照襠踢,就是踢他的眼珠子都有可能,何愁破不了敵!

一想到踢的對方眼珠子掉滿地,他就萬分激動!

他怎能不激動?

自己正愁沒有克敵制勝的招式功法,沒想到《道經》利用丹藥竟將自已的神識潛能開發出這麼大,提高到了如此境界,可以斃敵於先知!

然而,他卻不知,大補至毒,補極至高,若身體承受不了,又何嘗不是九死一生之局!

開闢精神世界,領悟心靈之力,在一般修士眼中,其過程是相當艱難坎坷的,非旦需要海量的靈力,而且這靈力必須中庸平和。

否則,任由靈力硬性衝擊過強,不給你衝出個腦溢血,也得叫你半身不遂,最低限度也是個痴獃傻!

韓星若非有《道經》所引導,再加以青銅鼎平衡調合,斷不會出現身無半點修為,而神識卻堪比戰聖境界這種十分罕見的狀況。

神識壯大了,他第一時間又想到了造化仙玉。

「先前,因神識不夠強大而進不去造化仙玉第一層空間,此刻的精神力較以往不知增加了幾百倍,待我再試探一下,看能否進去,將第一層空間打開,看看裡面有什麼可用的東西,以便為宗門考核多做些準備!」

韓星心念轉動之間,精神意念不斷攀升,周圍的一切都化作了點和線,形成了一條條秩序鏈的組合,漸漸的,就連他自己的身體,似乎也變成了無數的點線……

「轟……」

就在這一刻,韓星的身上綻放出近乎星辰一般的璀璨光芒,就彷彿如同夜空中的絢麗繁星,突然降臨。

驟然間,韓星只覺得自己化做了一道流光,進入到了造化仙玉裡面,一座高矗的巨大的城門就立在自已面前。

造化仙玉對韓星敞開自己的第一層門戶!

城門高大,是由二塊完整而巨大的玄玉切割雕塑而成,玄玉通透,門面厚重而開闊。

城門上刻有一組組圖案,密密麻麻繁複無比,將道紋深深烙印在上面。

這些圖案極具神秘色彩,跳耀閃爍,組成二個古老的符文,像是倉頡原始象形文字,深奧的讓人根本無法看懂。

門裡面似乎別有一番天地,明月高懸,皎潔的月華透灑城門而出。

韓星在仰視觀望,想要揣摩,但是卻感覺陣陣暈眩,城門上無盡的道紋,有如夢幻,瀲灧迷離的烙印,讓人的神識很容易迷失在裡面。

韓星知道造成眩暈,是自己的神識還不夠強大,所以才見證不了這古老而神秘的存在,如果貿然強視,可能會很危險。

陡然間,他體內的青銅鼎一陣顫震,鼎內足以堆成山的丹藥全部化為齏粉,鼎內頓時白氣繚繞,滔滔的丹氣,如白虹貫鼎,被鼎靈呼呼狂卷,吞噬一空。

豪門契約,獨寵小情人 韓星頓足捶胸大叫,天哪,那可是數以千萬計的丹藥啊!

我的全部家當,竟被青銅鼎全部化成丹氣,被鼎靈吞空了!

要是早知道這樣的話,我我……我……寧可爆體不要命,也自己吃了!

我滴天啊……這要再從重頭搜刮天地靈氣,聚氣成丹,那得多少啊!

看來靈鷲峰的丹房倉庫不去都不行了……

青銅鼎中的九爪金龍吞足了靈氣,巨口一張,鼎內陡然一亮,從龍口中爆發出熾烈的光氳,射出一道道蔚藍色的光芒,直抵韓星的神識之中!

韓星識海頓時由江河化成了一片藍色的汪洋,形成無盡神輝的奇異景像……

「神識成海!」

韓星只覺的神識海中光芒璀璨,再睜開眼看向四周時,神光湛湛,目光所到之處,景物清晰無比。

城門上那組倉頡原始象形文字豁然落入眼中,卻是「天門」二個大字。

「砰!」

玄玉天門一陣搖動,綻放光華,兩扇門被緩緩打開……

只見一個黑洞洞的門戶裡面虛空扭曲,似乎在不斷塌陷,不知道通向何方……

「這是個什麼所在,為何如此玄幻?」韓星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進去?

突然,第一層空間深處黑暗無盡的地方有星辰月光閃耀,「轟!」天空中的星辰化成五彩古符密碼,不斷排列組合,最終亮起一排大字,高懸於天:「神藏源城」

這第一層空間竟然叫作「神藏源城」,只是不知裡面隱藏了些什麼造化弄人之物?

造化仙玉裡面共分十層,那剩下的九層又叫什麼?

難道層層都要對神識應修為才能打開嗎?

韓星正想之際,一道道靈力己似水波一般從空間里流淌向足下,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吸力……

靈力水波洶湧澎湃,猶如激浪排空,倒卷回抽一般,韓星在身不由己的情況下,人,早己被腳下綻放的神輝靈力拖入進了「神藏源城」的虛無空間之中……

隨後,他身後的城門「咣當」一聲,慢慢關閉了。

「神藏源城」宛如死城,虛空完全靜止了。

一團濃郁的恍如實質的白霧中籠罩著一個人形物體,在白霧氤氳中,幾乎被凝成實質!

在「神藏源城」裡面什麼都不可感知,只有無邊的黑暗與寂靜。

韓星一被卷進來就被一股神秘可怕的能量所包裹,空氣開始像薄冰一樣開始凝固,快速形成一塊巨大的玄冰水晶體將他禁錮在裡面。

他仰頭栽倒,靜靜的漂浮在那裡,被冰狀物覆蓋,人一動也不能動!

完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韓星臉色蒼白,空間凝固,這可是天大的災難,若再發展下去,他很快就會被窒息而死!

就在這時,他神識海中的《道經》劃出了一道電光……

韓星的心頭上突然莫名其妙的跳出一串清晰的口訣:

二目垂簾守祖竅,心定念止是正功。

身心兩忘萬籟寂,形神俱妙樂在中。

他豁然明悟,這莫名的力量並非不可抗拒,只要自已意守乾坤,就會不攻自破。

意守乾坤、收心求靜,乃是道家性命雙修的基本功法,此刻竟被韓星用在破解這玄奧無比的困局之上! 韓星被被玄冰包裹起來,連渾身的荒古血脈都凍的停止了流動……處於結凍狀態!

現在唯有心窩處尚剩下一絲暖意,證明這個人還活著!

此刻,韓星無喜無悲,舌閉天池,身心二忘,只是照《道經》上的守意法訣,集中精神,意守乾坤,以靜制動,讓這股極寒的困制之力無處著落……

同時,他不斷臆念催動心血加速流轉,果然心臟又開始強力起搏。

僅片刻,荒古血脈在體內又重新流轉,沸騰的勢同燃燒,整具身軀形同一個發光的太陽。頓時,緊固他的巨大冰點開始慢慢融化……

這冰寒領域本自虛無,一旦失去了作用目標,頓時規則絮亂,開始了反作用!

「咔嚓、咔嚓!」

神藏源城的空間里的冰寒領域相繼出現一道道大裂縫,形同巨冰開裂,開始崩塌。

冰寒領域若是開裂粉碎,沒有強大的神念化成神輝溢出體外抵禦,人肯定要被玄冰擠壓成齏粉!

「嘩啦……」

困住韓星的巨大冰點,被荒古血脈傳遞出的熱量消溶成了一地的冰水……

韓星像只落水雞一般從裡面掉了出來。

一經脫困,他開始瘋狂運轉靈力,努力調動神識海中汪洋般的神輝,掙扎著要凝聚運起全身的混元戰力要破開這冰寒禁錮的空間!

只是任憑他怎樣掙扎努力,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在這裡,身體透明,形同虛無,肉身再強大也不起作用。唯有精神念力可以支撐一切。

韓星使盡了渾身的結數,神識海中的神輝幾經調動,也難以融入到虛無透明的肌體中去。

置身在隨時可能崩塌的空間中,是一種煎熬,這過程漫長而又讓人心焦……

「咔嚓……!」

又是一聲巨大的裂響,寒冰領域中成千上百道裂縫相繼崩裂,並不斷變大,巨大的威壓猛然產生。

韓星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知虛空不知何時崩碎……一旦破碎,形成雪山冰崩,萬物皆成齏粉!

怎麼辦……只怕再過幾息,自己將粉身碎骨,葬身在這渺無人跡,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

現在唯一能抗衡這冰寒領域的依仗看來只有《道經》了!他絕對不相信,這麼一部神秘莫測的道經,裡面除了功訣,就沒有別的作用!

韓星唯有努力的保持腦中的清明,去與《道經》溝通,幾番下來,一個大大的「道」字突兀的浮現在了識海中!

韓星快速領悟經文口訣的玄奧,挖掘《道經》的本源,豁然開朗:

道,就是世界萬物運行的規律,萬物皆在變化之中!

道經是「道」,這冰封領域也是「道」!

他心中悄然閃過一道亮光:以道破道!

韓星感覺到了事態的危急,他將全部意念都集中到了腦部,心中默念「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最終「轟」的一聲響,一道藍色神輝帶著道痕,終於被他從神識海中調動薄發而出,開始在全身流動了起來……

初時,韓星透明肌體迷迷濛蒙,但隨閃耀的神輝氣息光芒越來越厚重,他漸漸整個的軀身有如實質,纖塵不染,繚繞著一道道蔚藍色皎潔的聖光。

「轟隆隆!」、「咔嚓、咔嚓……」

就在此時,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大響震耳欲聾,終於,空間承受的力量達到了極限,轟的一聲破碎崩塌了。

隨著領域破碎崩塌,產生了巨大的威壓力量,與此同時,韓星神識海中汪洋般的神輝也猛然溢出了身外。

神輝光焰重重,像碧浪紛涌,驚浪拍岸,猛推橫擋,抵住了冰寒虛空破裂爆發時發出的粉碎性力量!

然而,空間炸開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似乎能毀滅一切!

這一刻,韓星神識海像一方小世界,神識汪洋的上空,掀起了濤天巨浪,有道道神霞閃爍,千變萬化,宛如星河漫天。

他身上溢出的神輝越來越多,通體流出奇異的光華,彷彿四肢百骸與血肉臟腑都被神輝所滋潤,散發出蒸騰的異彩。

豁然一聲響,韓星身上猛然爆散出了一片藍色的光幕,撐住了這一方破碎的空間。

「轟!」二股力的相撞,發出了巨大的衝擊力量!

巨大的衝擊波,形成了一道強大的驟風,將韓星「吹」像樹葉一樣,漂出了冰寒領域……

瞬時間,這層空間重新又寂靜了起來,恢愎了原本世界。

亘古以來,持有造化仙玉者,能從冰封領域逃脫出來的極少!

而神魂稍弱,從未有過修鍊經驗的人能活著從冰封領域出來,則更是絕無僅有!

這份空前絕後的成就,韓星這個怪胎當為第一人!

不能不說,韓星除了心智堅定,性格極為堅韌外,本身的大氣運也起了很大作用。

《道經》,這部大道法典,正是他最大的福緣,若非他本身有大氣運、大機緣庇護,就算他是荒古血脈,也斷不會讓他有這份成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