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種威嚴,張志豪既驚且怒,卻到底沒敢出聲反駁。

而後,場面又安靜了!

目光一一掃過,最後停留在林儀身上,微微有些複雜,沉思良久,張裕山道:「準備離婚吧——」

轟!

簡單的話語,卻如同投下了炸彈,瞬間人群都炸懵了。

回過神來,張耀雲大驚失色,劉彩萍大驚失色,張志豪和林儀本人,一樣大驚失色。

「爸!」

「爺爺!」

「……」

相比這幾人的驚駭,其它人的反應就輕鬆多了。

「大伯英明!」

「我看也是離了好!」

「沒錯,就算林昊不認親也不肯幫我們,最多也就是丟掉一些關係損失一些錢財,還不至於遭滅頂之災。

可若是還將林儀留在家裡,保不準哪天他又想起來要收拾我們一頓,到那時後悔就晚了!」

「……」

皆長出一口氣,皆感覺輕鬆了不少。

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清楚目前最好的結局,那就是到此為止,互不糾纏。

也不是沒人想著將林儀剝光了送回去,然後吹枕頭風求著林昊回心轉意,可到底也太齷齪了些,根本沒法開口。

再者,那樣風險也太大了!

且不說那樣會不會激怒林昊,首先,真要敢那樣,對林昊有意思的唐玥絕對炸毛,後果張家絕對承擔不起…… 很諷刺。

白天才剛剛擺完酒,晚上就要離婚了。

尤為可笑的是,這一切的一切,作為當事人,林儀居然一點發言權都沒有。

張裕山發了話!

張耀雲劉彩萍這對未來的公公婆婆一點表示都沒有!

周圍的人一個個都神色輕鬆,彷彿放下心頭重擔,便是連她認定的男人張志豪,第扭過頭去,絲毫沒有表示挽留。

可笑!

心涼!

最後她也明白了。

「一直在努力的,到頭來卻不是想要的。」

「你們怕他了對嗎? 行行 你們後悔了對嗎?

我知道,若是但凡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可能,你們會如他白天說的一樣,去求著他回來。」

「可惜他不給你們這個機會,你們,也沒那個膽量去到他面前!」

「好了,廢話不說了,既然都那麼想我離開,我離開就是。

不過張志豪,別忘了,明天早上八點,我們民政局見!」

「……」

迫不得已的洒脫。

故作從容的淡定。

語畢,連夜,孑然一身,她離開了張家。

此後不久,紫禁山莊,一條簡訊呈到林昊面前。

「上面說林儀已經離開張家,從此與張家再無瓜葛,而且明天會去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

簡訊是張家發到蔣元慶手機上的,此刻蔣元慶正看著林昊,想知道他到底什麼意思。

林昊什麼意思都沒有,淡然道:「過去了就過去了,這種事不需要特別讓我知道……」

態度十分明確。

不論從前如何,自白天婚禮過後,愛也好,恨也罷,皆煙消雲散。

從今往後,不論張家,亦或林儀,於他而言,形同路人。

在場都是人精,得到這個答案,心裡便紛紛有數了。

接下來的時間,該吃吃,該喝喝,該怎麼請教,還怎麼請教。

然而這事終究還不算完!

衝鋒獻朕 張家固然是不敢繼續騷擾了,偏偏林儀又打電話過來。

「小昊——」

「你,你在哪啊?」

山裏漢子:撿個媳婦好生娃 「快過來,快過來陪姐姐喝酒……」

「好累,好想媽媽,好,好……嗝,咦,我這在哪呢?」

「……」

電話直接打到林昊這裡,一開口便是隔著手機都能聞到酒味。

林昊眉頭微皺。

席間也安靜下來。

本不欲理睬,可那一句「媽媽」,終究還是讓人有所動容。

通話莫名其妙斷掉,林昊也沒在打過去。

扭頭看了看唐玥,他道:「有把握找到人?」

「嗯!」唐玥點頭,拋了個媚眼笑道:「放心,包在我身上,她出不了事……」

林昊點頭:「不出事就好!」

言外之意,沒有過去見面的意思,也沒有再見的打算。

唐玥也沒遲疑,迅速打電話安排。

此後不久,消息傳來,林儀在張家附近一家酒吧被找到,酩酊大醉。

原本有幾個人不懷好意,不過都被唐玥派過去的人收拾了,林儀也被安頓到酒店客房。

雖然林昊不怎麼在意這事,可到底有些敗興,是以很快,這頓接風宴也落入尾聲。

待人群一一退去,眼看著時間還早,想了想,林昊道:「再做一份獅子頭打包!」

……

林昊提著一個精美的食盒出來。

盒子里幾個大大的獅子頭,乃是紫禁山莊特別製作,不論用料還是烹飪皆屬頂級,等閑根本吃不到。

等他一路往外來到約定的地方,咖啡廳裡頭,唐詩、徐薇、江未雨,三個人早就開開心心聊上了。

見他出現,江未雨顯得很吃驚,綳著臉問道:「你怎麼來了?」

徐薇和唐詩在一邊竊笑,還悄悄吐舌頭,不用問,是她們做的好事。

林昊也沒說破,淡然道:「特供的獅子頭,我吃著還不錯,所以打包了一份……」

食盒往桌上一放,轉身就準備走人。

他對江未雨沒什麼成見,問題是,江未雨對他成見很深。

為免繼續莫名其妙被說教,他不打算久留。

結果還沒走兩步,徐薇唐詩齊齊出馬,硬生生將他拖了回來。

「林大哥,這麼早呢,回去也睡不著對不對?不如坐下來一起喝一杯,順便聊聊天!」

徐薇表現得很是活潑。

唐詩也笑:「是啊林昊,你喝什麼,我幫你叫!」

「藍山!」既然走不掉,林昊也沒客氣。

他不是很懂咖啡,他也不怎麼喜歡咖啡,不過糖姨喜歡。

糖姨帶他去喝過幾次,每次都給他點一杯藍山,自己則要一杯卡布基諾。

其實唐詩跟徐薇也不怎麼懂,不過喊一杯藍山這種事她們還是會的。

動作也很快,沒多久,一杯散發著香濃氣息的藍山咖啡被侍者端了上來。

而這個時候,桌上食盒已經打開。

很香!

食盒的保溫性能很好,哪怕一路走了十多分鐘,裡頭依舊湯色鮮亮,熱氣騰騰,香味撲鼻!

一看就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饒是早已吃過晚飯肚子並不餓,依舊勾得人飢腸轆轆,食指大動。

可江未雨很不高興!

盯著食盒裡唯二的兩雙筷子,她道:「林昊,你什麼意思,為什麼就兩雙筷子?」

緊緊盯著林昊,雙目在噴火。

見氣氛緊張,旁邊徐薇唐詩下意識準備圓場,結果還沒開口,江未雨便扭過頭來。

「別插嘴!」

「我問他,沒問你們!」

臉色不大好看,顯然也意識到了一些什麼。

林昊也沒答,招來侍者,道:「加一雙筷子——」

「……」

「……」

好有誠意。

聞言,徐薇唐詩雙雙捂住額頭。

侍者一臉歉然:「抱歉現身,我們這裡是咖啡廳,沒有筷子,要不,我給您拿一把咖啡匙?」

很不錯的建議。

咖啡匙吃獅子頭,也是很方便的。

林昊正要點頭,冷不丁「嘭」的一聲,江未雨拍桌而已。

狠狠瞪著林昊,她道:「少岔開話題,我就問你,兩雙筷子到底什麼意思?

你是不是根本沒給我準備,你是不是根本沒想過或者乾脆就不希望我來?」

氣勢洶洶。

咄咄逼人。

突然的爆發,驚呆了附近的人,也著急了策劃這一切的徐薇和唐詩。

林昊卻光棍。

一點壓力沒有,他淡然道:「既然都知道,幹嘛還問我?」

「你……」

徐薇唐詩雙雙無語。

氣急之下,江未雨一杯咖啡劈頭蓋臉潑了過來…… 「林大哥,你就不能稍微的讓著一點點,我們好不容易才把未雨哄出來的!」

「是啊林昊,你老這樣,難怪人家未雨總是生氣誤會!」

「……」

江未雨氣呼呼走了。

徐薇唐詩表示十分無奈。

西遊鬥戰聖佛很閒 林昊有些不以為然,「我一直就這樣,除了她,我也沒見別人受不了!」

好有道理,居然無言以對。

聽這話,二女更加無奈了。

林昊也不理,又道:「況且你們不覺得她自以為是無理取鬧得厲害嗎?

老實說,她不待見我,我也不多想看見她。

白天的時候你們也看到了,每次走在一起,她總是要跟我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貌似,也好有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