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宇早就看出來藍發修者和金鐘是聯合在一起的,所以根本沒有絲毫動搖的攻擊。

這邊一群人陷入僵持的戰鬥中,無暇顧及其他,而那邊的二十一神將和青芒也已經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烈字組在烈圖的帶領下,無比恐怖的力量完全沒有章法的狂轟濫炸,拚命的砸著星核的防禦罩。

但那防禦罩雖然看上去很是微弱,但卻真的結結實實的擋住了所有人的攻擊。

二十一神將和青芒雖然看上去完全沒有受傷,也沒有消耗任何的力量,但是也不可能從星核之中出來。

一旦星核的屏障被打破,就算是現在的烈字組,也能將兩人打的凄慘無比。

更何況,韓宇到現在都沒拿出真正的實力出來,他的那兩個天地靈物就足夠幹掉他們兩個了。

所以現在他們能依靠的,唯有星核而已。

韓宇就站在劍客身邊瘋狂的攻擊,短短一盞茶的時間,他已經劈出三十五萬次的攻擊了!

金鐘上已經出現了道道裂縫,藍發修者也已經頂不住了,隨著韓宇再一次十字斬,他直接吐出一大口血,躺在了地上。

見到藍發修者倒下了,剩下那三人已經獨木難支,縱然秘技不斷的拋灑,卻也已經無法改變戰局。

金鐘被打爆,韓宇衝過去的瞬間,劍客的咒印也完成了。

一道光柱衝天而起,無數的艱澀難懂的文字混雜其中,直衝天鼓樓外而去。

還沒衝上多高的地方,一道黑色的大洞突然出現在天空中,光柱和那些文字一起衝進去。

韓宇自始至終就在旁邊看著,完全沒有阻止的意思。

「竟然成功了啊,真是恭喜。」韓宇笑眯眯的看著劍客說道。

劍客則是冷漠的站起來,盯著韓宇喝問道:「縱然你現在實力強大,靠山無數,早晚有一天,也會死在我們少主的手裡!」

韓宇點點頭:「不知道你們少主什麼時候能攢夠經驗來對付我,他越拖延,就越沒有勇氣的。」

「不要把你自己想得太無敵了!」劍客猛然咆哮一聲,隨後揮舞著長劍衝過去。

只可惜,他雖然也是祖神境強者,而且比韓宇成名時間不知道早多少,卻依然不是他的對手。

刀劍相交,韓宇連連倒退出去老遠,而劍客則是鮮血狂噴著倒地不起。

「如果你在發消息之前和我戰鬥,或許咱們還能打上一會的。」說著,韓宇瀟洒轉身離開。

劍客滿是不甘心的看著手裡的長劍,只聽嘩啦一聲,長劍變成了滿地的碎片。

而他也直接氣絕身亡!

很快,劍客的神魂被鼓音勾出來,還沒有來得及被同化,十八神將的神魂就撲過來,好像是一隻發現了骨頭的野狗般,大口的撕咬著劍客的神魂。

被星核保護著的二十一神將,見到自己的姐夫竟然被韓宇當做狗一樣驅使,頓時憤怒到無以復加。

可惜,任憑韓宇如何挑釁的看著他,他也不敢從裡面出來。

劍客身亡,藍發修者也已經沒有戰鬥的力氣了,剩下的那三個人很快被骷髏大軍打敗,然後拆成了滿地的碎片。

韓宇淡然自若的從那些骷髏大軍面前經過,來到了星核那層熒熒光芒之外,輕聲感慨道:「強者命星煉化的星核啊,這麼好的寶物,要是送給我該多好?」

「韓盟主,這是宗主祖上遺留之物,所以不方便送人。

不過宗主說過,如果盟主喜歡的話,他倒是可以告訴您哪裡有一顆星核。」烈圖漠然的說道。

韓宇似笑非笑的看著烈圖:「你是打算說東王的兒子那有是吧?」

「不,是東王的遺孀,那個女人手裡至少有兩個星核!」烈圖說這話的時候,眼神中總算是有些凝重的意味。

這下韓宇真的吃驚了:「竟然有兩個星核,而且還是至少兩個?那女人把自己家的所有寶物都偷走了嗎?」

「差不多,至少現在那位已經和東王的遺孀斷絕父女關係了。」烈圖道。

韓宇摸著下巴沉吟片刻,隨後才是搖搖頭:「還是算了,我得罪不起那個瘋娘們,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去找其他人搶吧。」

烈圖沒說話,而是看著二十一神將手裡的星核說道:「還勞煩韓盟主將星核幫我們拿回來。」

「哦。」

韓宇淡然的答應一聲,然後手掌穿過了星核那層屏障。

二十一神將頓時臉色大變,青芒也滿是不敢置信:「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不受星核防禦的影響?!」

韓宇微微一笑:「你們還記得當年,有位強者因為被人陷害扔到了妖魔界,然後再回來的事情嗎?

當時那位強者用的就是陣法,貫通兩界,然後將自己硬生生挪移回來的。

很不幸,星核雖然小,但也是個世界,只要是世界的屏障,就不可能擋得住我的陣法!」 16號毫無異色地微笑著解釋道:「中醫講:萬物皆可入葯,關鍵是看你怎麼使用,而葯櫃中的葯,都是王朝的特聘藥師專門精選出來的,雖然不能保證包治百病,卻也能起到藥物應有的作用,尤其是對修真者來說,這些更是難得的修真藥材。」

王治對修真都知之甚少,更別說還修真的藥材了,這和一個小學生去看葯書沒甚麼區別,入眼的除了圖片,全都看不懂。

王治對葯不感興趣,很快地看了看這些或大或小的東西,有些是直接放在外面的,有些是用盒子包裝著的,他也懶得看,就直接穿過了葯櫃,來到了武櫃。

武櫃的東西就直接和簡單得多了,整個籬笆圍成的院子裡面,到處都是武器,從刀槍劍戟,到扇,琴,棍,葫蘆,甚至還有布條的。

這些玩意光是放在那裡,就散發著各式的光芒,看一眼就能讓人感覺到它們的不凡。王治看得有點流口水了,這些個武器,雖然看起來沒有真金白銀那麼實在,可依然讓人覺得至少能值不少的錢。

他看了一會兒,發現一個很實在的問題,那就是:自己一顆仙石都沒有。

他留戀地再看了看這些流光溢彩的武器,至於後面的東西,也沒有多少興趣了,這很像一個渾身一分錢沒有,偏偏又在超市裡面看見這樣也很好,那樣很想買的人,心裡其實挺難受的。

剛開始的那陣新鮮過去之後,王治就再沒興趣去其他地方了,免得看見好東西心裡難受。

於是他帶著兩個鬼,就又走向了電梯,眼睛卻依然不可控制地看著周圍耀眼的寶物。

就在王治幾個快走進電梯時,原本安安靜靜的精閣突然發出了一聲暴喝道:「道友!把東西放下,不然就對你不客氣了!」這聲音很厚重,尤其是在原本安靜的房間里突然響起,不但王治幾個被嚇了一跳,原本在周圍看貨的人也都紛紛扭頭看了過去。

王治見有熱鬧可看,也就不急著走人了,好奇地墊著腳尖看向人群中。

這時,人群里傳來一個沙啞的女人聲音道:「這個我看中了,先拿來用,又不是不還給你!」

開始暴喝的聲音緊跟著說道:「這裡是帝都王朝的精閣,豈容得你壞了規矩!」

「我管你那麼多的規矩! 偽萌寶寶:總裁的失憶嬌妻 給我滾開!」女人的聲音說著不耐煩起來,然後,人群的中間突然就爆發出一陣藍色和褐色交織的光芒。

在光芒亮起的同時,原本遠遠圍成一個圈的人們散發出了不同的光彩,有幾個甚至拿出了一些法器,大家都不自覺地向外圍散開。

同時,整個精閣的所有櫃檯,所有器物,在同一時間飛快地閃耀了幾下光彩,眨眼間就沉入了白色的地面,消失不見。

於是,原本被人群和櫃檯遮擋住的熱鬧,一下子就呈現在了王治幾個的面前。

此時,空蕩蕩的房間中,一個原本面目清秀,穿著和16號差不多白色制服的男人,正半躺在地上,捂著肚子,臉色難看地盯著他對面的一個女人。

這女人三十歲樣子,長相一般,穿著一身奇怪的天藍色衣服,原本衣服的色彩還是挺好看的,可偏偏是一條一條的,那樣子很像有人刻意剪成的,只是樣子顯得不倫不類,倒是有幾分像個乞丐的樣子了。

女人手裡放著一把不到十公分的小刀,她仔細地看了看,然後再嘲弄地看了看地上的男人道:「多事,姑奶奶要的東西,你居然也敢不給。」她說著就將匕首收了起來,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正打算轉身走人。

此時,房間的四周有著十五六個人,大多一臉淡漠地看著女人,也有幾個帶著好奇或者戲謔的表情,甚至有人顯出驚訝和佩服的樣子,只是所有人都靠在房間的四周,沒有一個人上來。

正在王治以為這個女人會這樣輕巧地離開時,原本靜寂的房間突然旋起了一股乳白色的霧氣,霧氣來得莫名其妙,在大家還沒來得及看清的時候,就已經來到了女人的前方,然後,霧氣飛快地消散,一個英俊得讓人牙痒痒的年輕男人,穿著一套白色的西裝,就那麼面無表情地出現在了房間的中間,他一出現,就昂著頭,低著眼,和女人對視著。

房間里的氣氛一下子凝固了起來,所有人都能清楚地感覺到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鋒利氣息,即便這股氣息是指向女人的。

而原本囂張的藍色條子布女人也沉下了臉,甚至稍稍地後退了一步,警惕地看著這個男人。

正在大家以為兩人會一言不發就直接動手時,緊張的空氣中卻突兀地響起了一個甜膩的女人聲音道:「今天發生了一點小意外,打擾各位大仙的雅興了,小女子在這裡給大家道歉了,等一會兒事情結束,請各位大仙去浴閣消遣一下,算是小女子給大家賠罪了。」

隨著聲音的迴響,原本都緊張地看著房間中間的人們都不自覺地看向了電梯的方向。

王治一愣,立刻閃開了一點,也回頭看去,發現這說話的居然是胡麗那個妖精,她此時正從電梯里搖動著腰肢,一步一扭地走了出來,她今天穿著一套青色的弔帶連衣裙,前胸高聳,粉臂藕腿,一頭長發都弄成了波浪狀,每走一步就在背後飄呀飄的。

王治這是第二次見到胡麗,上次深更半夜的,他是有心想使勁看,卻總是覺得沒有看清楚,而現在卻不一樣了,自己離這女妖精這麼近,近得甚至能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看著她那誘人的身材,那勾人的臉蛋,他莫名地打了個寒戰,然後不自覺地退後了一步,以便離這個女妖精稍遠那麼一點點。

胡麗一顛一顛地來到王治的身邊就停了下來,繼續說道:「不過在那之前,還是請各位同道先在這裡做一個見證,免得秉正和巡城大人們問起來,也好有個交代。」她一邊說著一邊環視著房間里的眾人,最後將那灼熱的視線投在了王治的臉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王治心裡有問題,他總是覺得胡麗看向自己的眼神有問題,而且她還笑了,好像對自己的笑容也很特別,而在她特別的笑容中,王治突然就覺得自己的兩隻腳好像輕飄飄的站不住了,整個人馬上就要飛了起來一般。 王治正魂飛天外,腰上突然被打了一下,這一下不重,不過還是讓他的魂魄飛了回來,他忍不住再次一個冷戰,再也不敢去看胡麗的眼睛,而是扭頭看了看身後,發現錢佳正一臉氣鼓鼓的樣子,手裡捏著打神鞭,正一晃一晃的,看樣子剛才下手的,只能是這女鬼了。

胡麗向大家說過之後,才漫不經心地看向場地中間的一男一女道:「敢問這位道友是誰?怎麼面生的很呢?」

女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對面的傲慢男人,嘴裡卻不屑地對胡麗回應道:「要你多管,姑奶奶剛從天界過來,不行嗎?」

她這話剛出口,周圍的人群中有一部分人就發出了驚呼,而另一部分人卻是不相信的噓嘆,甚至還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看來這個回答讓大家很是意外了。

胡麗看樣子好像不太意外,她咯咯地笑著說道:「那這麼說來,道友就是天上的仙女咯?既然是天上的仙女,怎麼還能看得上我王朝中這點垃圾貨色,再說了,即便是天上的仙女,買了東西,也該給錢才是吧?」

女人依然一動不動地盯著男人,嘴上卻毫不示弱地說道:「小小狐狸精,屁話真他媽的多!要打便打,姑奶奶可沒興趣和你調情!」

她的聲音確實難聽了一點,至少比起胡麗的聲音來說,不啻於噪音,可她說的話卻讓周圍的一大幫子觀眾都忍不住偷偷地笑了起來,要不是看在這裡是帝都王朝的份上,估計都有人哈哈大笑了。

胡麗依然面色如常,只是那個高傲的帥男人卻皺起了眉頭,然後他微微地彎下了腰,雙手虛握成爪狀,一副隨時撲上去咬人一口的摸樣,和他英俊的外表實在不太般配。

胡麗無奈地一嘆道:「那好吧,各位道友可要給我做個見證,免得到時候有人說我帝都王朝欺負客人了。」她說完對著中間的男人輕輕吩咐道:「阿豪,小心點……別傷著人家了。」

王治一愣,原本還以為胡麗是叮囑這個叫阿豪的男人別受傷,沒想到是不傷到那個女人,不過他還沒來得及想更多的,叫著阿豪的男人就突然一個閃電般地沖向了對面的女人。

王治根本沒看清阿豪是怎麼衝過去的,他飛快地扭頭跟上阿豪的身影,直到女人的身前一米多的地方,阿豪突然停了下來,右手猛然往下一抓,目標直指女人的肩膀。

女人一直緊盯著阿豪,見對方抓來,一點也不慌張,只見她突然雙目藍光悠悠,在阿豪的手往下抓的同時,渾身的那些散亂布條突然無風自動地飄舞起來,而且不斷的變長,一晃一動之間,目標直指阿豪的手掌。

就在一個眨眼之間,手掌和布條撞在了一起,發出的卻不是軟綿綿的聲音,反而是金屬飛速撞擊摩擦的聲音,聽得人牙根都有點發酸。

而阿豪那看似雷霆萬鈞的一掌,也被女人的這些個布條給擋了回來,甚至連他的身形也往後退了一步。

女人得了優勢,一點浪費的概念都沒有,緊貼著倒退的阿豪就沖了上來,同時身上的布條不斷的飛舞著,彷彿一條條靈性十足的蛇,又彷彿一條條被捏成了條狀的水,目標分別指向阿豪的全身上下。

阿豪被女人震退,心中驚異的同時,對女人的咄咄逼人更是惱怒,見那十幾條藍色的布條飄飛著沖向自己,也沒有硬接,而是身形一晃,繼續往後退開了一步。

就這樣,原本強勢逼人的阿豪,居然就在一個交手之後,被女人欺身緊逼,只能偶爾還一下手,那樣子看起來十足的狼狽相。

王治原本以為那個帥男人能有多厲害的,至少他表現出來的樣子看起來很厲害,不然怎麼可能那麼臭屁呢?可現在,帥氣的阿豪同志卻讓他失望了,同時他偏偏又在心裡覺得這樣才好,不然這男人又帥,又厲害,那老天爺不是太不公平了一點呢!

王治正看著場地中間翻飛的兩人,以為阿豪同志就此完蛋時,房間里突然響起了一陣凄厲的狼嚎聲,這聲狼嚎來得突然,來得古怪,讓所有人都有點始料未及,而在狼嚎聲響起的同時,原本正在躲避攻擊的阿豪突然一個轉身,直接一抬手,一把就抓住了一條擊向自己的布條,金屬的撞擊聲再次傳來,只是這次,阿豪牢牢地抓住了那根布條。

然後,英俊瀟洒的阿豪同志就在眾人的面前,飛速地變大,變化,他一身的白色西裝寸寸脹裂,碎成了一片片的小布片,而一叢叢的銀白色長毛也從他的臉上,身上飛快的竄出來,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裡,原本帥氣逼人的阿豪,就變成了一條連同尾巴有七八米長,高有兩米的巨大純銀色巨狼。

阿豪的突然變身不但出乎王治的意料,甚至其他的修真者也很意外,大多數人都不自覺地拿出了一些東西,雖然樣式各異,不過看他們臉上鄭重的表情,這些東西絕對不會是用來裝飾的。

而王治同志更是驚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目光獃獃地看著那頭巨大的銀狼,他傲然立在場地的中間,一臉的猙獰和狂傲,那鋒利的爪子和牙齒,無一不在標示著它無匹的兇悍。

在房間里,最鎮定的,可能算是胡麗了,她還是那種閒情逸緻的樣子,一隻腳踮起來,一點一點的打著節奏。

而另一個鎮定的人,就是和阿豪對峙的女人,面對阿豪突然的變身,她好像一點也沒有意外,也不見慌張,在布條被狼爪抓住的一瞬間,她的身體就飛快地一轉。

原本握在狼爪中的布條就變成了一片幾公分大的小刀片,這刀片飛快地退回了女人的身邊,然後又變成了原本的布條樣子。

阿豪昂著頭,冰冷的眼睛居高臨下地看著女人,而女人面色慎重,離著狼頭十米遠的樣子,皺著眉頭,警惕地看著銀狼。

對峙只持續了不到半分鐘,銀狼再次昂頭髮出了一聲嗜血的嚎叫,就閃電般沖了過去,而女人也雙臂一抬,渾身上下的布條瞬間變成了無數的水藍色刀片,將她整個人像一個球一樣的包裹了起來,也沖向了銀狼。 二十一神將見到韓宇一臉猙獰,頓時惱怒異常:「敢進入星核,我倒是要看看,是你轉移的快,還是我的法則力量快!」

韓宇微微一笑,然後悠然飄向了二十一神將。

&狼&性老公別太壞 無數到劍氣衝天而起,隨後化作一道無比巨浪撲向了韓宇。

而二十一神將也已經將自己的小世界召喚出來,強悍的重力法則打壓下來,而後地面也是化作岩漿海!

韓宇卻依然不停留,繼續向前飛去,地面的岩漿對他沒有絲毫的作用,重力也無法讓他受到半點影響。

那萬道劍浪則是從他的身體中穿插而過,重重的轟在了星核的防禦上,卻未曾對韓宇造成半點影響。

「這是鏡像?!」青芒驚呼一聲,隨後長劍倒轉,立刻化轉為一個刺蝟般,無數的劍氣衝天而起,將星核的防禦圈全部刺了一遍。

星核的防禦沒有多大的問題,但是一圈莫名的紋路卻突然出現,顯然是一道不知道什麼時候刻畫上去的陣法。

二十一神將臉色猙獰的怒吼:「韓宇,死到臨頭還敢耍我,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只見一道道靈力湧入到星核當中,一道道外形的法則之力蔓延出現,然後附著在了防禦罩上。

轟!

整個地面猛地下沉了一些,遠處的烈圖等人也是快速的多遠,而韓宇則是被逼著顯現出身形。

「嘖,竟然是能夠加強重力啊!」韓宇趴在防禦罩上,笑眯眯的說道。

見到韓宇出現,星核的防禦罩瞬間再度變化,一道道波紋出現。

這次是爆裂法則,整個防禦罩都開始爆炸,每一寸都沒有放過。

二十一神將想要用這種方式將陣法全部抹除下去,可惜的是就在那些爆炸轟轟烈烈的想過之後,韓宇卻毫髮無傷。

而陣法倒是被摧毀了大半,可惜卻正在慢慢恢復。

二十一神將看著那些恢復的陣法,他知道無論如何也一定要將其摧毀,不然以韓宇的陣法造詣,還不知道會鬧出怎麼樣的動靜。

只是就在二十一神將打算動手的時候,星核防禦卻再次受到了強烈的攻擊。

烈字組等人再次回來,用狂暴的攻擊砸著星核的防禦圈。

他們畢竟是接觸過星核的人,雖然無法直接收回星核,但卻知道星核的薄弱點是什麼,所以烈字組的攻擊現在看來,反而要比韓宇更加具有威脅性。

二十一神將此時腹背受敵,而且他能對抗韓宇,卻不能對抗組成了戰陣的烈字組。

因為那些重力沒用,爆裂法則也只能用防禦圈內部,或者是防禦圈上。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星核最強悍的靈力攻擊攻擊。

因為當初煉化的時候,星核內部是具有極其濃郁的靈力的,那是包含著一個小世界的靈力。

而星核之中,還有煉化者留下的各種神奇秘技,這些才是星核最重要的東西。

但問題是,這星核並不是二十一神將的,他也沒有修鍊陸家的功法。

所以如果貿然使用裡面的秘技的話,有可能會引起反噬!

不過此時已經顧不上這麼許多了,二十一神將將神念完全沉浸在星核之中。

一道有一道的靈力進入其中,挑動著星核之中原本就存在的法則。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