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易眼神一冷,頓時他就要爆發出最強悍的戰鬥力。

「我來!」王思奕突然喊了一聲。

她一直都在關注著韓易,因為韓易一路帶著她前行,她反而沒有什麼壓力,一直都在注視著韓易。

她從韓易的臉上看到了憤怒,她突然覺得,韓易就要爆發了。

不過,這種時候,一旦韓易暴漏了,說不定就會牽扯出一系列的事情,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王思奕直接沖了前面去了。

頓時,她的底牌也暴漏出來了。

一道強悍的氣息從她的身體之中湧出來,韓易一愣,但是她已經衝上去了。

七零異能小嬌妻 韓易頓時也緊隨其後,一是要緊跟著王思奕,在她的籠罩下對青葵進行營救。

另外一個目的也是為了保護王思奕,生怕王思奕遇到什麼危險。

水芸此時也看到了王思奕強悍的實力,一個金仙巔峰,絲毫不輸於自己的實力。

轟!轟!轟!

無數的轟擊不斷的在周圍爆發出來,獸族頓時斷壁殘垣。

王思奕也直接衝到了獸族圍攻青葵的戰鬥邊緣。

但是,王思奕衝到這個地方之後,顯然也到了油燈枯盡的地步了,此時情況十分危機,如果韓易現在再不出手,恐怕這些機會就全部都葬送了。

王思奕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就要耗盡了,此時,她反而轉身看著韓易,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種無奈的情緒。

韓易眼睛一眯,頓時眼神爆發出一道強烈的光芒,這道光芒直接籠罩著王思奕。

韓易也直接欺身進入這個光圈之中。

瞬間,這個光圈直接奔著獸族而去。

在這電石火花之中,韓易直接抱著王思奕,放入了自己的心房之中。

此時,光圈之中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不過,他還是模仿出兩個身影,這兩個身影模仿的正是自己與王思奕。

可是現在是自己在做主導。

轟!轟!轟!

韓易的手段可不是王思奕那麼溫柔,王思奕空有力量卻無法發揮出一半來,但是韓易就不一樣了,他的每一次攻擊都是殺招。

在這道光圈的籠罩之下,瞬間,三名金仙被韓易殘殺。

每一名金仙都能凝聚出一滴獸血精。

這當然不過癮,韓易衝殺進去,一進去之後火光四射。

獸族也沒想到進來的人竟然如此厲害,竟然躲閃不及,直接被韓易算計了。

可是,韓易殺了三位金仙之後就無法繼續斬殺了,畢竟人家已經有了防備,但是他們的包圍圈已經被韓易撕開了一道口子,已經無法困住青葵了。

青葵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韓易的氣息,就在韓易撕裂拿到口子的那一瞬間,青葵就沖了出來。

只有她出來,這些獸族的高手才會被她牽制出來。

頓時,所有的包圍圈全部消失,形同虛設。

韓易微微一笑,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頓時,火光開始慢慢消散,在消散的那一瞬間,韓易將王思奕從身體之中釋放出來。

王思奕在韓易的心房之中得到了恢復,現在好了很多。

兩個人快速的向著身後退去。

青葵走出包圍圈之後大殺四方,她出來之後,這些人就再也沒有機會將她困住了。

韓易帶著王思奕退出了包圍圈,長生門弟子瞬間圍了上來,也不再參與獸族之間的爭鬥。

此時,水王府再次佔據了優勢。

水芸聖女的三十七位金仙高手也衝破了獸族的包圍圈,或許是獸族這一次算計還沒有太徹底,因為三十七位金仙高手,他們還無法阻止。

瞬間,青葵帶著她的戰隊從包圍圈之中沖了出來。

獸族看到現在也無法繼續獲得勝利,只能倉皇撤退。

「水芸?」青葵看到水芸之後,眼神一眯。

「青葵,沒想到竟然是你?」水芸裝作剛才沒有認出來。

「你們為什麼不提早動手!今天如果沒有韓…..」

「青葵聖女,這一次你確實該好好謝謝我們小公主,我是長生門第十分隊隊長王墨。」韓易當即打斷了青葵的話。

青葵一愣,頓時明白了,韓易這是在偽裝自己的身份。

青葵也明白了,原來最近聲名鵲起的王墨,竟然真的是韓易。

青葵也曾經想象過這個王墨就是韓易,但她真的確定之後,內心還是非常激動。

韓易這種人,無論在什麼地方,都能脫穎而出,都會成為焦點。

韓易才來到天界這麼短的時間,竟然能夠再次成為人們眼中的焦點。

「多謝小公主。」青葵當即點頭示意。

「沒關係!咱們都是天界的戰鬥力,咱們一定要同心協力共同對抗獸族。」王思奕緩緩的說道。

「水芸!你看到了?你這種人,連一點最起碼的覺悟都沒有,甚至連自己的同門都不願意出手相救,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來呢?」青葵不屑的說道。

「青葵!你不要亂講話!如果沒有我幫你牽制這些高手,你們能安全的逃出來嗎?」水芸冷冷的說道。

「哈哈哈!水芸!你還好意思說?就算沒有你,小公主也能殺進去,只要幫我從外面打開一個缺口,我自然能夠帶領我的戰隊衝出來,只要我從裡面衝出來,就沒有人能阻擋我!」青葵傲氣的說道。

「哼!青葵,我不在這裡跟你逞口舌之利,你這種性格,拒人於千里之外,就算我想幫你,也會被你咬,以後我就算看著你死,我都不會出手幫你!」水芸狠狠的說道。

「好!很好,我青葵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幫助!!!」青葵冷冷的說道。 雖然不得不說,青葵的脫險跟水芸不無關係,但是她在一旁等待,錯過了最佳時機,如果沒有韓易與王思奕,就算水芸拼了命也無法將青葵救出來。

所以,青葵不會感激這樣的人。

韓易無奈的搖搖頭,青葵還是改不了自己倔強的性格,這樣的性格早晚會給自己帶來很多麻煩。

青葵的性格與王語涵有一些相似,性格之中帶著無限的倔強。

可是,她又與王語涵不一樣,因為王語涵從來都不會隱藏自己,而青葵卻在永生大世界隱藏了數千年的時間。

所以,青葵要比王語涵更懂得圓滑一些,可是隨著自己的身份被暴漏出來,隨著斷天池為了她而死,她的性情就開始變化了。

所以,現在韓易也搞不清楚青葵到底想做什麼。

「很高興認識你,青葵聖女。」韓易笑著說道。

「原來你就是最近聲名鵲起的王墨,久仰久仰。」青葵也淡淡的笑道。

「小公主,這裡不安全,咱們該走了。」水芸聖女當即說道。

她實在是看不慣青葵跟王墨說話的樣子,從王墨與王思奕之間的關係看來,一旦青葵拉攏住了王墨,那必然會導致王思奕倒向青葵這邊。

這絕對不能接受。

韓易笑了笑,王思奕不解的看著韓易,不懂得他是什麼意思。

「先等等吧!估計他們不敢再來了。」王思奕當即搖頭。

「小公主請放心,就算他們來了,我也會拼盡全力保護小公主的安全,不像有些人,只顧著自己的生命,卻不管他人。」青葵冷嘲熱諷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憑什麼保護小公主!」水芸當即就怒了。

「我或許保護不了小公主,但是如果讓小公主出現危險的話,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我青葵死了,可你就不一樣了,你只會顧著自己,你連自己的同門都不救,會去救小公主?我真的不敢想象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青葵不屑的說道。

「青葵!」水芸怒火萬丈。

「好了,兩位聖女,我看冤家宜解不宜結,更何況你們還是同門師兄妹,今天就當是一場誤會如何?」韓易突然笑著說道。

「哼!王墨,今天是我水王府內部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水芸非常不滿。

畢竟在她眼裡,王墨是自己帶來的,應該幫自己說話的,可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王墨好像更加親近青葵。

「這當然不是給我王墨面子了,我王墨狗屁不是,只是長生門一個外門弟子,但是,我所說的乃是小公主的意思,你們不會連小公主的面子也不給吧?」韓易突然笑著說道。

兩個人聽到這句話,也非常無奈的咽了下去一句話,畢竟王思奕還在這裡,她們也不能太不給面子了。

她們不再說話之後,王思奕也非常無奈。

因為她絲毫搞不清楚韓易的立場,但是在她內心深處能夠感覺到,這個青葵一定與王墨有什麼聯繫,不然王墨不會那麼拚命,甚至要冒著暴漏的危險來救她。

「好了!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咱們一定要齊心協力,不然萬一再遇到獸族可怎麼辦?」王思奕當即說道。

雙方這才慢慢的平息下了自己的情緒。

「我覺得咱們也得離開這個地方,獸族跟平常人不一樣,他們有一種寧死不屈的習慣,雖然這一次他們失敗了,但是我堅信他們一定會重新返回來。」韓易堅定的說道。

從目前他與獸族的接觸能夠看出來,顯而易見的,這些獸族絕對是一根筋的那種,必須要殺死對方才能達到目的。

「是啊!咱們走吧!」王思奕點頭說道。

頓時,這些人快速的奔著另一個方位而去。

雖然另一個地方也有獸族,但最起碼沒有計劃性的報復與埋伏。

「這裡的獸族已經越來越多了,咱們還是小心一些,不要再往前走了。」韓易突然說道。

「你要是害怕了的話就不要去了。」水王府已經金仙高手冷冷的說道。

頓時,王思奕與青葵同時瞪了這名金仙一眼。

韓易倒是無所謂,不過,如果繼續深入的話,一定不能帶這麼些人一起,一定要單獨行動,單獨隱藏。

這麼多人,目標太大,很容易暴漏,而且整體行動肯定不如單獨行動來的更簡單,所以很容易被人家發現。

韓易現在繼續擺脫這些人,也是為了讓自己在這場戰爭之中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

「咱們就是來戰鬥的,如果不繼續深入,還怎麼戰鬥?」青葵也不理解韓易為何要這樣說道。

「反正我不想死,你們如果想要去送死的話,不要拉著我與小公主一起,如果小公主出現了意外,你們誰能擔待的起。」韓易冷冷的說道。

頓時,這些人都不再說話了,說實話,如果真的是王思奕出現危險,如果讓龍王知道是與水王府有關的話,那他一定會遷怒於水王府,到時候說不定會引起雙方的芥蒂。

所以,她們都選擇沉默。

「對!我不想繼續深入了,你們自己去吧。」王思奕無奈的說道。

按照她的性格,其實她要繼續前進的,因為她也是一個好戰分子,可是按照韓易的意思,他好像不願意繼續前進了,或者他還有其他的計劃,所以王思奕只能忍著什麼都沒說,配合韓易了。

「小公主!這裡只是前線的邊緣,剛才的事情很明顯是有預謀的,就這麼走了,真的是太可惜了。」水芸聖女當即說道。

水芸聖女現在急需要和王思奕搞好關係,以後在水王府確定地位的時候,或許還能得到龍城的支持呢!

「不去就不去了吧!」青葵也突然說道。

她也看出來了,這是韓易的意思,既然是韓易的意思,她也不好追究其中的理由,自己也沒有理由不聽韓易的話。

「不不不,你們去吧!擔心的人只有我自己,你們不需要跟著我一起!」 錯了錯了 春光乍泄 韓易當即擺手。 「你這樣也會將小公主戴上膽小鬼的罵名,你這樣做是不是太自私了!」水芸當即說道。

「好吧!那我自己走可以嗎?我自己帶著長生門第十分隊不想繼續前進了好嗎?」韓易無奈的說道。

「你們不要誤會,是我自己不想繼續前進了。」王思奕當即說道。

「小公主,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們現在就返回吧!」水芸當即說道。

「算了,你們愛怎麼樣怎麼樣吧,我還有事情,不跟你們這些大佬一起玩了。」韓易直接沒好氣的說道。

頓時,他就轉身離開。

楊光宇等人看到韓易轉身離開,他們也隨機跟了上去。

「王墨!你要去哪兒?」王思奕也瞬間跟了上來。

「快走!」韓易當即嚴肅的說道。

這麼多人跟著自己,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現在,他要迫切的將這些人擺脫。

「你不想跟青葵打個招呼嗎?」王思奕突然有些吃醋般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和青葵認識?」韓易笑著說道。

青葵與水芸都沒有跟上來,青葵是知道韓易一定還有其他事情要做,而水芸則是根本就沒想要跟著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