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衛國嘿嘿笑。“李哥,一會你和國富叔說說,套個大馬車,咱們好好去逛逛。”

“逛必須逛。”

李棟喝了幾杯小酒來勁了,來到韓國富家裏這邊一下酒醒了,韓衛國這幾個小子故意,上套了。“馬車?”

“國富叔,這不農貿市場開了,我想把咱們編的竹籃子,竹簍拉一些去集市上試試。”

李棟這一說,韓國富一想這倒是啊,考慮一下就點頭同意。“行,你和你國強叔,國樑叔說一聲,回頭你和你衛軍哥一起。”

“好嘞。”

馬車弄到了,李棟心說,不知道明天集市上會賣點啥,李棟還是第一次趕大集呢。

第二天李棟早早起牀去找着韓衛軍牽馬套車。

馬車套好,李棟問着韓衛軍先去誰家?

“駕駕駕,先去國強叔家。”韓衛軍趕車,李棟坐在車架子上晃悠腿,舒坦。

來到國強叔家,裝上竹籃子,竹簍,還別說,才兩天國強叔編了十多個竹籃子和竹簍,國樑叔這邊也打了幾把竹椅子,這不連自己家傢俱都落下了,搬家要推遲一些天了。

李棟一聽索性連着書桌一起打好了,再搬家了,國棟叔家這邊簸箕和竹篩子也打了七八個,國富叔天天忙,沒想到竹籮筐竟然也有三四個。

韓國富交代韓衛軍和李棟,賣的好那就組織社員一起幹,要不是賣的不好,那就組織大家砍竹子賣。

李棟聽着覺着壓力山大啊,賣不好就要砍竹子,那自己這幾天白學了,罪白受了。

馬車上堆着滿滿當當,除卻竹編還有一些蔬菜,農貿市場除卻糧食不能買賣,牛羊豬這些大牲口也是不能買賣的,小豬崽子牛犢子倒是能買賣的。

再有就是一些副食品,花生瓜子啥的,偷摸沒人管,買賣最多是農具,李棟一路和韓衛軍打聽大集的事。“這傢伙趕大集沒啥意思啊,這不能賣,那不能賣的。”

“有大集就不錯了。”

“走咯。”

“衛軍哥,我來試試。”出莊子李棟接過鞭子,韓衛國幾個在莊子口摸上車,一個個興奮不行,趕大集啊,路上的遇到高小琴,畢文娟,還有張小蘭捎上,這幾個小子對象都來了。

一個個的這是準備虐單身狗嘛,李棟心裏嘀咕,大車來到公社這年月公社街道和後世半新的新農村差不多。

街道四周凌亂的很,人卻真不少,馬車好不容易纔找了地方停靠下來,韓衛國幾個小子帶着對象撒腿跑了。

“這羣小子。”

韓衛軍也直搖頭,當年他也是這麼過來的。

李棟無語,這幾個傢伙本來還以爲過來幫忙的,好嘛,人家約會的。

“先把東西搬運下來。”

第一天開市,人還真不少,多少年了,沒有趕大集,大家熱情還挺高,李棟瞅瞅四周心癢癢。

“衛軍哥,你先看着,我出逛逛看就看有沒有別人在賣竹籃子。”

說着李棟一溜煙跑了,第一次趕大集,還不四處逛逛,竹籃子衛軍先賣着唄。

“不知道,有啥好東西沒有?”

“咦,咋東西圍這麼多人?” 面對唐泰旭那黑洞洞的槍口,陳天毫不在意地「嘿」、「嘿」、「嘿」乾笑了幾聲,然後一臉鄙視地對唐泰旭說道:「唐泰旭,你也太膽小了吧?你手裡有槍就算了,還有送葬者和火雲博士,三大高手齊聚天台,還怕我這麼一個遍體鱗傷的特種兵?」

說完,陳天還用手指了指唐泰旭的左右兩側,示意他的兩旁還站著實力絕對可以與陳天媲美的送葬者,和老奸巨猾的火雲博士!

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唐泰旭不由得愣了一下,自然而然地順著陳天的話想了想,心裡馬上暗自思忖道:「嘿,陳天說的也是挺有道理的嘛!」

畢竟此時此刻,唐泰旭自己可謂「手上有槍,心裡不慌」,陳天雖然說手裡拿著他故意丟給陳天發現的仙女劍,但是他就不相信陳天能快過自己手裡的手槍!

而且唐泰旭的爺爺唐正陽經過火雲博士的改造之後成為了最強「人造人」——送葬者,實力絕對不會低於陳天,如果在養精蓄銳的情況下和已經成為了強弩之末的陳天打鬥起來,真的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勝利的天平絕對是已經傾向於送葬者這一邊!

更何況這個時候還有一個老謀深算、目光如炬的火雲博士站在自己的身後,充當自己義父的角色!

除此之外,唐泰旭其實還抓著一張超級王牌!

這一張超級王牌絕對比什麼都管用,具有一種無法拒絕的魔力,可以讓陳天笑就笑,哭就哭,蹲下去就蹲下去,站起來就站起來,叫向東不敢向西,叫爸爸不敢喊媽媽!

這一張超級王牌,就是被吊在高大木頭十字架上的離仙!

要知道,離仙是陳天內心最柔軟、最脆弱的地方,俘虜了離仙,就相當於打中了蛇的七寸,不怕陳天不乖乖投降服軟的!

「火雲博士果然是神機妙算啊,先是布下完美圈套,然後利用送葬者抓到了離仙,又懂得利用離仙來誘捕陳天,實在是令我大開眼界啊!」唐泰旭想到這不由得感慨無比,立刻用十分佩服的眼光投向了站在自己身邊的火雲博士。

可這個時候,火雲博士一點都沒有理會唐泰旭的注目禮,而是用一雙如鷹鷲一般銳利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陳天,眼睛裡邊爆射出來的凶芒幾乎可以殺死陳天!

過了好一會,火雲博士才悠悠地開口對陳天說道:「陳天,你居然可以上來呀!」

「怎麼了,」陳天淡淡地笑道,「難道你還盼著我上不來嗎?」

火雲博士嘴角雪白的鬍鬚抖了抖,冷冷地質問道:「也就是說,護士大大和護士小小都攔不住你了?」

「他們很拚命,也很盡職,但是功夫比起我來還是差了一截。」陳天平靜地說出這段話,盡量保持克制和冷靜,不想惹怒了火雲博士。

要知道,護士大大和護士小小可是火雲博士的左膀右臂,一直伴隨在火雲博士的左右鞍前馬後,事無巨細都盡心儘力地做到完美,這讓火雲博士十分滿意。

你可以想象得到,此刻如果讓火雲博士知道他最得意的兩名忠僕護士大大和護士小小被陳天擊敗之後,因為覺得愧對火雲博士而選擇了自殺,那火雲博士會作何感想?

換做普通人,早就暴跳如雷,哭爹罵娘,搞不好老早就一槍崩了陳天!

望著表情極為冷靜的陳天,火雲博士也意識到了一些什麼,只見他乾癟的喉結立刻顫抖了好幾下,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鐘才緊接著對陳天說道:「他們兩個死得也好,算是盡忠了。」

陳天是何等聰明的特種兵王喲,從火雲博士的語氣之中立刻就聽出來,火雲博士是死死壓抑著自己的怒火對自己這麼說的,為了保護自己也為了解救離仙,陳天馬上轉移了話題:「你們讓我上來,不是為了讓我來告訴你們雪女寶藏所在的地點嗎?」

唐泰旭原本聽到了火雲博士最得意的兩名忠僕護士大大和護士小小被陳天擊敗之後選擇了盡忠,還準備擠出幾滴眼淚來安慰火雲博士,但是一聽到「雪女寶藏」這四個字后,一雙眼睛馬上「叮」一聲放射出刺目的亮光來!

「雪女寶藏」喲,可是「雪之國」最吸引人的地方了!

這麼多年來,多少人樂此不疲,孜孜不倦,甚至為了「雪女寶藏」而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陳天,你知道『雪女寶藏』對不,那你快說呀!快說,不然我就開槍了!」唐泰旭大聲地朝陳天叫嚷著,手裡的手槍也不斷地朝陳天比劃著,擺出了嚇唬陳天的架勢。

看到唐泰旭這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陳天笑了笑,然後悠悠地對唐泰旭說道:「你要知道『雪女寶藏』對不?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

唐泰旭一雙倨傲的眉頭「嗖」地一抬,狠狠地瞪了陳天一眼,對陳天冷笑著叫嚷道:「嘿、嘿、嘿,陳天你還敢和我談條件啊?信不信我虐了離仙再做了你?」

面對唐泰旭的威脅,陳天並沒有太過於在意,而是心平氣和地對唐泰旭說道:「你先放了離仙,然後我就告訴你『雪女寶藏』的位置!」

「我戳,你還敢嘴硬?以為我的手槍是吃素的嗎?」陳天的話惹怒了唐泰旭,唐泰旭惱羞成怒地對陳天咆哮道,旋即扣動了手裡的手槍的扳手!

「砰!」一聲驟響,一發子彈從唐泰旭手裡的手槍的槍管裡邊爆射出來,「嗖」一聲掠過了陳天的臉龐,立刻在陳天的臉上「嘶」地劃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吧嗒」、「吧嗒」、「吧嗒」!

腥紅的鮮血立刻從陳天的臉上流淌下來,點點滴滴都濺落在老舊祭台最頂層的雪地上,看起來就像是雪地里開出來的梅花一樣觸目驚心!

可是我們的特種兵王陳天從唐泰旭扣動扳機,到呼嘯的子彈擦著自己的臉飛過,眼睛都沒眨一下,真正地做到了視死如歸,冷看生死!

「放下離仙,不然我死都不會告訴你。」陳天依舊執拗地說出這麼一句,臉上的表情決斷剛硬,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倒像是在吩咐自己遺言的烈士一般。

唐泰旭怔了一下,旋即從自己的鼻孔裡邊發出一個極為憤怒的「哼」字,然後在自己的臉上堆起了一個猙獰的笑臉,對陳天陰森地說道:「嘿,不怕死?那如果我做掉離仙呢?」

說完,唐泰旭「嗖」一下舉起了自己的手臂,調轉了槍口,把黑洞洞的槍口悍然地對準了被吊在高大木頭十字架上的離仙!

唐泰旭獰笑著對陳天威脅道:「陳天,你最好快一點,不然我怕我走火,那就對不起你啦,哈哈!」

面對著唐泰旭赤果果的威脅,陳天氣得憤怒無比,恨不得這一下就衝上去,用仙女劍將唐泰旭「嗖」、「嗖」、「嗖」地大卸八塊,以卸自己心頭之恨。

但是陳天也知道,無論自己怎麼衝動地出手,都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而且自己即便是搏命,也未必能敵得過滬海灘唐門這三個人的聯手!

但是正所謂「士可殺,不可辱」,就算是自己明知道會犧牲,也必須為自己爭取到尊嚴!

為了離仙,自己真的可以付出一切!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自己忍辱負重,滬海灘唐門的這些人就會放過離仙!

按照陳天對唐泰旭的理解,發展到最後的結局很可能是自己受盡了侮和辱、欺凌,而離仙卻得不到一個好的結尾,那才是最悲催的!

想到這裡,陳天的嘴角扯出一道詭異的弧線,然後笑著說道:「唐泰旭,沒錯,你非要殺掉離仙,我也奈何不了你!但是,你可能這一輩子都得不到『雪女寶藏』了!」

唐泰旭聽到這段話,尤其是聽到了「你可能這一輩子都得不到『雪女寶藏』」這句話后,不由得臉色一沉,心疼得嘴角的肌肉抽搐了好幾下,緩了一會才咬牙切齒地說道:「得不到就得不到唄,如果可以除掉你,也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情!」

說完,唐泰旭「嗖」一下把槍口對準了陳天,惡狠狠地罵道:「陳天,我忍你很多年了,看到你現在還敢嘴硬,我特么什麼『雪女寶藏』都不要了,直接送你上西天……」

看到唐泰旭那凶神惡煞的模樣,不知道什麼原因,陳天心裡邊忽然有了一種瞬間變得輕鬆的感覺!

不得不說,陳天在來到這老舊祭台最頂層這裡之前,已經歷經了太多的苦難和折磨,幾乎消耗了他所有的體力和精力!

可以說到了這個時候,陳天實在是太勞累、太疲勞了,早就達到了人體崩潰的極限要是換做其他人,別說像他這樣子繼續保持戰鬥的狀態了,不脫力虛脫而死,就算他厲害!

「真的要槍殺我?嘿,那就來吧,能為自己的愛人戰鬥到最後,也算是這樣子了,不丟人!」陳天笑著在心裡暗自說道,緊接著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準備迎接那一刻的到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忽然聽到了火雲博士大聲地喝道:「是誰?快出來!」

聽到火雲博士突然喊出的這句話,陳天頓時感到十分意外,不由得睜開眼睛,好奇地張望過去,只見在火雲博士站著位置對面的幽暗之中,赫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魅影! 這個時候,唐泰旭也明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白色魅影所嚇到了,馬上聲嘶力竭地吼了一句「是誰?!」,第一時間把對準陳天的手槍瞄向了這個白色魅影。

與此同時,陳天很快就看清楚這個白色魅影的真實模樣:只見這個白色魅影渾身裹挾在一張白色的大袍裡頭,從身上隱隱傳遞來的那一種極為酷冷的氣息,是一種令人不寒而慄的死亡氣息,簡直和現在尼泊金高原絕霜城上飄落下來的雪花一模一樣!

而這個白色魅影全身上下唯一露出來的,是一雙眼睛!

但是這一雙眼睛,實在是太令人心寒了,就連陳天、火雲博士這樣子見多識廣、定力十足的!

那是一雙怎麼樣的眼睛呀?

那可是一雙充滿仇恨和怨毒的雙眸,帶著猶如兩盞幽黃色的「鬼火」,在幽暗的夜色之中看起來十分詭異!

「這……這居然是他?」霎時間陳天腦海中情不自禁地出現了五個字,頓時錯愕無比!

沒錯,這五個字赫然就是「白衣神秘人」!

就是三番屢次出現,時而蓄意謀殺陳天,時而有意提醒陳天,亦正亦邪的白衣神秘人!

看到白衣神秘人的出現,陳天心裡邊不由得詫異不已,但也算得上是意料之中!

因為也只有白衣神秘人的出現,才算是最合理的解釋!

因為白衣神秘人就像是尼泊金高原的神秘生靈一般,很容易就消隱在雪域之中,可謂來無影去無蹤,就連特種兵出身的陳天都難以發現他的身影,所以如果說非要找出能夠奇迹一般地隱蔽在這高手環伺的老舊祭台上的人,也只能是他了!

這個時候,白衣神秘人面對著陳天、唐泰旭、火雲博士和送葬者,一雙鬼火一般邪魅的眼睛裡邊迸射出攝人的幽光,忽然從白色大袍底下發出了「呵」、「呵」、「呵」的一陣令人魂飛魄散的笑聲!

這一陣笑聲詭異無比,瞬間讓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甚至是作為「人造人」的送葬者也立刻把雙拳架在了自己的身前,擺出了一副作戰的姿勢!

這個時候,又驚又亂的唐泰旭也認出來這個白色魅影,其實就是一直尾隨著他們滬海灘唐門,一直刻意暗中搗亂他們的那個討厭的「影子」,不由得氣得牙齒痒痒的,馬上下意識地扣動了手鏈吧手槍的扳機!

霎時間,「噠」、「噠」、「噠」的一陣槍聲響起,一梭子彈瞬間從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呼嘯而出,悉數朝白衣神秘人飛去!

「快逃呀!」看到這一幕,不知道為什麼,陳天心裡邊也是急了,大聲地喊道。

好一個白衣神秘人,在唐泰旭把手槍指向了他的時候,就率先做出了閃避的動作!

只見白衣神秘人腳尖猛地朝老舊祭台的地面上一點,身形驟然一閃,瞬間便猶如飄飛的一團白影似的,「嗖」、「嗖」、「嗖」地就飛出了好幾米遠!

與此同時,唐泰旭射出的子彈接踵而至,就這樣子沿著白衣神秘人的身後迅猛地追著射出去,紛紛「啪嗒」、「啪嗒」、「啪嗒」地在老舊祭台的牆體上擊出一個個彈坑!

我戳,實在是好驚險喲!

「加油啊白衣神秘人,挺住呀白衣神秘人……」看到這驚險無比的場景,陳天頓時為白衣神秘人暗自捏了把汗,馬上在心裡不斷狂呼起來!

不是陳天支持白衣神秘人,因為都到了這個份上了,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這一個推斷,陳天自然得為白衣神秘人加油鼓勁了。

唐泰旭罵罵咧咧個沒完,死命扣著自己手裡的那一把手槍,恨不得這一下就把白衣神秘人「突」、「突」、「突」地打死,不料很快就把手槍裡邊的子彈給打光,卻沒有一發可以打中白衣神秘人!

「他娘的,怎麼逃得這麼快……」唐泰旭氣得跺著腳直罵娘,但是很快他就說不出話來了,臉上的神情也是瞬間凝固了!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才導致唐泰旭驚愕成這幅模樣的呢?

原來白衣神秘人在唐泰旭一梭子彈打完之後,馬上了報復性的反制行動!

只見白衣神秘人那雙猶如幽黃色鬼火的眼睛「叮」地一閃之後,唐泰旭的身上剎那間就「霍」一聲驟響,滕然升起了一團詭異的火焰!

我戳,這下厲害了!

說真的,唐泰旭完全沒有能夠想象到白衣神秘人會使出這樣子邪魅的招數,因此一開始還以為是幻覺,但是很快他就聞到了一股燒焦味,還有身上傳來那一陣被燒傷的疼痛,不由得「啊!」地大叫起來,聲音裡邊帶著驚慌失措的語氣!

「這……這怎麼一回事喲?」唐泰旭嗷嗷嗷地大叫起來,拼了命地甩著自己的衣袖,可是那些幽黃色的火焰依舊不斷地在唐泰旭的身上燃燒著,一點都沒有被熄滅的意思!

不是吧,這些不知名火難道燒不盡,熄不滅的?

這一下唐泰旭的確給這詭異的火焰嚇壞了,心頭一急下意識地抱著腦袋在雪地上滾來滾去,嘴裡還驚慌失措地嚎叫了起來:「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我去,真的一點做人的骨氣和處事的淡定都沒有,還說自己是滬海灘唐門的掌門咧!

還要不要臉啊?

看到唐泰旭這麼一副嚇得要命的表情,他的爺爺唐正陽,也即是被火雲博士改造過的送葬者立刻「嗖」一聲躍了出來,從後頭一把抓起了唐泰旭的雙腳,「咻」、「咻」、「咻」地在雪地上大翻轉起來。

唐泰旭這邊被白衣神秘人釋放出來的不知名火燒得里焦外嫩,正哀號連連、淚流滿面,那邊腳踝忽然被人「啪」、「啪」地抓住,然後猛地一陣翻轉,頓時昏頭撞向,不知所措!

但是你可別說,送葬者對自己孫子唐泰旭試出來的這一招雖然狠了一點,但是十分實用!

雖然唐泰旭像是被丟進攪拌機中一般攪得暈頭轉向,但是身上的那些似乎不會熄滅的不知名火在送葬者「雪地翻滾」的神操作之下,逐漸地在老舊祭台三樓的雪地上熄滅。

此時此刻,撿回一條命的唐泰旭已經被燒得焦頭爛額,好不容易緩過氣來,這才心有餘悸地對送葬者致謝道:「哇,哇,哇……謝謝爺爺!」

嘿,果然是「姜還是老的辣」呀!

陳天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心裡暗自為這白衣神秘人釋放出來的不知名火沒有燒死自己而感到惋惜,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的耳畔忽然聽到火雲博士的一聲怒吼:「不好,著火了!」

「著火了?」陳天聽到這一句話也是猛地一怔,旋即詫異地朝周圍望去,只見就在這老舊祭台最頂層的上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燒起了熊熊的火焰!

只見這些不知名的幽黃色火焰是從老舊祭台三樓通往最頂層的樓道裡邊湧起來的,而且越演越烈,大有把這老舊祭台最頂層燒成一片火海的趨勢!

原來白衣神秘人趁著送葬者為唐泰旭滅掉他身上燃起的不知名火的時間,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在老舊祭台的最頂層的四周居然燃點起了一大圈的不知名火,霎時間包圍了陳天和高大木頭十字架上的離仙!

「啊,這怎麼可能?!」看到這離奇的一幕,就連見多識廣的陳天都傻眼了!

要知道,這裡可是冰天雪地、落雪紛紛的尼泊金高原啊,溫度極低,風雪不止,別說把整一個老舊祭台的最頂層點燃起來了,就算你要在這樣子酷寒的室外點一把火,都是極為困難的,但是此時不知名火卻的的確確地燒得極為旺盛,簡直令人不可思議!

看到那些不斷朝上竄動的幽黃色火焰,唐泰旭一時間駭得舌頭都捋不直了,結結巴巴地叫出聲來:「啊,這……這真的是火嗎?天……天哪,怎麼可能會起火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