頃刻間,無數的流光劃過天際,那些流光乃是周圍修士發出的招式,每一道流光都是帶著一股極為可怕的破壞力,直奔白衣青年殺去。

感受到危險逼來,白衣青年臉上浮現出怒氣,只能橫移躲避無數流光,正是因為他橫移而開,卻是失去了拿到『天心青蓮』的機會。

「你們都該死!」

青年腳踏巨劍型飛行靈器,在天空中俯視眾修士,臉上有著猙獰的殺機密布。

轟轟!

天地靈力暴動起來,白衣青年手中的劍爆發出熾盛的光芒,一股可怕的氣息蕩漾出來,白衣青年衣袍鼓盪,眼底瘋狂嗜血,殺機畢露。

「都給我去死!」

白衣青年雙手握著手中爆發出熾盛光芒的長劍,而後劍尖朝下,猛地朝著腳下虛空,筆直虛而插下。

嘭!

白衣青年腳下的湖面爆發出打爆炸,湖水炸起一道道衝天水柱,湖面掀起驚濤駭浪,有浪花足足有十米多高。

嗤嗤!

而後,一道道金色的劍氣芒光從白衣青年手中熾盛長劍之中迸射而出,無數的金色劍氣芒光,以白衣青年腳下為中心,朝著四周鋪天蓋地的爆射而出。

每一道芒光帶著可怕的靈力波動,又是鋒利至極,所過之處,實力不夠強的修士直接被劍氣芒光切割成兩段,鮮血飆射,剎那染紅湖面,若弱小的下場妖獸也是如此。

實力強大一些的修士能擋住劍氣芒光,但也是受了傷,身上有不少傷口,嘴角有血跡流出。

僅僅有極為少數的高手,與強大的妖獸,才能在白衣青年的劍氣之下完好無損。

白衣青年僅僅是一招,展現出來的戰鬥力已然是如此駭人,場中不少修士心中驚悚,一些妖獸眼中也是有著恐懼之意流露出來。

「我說了,靈藥是我的,誰若是想要碰我靈藥,我必殺之。」

青年衣冠勝雪,面容英俊,英姿非凡,站立在巨劍飛行靈器之上,手握長劍,衣袂飄飛,俯視眾生,言語之中充滿了狂傲。

咻!

陡然,一道火光衝天而起,天空之中有著刺耳的破風聲響起,一道紅色的流光用一種令得白衣青年瞳孔都是驟縮的速度,在眨眼間已然是飛射到了『天心青蓮』近前。

那道紅色流光正是周峰,周峰身後有雙龍翼,龍翼給予周峰的速度加成非常可怕,他的速度在場中,幾乎是碾壓的存在。

『天心青蓮』近在眼前,周峰眼神之中有著一絲細微的波動,臉上流露出少許的興奮之色,而後周峰不遲疑,直接將『天心青蓮』收入儲物袋之中。

「拿我的靈藥,你找死!」

天空中,白衣青年暴怒,兇狠的目光落在周峰身上,手中的長劍再次爆發出熾盛光芒,可怕的破壞力氣息散發出來。

嗤嗤嗤···

周峰身上被炙熱火焰包裹,火焰將周圍空間炙烤得扭曲,此刻,一道道火焰自周峰身軀之中鑽出,而後化為一頭頭火龍,龍頭朝著白衣青年,瘋狂轟殺過去。

周峰不等白衣青年出手,自己先出手了。

見到火龍殺來,白衣青年先是臉上一愣,他們想到對方竟然先出手,而後臉上的怒氣更勝。

「雕蟲小技,我一擊摧毀!」

白衣青年抬手,一劍對著一道道火龍虛斬而下,一道半月形劍芒橫推出去,所過之處,火龍接連爆炸而開,天空之中化為了火海。

周峰身後雙龍翼扇動,身體化為一道流光,筆直射進火海之中,然後又從火海之中直射而出,飛射到了青年的身前。

雙臂雙爪龍化,火紅色龍鱗覆蓋周峰的手掌與手臂,化為龍臂、龍爪,一拳轟出,拳頭之上的火焰化為龍頭,跟隨著周峰的拳頭一起轟出。

青年見狀,瞳孔微微一縮,他沒想到周峰出手如此果斷,戰鬥的方式如此暴力直接,讓他有點措手不及。

慌亂之間,白衣青年手中的劍,朝著周峰的拳頭斬下,長劍劃過空間,空間震動,天地靈力逸散,他這一斬並不簡單,能將強大妖獸的身軀斬成兩截。

他不認為周峰的拳頭能擋住自己的劍,畢竟他的劍可不是簡單的靈器啊,他手中的劍僅僅只差一絲,就能踏入擁有品階了。

鐺!

長劍與周峰龍爪拳頭對碰,火花飛射,發出金鐵交鳴之聲,一圈肉眼可見的衝擊波自兩者交擊處爆發開來。

「怎麼回事?」

白衣青年英俊的臉龐之上湧現出不可思議之色,對方用拳頭擋住了自己的靈器長劍,並且毫髮無傷。

不僅是白衣青年,水面上很多修士都見到了這一幕,皆是臉色震駭,用肉體與靈器硬碰硬,毫髮無傷,而且要知道那靈器可不是簡單的靈器啊,那是已然無限接近下品靈器的存在啊!

龍化給周峰帶來不僅僅是力量上的提升,身體的強度,也是有著可怕的提升,要知道當年龍族的身體可是碾壓各族的存在啊!

白衣青年想要將長劍收回,蓄力再次一擊。

可是他驚恐的發現,自己手中的長劍靈器被對方用龍爪捏住了。 望著眼前這個臉色平靜的少年,白衣青年心頭震撼,因為他發現眼前這個少年,比起自己小了不少年歲,但是展現出來的戰鬥力非常強大,給了自己莫大的壓力。

白衣青年體內靈力瘋狂涌動,那種可怕的靈力波動在其身上蕩漾,他已然將自己的修為完全爆發出來,那股靈力湧入自己手中,而後力量爆發出來。

他用力一扯,想要將自己的長劍,自對方手中抽回來。

可是他全力爆發,卻已然無法抽回長劍,長劍在對方手中被扭住,紋絲不動。

「敢問閣下是誰,又是哪一個大家族的子弟?」

白衣青年皺眉,臉上的狂傲之色已經收斂下去,用一種還算是客氣的語氣詢問道。

「在下周峰,小人物一個。」

周峰微微一笑,回答得極為平淡。

「閣下若是將『天心青蓮』給我,我會給予閣下莫大的好處,我身後有家族,能給你你想要的東西。」

白衣青年臉上露出些許微笑,語氣也還比較客氣。

「若是我不給呢?」周峰臉上依然掛著微笑,語氣略帶嘲諷:「若是我不給,你是不是要把我殺了?你先前不是說,誰若是碰你的靈藥,殺無赦嗎?現在我不僅碰了你的靈藥,而且我還把你的靈藥拿了,你能殺得了我嗎?」

聞言,白衣青年臉色變了,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下去,一種憤怒之色湧現臉龐。

他暴怒,大吼一聲:「敬酒不吃吃罰酒!」

嘭!

白衣青年體內修為再次全力爆發,一圈肉眼可見的衝擊波蕩漾出來,他再次用盡全力猛地一扯,要將自己的長劍抽回。

不過···

他依然無法抽回,長劍被周峰扭住,紋絲不動。

「呵呵···」

周峰嘴角處浮現出一抹冰冷的笑容,而後另一隻龍爪之上,炙熱火焰爆發出來,瞬息之間火焰匯聚成龍頭,龍口一張,呼出可怕的氣息。

握掌成拳,周峰另一隻龍爪化為的拳頭,爆轟而出,拳頭之上火焰凝聚而成的龍頭,更著拳頭一起轟殺而出。

見狀,白衣青年臉上露出驚慌,他另一隻手握成拳頭,金色靈力自丹田之中湧入拳頭之中,粘稠如液體一般的靈力包裹在他的拳頭之上,他也是一拳轟向周峰轟擊而來的拳頭。

就在周峰火焰包裹的拳頭,與白衣青年金色粘稠靈力包裹的拳頭將要轟然相撞的時刻。

周峰拳頭猛地移動幾分,與白衣青年的拳頭錯開。

嘭!

周峰的拳頭轟在白衣青年的胸口,白衣青年胸口凹陷,肋骨碎了好幾根,一口鮮血自白衣青年口中噴出,他的氣息瞬間萎靡下去。

而白衣青年的拳頭轟擊在周峰胸口,周峰絲毫未傷,白衣青年的拳頭卻被震傷了,那一刻,他像是轟擊在了神鐵之上。

周峰胸口處也能龍化,那裡被火紅色的龍鱗包裹,堅硬無比,能抗住一般靈器的暴力轟擊,白衣青年的拳頭對周峰造不成威脅。

嗤!

身受重傷,氣息萎靡的白衣青年突然叢儲物袋之中掏出一塊玉佩,他一股靈力灌入玉佩之中,而後玉佩發出刺眼到讓人睜不開眼睛的光芒,如同是一顆小太陽一般。

接著,一個光罩憑空凝聚出來,將白衣青年罩入其中。

「小雜碎,你給我去死吧!」

白衣青年嘴角掛著血跡,臉上帶著那種無盡的瘋狂,眼神之中充滿的憤怒。

接著···

轟!

那一塊玉佩轟然炸開,掀起了驚天爆炸,一圈接著一圈的衝擊波自爆炸的中心處激射而出,爆炸的衝擊很可怕,周峰不敢小覷,他鬆開了扭住白衣青年長劍的手。

而後體內靈力火力全開,火焰將自己的全身包裹。剛被火焰包裹進去,周峰的身軀便是被那種可怕的爆炸能量淹沒了進去。

湖泊之上的天空中,爆炸的光芒極為刺眼,那爆炸的中心,讓人無法用眼睛直視,那個地方如同是掛著一顆神陽,光芒熾盛無比。

無數修士,身形飛退,爆炸的衝擊波擴散而開,所過之處,湖泊爆炸,炸起一道道驚天水柱,湖水之中的生靈被炸成粉碎,碎塊屍體漂浮在湖面,鮮血將湖泊染紅,差點將湖泊變成血湖。

修士們害怕,只能不斷倒退。

有些修士退後的速度慢了,被爆炸的衝擊波絞殺成碎片。

衝擊波讓湖泊掀起一道道十幾米的高的浪花,湖泊之中很多弱小生靈都被在爆炸中死去。

那玉佩爆發出來的力量太可怕了,很多人都心悸,眼中有著驚恐。

不少人後怕,雙腿都在打顫。

那個白衣青年不知道是哪個勢力的人物,掏出的東西一件比一件可怕,巨劍飛行靈器,無限接近下品靈器的長劍,現在還有一塊蘊含了如何可怕破壞力的玉佩,讓人不得不去猜測這個白衣青年到底是江河之地哪個勢力之人。

在那大爆炸之中倖存下來的修士與強大妖獸,都是將目光匯聚到天空之中,等待著爆炸落幕之後,那天空之中又是怎樣的一種景象,他們猜測,那個青年應該已經被爆炸蒸發了,而那個被光罩包裹的白衣青年應該還活著。

呼!

有風吹過,草木搖動。

天空中,光芒將要散盡。

被光罩罩住的白衣青年,眼中帶著癲狂之色,在天空之中大喊:「小雜碎,敢惹我,給我死成渣渣!」

只是突然,他臉上那種癲狂之色猛地僵住,口中要說的話也是戛然而止,一抹驚恐到極致的表情瞬間攀爬上他的臉龐。

剎那間,白衣青年猛地轉身,踏著自己腳下的飛行靈器,化為一抹長虹,速度提到極致,發瘋似得朝著天邊飛射而去。

眾人驚訝,臉上露出疑惑,為何白衣青年要做出如此反應。

目光移動,一眾修士在光芒散盡之後天空之中發現了一道身影,那道身影身後一對火焰龍翼將自己包裹,懸浮於天空之中,火焰在少年身上跳動,炙熱的氣息不斷散發出來,炙烤得空間都扭曲了起來。

「他竟然沒死。」

「他不僅沒死,而且還毫髮無傷,因為他身上沒有傷口,而且氣息如龍,一點也不像是受了傷的人。」

「可怕,太可怕的,這個少年到底是何許人也,這個年紀,有著這般手段,在江河之地那可應該早就是名震八方的人物了啊。」

人群震動,無數人驚呼,修士眼底是那種驚駭之色。 「想跑?」

望著天際那道極速逃竄的長虹,周峰眉頭皺起,眼底有著殺機流轉。

剛才那白衣青年動用了大殺器,只為想要一舉滅殺周峰,不過被周峰擋了下來,周峰藉助背後雙龍翼,以及自身一部分龍化,將那種可怕的爆炸是扛了過去。

「想要殺我者,我必殺之。」

周峰口中冷喝一聲,而後身後龍翼扇動,身軀化為一道流光,追著白衣青年所化長虹,飛射追殺而去。

咻咻咻!

只是周峰剛剛動身,無數道流光便是朝著他轟殺過來。

那些流光乃是地面上的修士發出的招數,以及一些妖獸發出的殺招。

無數流光殺來,周峰只能快速騰挪身軀,龍翼的加持之下,他的速度快到極致,在天空之中幾個閃動,留下好幾道殘影,將那些轟殺而來的流光盡數躲了過去。

「交出『天心青蓮』可以放你離去。」

人群之中有人出聲,目光之中帶著兇狠,死死地盯著周峰。

「嗤!」

周峰一指點出,一道紅色流光洞穿空間,轉瞬殺到那個說話的修士眉心處,而後洞穿那修士的眉心,只聽得『轟』的一聲,修士頭顱爆炸,化為一具無頭屍體。

「當我道者,殺無赦!」

周峰身後火焰龍翼之上火焰跳動,灼燒空間,雙臂、雙掌龍化有可怕的氣息傳盪而開,胸前龍鱗覆蓋,讓他胸前的防禦力到了一個極為驚人的地步。

他懸浮天空之中,眼神冰冷,俯視場中無數修士,聲音之中充滿了殺機。

「若是不交出『天心青蓮』,你走不掉!」

黑袍老者站在湖面之上,他一柄飛劍在其身軀周圍轉圈飛動,他的話音落下,儲物袋之中又是飛出兩柄飛劍,此時他的周身有著三柄飛劍。

這飛劍靈器雖然比不上白衣青年的長劍靈器,但是也是極為不弱的靈器,破壞力非常可怕,當時飛劍殺出,差一點就洞穿了那頭巨蟒的頭顱,由此可以窺見這飛劍靈器的威力並不弱。

而且這個黑袍老者擁有三柄飛劍,三柄飛劍同時殺出,絕對難纏。

「正如他所言,今天你必須得交出『天心青蓮』,不然你就準備好交代在這裡。」

又是一道聲音傳出,那是一個留著寸頭的中年魁梧男子,男子身後站立六七個修士,這六七個修士身上蕩漾出來的靈力氣息都是極為不弱,加上這寸頭男子本身也是實力強大,這是一股極為不弱的力量,不敢小覷。

「吼!」

那一頭巨大的身體如同岩石一般的大牛妖獸,眼睛通紅,鼻中噴出白氣,對著天空之中的周峰發出吼叫。

「唰唰唰!」

湖中,藍色大魚掀起驚天駭浪,它身軀之上藍色光芒流轉,周圍湖水在劇烈震動,如同是在傳遞大魚的憤怒一般。

「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