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悟自創之道後,張誠已經不再被天道限制,此時他的速度,甚至比呂洞賓等金仙還快,是最有希望攔截女魁的人。

還沒靠近,張誠就舉臂一揮,道之氣息蜂擁而出,化爲一個白色的巨掌,朝着下方猛拍而去。

巨大的手掌上神紋顯現,直接覆蓋了數公里的範圍,威能令虛空震顫。

但是這張誠這一掌,卻並沒有攻擊女魁或者贏勾,而是拍擊向了下方的屍界大軍。

張誠想的很清楚,就算自己悟道成功,對上始祖應該還是略有遜色,更別提一挑二了。

既然彭祖、呂洞賓跟五大閻王都已經出手,自己也沒必要去當出頭鳥,先解決掉屍族大軍,到時候再一起圍攻,豈不是爽歪歪。

“不好!”

“吼?”

“嗷!”

感覺到一片陰影驟然在頭頂出現,下方的屍族下意識的擡起頭,只是一看,就發出一片驚慌的吼叫。

張誠扇出的巨掌,此時就像一片烏雲一樣降下,將濃郁的屍氣全部排開,其蘊含的恐怖威能,就連沒有靈智的普通屍族,都本能的感覺到大難臨頭,瘋狂衝撞,企圖避開。

張誠這一掌,覆蓋的正是屍族最密集的地方,要是拍實了,不知道會死多少屍族。

“他就是張誠吧?自創之道,的確厲害!”

贏勾一皺眉,雙眸中突然射出兩道黑芒,剛一飛出,就化作數十里長,直接抽打向張誠拍下的手掌。

“嘭!”

一聲巨響,張誠發出的掌印頓了一頓,但隨即就突破黑芒的阻攔,再次狠狠拍下,宛如一座巨峯般狠狠砸在地上!

數秒之後,巨掌才緩緩散去,地面上赫然出現了一個深達十幾米的巨大掌印! 數千屍族橫七豎八的躺在下面,每一個都被深深壓進了地下,擺出無數詭異的姿勢。

屍王境界以下的屍族,在這一掌之威之下直接屍身破碎,金色的屍身碎片散落四周,屍血橫流。

而那些高階屍族也不好過,原本健碩的屍身都被硬生生拍成了扁平,濃墨似的屍氣順着七竅不斷噴出,像發羊癲瘋一樣抽搐了好半天,這才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只是一掌,便鎮壓羣屍!

“什麼!”贏勾眼睛一瞪,幾乎不敢相信。

他們與將臣不同,是被犼的殘魂佔據身體後所化,雖然沒有將臣那樣強悍無匹的屍身,但也同樣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本領。

後卿擅用詛咒之術。

女魁能夠撕裂空間。

而他……擅長的就是用自己龐大的屍氣,轉化爲一種奇異的能量攻擊,能夠遠距離殺敵,彌補了屍族無法使用法術的短板。

但他沒想到的是,自己之前那一擊,雖然沒用全力,但也堪比金仙術法威力了,居然只是阻攔了張誠一瞬而已!

這是張誠領悟自創之道後第一次出手,不僅震驚了屍族,也同樣震驚了那些三界大能,就連張誠自己也被嚇得一愣一愣的。

“我曰……這麼猛?”

張誠瞠目結舌,他發現本心之道的威力,超過殺生之道何止十倍,難怪說自己的道纔是最好的,這真不是胡說啊!

不過他也沒有愣多久,很快就再次伸手一抓,散落在大坑裏的屍丹立刻自行飛起,落進了他的掌中。

看着張誠像吃糖豆一樣,將無數屍丹塞進嘴裏,兩邊腮幫子鼓得像只倉鼠一樣,無論是女魁、贏勾還是三界那些大能,都是表情詭異。

屍族雖然也有吞噬同類屍丹的情況,但是必須根據境界來……

如果一隻屍王吞食了屍神境界的屍丹,非但無法吸收,還會被巨量的屍氣給瞬間撐爆。

但是張誠呢……

從屍氣上看,這傢伙也不過是屍王修爲,居然一次性吞食了數千枚屍丹!

就算這些屍丹大多品級不高,但是加起來可就嚇人了,就算是贏勾和女魁也不敢這麼玩。

但是他們卻不知道,張誠的屍丹可是先天靈寶衍變而來,就算吞食再多,先天之氣也能同化吸收,根本不會有爆體的風險。

因爲張誠的變態舉動,原本激烈的戰場都停頓了數分鐘,待反應過來之後,呂洞賓跟彭祖率先出手,率領仙界陣營發動了反攻。

贏勾和女魁也隨之而動,一邊驅使不斷涌出的屍族,一邊朝着那些金仙攻去。

就算是大羅金仙,也不敢跟屍族近身肉搏,更何況還是屍族始祖!

君似佳期入夢來 彭祖迅速統帥己方的真仙,形成一座巨大的仙陣,戰事再次激烈起來!

似乎是不服氣,贏勾在擊退秦廣王之後,居然再次盯上了正在消化屍氣的張誠,無數黑光從周身放出,鋪天蓋地的襲來。

始祖畢竟是始祖,一旦全力出手,張誠很快就被壓制在了下風,面對疾風驟雨般的攻擊,都有些手忙腳亂。

“好強……”

張誠看着不遠處的贏勾,心中暗暗驚歎。

贏勾的每一次攻擊,都能發揮出金仙級別的威力,而且沒有絲毫停頓,張誠雖能自保,但根本找不到反攻的機會。

“張誠道友,各位閻君,還請速速進陣!”

彭祖大喝一聲,雙袖一揮,暫時阻擋住贏勾的攻擊,張誠跟五位閻王瞬間抽身後退,進入仙界陣法之中。

“陣起!殺敵!”

呂洞賓站在陣眼位置,大喝一聲,只見無盡的法力驟然開始涌動,方圓數百公里之內的天地元力全部聚攏過來。

只見大陣上空,突然則顯現出一副巨大的深青色圖卷,四周也出現了四柄巨大的神劍,氣息滔天。

“誅仙劍陣!”

見到這一幕,五大閻王都吃了一驚,忍不住看向彭祖。

彭祖微微一笑,說道:“仙界雖然凋零,但是諸天大能離開之前,還是留下了不少遺藏……這誅仙劍陣,便是通天教主留給仙界的鎮族之寶!純陽子乃是劍仙,作爲陣眼能發揮出最強的威力,不過我等實力有限,還望張道友與幾位閻君相助,共同推動陣法!”

誅仙劍陣,在三界可是大名鼎鼎的絕世兇陣,就連張誠都在不少電視劇裏見過,絕對是吊炸天的手段!

留下此等絕世兇陣的,便是截教之主——通天教主,但其實這陣法並非是他創出!

通天教主雖然沒有位列三清,但一樣修成五氣朝元,三花聚頂,也是萬劫不壞之身。

他與道德天尊、元始天尊一起拜在鴻鈞門下,是最受鴻鈞寵愛的小徒弟。

得道之時,鴻鈞老祖將分寶巖上大部分靈寶都給了通天教主,其中最珍貴的便是誅仙劍陣!

而這位鴻鈞,便是開天闢地之後,人族出現的第一個大能,因爲得到造化玉碟,領悟萬物造化,也是最先證道的人族!

在紫霄宮三次講道,教化出三個徒弟之後,鴻鈞便散去形體,與天道融爲一體。

從此以後,天道就是鴻鈞,鴻鈞就是天道,而他所創的誅仙劍陣,便是天道第一殺陣,主宰天道殺伐規則!

這四口神劍,一爲‘誅仙劍’,二爲‘戮仙劍’,三爲‘陷仙劍’,四爲‘絕仙劍’。

四口神劍與誅仙陣圖合稱爲天道第一兇物,主宰天道殺伐之氣,殺戮萬物!

不過再好的陣法,也需要主陣之人去推動,如果僅僅是彭祖和呂洞賓兩位金仙,最多隻能發揮陣法十之一二的威力。

但此時加上張誠和五位閻君幫忙,誅仙劍陣瞬間光芒大漲,凶煞之氣無與倫比!

“起!”

仙界這邊拿出誅仙陣,佛境那邊也沒有閒着。

普賢菩薩雙手合十,十八羅漢護衛身周,引動同樣浩瀚的天地之力,迅速的凝聚成一具龐大的神體,依舊是普賢菩薩的模樣。

此大陣,正是佛界的“千佛滅魔陣”!

凝聚數千羅漢尊者之力,以普賢菩薩爲核心。

此時的普賢菩薩,已經絲毫不亞於佛陀果位!

佛之一怒,天地俱焚!

屍族始祖一現身,仙佛二界的大能也都不再壓抑,同時放出自己的鎮族陣法,一時間氣勢滔天。

凌冽至極的劍氣,浩浩蕩蕩的佛力四處縱橫,將濃墨般的屍氣不斷切割壓縮,逼迫屍族節節後退。

“我們等了好久了……”呂洞賓站在誅仙陣的陣眼之處,遠遠看着贏勾和女魁,森冷的說道:“既然來了,那就別回去了!”

普賢菩薩也雙手合十,悲憫的說道:“屍族本就不應該存在,可始祖不滅,就算屠盡屍族又如何……今日既然二位現身,那就先渡化了你們吧……” 如此絕陣,而且一出現就是兩個,當看到仙佛陣營陣法完全顯露聲威時,就連兩位屍族始祖都變了臉色。

“好奸詐!情願看着自己陣營的人去死,居然也一直隱藏殺陣不用!”贏勾面沉如水,忍不住罵了一句。

女魁也是怒哼一聲,“他們一直隱而不發,故意隱藏實力,想來就是專等我們現身……”

雖然之前猜測三界沒有使出全力,但是女魁也沒料到仙佛居然還隱藏瞭如此絕陣,一直很淡定的女魁此時也淡定不了。

屍界離開三界時,還是古神爭霸的時代,鴻鈞都還沒出現,自然沒見過誅仙劍陣。

但此刻身處十幾公里,就能清晰感覺到那四口神劍散發出的絕世鋒芒之氣,就連女魁和贏勾都暗暗感到膽寒。

“麻煩了……”女魁沉聲說道,“這些仙族原本比我們弱,可是沒想到居然創出了這種絕世兇陣!而且看佛界那邊,領頭那個在陣法加持之下,氣息已經在我們之上,而且佛門之力對我們有剋制,一不小心我們也可能受傷……”

“嗯……”贏勾點點頭,咬牙說道:“雖然之前我不同意開始決戰,但既然共主發話了,那這一場我們一定要贏!現在我們還有九個屍族統領,四個神使,未必不能一斗!”

開弓沒有回頭箭,此時屍界已經傾巢而出,他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兩位始祖沉聲商議,但三界陣營可不會手下留情,陣法一成,就立刻發動了攻擊。

“殺!”

呂洞賓作爲劍仙,本來就如同一柄利劍,現在操控誅仙劍陣,更是劍氣沖天。

只是搖搖一指,誅仙四劍瞬間光芒大盛,放出的神光凝結爲一柄巨大的神劍,殺向了屍界陣營的大軍。

神劍所過之處,虛空全部被撕裂開來,留下一道長達十幾公里的巨大裂縫,可怕的威能讓所有人都感到心寒。

“好可怕的殺陣!”

屍界擁有靈智的殭屍都瞬間全身一顫,神劍還未臨身,恐怖的鋒銳之氣就已經破開了它們強悍的屍身!

境界較高的屍族還能抵擋,但是境界低的屍族,在神劍還距離幾百米的時候,全身上下就出現了無數恐怖的創口,像是被千刀萬剮一般,眨眼功夫就變成了一堆堆碎肉!

如此恐怖的殺傷力,就連張誠看了也驚歎不已。

不愧是三界第一殺陣,單是這一劍之威,數遍三界可以說無人能擋了!

“可惡!”眼見屍族大軍就要死傷慘重,贏勾終於按捺不住出手,一道黑色的長虹從全身放出,轉眼化爲一道巨大的黑色巨浪,阻攔在天地之間。

“噌!”

一道驚破耳膜的金鐵交擊聲響起,神劍與黑浪相撞,虛空湮滅。

贏勾畢竟是古神殘魂所化,多少還保留了一些古神異能。

全力施爲之下,神劍劈開黑浪,穿透進幾十米,終於被攔截下來。

在呂洞賓的操控之下,光芒匯成的神劍猛然炸開,無數鋒銳之氣四散飛去,將周圍的黑浪也盡數剿滅,離得進的屍族只是一觸,就瞬間化爲一地屍塊,看上去恐怖到了極點!

“不錯,居然能擋住誅仙劍陣一擊之威!”呂洞賓遙看遠處的贏勾,冰冷的說道:“但是今天你們註定無法離開,兩大屍族始祖陪葬,洪水應該可以瞑目了!”

鐵柺李的死,給了呂洞賓不小的刺激,但爲了引出屍族始祖,他也只能強行忍耐。

此時積壓已久的戰意終於爆發,誓要爲自己的好友報仇!

贏勾此時的臉色也不好看,雖然擋下了一擊,但那只是四口神劍的劍芒,真正的神劍還並未發動,一旦攻擊,不知道又會恐怖到什麼程度!

但贏勾也不懼,冷哼一聲,渾身黑氣一涌,當即殺了過去。

“殺!”

呂洞賓眼中冷光一閃,再度操縱誅仙劍陣,殺向贏勾。

誅仙劍陣實在是太兇猛,加上五大閻羅、張誠、彭祖這七位堪比金仙的強者推動,贏勾很快就落入下風,好幾次都被破開護身黑氣,憑藉始祖之身才勉強擋下。

“生死涅槃……勿念人間……”

另一邊,普賢菩薩也統領着佛界衆人,操控巨大的法身,與女魁站在了一起。

“轟隆隆!”

在陣法的加持下,原本就只差臨門一腳的普賢菩薩,已經擁有了近乎佛陀的實力。

只是一揮手,前方几公里之內瞬間金光籠罩,無盡的佛力縱橫虛空,將屍族大軍壓制在原地,就連屍族統領和神使都感覺身陷泥沼,速度大大減弱,只有女魁還能行動自如。

隨着普賢菩薩雙手一合,龐大的佛力開始驟然聚攏,化爲一尊寬達數百米,高達七八十米的巨大金蓮。

九層蓮瓣朝着不同方向旋轉,看上去就像一臺巨大的絞肉機,朝着女魁的方向猛衝而去。

“嗯?”

似乎是厭煩眼前的金光,女魁細長的雙眼微閉,紅衣獵獵,全身一震,整個身影瞬間消失,避過了金蓮的絞殺。

豪門閃婚:被圈養的女人 錯惹妖孽男 但普賢菩薩的佛力實在是太過浩大,女魁也不敢近身反攻,只能在虛空中不斷穿梭,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局面。

兩大絕陣一現,三界陣營這邊頓時氣勢如虹,就算是兩大始祖也被死死壓制。

可就在衆人信心大增的時候,意外突然出現。

只見佛界陣營之中,一名站在普賢菩薩身後的羅漢突然出手,伸手猛拍向普賢菩薩的頭頂。

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女魁身上,哪能料到身邊人會驟然偷襲,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此人的手掌就已經落在了普賢菩薩的天靈之上。

此時普賢菩薩的實力已經堪比佛陀,按理說羅漢果位對他沒有任何威脅。

但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這一巴掌落下,普賢菩薩突然全身一顫,發出一聲慘呼,朝地面摔落而下。

陣眼一破,整個佛陣也隨即失效,巨大的法身迅速變得虛無,消散無蹤。

怎麼會這樣!

面對這一突發情況,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