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愛蘿知道這個說法的時候,也很佩服背地裏興奮作浪的人。

“楚蕭跟時嶽昕那裏肯定需要這種人才,想象力豐富,還總有與衆不同的腦洞。”

她把這些八卦發給時嶽昕看,好給她增加點寫作中的素材。

時嶽昕看完後發來信息,說這人想象力比自己豐富,改天她得去請教一番。

兩人說完這個,話題又跳到別的地方去。時嶽昕說自己好久沒出門了,想出來玩玩。

“我本來以爲我已經很宅了,可現在我才發現,比我更宅的是帶孩子的寶媽。以前是自動宅,現在是被迫宅,我現在特別想出去瘋一瘋。”

不管對孩子的愛有多重,但作爲一個新手媽媽,也會有想丟下孩子出門做點自己的事情的時候。

本來楚家有很多傭人,完全可以幫她看着孩子,讓她出門一趟。

可是現在情況特殊,沒有可靠的人看着,她也不敢丟下孩子出門。

而楚蕭最近在忙新戲的事,還要忙着楚三叔那邊的事,每天忙的腳不沾地。她看楚蕭這麼累,也就沒好意思讓他在家裏帶孩子好給自己放假了。

顏愛蘿想了想,說:“正好我也想出去逛逛。這樣吧,你把孩子帶到我家裏來。我爸跟何伯都在,阿香也在家,他們可以幫忙看着孩子。

我跟你一塊出去玩,回來正好在我家把孩子帶回去。你放心,慎行出生幾個月之後我就去工作了,所以他基本都是我爸帶大的。我爸跟何伯帶孩子都很有經驗。”

時嶽昕想了想,覺得這樣也可以,便計劃了一下時間,欣然答應了。

等楚蕭回來的時候,她還跟楚蕭說起這件事。

楚蕭累得眼都快睜不開了,但還是耐心的聽她說了計劃,然後很愧疚的說:“是我疏忽了,該早點給你放假的。”

“你也很累,我都明白。”時嶽昕幫他按摩了一下肩膀,能感覺到他的肩膀比以前硬的多,很顯然這段時間特別累。

等過了這段時間就好了。

兩人都這麼想着,誰也沒有抱怨對方,都在努力的做着自己的事,好讓對方放心。

夫妻本來就該這樣,有困難時互相理解,互相依靠。共患難,同富貴,才能走的長遠。


儘管都很累,見面的時間也少了很多,但他們的心並沒有因此走遠,反而更多了羈絆。

……

第二天正好是週六,顏愛蘿也沒去上班,就是把孩子放在家裏,說要跟時嶽昕去逛街。

鬱子宸想起兩人也很久沒一起出去玩了,對於跟她一塊出去逛街的時嶽昕很羨慕。

但他今天有事要辦,也不能陪着,只能很嫉妒的看着時嶽昕來了,放下孩子又跟顏愛蘿說說笑笑的走了。

女人跟閨蜜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關係總是特別好,讓人有種她們其實才是一對的錯覺。

看着她們手挽手舉止親密的上車,鬱子宸只覺得全世界都飄着酸味。

兩個女人到了車上則是在說着自己最近的事。

說着說着話,時嶽昕忍不住往後看了看。


“怎麼啦,不放心我爸爸幫忙看着寶寶?”顏愛蘿笑着調侃,覺得她可能是捨不得孩子纔會回頭看。

時嶽昕卻是搖頭:“不是的,我看伯父帶孩子很熟練,抱寶寶的動作比我還嫺熟呢,哪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就是羨慕你。”

顏愛蘿疑惑道:“羨慕我什麼?”

她又是嘆口氣:“羨慕你孃家人好啊。我本來想着把寶寶放在我爸媽那裏,但是後來想想,還是算了。他們都整天忙着自己的事,根本沒耐心帶孩子。而且,我姐姐……”

說起自己的姐姐,她更是覺得一言難盡。有這樣的姐姐,她都不好意思提起來。

時嶽琦的事顏愛蘿也知道,看她表情這麼難看,不禁生氣的問:“怎麼,你姐姐還沒死心啊?之前楚蕭不是已經拒絕了嗎?”

時嶽琦看起來是一個自尊心特別強的人,能主動去找楚蕭說要幫忙寫劇本已經是很罕見的舉動。按照她的性格來說,被當面拒絕了,肯定會羞愧難當,不會再繼續糾纏了纔對。

但是時嶽昕搖頭嘆氣:“她自尊心確實很強,但她也很自傲,好勝心更強。輸給了我,讓她一直耿耿於懷。這段時間,她還是去給人寫劇本了。

但卻是去了我們的對頭公司,寫的也是跟我們的劇同一類型的兒童劇,還利用家裏的關係找了投資人,打算跟我們打擂臺。”

顏愛蘿詫異的看着她,又想了想,不禁問道:“該不會,她是想利用這種手段讓楚蕭看到她的能力,然後把你比下去,讓楚蕭後悔娶了你而不是娶了她吧?”

時嶽昕苦笑着點頭:“她確實是這麼想的。而且她也很光明磊落,更沒瞞着,還趁着我們都在家的時候上門主動說過自己的打算。”

“什麼光明磊落?這分明就是挑釁,是來下戰書的。這太囂張了吧?”顏愛蘿覺得這種性格可一點也不光明磊落。

明明知道人家已經結婚了,夫妻感情還很好,卻跑來挑釁想橫插一刀,這種行爲最是卑鄙。

而且,最讓人無語的是,時嶽琦並不是因爲深愛楚蕭才這麼做。她破壞別人感情, 婚前裂愛

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時嶽昕有一個奇葩姐姐還有一堆冷漠的家人,所以即使走不開,想要找人幫忙看着孩子,也絕不會找孃家人幫忙。

因此,她纔對顏愛蘿的孃家很羨慕。

雖然見面不多,但她也看得出來,顏志豪是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站在女兒那邊的。

之前顏愛蘿以爲自己懷了鬱子夜的孩子,堅決的要逃跑。顏志豪也是二話不說,扔下一切,計劃好了帶着女兒逃跑。

這一跑就是三年半,一個快六十的人,身體不算好,還要在外面顛沛流離。但他一點怨言也沒有,只要女兒願意,他就肯陪着。

時嶽昕羨慕顏愛蘿的孃家人,也很羨慕她小時候的成長經歷。

她覺得,一個人只有被愛過,才能真正懂得怎麼去愛別人。

而顏愛蘿就是這樣的人。

她從小在充滿愛的環境中長大,經歷了磨難卻能樂觀開朗,積極向前,愛着自己身邊的人。

敢愛敢恨!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這樣的人生,怎麼能不讓人羨慕?

但是,她也只是羨慕,也想要積極的向顏愛蘿學習,並沒有因此嫉妒並憎恨。

“有時候,我覺得你跟楚蕭還有點像。都很樂觀,也很積極,都是能讓人感到溫暖的人。”

時嶽昕突然感慨的說着,越想越覺得他們倆在某些方面真的有點像。

顏愛蘿立刻翻了個白眼:“纔沒有。你老公太幼稚了,我還是跟我老公最像。”

說到了鬱子宸,她又露出一臉驕傲的表情。

看着她的表情,時嶽昕也笑起來:“你知道嗎,我跟楚蕭也這麼說過,他當時也是這種表情,還說差點就要吐了。他最後還說,你跟鬱子宸才最像,你們倆,都……”

後邊的話她沒好意思說,因爲後邊不算什麼好話。

但是顏愛蘿知道楚蕭能說出什麼來,毫不客氣的學着楚蕭的口氣,輕蔑又不屑的昂着頭拿鼻孔看人。

“他肯定是說,小菠蘿跟鬱子宸越來越像了。兩個人湊在一塊,簡直就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太不好對付。”


表情動作還有語氣把楚蕭的態度學了九成像,讓時嶽昕哭笑不得。

因爲楚蕭當時確實是這麼說的,也從不在任何人面前吝嗇於表達對顏愛蘿兩人的鄙視。

“哈哈,你再說一遍,讓我拍下來。回去我給楚蕭看。”時嶽昕拿着手機,想拍下來做個紀念。

顏愛蘿跟她做了個鬼臉:“偏不。要是你真給楚蕭看了,他肯定上門來打我。你那老公,也就只有對着你纔好,對着我們這些外人,兇着呢。”

時嶽昕靦腆了笑了笑:“哪有?”

這否認很沒有力度,她自己也知道,楚蕭確實是只對着她最耐心也最溫柔,對別人可都沒這麼好的耐心。

他其實本來也是個細心又很敏、感的人,只是因爲在楚家這樣粗獷的環境下長大,纔會顯得脾氣不好。

一幫男人湊在一起,說話都是用吼的,他當然也沒機會展現自己溫柔細膩的一面。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暫時都把要面對的鬱子夜楚三叔時嶽琦之流拋在腦後。安心逛街,吃些小吃,又買了一堆有用的沒用的東西回去。

當然了,買的最多的還是給家人的禮物。

她們倆只管痛痛快快的買,買回來會不會用得上也都不管了。

兩人發了朋友圈,引來胡菲菲等人的羨慕嫉妒。

胡菲菲這會兒還在加班,因爲志誠那邊打算開始跟王秀一起打造孕嬰用品,所以還在做前期規劃,太多的事情要做。

而小涵現在是大明星,不管有沒有時間都不可能盡情的去逛街了。

她長相比較平凡,但卻有種鄰家女孩的親近感,所以很受路人的喜歡,也有很強的國民度。

現在大街小巷都在放她的歌曲,公共場合也到處都有她的廣告畫。只要她上了街,必然會引起人們的圍觀。

“顏姐姐,改天我們去國外逛個夠,我請客。”小涵不能跟她們一塊玩,只好寄希望於以後了。

顏愛蘿在下面回覆道:“行啊,小涵出息了,到時候肯定讓你的錢包減減肥。”

“好。”

小涵這邊回覆了兩條信息,就被叫着說要去排練了,只好趕緊跟顏愛蘿說了一聲,趕緊投入到工作中去。

時嶽昕想到了小涵現在的事業,又說起了自己最近還寫了個兒童歌詞,打算找人作曲,找小涵來唱。

顏愛蘿看她們安排的井井有條,生活充實目標明確,也爲朋友們高興。

她覺得,人就是得找點自己的事情做,找準了目標併爲之努力,生活過的纔有意思。只整天把兩隻眼盯在別人的東西上,只會生出很多邪念,做事也越來越鬼祟陰暗。

看過的這種人太多,她也是有感而發。

兩人就這麼逛了一通回到家裏,再看到自家孩子,更感親切。

楚寶寶小朋友正被顏慎行逗的哈哈笑,看到媽媽回來,更是笑的開懷。這孩子一看就被照顧的很好,也可見顏家人有多用心。

她趕緊謝過顏志豪跟何伯等人,很不好意思麻煩了人家。

顏志豪毫不在意的說:“不用客氣,反正我也沒事做,家裏多個孩子也更熱鬧。今天家裏多了個小妹妹,慎行也很高興。都是朋友,以後有需要你儘管把孩子放過來。”

時嶽昕很不好意得說:“伯父,一次兩次的麻煩你就行了,哪能厚臉皮整天來啊?”

帶孩子有多累她很清楚,顏志豪年紀也不小了,她可不好意思整天麻煩人家。

顏志豪倒是笑道:“你這孩子太見外了。你是小蘿的朋友,叫我一聲伯父,我就是你的長輩。在咱們華夏,長輩給小輩看看孩子,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他現在退下來之後沒多少事做,一腔心思都放在了照看小輩們身上,這話說的也是真情實意。

而且,他也一向是愛屋及烏,只要是跟顏愛蘿關係好的人,他都會喜歡都會照顧。現在把鬱子宸當兒子看,鬱子宸的朋友,他也一樣當小輩照顧。

他想法樸實,但是時嶽昕看他神情誠懇,就知道他說的是真心的。

再想想自家父母的冷漠,對比之下,對顏愛蘿的羨慕更勝一籌。

“謝謝伯父,以後我肯定經常來。”時嶽昕感動的說着,也默默把心思那點酸楚揮之而去。 時嶽昕跟顏愛蘿回來後,兩人就歡歡喜喜把買的東西拆開了,給大家看看各自的禮物。

孩子們肯定都有很多禮物,吃的穿的用的都有,還有就是顏志豪跟何伯的用的,還另外給一人一個菸斗。

他們倆都不吸菸,這菸斗是她們看着好玩就買回來的。


雖然不吸菸,但是菸斗料子很好,兩人拿着放起來玩也不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