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念懷抱著軟軟的一團,整個人都溫暖了起來。

她將小傢伙抱了起來:「讓媽媽看看,是哪個小胖墩兒呀?」

來小靜:女推拿師 然後,煞有介事的認真瞅著小傢伙白皙如糯米糍似的小臉,看了半天,彷彿才認出來似的。

恍然大悟:「原來是媽媽.的小米糕。」

小傢伙在顧念的懷裡咯咯的笑,聲音清脆如鈴,帶著孩童獨有的軟糯:「小米糕才不是小胖墩兒!」

「是是,我們小米糕是小帥哥,最帥了。」顧念在他左右兩頰各吧唧了一下。

「你們倆啊,別膩了,快換衣服,過來吃飯。」穆藍淑笑著催促。

顧念這才把小傢伙放下來,去換了寬鬆舒適的家居服,洗了手,到餐廳跟穆藍淑一起,把菜端到餐桌上。

而後,又把小傢伙抱進兒童座椅里,給小傢伙往餐盤裡盛好了飯菜。

小傢伙懂事,吃飯從來不需要人喂,也不需要催促著。

以前,穆藍淑還想喂喂他。

誰知,小傢伙拍拍他不怎麼厚實的胸.脯,說:「小米糕是男子漢,可以自己吃的。」

顧念拿著筷子,吃這穆藍淑做的菜,想到了今天邊道人的話。

她看向對面穆藍淑,問:「媽,這幾年,你想不想家?」

穆藍淑頓了下,反應過來,顧念說的,是他們在國內的家。

以前在B市的房子,跟這沒得比。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沒有這個大,沒有這個裝修的好。

就是在生活上,說實話,也沒有現在這麼舒適。

B市的霧霾太嚴重,食品安全又總出問題。

不像這裡,藍天白雲的,讓她能夠放心出去鍛煉,更重要的是,不用總擔心顧念的安全。

但,這兒再好,終究不是自己家。

沒有家裡好,難聽到熟悉的鄉音,難吃到家鄉的味道。

懷念B市息壤熱鬧的菜市場,還有跟鄰居們輕鬆地嘮嗑,出門見到就互相打個招呼:「吃了嗎?」

更重要的是,想念在虞城的父母。

雖然,經常會跟二老通電話。

但是不在身邊,還是不放心。

哪怕像以前,每年回去見一面,那都是不同的。

想到這兒,穆藍淑就紅了眼眶。

顧念看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媽,今天我們社長找我談過,說要帶一批人回國去處理些事情,我是做情報分析的,就問我想不想回去。我自己是沒辦法拿主意的,所以,就暫時沒答應,想回來問問你們。」

「可以回去?」還不等顧念說完,穆藍淑便已經激動地問了。

顧念笑著點頭:「我知道明天怎麼回復社長了。」

穆藍淑一高興,連連說了好幾聲「好」。

顧念轉頭,正好看見小傢伙正一臉好奇的看著她們。

他嘴巴四周都吃成了一個小花貓。

穆藍淑今晚做了咖喱雞腿肉,小傢伙特別喜歡吃這一口,現在嘴邊一圈咖色。

見顧念正笑看著他,還煞有介事的拿起紙巾,把自己嘴邊一圈都擦乾淨。

「小米糕想不想回去?」顧念問道。

小傢伙跟顧念和穆藍淑不同,是在M國出生的,他對這兒更熟悉。

但,他仍是滿腹的好奇:「是外婆跟媽媽.的家嗎?」

「也是你的家。」顧念指點了下他的小鼻子。

「想回去的。」小傢伙重重的點頭,「外婆說,家裡還有太姥爺,太姥姥,他們都可想我了。我這麼可愛,一定要回去給太姥爺和太姥姥看看。」

「是啊。」穆藍淑摸摸小傢伙柔軟的發,「每回打電話,二老不先問我,都先要讓小傢伙接電話。」

「外婆,家鄉的好吃的,是不是比這裡多很多?」小傢伙從來沒回去過,特別好奇。

M國播放的有關於國內的消息,大都不是那麼準確,並不能很好地將國內描繪出來。

—題外話—五更三~ 周東風聽著君璟墨這話,頓時心中一安。

他還真怕眼前這兩人會找上旁人,畢竟剛才他過去送金葉子的時候,那些人眼裡的羨慕都快溢出來了。

若是有可能,怕是那些個衙差都想跟他交換,來帶著眼前這些人進城。

周東風還擔心君璟墨他們得了別人眼后,便選擇其他人,眼下見他們只認準了自己。

他心中頓時生出隱秘的高興來,忙說道:

「徐大哥這可就是寒磣我了,我怎會嫌你們麻煩?」

姜雲卿在馬車裡輕笑道:「你別聽我夫君瞎說,他與你玩笑呢。」

「天色也不早了,既然你已經安排好了,那我們就走吧,省的再晚進城,到時候不好安置。」

君璟墨也是在旁哈哈笑了聲,才開口道:「你嫂子說的對,你快上車吧,等一下還要麻煩周老弟呢。」

周東風原來想的是在馬車外面領路,帶著這徐家一行人入城,卻沒想到他們居然會開口邀請他一起乘車。

他不由看了眼姜雲卿說道:「這不太方便吧,嫂夫人也在……」

姜雲卿靠在君璟墨身邊,柔聲道:

「沒什麼不方便的,你既然叫我一聲嫂夫人,又叫我夫君一聲大哥,那便是自家人,更何況我家夫君也在車上,你上來之後正好能說說話。」

「我方才問了人,知道這裡到城門口還有好些距離,總不能你好心幫我們,結果我們乘車你卻走路吧,那像是什麼話?」

姜雲卿說完之後,君璟墨也是在旁說道:

「是啊,你嫂子說的對,這還有這麼遠呢,你要是走路我們都不好意思了。」

「快上來吧,正好咱們說說話,這中州我還是第一次來呢,正好你跟我講講這邊的事情,也省的我們入城之後跟沒頭蒼蠅似的到處亂撞。」

周東風見兩人說的誠懇,他心裡熨貼的很,只覺得眼前這「老大哥」倒真是不錯。

出身富貴,卻為人豁達,而且他妻子也是個十分溫柔善解人意的人。

周東風從最初的算計他們想要得些好處,到了現在多了幾分真心。

見兩人大方,他也沒再推辭,直接就撐著車轅上了馬車,心裡想著,這徐家人會辦事,等到入城之後,他對這二人的事情多上心一些,回頭勞煩衙門裡的人替這徐夫人找找弟弟,也算是回報他們了。

……

有了周東風陪著,他們接下來的路順利了不少。

周東風是中州本地的人,而且身上又有衙門的令牌,更重要的或許是因為他在衙門有些地位和關係,也會做人,所以一路上不管是遇到那些搜查的人,還是衙差,他幾乎能跟所有人都說上幾句話。

那些人見周東風跟他們一起的,幾乎沒怎麼詳查就直接放了行。

等他們一行人到了中州城門前時,姜雲卿幾人才發現那城門附近果然已經戒嚴,進進出出所有人都要嚴加盤查。

而且城門前還有人拿著畫像正在一個一個的檢查那些進城的人的模樣,跟畫像上的人做著對比。 就算是看電影,動畫片,也與真實情況有很大的差距。

就是春節的時候,電視台播放過一部紀錄片,講的全都是國內的好吃的。

把小傢伙看的口水都流出來了,當時直嚷嚷著要吃烤肉,吃那五顏六色可漂亮的蘇式糕點攖。

可是,M國哪有啊償。

就算是穆藍淑,手頭材料有限,也做不出來。

這可把小傢伙想壞了,從此,就惦記上了國內的美食。

「是啊,有很多很多。還有你今年春節看的那個舌尖上的什麼來著?回去以後都能吃得到。」穆藍淑笑呵呵的說。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媽媽,快訂機票呀!」小傢伙轉頭,就拽著顧念的袖子,一個勁兒的搖晃。

幸虧,小傢伙現在年紀小,還不到上幼兒園的年紀,也沒什麼捨不得的小朋友。

不然,小傢伙現在可就不會答應的這麼痛快了。

這一晚上,小傢伙都特別興奮,一直念叨著回國的事情。

「媽媽,國內的房子,跟《功夫熊貓》里演得一樣,都是帶角角的嗎?」小傢伙看著電視上播放的動畫片,一下子想到了,拽著顧念問。

顧念耐心的回答:「也不全是,每個城市,都有一小部分是那樣的房子,那些都是古代的建築。 頂頭boss:最貴男公關 外婆的家鄉虞城也有,媽媽帶你去看。」

「好!」小傢伙興奮地小臉紅撲撲的點頭。

結果看動畫片安靜了不過三分鐘,又問:「媽媽,國內的大熊貓是不是可多了?」

「嗯,比這裡多。B市的動物園裡就有,另外在川蜀,還有一個熊貓基地,裡面大大小小的熊貓都有。回去B市,媽媽帶你去動物園看。就不用像在這裡,咱們還要轉成跑到臨城去看。」

「真好啊!」小傢伙期待的蹭了蹭顧念的胳膊。「那,那裡的熊貓活潑嗎?這裡的熊貓可懶啦,每次去都是在睡覺。」

「大熊貓不是那麼活潑,但是有小熊貓,跟你一樣,很調皮。」顧念笑眯眯的,指點了下小傢伙的鼻尖兒。

小傢伙眼睛瞪得溜圓,黑琉璃似的,綻亮好看:「我才不調皮,我是男子漢!」

「是,是。」顧念附和著點頭。

小傢伙吭哧吭哧的爬下沙發,小胖手拿起叉子,叉起一顆草莓,獻寶似的舉到了顧念的眼前。

「媽媽,你吃,兒子孝順你。」

顧念差點兒沒噴出來,這小傢伙,打哪兒學來的。

不過接觸到小傢伙殷殷的目光,顧念捨不得讓他失望,立即接過來吃了。

穆藍淑在一旁給小傢伙打冬天的手套,見狀,說道:「哎喲,外婆在給小米糕織手套呢,結果,連顆草莓都騰不出手吃了。」

小傢伙見狀,連忙又叉了一顆草莓,邁著小短腿送去給穆藍淑:「外婆,米糕喂你。」

穆藍淑笑眯眯的把一整顆大草莓全都吃進嘴裡,眼睛都眯了起來。

小傢伙這才又艱難的爬回到沙發上,抱著顧念的胳膊:「媽媽。」

「怎麼了?」顧念低頭,看著小傢伙黑溜溜的大眼睛,那狡黠的樣子,就是又有什麼事兒求她了。

「為了慶祝我們要回家了,我們吃點兒糖果吧!」

顧念晚上都不許他吃甜食,白天又怕零食吃多了影響他吃飯。

給他規定了,一天只能吃三顆糖。

穆藍淑便嚴格按照規定來,可把小傢伙饞壞了。

現在眨著大眼,格外的靈動。

顧念忍著笑,說:「可是我聽說,男子漢都是不愛吃糖的。像媽媽偵探社的同事,都不愛吃的。邊伯伯你也認識的,他也不愛吃。」

小傢伙驚訝的抬起小胖手捂住嘴:「這……糖果多好吃啊!邊……邊伯伯不像是這麼傻的人啊!」

慾火皇妃 顧念彈了一下他的腦門:「好啊,敢說邊伯伯傻,讓他知道了,饒不了你。」

小傢伙黑溜溜的大眼睛轉啊轉,趕緊補救:「邊伯伯一定是沒有吃到好吃的糖。下次我把我最喜歡吃的毛毛蟲給他,他就知道糖果有多好吃了。」

說完,又殷殷的看向顧念。

雖然顧念平時總叮囑穆藍淑,千萬不要因為小傢伙一撒嬌就失去了原則。

但她自己對小傢伙的撒嬌功力也是沒什麼抵抗力的。

這會兒,便說:「好吧,但是只能吃一根。」

小傢伙立即高興地親了顧念一口,邁著小短腿就去找糖了。

可惜,柜子太高,小傢伙夠不著,只能可憐巴巴的看著顧念。

顧念便過來,給他取了一根。

小傢伙稀罕的不行,兩隻小手一起捧著毛毛蟲形狀的軟糖,一點一點的啃,一次也就啃下個米粒那麼大,在嘴巴里嚼的津津有味,像只小倉鼠。

本以為有了糖,小傢伙就該安靜了,沒想到隔兩三分鐘,就有一個新問題。

顧念都一一耐心的回答,沒有一絲不耐煩。

直到小傢伙磨磨蹭蹭的把糖吃完了,顧念便催促他去刷牙,洗臉,然後睡覺。

小傢伙躺到小床.上,還抓著顧念問:「媽媽,回了國,有糯米糕吃嗎?」

顧念:「……」

這個小吃貨!

她低下頭,先在小傢伙的臉上啃了一口:「有,不過現在媽媽要先啃你這塊小米糕。」

—題外話—五更四~ 姜雲卿不用想,就知道那畫像上畫的是什麼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