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言北哼了哼,小聲揶揄道,「韓歲宵同學,你今天有問題啊。」

她也沒有嘲笑的意思,像平常開玩笑那樣,希望韓歲宵的心情能好一點。

韓歲宵聽言,眉眼頓時比方才柔和了許多,「哪裡有問題?希望顧同學好好幫我改正一下。」

這半是嚴肅半是玩笑的話,把顧言北逗得臉紅,「咳,好好聽課!」

「遵命。」韓歲宵俊眉微挑,語氣中沾染了幾分笑意。

講台上的歷史老師對兩人底下的小動作忍無可忍,拿尺子敲了敲黑板,「顧言北!你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顧言北暗道不妙,幸好方才雖然在開玩笑,但好歹留了個心眼在課堂上,戰戰兢兢地在歷史老師的注視下說出答案,發現沒有錯才長出了一口氣。

「咳,好好聽課。」顧言北剛坐下,就聽見那道清冷的聲音說道,語氣中滿是隱藏不住的笑意。

顧言北剛想懟回去,轉而又怕歷史老師一記粉筆頭砸過來,只好作罷。

接下來幾節課風平浪靜,經過這麼一鬧,兩人的心情多多少少變得好了一些,不再像之前那樣消沉了。

下午放學,顧言北找了沈梔一起去吃晚飯。韓歲宵則請了一個晚自習的假,準備收拾一下行李搬回家去。

晚自習過後,顧言北沒有像往常那樣馬上回去,而是和沈梔在學校周邊的甜品店做了一會。

明明店裡放的是她最愛的音樂,吃著店長小哥哥推薦的蛋糕,她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頭低低的,心情不大好的樣子。

沈梔感覺到了什麼不對,「言北同學,你和韓歲宵吵架了?」

顧言北搖搖頭,「那倒不是,我倆基本吵不起來。」

雖然平常一副冷冷清清的樣子,但對她從沒說過重話。

「那是怎麼了?」沈梔越想越慌,腦子裡不知道腦補出了什麼奇怪的畫面,表情很難看,「你,你倆分手了?」

「怎麼可能?!」顧言北搖搖頭,表示她這個想法太過匪夷所思,「我們才剛談好么?」

「那是……」

「沒什麼啦。就是我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而已。」顧言北小口小口扒拉著蛋糕,撒了個謊。

其實她心裡知道之所以這麼晚還不回去,無非就是怕見到空蕩蕩的對門。

如果正好碰上還沒收拾好的韓歲宵,她怕會捨不得。

沈梔擔心的神色這才緩和了下來,「那就好,不對也不好,不舒服還是趕緊回去吧。」

「沒事。」顧言北擺手,「就是想在外面待一會。」

沈梔眨眨眼睛,嘆了口氣,「那言北同學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說哦,我送你回去。」

「沒事的。」顧言北低頭看到時間已經很晚了,「很晚了,我們回去吧。」

——

隔天,顧言北起了個大早,看著空空如也的消息欄,嘆了口氣。

阿姨這次回來,為了這次競賽,肯定是要收韓歲宵手機的。

以往都會有韓歲宵發過來的早晚安提醒,現在一下突然沒有了,倒讓她有些不習慣。

走出門看到對面緊鎖的房門,這種不習慣的感覺更沉重了,壓的她喘不過氣。

沒有心情吃早飯,顧言北鎖好門,背上了書包,早早得到了教室裡面。

沒過幾分鐘,韓歲宵也出現在教室門口。

他手裡拎著一個飯糰和一瓶牛奶,見顧言北已經到了,便遞了過去。

「今天起得這麼早?」韓歲宵問。

顧言北接過早餐,「不對啊,不是阿姨親自送你嗎?你哪來的功夫買早餐啊。」

「樓下小賣部買的。」韓歲宵補充了一句,「習慣了,不知道你早餐吃沒吃。」

顧言北有點感動,揮了揮手上的飯糰,「正好沒吃呢,謝謝韓歲歲!」

韓歲宵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心裡起了幾分都弄的心思,「還叫這個外號?不考慮換個稱呼?」

「哪裡是外號了?」顧言北咬了口飯糰,嘴裡含糊不清,「明明是昵稱!昵稱!」

韓歲宵以前多正經一個人,為了讓他變得有趣點當然要給他取一個可愛一點的昵稱。

「好好好。昵稱,那不考慮換一個昵稱嗎?」韓歲宵嗓音溫柔,俯身在她耳邊低語,「比如,男朋友什麼的?」

乾淨清冷的嗓音滑進顧言北的耳朵里,再加上溫熱的鼻息,弄得她耳朵痒痒的。

她嚼著嚼著飯糰,認真地想了一下,然後扭捏著低聲道,「男……男朋友?」

「誒。」韓歲宵笑了一下,伸手去捏她鼓鼓的腮幫子。

真的好像一隻倉鼠。

他嘴角微微上揚,帶著幾分笑意,就這樣認真地看著一場酷似倉鼠的進食活動。

進來教室的程狄日常無語,他一個單身狗還在這裡,至於這樣旁若無人地撒狗糧嗎?

興許是察覺到程狄幽怨的眼神,顧言北抬眸,問了一句,「你沒吃早飯?」

「那肯定吃了,出門前我媽脅迫著我吃的,吃不完不許走。」程狄默默在心裡補充道,要早知道教室有這麼一大盆狗糧,他說什麼也不吃了。

顧言北點頭「嗯」了一下,隨即疑惑道,「那你看什麼看?沒見過人吃早飯嗎?」

韓歲宵也朝他這邊看來,神色沉沉。

「啊……那啥,我想找你要昨天的作業。」

「你傻了嗎?」顧言北迷惑了,「昨天韓歲宵沒來,你一邊罵罵咧咧一邊自己寫完了好么?」

程狄被噎住,糟糕,他忘了這茬。

忙擺手解釋,「那啥,我忘了。你倆繼續,繼續。」

話音落下,當事的兩人對視了一眼,莫名其妙地臉紅了。

……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很快就過去了。

這些日子韓歲宵基本都是家裡學校兩點一線,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可以陪著顧言北東逛逛西逛逛了。

韓母的控制欲不是說著玩的,再加上這個競賽確實很難,他的時間變得少之又少,導致競賽的前兩天還一副精神不振的樣子,他已經連續一個月每天只睡兩個小時了。

顧言北擔心他再這樣下去還沒等到競賽人就已經倒了。

幸好韓母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特意在競賽前兩天給他熬了安神湯,放他好好睡一覺。

競賽開始當天,韓歲宵請了三天的假。

顧言北身邊的位置馬上變得空蕩蕩的。少了一個人,還怪不習慣的,她看著那個空空的位置,心裡悶悶地念叨著你快回來呀。

沈梔下課時間偶爾會過來陪她聊天,這個時候程狄多半也會湊過來犯賤,顧言北則打起精神跟他鬥嘴,然而等到上課,幾個人都散去的時候,那種悶悶的感覺又回來了。

沒有一個帶著檸檬香味的男孩會在她回答不出問題時偷偷圈答案,也沒有一個本來冷淡的男孩會在嘈雜的教室里壓低了聲音和她私語。

顧言北才明白失去一個人的感覺是這麼無助,哪怕你身邊聚集了很多人,但少了他,就有很多事情變得不一樣了。

好在,三天過後,他回來了,只不過看上去疲憊了許多。

顧言北看著他憔悴的模樣,有些心疼,「你都多久沒睡好啦?」

韓歲宵溫柔地笑了笑,「沒事的。」

其實競賽結束后韓母問了他考得怎麼樣,他說這次發揮不好,有道題沒做出來,保送名額肯定是拿不到了。

韓歲宵在學習上一向不會太謙虛,更何況在競賽這種問題上沒必要騙她,韓母很快就明白了他說的是真的,氣得把他大罵了一頓。罵完以後又接到工作上的電話,連個道別都沒來得及講就坐上了離開的飛機。

當然,這些都沒必要讓顧言北知道。

他現在只想靠著她的肩膀,小憩片刻,並且說,「我回來了。」 在看到夙業集團的開幕式時。

不管是這名網紅,還是下方的這些群眾們,都意識到一個問題。

夙業集團的這個開幕式,在跟其他集團的開幕式比起來都很是不同。

這名網紅感慨時,又朝手機看了一眼。

這一眼。

令這名網紅,徹底將目光定格到了手機上。

只見在她的直播間中,此時有很多彈幕不斷浮現,而她直播間中的人數,就在剛剛的過程中,直接有了一萬人!

在有了一萬人之後,她直播間中的人數,還在不斷增加著。

她知道。

這是因為夙業集團的這一場活動,引起了這種效果。

「歡迎大家來到我的直播間,歡迎歡迎。」

這名網紅,慌忙開口。

而直播間中的這些網友們,在聽到這名網紅的話后,彈幕一瞬間,更是多了一些。

「哇哇哇,我本來是想着不能現場去觀看夙業集團的活動,在那些大的直播間中,因為人太多的緣故,所以有時候會有些卡頓,就找到了這裏,沒想到這個主播小姐姐的聲音竟然這麼好聽。」

「對啊,這個小姐姐的聲音也太好聽了吧,聲音空靈,有一種溫柔到治癒的感覺在裏面,愛了愛了。」

「感謝夙業集團,讓我發現了一個主播寶藏。」

直播間中的這些網友們,不斷開口評論著。

甚至。

還有一名網友,直接打賞了一架飛機。

這名網紅,在看到直播間中的這些彈幕,以及有許多觀眾們送的禮物時,臉上浮現出一抹笑,也是在這時跟着開口道:

「對啊,感謝夙業集團,如果不是因為夙業集團這場活動的話,我還不知道要在什麼時候,才能跟在座的諸位們相遇呢。」

無人機在形成「夙業集團」這四個字的時候,又紛紛在BGM中,朝天空中飛去,而BGM,也是在這個時候,慢慢走向了一個關鍵的節奏。

在這些無人機後面,突然出現了一道道煙霧,伴隨着無人機的飛行,就好像是彩色的綢緞。

色彩鮮艷,根據一種順序進行排練著,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無人機不斷飛行,無人機後面的彩色煙霧,將群眾們面前的舞台都給遮掩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