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鉑悅更是立刻要趕去靳家,沒有心情理會葉微藍。

這個女人狡猾如狐狸般,和她糾纏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蘇聽雨拉了拉葉微藍,「我們回去吧。」

葉微藍點頭。

……

靳無憂感覺後頸很疼,嘗試的動了動,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綁住了。

眼睛被什麼蒙住了,什麼都看不見,一片漆黑。

準備坐起來時忽然聽到門外傳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她下意識的就不動了,裝作沒醒的樣子。

「這個死女人醒了沒有?」

「應該沒有,否則不會這麼安靜。」

兩個男人的聲音,緊接著好像是門被推開了。

「看吧,我就說沒醒!」男人不屑的語氣道。

「沒醒最好,女人就是麻煩!」男人回答,頓了下又道:「給老大打個電話,問問什麼情況了。」

「好!」聲音年輕的男人好像拿出手機撥通電話,「喂,老大……怎麼樣了?」

他們開的是免提,電話里清楚的傳來女人的聲音,「老東西答應給五千萬了,你們給我好好照顧那個死丫頭!!」

「好好照顧」四個字的音咬得格外重!

躺在地上不動的靳無憂聽到這個聲音,差點忍不住破口大罵——

葉微藍你這個賤人!!! 靳無憂死也不會忘記這個聲音。

電話里傳來的聲音是葉微藍的!!

二哥果然沒猜錯,上次在靳家葉微藍是故意用苦肉計騙媽媽和三哥的,差點把自己也騙進去了。

如今為了報復自己竟然綁架勒索。

這個賤人!

等自己回去一定要拆穿她的真面目!

兩個男人連忙應聲后把電話掛了,對視一眼,唇角揚起陰謀得逞后的邪笑。

走出房間,把門鎖好,剛在桌子前坐下準備吃東西喝酒,門外忽然傳來動靜。

年紀大一點的男人吩咐年輕的出去看看。

男人有些不爽,但還是起身出去看看。

沒一會門外就傳來什麼摔倒的聲音。

男人側頭看過去,大聲的喊道:「怎麼了?兄弟?」

沒有任何的回應。

「兄弟?」男人又喊了一聲,見沒人回應,艹了一聲,放下酒瓶起身出去。

剛拉開門,冷銳的光芒一閃,男人的脖子上出現一條細長的血痕,緊接著血液翻湧,男人連尖叫都來不及,瞪大眼睛,身子就往後倒去。

靳無憂掙扎的想要掙脫掉綁住自己的繩子,剛勉強坐起來,忽然聽到開門聲,嚇的一下子不敢動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一步一步就好像踩在她的心尖上。

直到感覺到有人影在自己面前停下,她終於忍不住低吼:「葉微藍是你這個賤人是不是?」

站在她面前的人沒有開口。

「葉微藍,我警告你,要是我真出什麼事我爸媽,我哥整個靳家都不會放過你……」

她的話還沒說完,忽然感覺到有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股藥味鑽入鼻腔,意識逐漸渙散,沒多久就昏迷了過去。

……

靳家。

靳瀾已經讓人準備好了五千萬的現金,準備親自去贖人。

郁晚晚堅持反對,「不行,你這樣太危險了,你不能去!」

靳瀾皺著眉頭道:「我不去,那無憂怎麼辦?」

郁晚晚無話反駁,眸光射向靳仰止,厲聲道:「你明知道那個女人有問題卻一再的偏袒她,如今你妹妹被綁架與她有關,你還要看著她傷害你的父親嗎?」

坐在輪椅上的靳仰止不慌不忙的抬頭看向自己的母親,聲音篤定的問道:「你有什麼證據說是藍藍綁架了無憂?」

「你……」

郁晚晚剛剛開口話就被靳瀾給打斷了,「好了,現在救無憂要緊,剩下的事等無憂回來再說!」

「可是……」

「有警察在我不會有事的。」靳瀾再次打斷她的話。

雖然綁匪說不準報警,不準任何人跟,他又怎麼可能真的乖乖聽綁匪的話。

郁晚晚見他心意已決,無奈嘆氣,眸光看向顧鉑悅,「顧警官還麻煩你一定要保護我丈夫的安全,也要救回我的女兒!」

顧鉑悅點頭:「靳夫人放心,我們會儘力的!」

裝現金的箱子里有追蹤器,而靳瀾的手機里他們也放了竊聽器和追蹤,只要綁匪再次打電話過來,他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裡追蹤到綁匪的位置。

他和屬下會分為幾組輪流跟在靳瀾的車子後面。

靳瀾拎著箱子要走時,深深的看了一眼靳仰止,「我把你媽就先交給你照顧了。」 「靳瀾!」郁晚晚叫了他一聲,這話說的像是在交代後事!

靳瀾笑了笑,單手摟住她的肩膀,「放心吧,我會把無憂帶回來的!」

郁晚晚迎上他深邃的目光,鄭重的點頭。

靳瀾跟著顧鉑悅他們走了。

靳仰止坐在輪椅上,手裡一直握著手機,像是在等誰的電話。

顧鉑悅他們離開靳家后,一直與留守在靳家的同事保持聯繫。

不到半個小時后,顧鉑悅打電話來說,綁匪像是早知道他們的布控,所以讓靳瀾在半路換上他們準備的車子,電話也換成他們的,就連箱子也換了。

他們已經很小心的跟蹤,但還是被對方發現,幾經周折最後還是跟丟了。

郁晚晚瞬間就慌了,眼底氤氳氣霧,連責備靳仰止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紀暖在一旁不停的安慰她,「晚姨,靳叔叔不會有事的,你別太擔心,靳叔叔和無憂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是啊!」靳行止站在一旁附和,「晚姨,你別太擔心,爸肯定不會有事的,小妹也是。」

此刻任何的安慰對於郁晚晚而言都是隔靴搔癢,眼淚簌簌的往下掉。

靳行止輕嘆了一口氣,看向沉默不語的靳仰止,「仰止,你也勸勸晚姨!」

靳仰止低垂的眼帘掀起淡漠的瞥了他一眼。

不過一眼就讓靳行止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好像整個人都被他看穿了。

手機忽然響起,靳仰止收回眸光接起電話,「我知道了。」

簡單的四個字后,他掐斷通話,吩咐鍾離,「準備車子。」

啜泣的郁晚晚聽到他要出去,立刻抬頭紅著眼眶道:「你要去哪?」

如今靳瀾生死不明,靳仰止反應平靜,現在又要出去,郁晚晚心頭自然是不滿的。

靳仰止倒也沒隱瞞,聲線平靜道:「戰南望帶人追蹤到綁匪藏無憂的地方,但趕過去的時候現場死了兩個人,猜測應該是綁匪!」

「什麼?」郁晚晚一驚,「綁匪死了?那無憂呢?你妹妹呢?」

「戰南望還沒找到她!我現在要去現場看看!」靳仰止冷靜道。

郁晚晚點頭,「好,那你去吧。」

頓了下不放心道:「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靳仰止點頭,轉動輪椅的時候眸光饒有深意的掃了一眼靳行止。

靳行止像是沒看到,眸光落在地面上。

紀暖倒是殷殷切切的望向靳仰止的背影,充滿擔憂和牽挂……

……

葉微藍從警局出來,怕容嬸擔心,直接回了墨園。

蘇聽雨跟著她一起。

容嬸見她平安回來,鬆了一口氣,又是給她們準備茶水又是準備水果和午餐。

葉微藍怕靳仰止在靳家接電話不放心,給他發了一個信息。

——現在什麼情況了?

信息剛發出去不到五秒,靳仰止的電話就打來了。

葉微藍立刻接聽,「喂……」

聽完靳仰止的話,葉微藍精緻的小臉瞬間如浸冰水,眉心都凝起了寒意,「我知道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為了不妨礙他先掛了電話。

蘇聽雨見她神色不對,問:「怎麼了?」

葉微藍捏著手機,側頭看向她,「戰南望找到綁匪了,但人卻死了。」

「是嗎?」蘇聽雨眼神遊離的從她的視線上移開。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葉微藍一針見血的問道。 蘇聽雨臉色微變,眼神更是不敢直視葉微藍,「啊?沒有啊……我能有什麼事隱瞞你!」

葉微藍二話不說,直接捏住她的下顎強迫她與自己對視,「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是想拉乾的還是拉稀的,你認為你騙得了我?」

蘇聽雨噁心的推開她的手,「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噁心。」

「那你就給我老實交代!否則我還有更噁心的!」葉微藍威脅她!

蘇聽雨看了她一眼,猶豫了幾秒,深呼吸一口氣認命道:「好吧,我告訴你……」

「陸沉舟可能來京城了!」

「你說什麼?」葉微藍驚訝的直接從沙發上彈起來了,「陸沉舟來了?!」

蘇聽雨點頭,「但我也不太確定,我只是無意間看到他的手下露了面。」

葉微藍沒說話,黛眉卻緊蹙,長睫微顫,像是在思忖什麼。

片刻的沉默后她轉身就往外走。

蘇聽雨急忙起身跟上去,「誒?你去哪裡?」

「別跟著我!」葉微藍頭也不回道,步急如流星般迅速離開了。

葉微藍沒有開自己的越野車,而是騎上了機車,先回了一趟自己以前住的地方。

進入房間,打開藏在床底下的保險箱,打開后拿出一部11寸的黑色的筆記本。

啟動后是一個黑色的頁面登錄ID與密碼,頁面瞬間呈現出白色的聊天室。

手指迅速的敲擊在鍵盤上,很快安靜的聊天室里就發出一條訊息。

Q:位置京都,人名:陸沉舟,我需要他的具體位置!

X:Ok,十分鐘后給你!

葉微藍合上電腦,從衣櫃里拿出黑色的背包,又換上一身行動方便的衣服。

藏在床底的各種裝備也全拿上了。

出門前聽到手機振動,是X把陸沉舟的地址給發過來了。

葉微藍不再遲疑,下樓騎上車子一路狂飆。

大白天的飆車,免不了被交警跟上,奈何不超過三個路口就被她甩的遠遠的。

X發來的位置是在京城的東北方向,她記得那片是工業區。

因為環境改造問題,全部停工搬遷,那區將要被改造成為公園,現在應該沒動工是荒廢無人的情況。

靳無憂被人綁架,綁匪忽然死了,陸沉舟又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京城,又出現在那麼偏僻的地方。

很難想象這件事與陸沉舟無關。

她甚至已經猜測到陸沉舟這次來京城的目的——靳瀾!

……

京城北城工業區。

大部分工廠都是年代久遠,牆壁斑駁,滿地的狼藉,地面坑坑窪窪,還盛著污水。

靳瀾拎著箱子走進來就像是一隻螞蟻進入了沙漠,渺小又茫然。

手機再次響起,他接起電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