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這膽子,不可謂不大,居然敢在公共場合如此輕~薄她,難道就不怕她大喊一聲,色~狼?

她說:「你快鬆手,不然我叫了。」

顧銘陶醉說:「叫吧!我最喜歡聽美女的叫聲了。」

穆靈哭了,哭著說:「我說還不行嗎?你快鬆手。」

顧銘不舍的鬆手,回味說:「早這樣多好,非得逼我使出絕招,這下老實了吧!快說。」

穆靈怕了,如實說:「我想辭職。」

「為啥?戴博濤又找你麻煩?」顧銘問,猜測大概率是因為這個,否則穆靈不會突然辭職。

古老之風云再起 穆靈搖頭說:「也不能叫找麻煩,只能算是給我出難題,讓我三天賣套房出去。」

穆靈看著顧銘說:「你以前賣過房,知道的,房子不是說賣就能賣出去,還需要點運氣,所以……」

「所以你打算辭職?」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顧銘接話道。

「不辭職難道等著挨他數落、擠兌?我才沒那麼賤,還是自己走比較好。」

「再說,我又不是找不到工作,離開宜家,完全可以找一份新工作,沒有必要在一顆樹上弔死。」

「汗!!」

顧銘狂汗道:「因為這麼點小事辭職至於嗎?你賣不出去找我啊!!」

「找你?讓你買?有用嗎?戴博濤還會繼續刁難我,你買得了一套,還能把宜家的房子全部買了?」

「不至於。」

顧銘想說,戴博濤蹦躂不了那麼久,最多一個月,戴素潔就會讓他好看。

不過,這些有關戴家的事情,他卻是不能告訴穆靈。

他說:「我先買一套,正好你拿去住,如果他繼續刁難你,你告訴我,我幫你賣。」

賣房,他是專業的,只要他想,那就沒有賣不出去的房子。

穆靈不知道,她認識顧銘的時候,顧銘已經是夢家的副董,她還有必要去打聽顧銘以前賣房的業績嗎?

而且,賣得好又如何?賣得差又如何?指望靠賣房成為副董事長,她覺得那壓根不可能。

她在意的是顧銘前面那一句話,先買一套,拿給她去住。

「你這是打算包養我?」穆靈問。

顧銘說:「別說的那麼難聽,只是讓你住,等你哪天不想住了,可以把房子還我嘛。」

「呵呵!!」

穆靈笑了。

她信顧銘個鬼,顧銘這就是想包養她,想讓她成為他的情人。

手筆很大,出手就是一套價值幾百萬的房子,盡顯億萬富豪的豪氣。

她忍不住問:「你在外面給其她女人買房子,養情人,你就不怕被你女朋友知道?」

「不怕!!」

「為什麼?」

「因為她不是你。」

「我怎麼了?」

「你想得太多。」

穆靈:「……」

她也覺得她想得太多,八字都沒有一撇的事情,就自戀的認為顧銘會喜歡她。

現在也是。

顧銘只是說買房子給她住,又沒有說送給她,這怎麼能算包養她呢?最多只能算幫助她。

現實,又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讓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顧銘沒有笑話穆靈,做主道:「好了,事情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顧銘伸手說:「把銀行卡賬號給我。」

「幹嗎?」

「給你錢,不然你怎麼買房?」

「不是你買嗎?」

「是我買,但是我忙啊!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的人,哪裡有時間浪費在買房這種小事情上面。」

「錢,我給你,你喜歡住哪裡就買哪裡,這樣不是更好嗎?」

穆靈:「……」

她不說話,因為她覺得她接受了顧銘的錢,就等於答應當顧銘的情人。

她不想,可又不敢說,怕顧銘又說她想太多,自以為是。

看到這一幕,顧銘再次使出他的殺手鐧,把魔爪放到穆靈的PP上。

「你……」

「還不說?」

「我說,你快把手拿開。」穆靈哭著說。

油菜花又開 「這才對吧!!」顧銘滿意,不過依然沒有放過穆靈,輕輕拍了一下,享受說:「下次讓你做什麼還這麼磨嘰,這就是下場。」

把銀行賬號告訴顧銘,顧銘轉賬。

叮!!

信息發過來,穆靈點開一看,懵了,顧銘居然給她轉了一千萬過來。

「這……」

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被顧銘的大手筆給震住了。

顧銘笑了笑,不在搭理穆靈,看到蘇池還在被宋樂的閨蜜為難,上去幫忙。

「什麼?必須把鞋找到才能把新娘子帶走,找不到不準走?」

這能難倒顧銘?

凝神靜氣,慧眼開啟,很快顧銘就找到被她們藏匿在酒店電視機後面的鞋子。

顧銘把它拿出來。

「這麼快?」

宋樂的閨蜜絕望了,顧銘這找東西的速度是不是忒快了一點?她們都還沒有玩夠呢。

蘇池大喜,直誇顧銘給力,把鞋給宋樂穿上后,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

一行人鬧哄哄的出去。

很快,眾人來到酒店停車場。

尖叫聲一片。

至於為什麼,自然是宋樂的閨蜜看到蘇池用價值千萬的邁巴赫當婚車。

這不是不一般的豪啊!

「租金不少吧!!」有女人問。

蘇池說:「沒要錢。」

「沒要錢?那這車是?」

「他的。」蘇池指著顧銘說。

這個時候,宋樂那些閨蜜才認真打量顧銘,才發現這位低調的大款。

她們:「……」

宋樂的男朋友居然有這麼豪的朋友,宋樂居然不給她們介紹,這還是閨蜜?

宋樂心裡苦。

顧銘只有一個,但她的閨蜜可不止一個,自然是把顧銘介紹給跟她關係最好,也是最有可能的穆靈。

貌似結果不怎麼好。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今天心情一直不是怎麼好的穆靈,卻看到,穆靈此刻俏臉上露出了笑顏。

婚愛晚成,惹火前妻不可欺 這是……

她想到剛才顧銘和穆靈在角落竊竊私語的畫面,心裡就忍不住想,這兩人……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剛才,她們一定發生了什麼,否則看到顧銘,穆靈的心情不會轉好,應該是更加糟糕才對。」

宋樂在心中如此想到。

她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顧銘給穆靈說了什麼,但是有一點她可以肯定,肯定是好事,否則穆靈不會如此。

她的嘴角微微翹起,暗道她的一番苦心沒有白費,事情終於有點譜了。

能做的,她已經做了,以後,就看穆靈的造化。畢竟現在顧銘還沒有結婚,穆靈完全有機會成為正宮娘娘。

至於她那些閨蜜。

看著她們用火熱的眼神看著顧銘,她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們今天註定碰一鼻子灰。

她沒說,因為她是女人,了解女人。

現在的女人,百分之八十活在美顏世界中,以為美顏相機中那個才是自己,現實的不是。

美顏相機中,她們膚白貌美,美若天仙,別說配顧銘,她們覺得她們配世界首富都綽綽有餘。

這讓她怎麼勸?她沒法勸。

婚禮繼續。

依照流程,接下來要前往公園拍照留念,記錄這美好時刻。

當然,這是沒錢人的玩法,有錢人不會去這樣。

蘇池屬於前者,他沒錢。

顧銘有錢,但蘇池哪好意思要顧銘的錢去給他舉辦豪華婚禮。

顧銘對他仁至義盡。

眾人上車,顧銘繼續履行他的伴郎職責。

很快,車隊抵達附近公園。

下車。

公園拍照,顧銘明顯發現宋樂的閨蜜團對他比剛才熱情了無數倍。

其中,不乏一些自信過頭的女子主動找他聊天。

「帥哥,給個聯繫方式憋,等我哪天有空我約你出來玩。」

說話的女子約莫三十左右,身穿一件深V露背吊打裙,性感撩人。

可惜,皮膚不行,長得更不行,臉上粉底抹了一層又一層。

這樣的貨色,講真的,稍微有點欣賞水平的男人都看不上眼,顧銘真不知道對方哪裡來的自信過來撩他,更不知道對方哪裡來的自信說出等她哪天有空約他出來玩這樣的話。

這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啊!!

他很想打擊一下這女子,但是仔細想了想,他忍了。

今天,不管怎麼說都是蘇池和宋樂的大喜的日子,是絕對的主角。

這個女人是宋樂的閨蜜,給她面子就是給宋樂面子,這點面子他要給。

他委婉的說:「我沒空。」

女子驚訝道:「美女約你也沒空?」

顧銘:「……」

他有作嘔的衝動。

強忍著吐意,他說:「是啊!美女約也沒有空,這種好事還是留給其他男人吧!我無福消受。」

「原來不行!難怪。」女子自以為是的說。

顧銘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他不行?他……

他想說,要不我們試試,不把你干趴下,讓你下不了床,今天我跟你姓。

他沒說,因為他覺得說了是便宜這個女的,正好讓她稱心如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