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隨著趙四來到了這裡。

進入大廳之中,有著上百張賭桌,每張賭桌上都圍著許多修士。

各種嘻笑叫罵聲不斷傳來,聽著這些聲音,顧銘不由的皺眉。 顧銘很反感這種氣氛,臉色不由的陰沉下來。

「趙四,你來了?人找來了嗎?」

這時,一個雷家的修士走了過來,看著趙四便藐視的冷笑起來。

「我妹妹呢?」趙四問道。

「哼,怎麼跟我說話呢?不想活了是嗎?」那個修士大怒道。

「叫雷佤出來吧!」顧銘淡淡的說道。

那個修士這才看見顧銘,不由的打了個寒顫。

做為整個嗜血域的風雲人物,修士怎麼可能不認識顧銘呢,那可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人物。

「是,是!我這就去叫少爺出來!」 一生一世,黑白影畫 那個修士急忙說道。

顧銘並沒有理會那個修士,而是慢慢的走到一張賭桌前,輕聲問道:「這個怎麼玩的?」

「一共三顆骰子,可以猜大小,也可以猜點數!」趙四回答。

顧銘微微一笑,看來這個趙四是經常來呀!

不過對於骰子的玩法,顧銘還是非常清楚的。

只不過他不知道小世界中的玩法和世俗界的是否一樣。

趙四站在一旁,輕聲的將玩法告訴了顧銘。

顧銘淡淡一笑,看向荷官。

荷官拿起盅用力的晃動一陣子后,放在了桌子上,「請下注!」

頓時,賭桌上的修士們紛紛將手中的靈石扔到自己所要壓的點數之上。

「四點,小!」荷官拿起盅,亮出了裡面的點數。

「真背,竟然能開出四點來!」

「哈哈,我贏了!我就知道這把一定出小!」

有喜有悲,有些修士將全部家當全部壓上了,此時已經輸的分文不剩。

可他們並沒有放棄的意思,竟然朝著賭場借下了高利借款。

顧銘站在一旁看了幾把之後,心中了解了大概。

「請下注!下的越多贏的越多!買定離手喲!」

隨著荷官的聲音落下,顧銘直接朝著畫著三個一點方框上扔了一個乾坤袋。

趙四神識一掃,臉色頓時大變。

十萬中品靈石。

在場的修士也注意到了顧銘的下注。

乾坤袋上並沒有木製,所有人都能知道你下了多少靈石。

「十萬中品靈石,這也太有錢了吧?」

「竟然壓在豹子一上,我看這把他輸定了!」

「傻子,真是錢多燒的!」

就在賭桌上的修士議論紛紛的進修,顧銘看向遲遲不開盅的荷官說道:「還不開嗎?」

荷官抬頭看了一眼顧銘,將盅打開。

當眾人看到裡面的點數后,頓時發出一道道驚呼之間。

「三個一!」

「竟然真的是豹子!」

「天呀,一百二十八倍,這位賺大了!」

荷官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

剛才他明明已經動了點數,可是為何還是三個一呢。

別的賭官根本看不到點數,但是荷官卻能夠看到,畢竟這裡是賭場,他怎麼可能讓別人把錢贏去呢!

「一千二百八十萬中品靈石!」顧銘看著那個荷官問道:「你們不會不給吧!」

「怎麼會呢,只是數字有些大,我必須請示一下!」荷官說完,匆忙離開。

到了二樓之後,荷官推開門,就看到了雷佤。

「少爺!」

「我知道了,我下去陪他玩兩把。把靈石如數的給他,讓他先拿著過過手癮吧!沒必要跟一個死人計較!把趙四的妹妹也一併放了!」

雷佤慢慢的站起身,絲毫沒將顧銘放在眼中。

雷佤的舉動,包括整個賭場的情況,顧銘早就用神識籠罩。

就算是雷佤不放了趙四的妹妹,他們也絕對傷不到她一根頭髮。

「沒想到你真的來了,就不怕出不去嗎?」

雷佤來到賭桌前,冰冷的盯著顧銘。

顧銘瞥了雷佤一眼,淡淡的說道:「先把靈石給我,如果你想玩的話,我陪你幾把。如果不玩的話,那就辦正事!」

「真是狂妄,今天我讓你知道,在這嗜血域誰才是天!」

雷佤陰冷的相著顧銘,手一揮,剛才那個荷官扔給顧銘一個納戒。

神識掃了一眼,顧銘沒想到雷佤竟然真的給了他一千二百八十萬的中品靈石。

「哥!」

這時,一個哭泣的少女的聲音傳來。

「妹妹,你沒事吧?」

「我沒事!」

趙四急忙拉著妹妹跪到顧銘面前,「謝謝燕公子,謝謝燕公子!」

「起來吧,帶著你妹妹離開吧!」

顧銘手一揮,將趙四和他妹妹送出了賭場。

「臨死還在這裡裝好人!不過沒有關係,我的目標是你,只要你在這裡,什麼都無所謂。清場!」

隨著雷佤一聲令下,賭場內的賭徒全部被趕了出去。

「燕銘,我早就說過,妍兒是我的女人,不管是誰都不許碰她。而你卻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所以你只能死!來吧,你壓多少,我收多少,只要你贏,我就給你。如果你輸了,那我就收了你的命!」

雷佤拿起盅大力的搖晃起來。

「下注吧!」雷佤說道。

顧銘淡淡一笑,直接將雷佤給的他的那個納戒扔到了三個一上面。

雷佤頓時大笑,「燕銘呀燕銘,如果你的賭術能和你的狂妄一樣的話,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可惜呀,你輸了,你的命是我的了!」

「廢話真多,開盅之後才知道!」顧銘冷笑。

「是嗎?那我就讓你死個明明白白!」

雷佤冷笑。

「慢著!」

就在雷佤準備開盅時,忽然被顧銘給阻止。

「怎麼?你害怕了?」雷佤得意的看著顧銘,眼中閃動著不屑之色。

顧銘搖了搖頭,輕聲問道:「請問,我還可能再壓點嗎?我感覺一千二百多萬有點少。我想你們雷家應該有很多靈石吧?」

「那是當然,我們雷家的靈石是億為單位計算的,就敢你贏不去!」雷佤大笑。

「既然這樣我就放心了,我還怕你們雷家到時付不起,那我不就虧了嗎? 總裁你惡魔 那我就再壓幾百萬吧!」

自家爺們自家疼 顧銘說著,又扔了一個納戒過去。

雷佤一掃,竟然五百多萬中品靈石,嘴角不由上揚,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我開了!」

「你開吧!」

「我真的開了!」

「你不開的話,我就自己動手了!」顧銘白了雷佤一眼。

「既然你找死,那就讓你死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雷佤大喝一聲,伸手拿起盅。

頓時全場安靜! 「不,這怎麼可能,明明是三個六,怎麼會是三個一!」

當看到盅內的點數時,雷佤傻眼了。

他記得自己動了手腳的,而且他清楚的記得是三個六的。

怎麼會變成三個一呢?

顧銘一臉驚訝的說道:「真的是三個一呀,我還以為我輸了呢!不好意思,我又贏了!給錢吧!」

「我給你個屁,敢在老子的賭場出老千,我看你找死。來人,給我上!」雷佤大怒,直接下令斬殺顧銘。

瞬間,雷家的修士立馬衝殺向顧銘。

顧銘冷哼,頓時一股威壓將所有人都籠罩住了。

噗通!

所有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

就連雷佤也是如此。

頓時,雷佤終於認識到顧銘的可怕之處,但是他並沒有太過擔心。

因為在他下樓之前,就已經給家族傳了信息,相信家族中的強者已經趕了過來。

「你在等你家族的人嗎?那正好,我也在等他們!」

顧銘淡淡一笑,扭頭看了一眼賭場的雷家修士,搖了搖頭,「人太多了,空氣不好!」

手一揮,數十道火焰打出,瞬間將雷家修士吞噬,只留下了雷佤。

看著那些修士在自己的眼前被吞噬后,雷佤直接嚇的尿了!

顧銘皺眉,沒想到這個雷佤竟然如此的無能。

就在此時,雷家的強者都趕了過來。

當看到跪在地上的雷佤時,臉色無不變色,一道道陰冷的目光緊盯著顧銘。

「燕銘?不,應該叫你顧銘才對!你滅我世俗界雷家,今天我就要為他們報仇!」

一個老者走上前來,惡毒的盯著顧銘。

顧銘沒想到老者竟然猜出了他的身份,臉色瞬間無比冰冷。

「哼!既然讓你猜到了,那麼你們雷家也就沒有再留下的必要了!你可以去死了!」

一股強大的威壓直接湧現老者。

老者臉色大變,急忙後退。

然而,他的速度怎麼有顧銘的快呢。

眨眼間就被顧銘的威壓給籠罩住了!

「你們雷家先走一步,一會伏家就會去陪你們的!」

顧銘說完,收起賭桌上的靈石,慢慢的向外走去。

可雷家的所有強者都站在當場,一動不動。

轟!

一聲巨響從賭場內傳來,瞬間整個賭場化為平地。

顧銘淡淡一笑,目光向雷家的方向看去,「我的賭注應該收回來了!」

身形一閃,下一秒便出現在了雷家上空。

神識掃了一眼,沒想到雷家竟然已經做出了防備。

護院大陣已經啟動。

看著那垃圾不能再垃圾的護院大陣,顧銘閃身進入了雷家,來到了雷家的寶庫,收走了裡面的所有東西。

顧銘並沒有再下殺手,雷家已經沒有強者,在嗜血域這種弱肉強食的區域,等待雷家的命運只有死路一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