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銘:「……」

他無話可說,因為胡敏說得對,因為女人,他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可,那又如何?他有實力這樣去做,不懼那些人。總不能讓他有實力裝孫子,把喜歡的女人拱手讓給別人吧!天底下哪有這樣的道理。

好東西,人人都想要,這很正常,但誰能握在手中,那就要看誰有本事了。

沒本事,出局,自古如此。

閑聊中,台上的廢話也講完了,主持人宣布慈善宴會開始。

不是一來就搞拍賣,拍賣是最後的壓軸大戲,前面是明星的舞台,進行慈善表演。

這也是需要現場觀眾掏錢的。

一邊看,一邊捐,聽著明星的感謝,心甘情願的把錢捐出去。

至於如何捐……

餐桌上有捐款牌,明星表演結束后,就可以捐款,想捐多少,沒有硬性要求,全憑自願,寫在牌子上,只要你好意思舉牌就行,畢竟這個數字,主持人是會念出來的,捐得太少,你自己都不好意思,還不如不捐。

至於說光寫牌子出風頭,事後不給錢,那樂子可就大了,不僅連帶著你的臉面受損,報道出去,連你家人也會跟著蒙羞,最嚴重的是企業形象,一旦被打上不良企業的標籤,可不是花點錢就能抹掉這個污點的。

如果是上市公司的老總幹這種事情,還涉及到股價,這樣的負面報道一經報出去,股價受挫,損失慘重那是必不可免的事情。

總而言之一句話,這賬賴不得,一旦賴賬,拿慈善當兒戲,無論你是誰,朝你吐來的唾沫星子可以淹死你,除非你本來就不想活了,否則別去干這種沒臉沒皮的事情。

當然,事情不止這麼簡單,還有很多利益。

就拿藝人來講,演出她們一分錢拿不到,甚至還要自掏腰包,為什麼賣力?

重生你妹啊! 這就涉及到一個形象問題和曝光率問題。

形象很好說,不多談,重點是曝光率。

募集到的資金越多,媒體便會重點報道,大書特書,說誰誰誰憑藉精湛的表演,打動現場觀眾,讓誰誰誰慷慨解囊,籌集到多少多少資金用於慈善事業。

報道的媒體多了,篇幅長了,曝光率自然上去,名氣自然越大。名氣越大,通告越多,利益滾滾來。

很重要。

所以虞煙才那麼重視,不願意輕易放棄,想抓住她現在為數不多可以提升名氣的機會。

免不了受一些白眼,這不,在後台準備的時候,就有人忍不住拿她說事。

「這不是虞煙嘛,剛才我聽說你打電話說出事了,來不了,怎麼現在又來了?」

虞煙扭頭一看,認出了來人是誰。

宋瑤。

二線女星,當年她正紅的時候,無意搶了宋瑤一次當主角的機會,至此,兩人的梁子就結了下來。

她紅的時候,宋瑤不敢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但前些年在京都,她因為得罪了一位大少,被打壓,名氣一日不如不日,回到申海市謀發展,宋瑤見到她,就會忍不住出言奚落她。

她不想跟這種人一般見識,所以沒有搭理,繼續整理她的妝容,腦海中想著等會的表演,力求盡善盡美,把最美的舞姿呈現眾人面前,作為她回歸申海市的首秀。

宋瑤不這麼想,見虞煙身上沒有一點受傷的痕迹,自以為是的說:「剛才某人借車禍不來,證明她還有點自知之明,知道她過氣了,上台除了丟人,不會有好結果。」

「現在……」

她看著虞煙,譏笑說:「怎麼,現在不怕丟人了,想放手一搏,在台上搔首弄姿,勾引男人? 萌寶駕到:爹地,請投降 不怕騷過了,沒有男人買賬?丟人丟到家?」

泥人都有三分火,更何況虞煙這一個大活人,聽宋瑤如此奚落她,她忍不了了。 虞煙喝道:「管好你的嘴。」

「喲,還敢頂嘴?這是不服氣嗎?不服氣敢跟我比一比嗎?」

宋瑤挑釁說。

最後,她勾搭上了一位煤老闆,端得是財大氣粗,才陪那位煤老闆幾晚上,就送了她一輛價值百萬的豪車。

今晚,那媒老闆更是答應會,會用善款捧她的場,抬高她的身價,讓她從一眾女星當中脫穎而出,成為媒體競相報道的焦點。

這可是她為數不多揚眉吐氣的機會,她自然倍感珍惜,想要利益最大化。

無疑,藉此打壓曾經搶她機會的虞煙,就是利益最大化的一種。

虞煙沒有說話。

她至從紅了以後,就去了京都,簽了一家知名娛樂公司,長達五年。

前兩年好好的,事業順風順水,後面三年出現變故,得罪人,被公司雪藏。

三年時間,還是女星的三年,對她演藝事業的打擊不可謂不大。

合約期滿,她離開京都,回到申海市,從頭打拚。

憑藉以往的名氣,最近一段時間她認識了一些人,得到一些資源,今晚的機會就這麼來的,但肯定不如一直留在申海市發展的宋瑤,這她要是答應跟宋瑤比,贏面不大。

至於自掏腰包……

剛才她已經下定決心捧顧銘的場,自然要把錢留著,對自己,意思意思,捐個百來萬就行了。

對於普通人而言,百來萬是一筆巨款,但是對於今晚這樣的場合來講,百來萬不值一提。

宋瑤帶頭捐的錢肯定不止這麼一點,更別說宋瑤那些姘頭和朋友,她沒法跟宋瑤比。

「不敢?這就不敢了?」

宋瑤嘲諷說:「原來性感女神虞煙也有不敢的那一天,當真是令人大開眼界,哈哈哈……」

宋瑤笑了起來,一些圍觀看熱鬧的女星也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虞煙當紅的時候,別人只知道申海市有位性感女神虞煙,可不知道她們。

現在,虞煙過氣了,輪到她們揚眉吐氣了,笑一笑,犯法嗎?

虞煙臉色難堪道:「宋瑤,你別太過份。」

宋瑤說:「不是我過份,我只是實話實說。」

宋瑤藉機數落道:「怎了,實話都不讓人說了?你有那個資格讓我不說實話嘛。」

「你……」

虞煙當真是忍無可忍,一咬牙,說:「我跟你比。」

宋瑤一愣,卻是沒有想到虞煙會突然答應。

很意外,相當意外,但這妨礙她高興嗎?這並不妨礙她高興。

今晚她贏過氣的虞煙,那是十拿九穩的事情,虞煙答應跟她比,那就是自取其辱。

這麼好的羞辱機會,她可會輕易放過,趁機加註道:「剛才,我聽到外面有人說,康少跟誰打賭,誰輸誰在台上趴著學狗叫,要不,我們也來點彩頭,誰輸誰趴在台上學狗叫,湊成一對?」

虞煙:「……」

她卻是沒有想到,她居然會遇到這種事情,這是被顧銘給坑了?還是被顧銘的霉運給傳染了?

沒有答案,擺在她面前是一個艱難的選擇,答應還是拒絕。

好難!

她忍不住就在心裡想,顧銘提出這個彩頭的時候,心裡是如何想的,是穩操勝券,還是不怕丟人?

後者居多吧!畢竟沒有人看好顧銘。

顧銘不怕丟人,她需要怕嗎?

怕是一定的,但話都說到這裡了,不能慫,一慫,尊嚴徹底掃地。

況且,她還是有贏的機會的,畢竟胡敏和顧銘認識她,不會一點表示都沒有吧?

她不是很肯定,祈禱顧銘是她的真粉絲,而不是剛才親近她的借口。

當然,不管顧銘如何,她已無路可退,唯有同意。

她答應道:「按你說的辦,誰輸誰趴在台上學狗叫。」

「好!!」

宋瑤大喜,環視眾人說:「大傢伙都聽到了,這是虞煙答應了的,等會她要是沒有做到,大傢伙可別嘴下留情,該怎麼噴怎麼噴。」

虞煙想起顧銘剛才說的話,反懟說:「結果還沒有出來,你怎麼知道輸的人就一定是我,萬一是你呢?」

「我會輸?」

宋瑤笑了,嘲笑道:「虞煙,別做白日夢了,我既然敢跟你比,那就有十足贏你的把握,你不可能贏我的。」

「萬一輸了呢?你是打算賴賬,讓大家都去噴你?」

宋瑤心想,虞煙這是不死心啊!還以為現在的她是以前那個她。

很看不起虞煙這種沒有自知之明的做派,但為了讓賭局順利進行下去,她承諾說:「你放心,我輸了不會賴賬,我要是賴賬,大傢伙盡情的噴,盡情的把這件事情傳出去,讓所有人都來笑話我。」

「這還差不多。」

虞煙滿意,不再搭理宋瑤,繼續化妝,繼續準備,想憑藉她性感、精湛的舞姿打動現場眾人,為她喝彩。

宋瑤沒有繼續糾纏,因為她的目的達到,現在擺在她面前的事情是,把這個事情傳播出去,讓虞煙等會不得不在台上趴著學狗叫。

當然,不止她,還有那些圍觀的女星,把這個大瓜,分享給了她們的朋友。

「什麼?女星也來湊熱鬧,也要學人家趴在台上學狗叫?」

不多時,大廳轟動,正在看錶演的觀眾,被這突然其來的大瓜給整興奮了。

男人學狗叫有什麼好看的,就叫喚一下,他們看個稀奇。

可是女人不一樣,漂亮的女人更不一樣,往那一趴,就能讓男人興奮,更別說還要當眾學狗叫。

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欣賞這精彩一幕了,甚至有人提議,最後顧銘和那位輸的女星一起,給他們上演一出難得一見的、精彩絕倫的好戲。

這個提議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顧銘和趙康也是持認可態度的,因為他們都不覺得他們會輸。

趙康裝門命人去辦這件事情,同時還在想,是不是幫助一下宋瑤,畢竟顧銘認識虞煙,還甜蜜合照過,肯定會幫虞煙贏。

但仔細想了一下,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幫助宋瑤,讓宋瑤贏,對他沒有任何好處,還會讓虞煙徹底恨上他。

他不怕一位過氣明星恨他,但架不住他想睡虞煙,這招虞煙恨,怎麼睡人家?肯定得幫助人家才行。

所以,他決定幫助虞煙贏,博得虞煙的好感,讓顧銘跟宋瑤在台上學狗叫。

想著等會他一邊聽著虞煙的感謝,一邊欣賞顧銘學狗叫的畫面,他就莫名覺得很爽。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顧銘也是這樣想的。

打算一會捧虞煙的場,讓宋瑤和趙康在台上學狗叫。

宋瑤:「……」

MMP,我招誰惹誰了?都針對我?

現在宋瑤不知道,但當等會她看到趙康和顧銘居然同時捧虞煙的場,還要一爭高下的時候,她哭了。

同時,顧銘還從胡敏口中得知虞煙的來歷,居然是虞秀慧的親侄女。

這……

顧銘傷心了。

那日做客古家,虞秀慧可是說過把她親侄女介紹他當女朋友,還說是大明星。

以前他不知道是哪位大明星,被胡敏破壞了就破壞了,沒往心裡去。

可是今天,他知道是他的夢中情人後,差點吐出一口老血來。

差一點,他就夢想成真了,可他偏偏錯過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不過,現在也不晚,說不定還有夢想成真的機會。

無疑,這是人生一大快事,顧銘忍不住賤~笑了起來。

胡敏看到,用小腦想就知道顧銘動了色心,氣不打一處來,立馬給顧銘來了一記狠的。

疼!

疼痛把顧銘從幻想中拉回現實。

他無辜的看著胡敏,無辜說:「敏姐,你掐我幹什麼?」

「你不該掐?」

不等顧銘回答,胡敏幫忙答道:「你應該被掐死,免得活在世上禍害女人。」

顧銘張張嘴,想說,他不禍害,照樣有其他男人禍害,這是女人的宿命,逃不掉的。

但仔細想想,忍了,不跟胡敏爭辯,當起了沉默的色~狼。

台上,實力唱將一曲終了,說了一通感謝的廢話后,邀請眾人為慈善事業添磚加瓦,並拋磚引玉,帶頭捐了五百萬。

掌聲一片!響應者不少。

主持念道:「十二號桌周先生捐款五百萬,感謝周先生對慈善事業的支持。」

「三十七號桌……」

有點走過場的意思,其實捧誰不捧誰,事先差不多都已經定好了,無論台上女星表演的好壞,都會砸到她頭上,成為她增加曝光度的砝碼。

至於為什麼要選擇捧她,這裡面的原因太多,就不一一贅述了。

只需要搞清楚一點就夠了,無利不起早,想要別人捧你,得給別人帶去好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