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衝過來的恆毅遠遠聽見聲音,知道許問峰還有一定的戰鬥力,暫時無礙,急忙折向追趕黑月逃走的方向。

而這是,逃走中的黑月又立即下令那群本來蜂擁沖向恆毅的新興頂尊繼續追擊圍攻許問峰。

這當然是圍魏救趙之計,但剛才恆毅不知道許問峰一行人的情況,這時候已經知道暫時不會有危險,哪裡還會理睬黑月的計策?

庶煞 ,恆毅估摸著距離,發動紛飛亂斬,化作白光——

不片刻功夫就追上其中一股,抓著個新興頂尊甩飛撞歪一片,看見裡面空空如也,頭也不回的立即折向追趕另一股!

對於那群新興頂尊攻擊的法術絕技根本不理會,只是憑藉紛飛亂斬的飛移速度全甩在身後,挺劍又追上第二股。

那群新興頂尊忙不迭的回頭施展射出各色法術絕技,恆毅憑藉紛飛亂斬的高速移動能力輕鬆迴避,沖近的時候一腳踢在個新興頂尊胸口,把那人震的拋飛又撞歪了好幾個,包圍圈中央的情況盡收眼底,不見黑月,又立即掉頭!

如此接連追趕四股,裡面都沒有黑月。

逃走中的黑月知道恆毅追擊的情況,預料不能逃脫,卻並不焦急。

恆毅一腳掃飛追上的第五股,還是不見黑月,這時紛飛亂斬的持續發動時間已經結束,恆毅知道要從這群新興頂尊身上收穫維持一息的靈魂之力費的時間不如等待紛飛亂斬的自我調息,掉頭的同時,一聲低喝,接連三次猶如一次般閃動的威震天下把第五股變節的新興頂尊盡數震的身形失控——

法術絕技對靈魂的震蕩,配合殘魂神決的吸收,獲得一些靈魂之力。

恆毅發動瞬斬,閃出千丈之外,憑藉血鳳之翼飛移速度的優勢繼續追趕第六股。

這功夫,剩下的五股里有兩股已經飛的較遠,但恆毅早計算過飛移速度的差距,別說有紛飛亂斬,即使沒有,靠飛,不過時間久點,最終也一定能追上黑月在的那一股撤逃的人。

黑月,必須死!

沒有族神印記,冰雪族就完蛋了!

這本來是今天最根本的行動目的,卻沒想到如今局勢最後演變成這種結果。

但是,黑月必須死!否則這場行動就算徹底失敗,不但勞師動眾的讓無數人在冰雪族等待下一步行動開始的命令沒有結果,還讓聯盟的強族落得覆滅的幾句!

眼看恆毅即將追上第五股逃走的隊伍時,那裡面突然飛衝出來一條熟悉的身影——

一襲黑色女帝法袍,深紫色衣領上一臉溫柔的冰璃月,竟然出其不意的一個人沖了出來,緩緩懸浮在宇宙虛空,就那麼含情脈脈的注視著飛快接近的恆毅,而其它的新興頂尊沒有一個回頭助陣,反而丟棄黑月不管那樣都在自顧逃走。

這古怪的情形讓恆毅簡直疑心衝出來的黑月是否什麼法術絕技製造的障眼法時,歷練珠的真言語氣里也透著困惑。「她倒是真的。」

天意劍在恆毅的手中凝聚起全部的力量,只等飛近的瞬間出手——


然而,就在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冰璃月突然雙臂張開,胸膛前挺,微微仰面,開口道「左右是死,臨死之前就不能說幾句話再殺我嗎?」

飛衝到冰璃月面前的恆毅手裡的天意劍,化作閃電,毫不猶豫的刺進黑月的心口!

劍上的力量,凝而待發,恆毅目光平靜的目光緊盯黑月那雙看似含情脈脈,無限溫柔的鳳眼,沉聲道「你說。」

黑月眸子里流露一絲哀怨的憂傷,低頭看著刺進心口的天意劍,聲音有些苦澀的道「你就這麼狠心,最後幾句話都得是把劍刺進我身體里了才讓我說?」

「不必惺惺作態,我知道你是沒有感性度的暗影族,如果只是這樣的廢話,那就不必說了。」面前冰璃月的臉,這一刻實在有些神似記憶中的黑月,尤其那目光。可是,這是冰璃月的身體,一個命運波折,嘗遍了悲痛經歷的可憐女人,最後,還被黑月所殺。

「是嗎?」黑月哂然一笑,突然,冰璃月的身體里緩緩的,飛出來一團朦朧的人形,那前探的頭臉漸漸清晰的時候,竟然是昔日黑月的面容!

從一個身體里,出現,卻又擁有另一個身體?(未完待續。。) 這本是奇特的事情,但恆毅並不驚奇,因為他早就知道噬魂能力能夠讓暗影族把自己的身體分解成特殊的能量,壓縮后一起藏在另一具軀體的靈魂中,換言之,這就是黑月的本體。

此刻,黑月的本體脫離了冰璃月,卻仍然沒有改變被天意劍穿透心臟的處境。

「恆毅,你沒有感性也一樣可以愛人。我知道你不會毀滅我的靈魂,因為許問峰不會甘心我就這麼消逝,他還沒得到我。可是,我一直希望佔有我的男人是你呀,我不會為了多活一段時間而讓別的男人在你之前佔有我。冰璃月的意識我沒有完全吞噬,你一定會照顧這個可憐的女人,將來看到她的時候你會想起我,我真的希望當抱著她,佔有她的時候不會忘記,我的靈魂曾經在這具身軀,那時候,是不是也在愛著我呢?」說到這裡的時候,黑月的身體突然亮起彩光!

恆毅微微一怔,這分明是自行燃燒靈魂,迅速耗盡靈魂之後以至於神魂族力量釋放的自毀!

然而,根本沒等他說什麼,黑月的身體突然前探,亮著彩光的紅唇印在恆毅唇上……

恆毅根本沒有迴避,因為根本不需要迴避。

就在他唇上剛感覺到一點溫熱的時候,黑月的本體完全變成一團人形的,顏色迅速暗淡下去的彩光……


黯淡的彩光,剎那爆開成一陣陣的光霧……

黑月,自殺了?

劍上沒有了黑月本體的身影。

恆毅不相信黑月的話。卻想不通黑月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

他將禁制符放入冰璃月的額頭,取出空白的靈魂珠,確定沒有吸收到新的靈魂。那就是說,黑月的靈魂肯定已經化成碎片,粉碎的連殘魂都稱不上。

黑月是真的自殺了?

還是,又躲進了冰璃月的身體里?

最後的這些舉動,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

『她只是為了挑撥?』

歷練珠里,真言聽見恆毅的問題,不以為然的笑道「管她為什麼。死了不就行了?以後再慢慢確認。」

黑月消逝的情況,是不可能又藏回冰璃月靈魂的,只是恆毅總覺得事情透著詭異而已。如果不是如此,那就只是為了在臨死的時候繼續挑撥。

因為,如果冰璃月的靈魂還存在,而黑月滅亡。冰璃月就可能任由許問峰處置。要證明這一點,又還需要時間。

恆毅查看冰璃月的情況,喂她喝下仙酒,吃了些丹藥。

片刻,冰璃月悠悠然的醒了過來……

「璃月?」

「……神君……」這時候,冰璃月漸漸記起了許多……但最後的記憶還是被黑月入侵,僅剩一點意識而沉睡的部分。

恆毅知道事情急切,現在冰璃月的族神印記就是拯救冰雪族。改寫冰雪族所有傳送陣的關鍵,連忙大概把事情說了……

這期間。黑月自殺,十隊新興頂尊全都逃遠,本來奉命圍攻許問峰的那些本來就不儘力,打沒多久就故意落後,回頭就撤退,看見黑月死了,他們全都逃了。

許問峰見那些人都撤走,估計是恆毅已經得手,只有黑月死了這些人才敢公然違抗命令放棄追擊,當即興沖沖的帶著一群突圍的百多頂尊回頭,直飛向恆毅追擊冰璃月的方向過去。

當許問峰帶著一群人飛到恆毅身邊的時候,恆毅正跟冰璃月說著當前關鍵的形勢。

「璃月,詳細的情況等將來我再跟你說,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回冰雪族,用你族神的權利改寫全冰雪族的傳送陣信息。」

見恆毅橫抱冰璃月在懷裡說著這些,許問峰不明狀況,按捺著等待了一陣,到恆毅說完的時候才附耳道「靈魂珠呢?」

恆毅搖了搖頭,旋即從額頭裡將歷練珠神腦記錄的情景製作成情景信息記錄符,遞給許問峰說「大哥看了就明白,現在先到冰雪族,詳細的情況回頭再說。」末了,又低頭問冰璃月道「能飛了嗎?」

冰璃月苦笑搖頭。「神君……我如今只是廢人一個,黑月雖然沒有把我的靈魂完全吞噬,卻把我的靈魂吃了大部分,如今的我已經不可能操縱這具身體。」

說話間,她努力的抬手,但胳膊顯得十分無力。

恆毅暗暗心驚,輸出真氣探查的時候,冰璃月眉頭緊皺,露出一臉痛苦之態。

這才知道原來冰璃月如今根本不能操縱真氣,體內的真氣一直在飛快的散溢,而且比一個沒有修鍊過人還更虛弱不堪,而這些,完全是因為靈魂內部被吞噬過多,又恰到好處的讓冰璃月能夠維持清醒。「將來用靈魂修補的法術一定能恢復。」

「……神君不要抱有希望,中樞魄不存在,天地兩魂被吞噬殆盡,就是再高明的靈魂大師也無可奈何。」

恆毅不禁怔住……這、這分明是他的情況一樣。

當初連天上天都沒有解救的辦法,因為在靈魂方面就是個死結,沒有天地兩魂無法補全中樞魄。但他因為生來就有殘魂神訣吸收真氣力量,這才逃脫修行廢人的命運,而那殘魂神訣早被白清斷言,活人根本不可能修鍊。

恍然間,想到黑月自殺前的那番話,他終於知道,黑月就是要讓冰璃月繼續當廢人,讓他恆毅不得不如過去一樣照顧著。

恆毅無從安慰,因為此刻的冰璃月比誰都更清楚自己的情況。

路上,許問峰通過情景記錄符知道了當時的情況。

知道也怪不了恆毅,但是,黑月臨死前的話,明明他也認為沒有感性度的黑月不可能愛任何人,但看到那臨死的剎那親吻。仍然一陣的不快。

「黑月沒道理如此莫名其妙,完全不反擊就自殺,她雖然虛弱不堪。但至少能有片刻的戰鬥力量,發動逃走的那些新興頂尊圍攻,本來未必沒有機會,至少也該垂死掙扎,為什麼要自殺?」許問峰的疑問,又何嘗不是恆毅的疑問?

到現在恆毅都想不通。

許問峰卻目光爍爍的盯著冰璃月道「我看黑月一定用什麼特別的手段藏在璃月靈魂里!」

恆毅知道許問峰的不甘心情,正因為如此才把情景記錄符如實給他看。以避免黑月自殺了還認為製造個挑撥的心結在那,如果不是有情景記錄符,許問峰又會如何想?

「大哥放心。我有辦法確定璃月的情況,絕不會讓黑月有機會利用璃月金蟬脫殼。」

許問峰便沒有再說什麼。

但他心裡卻充滿不甘,而且非常窩火。

黑月是他今天志在必得的另一個目標,李狂雖然解決。但黑月難道就這麼永遠的成為他無法彌補的遺憾了?

可是。他不能再說什麼。

本來他想說把冰璃月交給他,他想辦法確認。

但如果猜錯了,冰璃月如今果然是本來的自己,那就從內到外都是恆毅的妻子,他怎麼能帶走?

何況接下來聯盟的大局就是盟主的選舉,這件事情恆毅如果不讓,他半點機會都沒有!

無雙神開放神魂族力量造成的影響力一時間根本無可匹敵,這時候說出任何有不信任嫌疑的話。太不妥當。

一行人疾飛趕路,離開了星系干擾符的影響範圍內后。發動時空之門時好在冰璃月體內的真氣還沒有完全消散,畢竟是頂尊修為,真氣的散失不會在短期內完全耗盡,仍然能夠承受穿過時空之門的負荷。

在穿過時空之門的時候,恆毅卻不知道,為什麼至今真言仍然不見蹤影,他到底在忙乎什麼?

……

埋伏冰璃月的宇宙虛空,經過一陣的激烈戰鬥,終於又回復了最初的平靜。

這是一場,影響極大的戰鬥。

然而參與者,仍然還活著的聯盟方面的人卻寥寥無幾。



那些求生聯盟的新興頂尊們除了跟許問峰走的,其它那些因為黑月被迫變節的,全都在飛走極遠后聚集在一起。

他們已經無路可走,回聯盟,許問峰不會放過;茫茫宇宙之大,一時間卻彷彿沒有任何容身之所。

「不如找個小種族隱姓埋名吧。大家誰甘心當暗影族?」

其中一個圍攻過許問峰的思索著提議。

有人道「剛才跟冰璃月逃走的那些人怎麼沒回來的?」

「不管他們!我們考慮自己的出路吧!他們看來是嚇破膽直接跑去當暗影族了。」

「不如去求許問峰原諒?他知道我們無可奈何,而且圍攻的時候他該知道我們都沒盡全力,後來還是故意讓他們突圍,不然哪能那麼容易?」

「別傻了!我們身上有暗影霸氣印記,被暗影族發現是死;被聯盟的人發現,還是死!像我們這樣的就算不想當暗影族誰敢接受?遇到更厲害的暗影族頂尊馬上就得為了求生變節,能不把我們殺了?」

一行人商量半晌,最後還是發現,唯一的路就是找那些種子陣都不完備的小種族,隱姓埋名、藏著一身本事才能生活下去。

「就這麼定了,先安頓下來了再想辦法讓人送信把最可靠的親人接過去,我提醒大家啊——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再喜歡也得忘了,沒情義的沖著錢肯定會把我們全都賣給聯盟!這事容不得半點僥倖!」

其它人紛紛點頭,幾個在神秘花園有很牽挂的女人和男人的新興頂尊也都表態道「我們明白,大家都不是愣頭青了,過去那麼長的宇宙生存還不知道這些?哪能拿性命開玩笑!」

這群新興頂尊商量完后,一起發動時空之門離開……

埋伏冰璃月的激戰區域,仍然,寂靜……(未完待續。。) 是的,仍然寂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