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豹學院類似的競技場有十多個,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小型競技場。

有個名叫莫言的男生,對肖玲暗戀已久,第一個跳到競技場。

「肖導師,請。」

肖玲微微一笑。

莫言身影一晃,雙手變成了狼爪,一聲尖銳的破空之聲響起,強烈的殺氣刺破虛空,對著肖玲瘋狂攻來。

莫言已經是王級高級境界,他知道自己不是肖玲的對手,但還是極力爆發出自己的最大能量。

整天說我們是渣渣,不能讓你小瞧我們啊!

肖玲輕笑一聲,單掌一揮,一道白色冰霧瞬間激發。

「砰」地一聲,

在莫言身前炸開,

莫言感覺全身一陣寒意,瞬間僵立在競技場中央。

眾人只見莫言全身被一道寒冰覆蓋,一雙狼爪保持著攻擊的姿態。

莫言的僵直姿態只保持了兩秒便自動解除。

莫言感覺身體可以動了,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冰塊,對肖玲低頭說道:

「莫導師威武!」

肖玲輕笑一聲,說道:

「你的速度,力量,防禦都不錯,就是智商低了些,明知道我比你的基因進化等級要高很多,還敢往前近身搏鬥,你這不是找死嗎?

你隨便用一招隔空遠程攻擊的魂技,也不會死得怎麼快,真是色膽包天!

我要是再多用兩成功力,你就被凍僵了,下去,下次和對手交戰,麻煩你多用用腦子。」

莫言羞愧地轉身,回到了競技場的觀眾台上。

陳蒼山等人一點都笑不出來,尼瑪,這哪裡是摸底考核,簡直就是羞辱啊。

然後,沒有人敢主動上場和肖玲對戰了。

場面一下子冷了。

肖玲輕笑道:

「剛才那個莫言同學雖然修為低,人也有些蠢,但是至少還有幾分膽量,怎麼你們連膽量都沒有,還來飛豹學院修鍊啥?」

我擦,肖玲秒變毒舌啊!

高樓一縱身跳到競技場上,遠遠站著,

「肖老師,手下留情。」

「留不留情都是那麼回事,來吧,我下手輕點。」

高樓臉色一紅,隨即一聲怒吼,隔空一拳轟過去,

兩道強勁的氣浪破空而出,帶著雷鳴般的怒吼沖向肖玲。

高樓從莫言的失敗中學乖了,打出兩拳之後,瞬間轉移方位,連續又是兩拳,然後一個瞬移,再次轉變方位,繼續攻擊。

高樓使用的是雷鳴拳,這是他來到飛豹學院之後學習的一種新的功法技能,經過五個月的修鍊,已經達到了6級以上,可以一拳轟出,打出六道強勁的氣浪。

一眨眼,鋪天蓋地的氣浪將肖玲團團圍住,場面十分壯觀。

就連陳蒼山也對高樓刮目相看,內心很欽佩他的雷鳴拳。

肖玲沒有立即破解高樓的雷鳴拳,伸出右手,在身前畫了個半圓,一道冰盾出現在身前。

高樓的雷鳴拳雖然威力巨大,但是畢竟基因境界比肖玲低了不少,無法攻破肖玲的冰盾。

高樓所有的攻擊氣浪都被肖玲的冰盾給擋住了。

就在高樓連續攻擊了十拳之後,肖玲突然伸出雙手,對著遠處的高樓拍去。

兩道冰霧破空而出,閃電般攻擊到高樓身前,就連高樓攻擊出的雷鳴拳的氣浪也都被瞬間冰封住。

高樓來不及閃避,

「咔嚓」一聲,

整個人被冰霧籠罩。

高樓一個寒顫,僵立不動。

一秒半之後,高樓後退一步,恢復了自由。

肖玲點點頭,說道:

「力量不錯,可惜敏捷差了些,雷鳴拳很適合你,爭取儘快提升到十級,你還可以配合學習風刃掌,左手風刃掌,右手雷鳴拳,可以加倍提升攻擊威力。」

高樓一聽,立即對肖玲鞠躬道:

「多謝肖導師指點。」

眾人一愣,這才發現,肖玲也不完全是個毒舌導師啊。

(戰場文學https://) 幾朵黑雲盤旋而來,在戰場之上飄蕩,似乎有暗雷在其中涌動

在賀翎和周倉的配合之下,已經有大部分的黃巾軍準備投降,只要繳械就不殺!

「繳械不殺!」

一個個黃巾軍放下了武器,準備從良,看著不少同伴準備逃跑,心裡也是極為難受,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各位放心,吾,賀翎明白各位是不得已才參加黃巾軍之中,之前各位吃不飽,穿不暖,又面臨苛捐雜稅,不起義就活不下去,但是今日,我們大唐鎮招攬大家,在此給大家一個保證:只要大家勤快,每個人就都能分到自己的地塊,每個人都能吃得飽,穿得暖!」

看到不少人面色猶豫,賀翎決定自己要給他們吃一顆定心丸,招攬就拿出招攬的真誠比較好。

果然,這話一出,不少人立刻就決定了投靠大唐鎮,更有甚者,感激涕零,都像安安穩穩的活著,若不是實在活不下去了,自己等人也不會落草為寇啊!

「我願意投降,投靠大唐鎮!」

離賀翎比較近的一位男人,直接雙膝跪地,雙眼流淚,說道。

只要有一個人動了心,就會產生連鎖反應,各種兵器掉落在地的聲音響起,投降的聲音此起彼伏~

賀翎面帶笑意,這下又能招攬不少人口了,不過,這次自己只帶來了紫金騎,沒有帶大部隊,無法將這麼多投降的黃巾軍給押送回去了,也罷,願意跟隨自己的就走,不願意的也不強求便是了!

血紅的戰功榜高高的掛在半空之中,各路星辰似乎與之遙遙相應

抬頭一看,賀翎的名字一躍而上,跨到了第21名,那個趙青舒,竟然遠遠領先了自己等人,與第二名的差距都是十萬之遠,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刷的分

賀翎看了一下戰功榜,分兩榜

一個是東漢這邊的玩家,應該就是選擇了朝廷陣營的玩家的榜單

另一個卻是黃巾那邊的榜單,大概就是選了黃巾陣營的玩家榜單,賀翎很是好奇,知道了黃巾軍在歷史上必敗無疑的下場,那些玩家們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還去投靠黃巾軍,也不怕黃巾軍失敗之後,被朝廷進行秋後算賬

看向另一個黃巾榜單,一個名叫楊烈的玩家佔據了榜一,後面特意寫上了翼州

翼州可是張角起義發兵的起點,也怪不得人家能獲得榜單第一,估計翼州的黃巾軍是全國最多的了,不投降人家,就要被人家所俘虜

正在賀翎接受投降的黃巾軍時,一個官員在城樓之上站了出來,大聲清了清嗓子,引起了全場的注意,這才沉聲開口:

「傳縣令之命:黃巾賊人反叛大漢,實屬十惡不赦之罪,現雖有投降之意,但罪仍該當斬!」

「什麼?」

不少玩家和軍隊都是一愣,他們就在城牆根下,自然聽得最為清楚,人家都投降了,還要殺?這不是逼人家造反,死命相抗么?

「啊?」

心有降意的黃巾軍們,聽到這話,不由得都開始害怕起來,這特么投降了還是一死的話,倒不如奮力反抗,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啊!

周倉聞言,眉頭也是跟著緊皺起來,這個狗縣令,打仗不行,搗亂倒是一把好手,逼得別人造反啊!

當下連忙看向賀翎,想要看看他的意思,如果他也是跟縣令一個意思,那自己還真的要考慮考慮要不投靠大唐鎮了

賀翎這時也是很懵逼,看向城樓之上那個官員,不明白這個狗縣令,到底是什麼意思?

「縣令大人三思啊!」

城樓之上,古昇連忙走到縣令面前,企圖阻攔,卻被縣令冷眼以對:

「本官的決斷,什麼時候需要你一個玩家來插手了?」

被縣令這麼說,古昇也氣得不輕。話語中完全沒了敬意,實在不明白這人怎麼這麼傻13:

「你要是這麼做,就是在逼著他們造反,到時候丟了陵縣縣城,我看你TM的還當什麼狗屁縣令官!」

「大膽!竟然敢如此羞辱朝廷命官?來人,給我拿下他!」

縣令臉色青紅,大怒道

周圍的士兵們面面相覷,卻也沒有對古昇動手的

「怎麼?連本官的命令都不聽?」

看到城樓之上的士兵們都無動於衷,縣令心裡怒火中燒,連忙呵斥道。

……

「不過念在汝等黃巾有悔改之意,可考慮收納為陵縣流民,免除死罪,但是渠帥周倉罪不可恕,必須處斬,以震蛾賊!」(據五德始終說的推測,漢為火德,火生土,而土為黃色,所以眾信徒都頭綁黃巾為記號,象徵要取代腐敗的東漢。因為起義者頭綁黃巾,所以被當時的人稱為「黃巾」或「蛾賊」)

那城牆之上宣讀命令的人,又繼續說道。

這話一出,更是引起大批黃巾軍的反聲,眼看著不少人又憤然拿起了武器準備拚命一搏!

那個官員說完這話,面色擔憂,這都是縣令的命令,雖然是不智之舉,但是自己也無權反抗啊!看了一眼下方面沉如水的賀翎,心裡更是忐忑不安,當下連忙後退,撤出眾人的視線

「咳咳!」

縣令總算露了面,看到那個官員不中用,自己還是執意走了出來,整了整衣衫,擺出自己的官架子:

「本官乃是朝廷欽定的陵縣縣令,你們若有不服本官,就是在不服朝廷的指令,與叛賊何異?與朝廷作對的下場,大家都好好掂量掂量一下,不要被人蒙蔽了雙眼,儘快投降大漢才是正道,至於說叛賊頭領周倉,必須處以極刑!」

城樓下的玩家們和黃巾軍都是一臉憤然,卻是被縣令無視了,縣令的目光看了一眼周倉,再看了一眼賀翎,對於賀翎的反應自己才是最忌憚的

「你!」

只見,賀翎微微抬頭,雙目微眯,一本正經的用內力傳聲開口:

「執意要動我大唐之人?」

賀翎的聲音傳出來,直接吸引了眾人的目光,這麼霸道的話語,很是吸粉,周倉更是不留痕迹的點點頭,手中默默拎起的長刀緩緩放了下來…

「呵!本官要殺的,是黃巾賊寇,難道你的意思是說,大唐鎮乃是黃巾陣營的據點不成?」

縣令聞言冷笑一聲,還不忘了潑臟

「賀某隻說一次,從他們願意投靠我大唐之時,就已經是吾大唐之人,死也是大唐之鬼,你若敢動大唐之人….」

賀翎面色依舊冷冽

「動了又怎樣,本官可是朝廷命官,你能奈我何?」

縣令看到賀翎完全不敬畏自己,直接打斷了賀翎的話!

「好!好!好!」

賀翎突然莫名一笑,咬牙連說三個好字

全場人都是不明所義,只有北漠連忙翻身上馬,執蹬披銳!

淚星劃過的星痕 「紫金騎何在!?」

賀翎面色一變,怒目圓瞪,大吼一聲!

「末將在!」

遠處的北漠手中韁繩一拎,戰馬發出一聲嘶鳴,身後的二十二紫金騎也是如此,齊齊異口同聲回應賀翎的召喚

縣令面色大變,不由得哆嗦起來:「你….你想造反不成?」

追婚三十六計 「隨某….」

賀翎聽到紫金騎們的回應之後,怒眉威揚,話鋒一頓:

「奪城!」

…… 楊嘯在圖書館看書,總覺得今天心神不寧,似乎有什麼事情。隨-夢-.lā

想了想,似乎又沒有什麼事情,於是繼續看書。

看了一會兒,莫名想起了高樓,內心一震,

「我擦,高樓大前天告訴我,說是今天有個摸底考核,我怎麼給忘記了?」

楊嘯收拾了一下書本,給冰兒交待一句:

「冰兒,叔叔有事情要回去,如果我沒有回來圖書館,你就自己吃飯,回去休息。」

冰兒對飛豹學院已經非常熟悉了,點點頭。

楊嘯出了圖書館,在外面找了幾個路過的學員詢問了一下競技場的方位,一路飛奔而來。

楊嘯連續找了幾個競技場,都沒有找到自己熟悉的陳蒼山,高樓等人。

在進入第六家競技場的時候,楊嘯總算是看到了耶律彩雲幾個熟悉的人,悄然走到了大家身後的座位坐下。

此刻,競技場上,陳蒼山正面對著肖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