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傑諾和雪瑩異口同聲的叫道,心中都不由得一驚。因爲他們本來和阿特商量好的計劃是在挑選賽過後兩天便偷偷離開,然後和阿特他們匯合一起離開魔王大陸回到人類世界,現在如果馬上跟着坎比拉去埃索德的話那原計劃要怎麼辦!? 坎比拉看出了傑諾和雪瑩的不安,便疑惑的問道:“你們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傑諾連忙擺着手說道:“啊,沒有,沒有,沒什麼問題。”

“沒問題就好,那我們出發吧,車已經備好了。”坎比拉說完便往城堡後院走去。

傑諾和雪瑩也只好硬着頭皮跟了上去,一邊跟着,傑諾還一邊問道:“坎比拉大王,我們真的有必要這麼急着趕路嗎?現在天都已經黑了下來,這時候出發的話晚上難道就不睡覺了?”

坎比拉看了看傑諾說道:“當然要睡覺,可以在外面露營嘛,這城堡住久了有些厭倦,今天剛好想換個地方感覺一下不同的氛圍,哈哈哈。”

就這樣,傑諾和雪瑩跟着坎比拉來到了城堡後院,這裏停了五輛豪華馬車,可是拉馬車的並不是馬,而是巖獅。每輛馬車都由四隻雄壯的成年巖獅拉着,而馬伕都是小魔人。接着坎比拉、傑諾、雪瑩和史努比奧四個人就各自上了馬車,準備啓程。

傑諾在馬車裏心急如焚,他不知該如何是好,現在如果向坎比拉說不願意去肯定不行,萬一暴露了身份依照他和雪瑩的實力恐怕聯手都很難贏的了坎比拉。可是如果就這樣跟着坎比拉去埃索德的話也不行,那樣就無法和阿特他們匯合了。

傑諾就這樣煩惱着,兩個小時過去了,這時馬車突然停了下來,說是要準備露營了。於是傑諾就下了車,等小魔人搭好帳篷傑諾便進去躺下,可他無論如何也睡不着。到了半夜傑諾偷偷跑出了帳篷,恰巧這個時候雪瑩也走出了帳篷。

看到雪瑩傑諾小聲問道:“雪瑩公主,你怎麼也出來啦?”

雪瑩指了指前方的一棵小樹,傑諾一看,這才發現樹上正停着一隻閃光雀,而這隻閃光雀就是亞萬的通靈獸小閃。於是傑諾便和雪瑩一起走了過去,閃光雀輕輕從樹上飛了下來,原來在它的腳上綁着一張紙條。傑諾連忙打開了紙條,紙條是阿特寫的,內容自然是問傑諾他們的情況,以及爲什麼會突然外出。

“真不愧是阿特!這樣就能和他們取得聯繫了!”傑諾高興的說道。

雪瑩急忙示意傑諾小聲一點,生怕被坎比拉或者史努比奧聽到。接着雪瑩向傑諾問道:“我們該怎麼辦?”

傑諾笑了笑回答道:“本來知道要去埃索德參加交流會我是很擔心的,我擔心會和阿特他們失去聯絡,怕阿特他們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不過現在我放心了,我們把這邊的情況向他們說明一下,然後就可以去參加交流會更進一步瞭解魔族最高戰力的水平了。而且還能看到那個君臨魔王大陸的魔帝,這不是很好嗎,哈哈。”


雪瑩看了看傑諾說道:“我就知道你會這麼決定,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反正還有很多時間,我們就去進一步瞭解魔族的戰力吧。先讓阿特他們在艾拉薩等我們,我們回去之後再和他們一起離開魔王大陸。”

傑諾點了點頭:“就這麼決定了。”

接着雪瑩也寫了張紙條,把她和傑諾的決定寫好讓閃光鷹帶回去。可就在閃光鷹剛飛走傑諾和雪瑩準備回帳篷的時候史努比奧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傑諾和雪瑩都很緊張,他們還以爲史努比奧發現了他們的真實身份。不過史努比奧卻對他們說道:“你們這一對還真是奇怪,有帳篷不用喜歡打野戰嗎?想不到出來尿尿居然碰到你們準備,這可真是巧啊。”

傑諾和雪瑩相互看了一眼,臉一下子都紅了,傑諾對史努比奧說道:“你別胡說,尿你的尿去吧!”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將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真的喜歡這本書的朋友請到17k文學網來支持正版啊,作者將感激不禁,謝謝!)

傑諾說完就走回自己的帳篷,可這時雪瑩竟然也跟着進入了傑諾的帳篷。傑諾連忙害羞的說道:“喂,公主,你怎麼到我的帳篷裏來了?”

雪瑩小聲說道:“既然被他誤會了我們當然要繼續演下去,史努比奧認爲我們出去是爲了親熱,如果什麼都沒做就又各自回去實在太可疑。萬一身份被識破就完蛋了,所以我纔跟着進你帳篷的。”

傑諾紅着臉說道:“哦,我知道了,那你乾脆就在我這裏睡吧,反正這帳篷很大。”

雪瑩點了點頭便睡了下來,傑諾則睡到了帳篷的最角落。可是傑諾翻來覆去就是睡不着,這時雪瑩突然說道:“傑諾,你睡不着吧?”

“啊,是啊,不知道爲什麼,有點睡不着。”傑諾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我也是,聊聊天吧。”雪瑩說道:“問你一個問題,你會想家吧?”

“當然會啊,因爲家裏有爸爸媽媽,而爸爸媽媽都是最親近的人,當然會想他們。”傑諾認真的回答道。

Wшw_ TтkΛ n_ ¢ ○

雪瑩有些羨慕的說道:“是啊,家庭生活應該就是這樣吧,真好,一家人在一起那種感覺一定很幸福。”

“怎麼?公主爲什麼這樣說?你也有家人啊,有爸爸,有媽媽,還有哥哥。”傑諾不解的問道。

雪瑩搖了搖頭:“那不一樣,我的家庭根本沒有那種氣氛。而且,我想父王和母后也並不是因爲相愛才結婚的。”

“怎麼會呢?不相愛的話又怎麼會結婚。”傑諾說道。

雪瑩看了看傑諾,沉默了會後開口說道:“我和你說一個祕密吧,傑諾。至今爲止我們羅菲利特一族身上所流着的還是純正的神之血液,我們也還是很純的神之一族,知道爲什麼嗎?”

純正的神之一族?這怎麼可能,經過了一千年,和人類混血之後怎麼還可能是純正的神之一族呢!?傑諾不解的向雪瑩問道:“爲什麼?”

雪瑩緩緩回答道:“因爲我們羅菲利特一族的這雙眼睛可以在人類中找尋到適應體,所謂適應體就是可以爲我們一族生育下擁有純正神之血液的人類,而在幾億個人當中就只有一個適應體。我的母后斯卡蕾特就是這樣一個適應體,她愛的人本不是父王,而是當時還是我國皇家法師的奧蘭德·馬仕基。可是她卻爲了讓神的純正血脈得以延續下去嫁給了父王,並害的馬仕基最後被列爲了死亡十人組,其實馬仕基和母后纔是真正相愛的。”

雪瑩說着說着露出了傷心的表情,傑諾更是驚訝不已,他萬萬沒想到皇室還隱藏了這樣一個天大的祕密。雖然傑諾不認同皇室這樣的做法,不過他知道雪瑩是無辜的,看着雪瑩可憐的樣子傑諾便上前勸道:“不要這麼難過了,雪瑩公主。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現在已無法改變,但是你今後的人生還可以自己選擇,你只要找一個你愛的人就可以了啊,一定會得到幸福的。”

雪瑩看着傑諾微微笑了笑:“謝謝你的安慰。”

三天過後,傑諾他們終於抵達了埃索德,這座城市比艾拉薩還要大,而且也更加有王城的氣勢,畢竟統領魔帝就住在這裏。到了埃索德後傑諾他們就直接前往位於城市中央的巨大城堡,來迎接傑諾他們的是一位女性大魔人。

看到着位女性大魔人坎比拉不悅的說道:“怎麼?蕾謝爾,迪斯達那個傢伙不親自來接我,居然只派你一個人來接我!?”

蕾謝爾?這不就是坎比拉說過一定要戰勝的那個迪斯達的直屬衛隊嗎?傑諾不由的多看了這個女性大魔人幾眼,蕾謝爾雖然是女性,卻身穿一件紅色鎧甲,給人一種威武的感覺。蕾謝爾向坎比拉鞠了一躬然後禮貌的說道:“不好意思,坎比拉大王,因爲魔帝大人前幾天不在埃索德今天剛回來,所以迪斯達大王去接魔帝大人了。”

“切,拿出魔帝陛下來壓我嗎?算了,算了,塔特薩和他的直屬衛隊到了沒有?”坎比拉問道。

坎比拉話音剛落就聽到空中傳來一陣震耳的龍鳴之聲,坎比拉以及傑諾他們連忙擡頭望去,只見三條巨大的黑魔龍拉着一輛金黃色的大型魔法車從空中飛了過來。坎比拉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塔特薩這個傢伙還真是囂張啊,明明手下的直屬衛隊都沒有什麼實力還敢以這樣的方式登場。” 坎比拉說話間三條黑魔龍拉着的大型魔法車已經降落了下來,接着從魔法車中走出了四個大魔人,其中三個都穿着一樣的灰色鎧甲,另外一個最爲高大的則穿着件深藍色的盔甲。穿深藍色盔甲的大魔人一看到坎比拉他們就走過去笑着說道:“喲,好久不見了啊,坎比拉,怎麼乘坐巖獸拉的馬車呢?這可和我們魔王的稱號不太相襯啊,起碼也該像我這樣讓黑魔龍來拉車嘛,速度又快,我只用了半天時間就趕過來了。”

坎比拉掃了那個穿深藍色盔甲的大魔人一眼,不屑的說道:“這麼長時間不見你還是像以前一樣惡趣味啊,塔特薩。看看你的直屬衛隊,居然還準備了統一的制服,是要來跳舞的嗎?真噁心,哈哈哈。”

原來這個穿深藍色盔甲的人便是魔族三魔王之一,統治魔王大陸北區四座城市的塔特薩。被坎比拉這麼嘲笑了他當然不服氣,於是塔特薩看了看坎比拉的直屬衛隊說道:“我聽說斯塔克和洛克薩無緣無故失蹤了,本以爲你的直屬衛隊現在應該沒有人,沒想到你這麼短時間又找了三個新人加入你的直屬衛隊。速度還真夠快的啊,你該不會是想濫竽充數吧,隨便找幾個沒實力的傢伙來可是會被我的直屬衛隊痛宰的哦。”

“切,我現在直屬衛隊的三個人可都是比斯塔克和洛克薩還要強哦,倒是你那邊好像也多了一個人嘛。怎麼?前幾次輸的不甘心,以爲這次多找個人就有勝算了嗎?”坎比拉說完看了看塔特薩直屬衛隊中最矮小的大魔人,這個大魔人對坎比拉來說是個新面孔。因爲近十年以來塔特薩直屬衛隊一直都只有兩個人,一個叫做亞歷山大,另一個叫做巴哈姆特,所以這第三個人也就引起了坎比拉的好奇心。

塔特薩笑了笑將那個較爲矮小的大魔人拉到身邊說道:“你是說他嗎?他叫做列京恩,雖然年輕但實力卻是很強的,我可是找遍了北區的四座城市才找到這麼一個人才。老實說吧,我認爲今年有希望打敗蕾謝爾的人就只有他了。”

塔特薩說完故意看了看蕾謝爾,近十幾年來的三魔王直屬衛隊交流會最終獲勝的人都是她,而迪斯達的直屬衛隊中也就只有蕾謝爾一個人。對於塔特薩所說的話蕾謝爾不以爲然,她淡淡道:“既然兩位魔王都到了,那就跟着我進帝宮吧,魔帝陛下和迪斯達大人都在裏面等着呢。”

於是坎比拉和塔特薩就帶着各自的直屬衛隊跟着蕾謝爾進入了城堡,到了城堡的宴客廳三魔王之一的迪斯達已經在裏面等待了。雖然同爲三魔王,迪斯達的外表卻並不像坎比拉和塔特薩一樣充滿兇相和霸氣。相對來說他讓人感覺很安靜,只是這安靜中卻散發出一種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氣。傑諾和雪瑩都從這隱隱的殺氣中判斷出迪斯達的實力應該在坎比拉和斯塔克之上,由此他們也對這個迪斯達格外小心。

坎比拉看到宴客廳中就只有迪斯達一人便上前問道:“喂,魔帝陛下呢?蕾謝爾不是說陛下和你在一起嗎?”

“陛下說他最近修煉新魔法有點累,要休息,交流會前兩天他不會出現。”迪斯達回答道。

“什麼?陛下不出現?那交流會要誰來主持!?”塔特薩驚訝的問道。

迪斯達看了塔特薩一眼然後緩緩道:“只是前兩天不會出現,等到直屬衛隊魔法對抗賽開始陛下便會出現了,前兩天的理論交流會就由我來主持。”

“切,真沒意思,直屬衛隊交流會的重點就是魔法對抗賽,前兩天根本很無聊的嘛。算了,算了,反正規矩就是這樣,也沒辦法。肚子餓了,快點叫人上菜吧。”坎比拉對迪斯達叫道。

接下來的兩天是直屬衛隊交流會的理論交流階段,的確很無聊,大家坐在一起探討一些有關新魔法的創造、舊魔法的提升以及戰鬥技巧方面的東西。傑諾向來不喜歡這些這樣的理論交流,他覺得就是要在實踐中去體會才能讓魔法實力最快最好的提升。還好,理論交流只有兩天時間,到了第三天終於要開始直屬衛隊魔法對抗賽了。

對抗賽的場地是埃索德城外的一片荒野上,因爲只有在這裏這些魔力高強的魔王直屬衛隊成員才能放開手盡情的較量。比賽開始之前坎比拉把傑諾拉到了一旁:“傑諾,你是我直屬衛隊的隊長,實力也最強,我非常相信你,所以這次的比賽你一定要替我打敗那個蕾謝爾,知道了嗎!?”

傑諾點了點頭:“是,坎比拉大王,我一定會盡全力打敗她的!”

傑諾話音剛落,整個荒野上突然颳起了一陣旋風,因爲傑諾自身擅長風系魔法,所以他立刻判斷出這不是自然風,而同時他也驚訝的發現坎比拉、迪斯達、塔特薩以及他們的直屬衛隊都跪了下來。雖然傑諾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但他也馬上跟着跪了下來,接着傑諾只看見一個人影踏着風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是一個大魔人,穿着一身白衣,面目很清秀,即便在人類世界中也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

“參見魔帝陛下!”傑諾剛在想這個人是誰,忽聽得周圍的坎比拉他們一起對那個美男子說道。

這個人就是魔王大陸的魔帝薩克奇!?傑諾心中不由得有些吃驚,因爲這個魔帝絲毫沒有給他任何的壓迫感,並不像是一個王者。於是傑諾慢慢擡起頭看向薩克奇,可是當傑諾的眼神與薩克奇交匯的一剎那他立刻意識到自己剛剛的想法有多麼愚蠢了,怎麼可能沒有壓迫感呢!看着薩克奇的眼睛傑諾幾乎動彈不得!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落入無底深淵一般不停的下落,沒有絲毫依靠,沒有絲毫希望,沒有絲毫僥倖,有的只有無限的黑暗和徹底的絕望。

直到薩克奇的眼神從傑諾身上移開後傑諾僵硬的身體才終於恢復了正常,不過只是一個眼神,傑諾就已經緊張的滿頭大汗。接着薩克奇對衆人說道:“人都到齊了吧,那好,比賽可以開始了。”

“哈,好的,等的就是這個時候,亞歷山大,你上吧。”塔特薩對他身邊的直屬衛隊成員說道,那個叫亞歷山大的大魔人便走了出去。三魔王直屬衛隊魔法對抗賽就是這樣,由一方先派出一名直屬衛隊成員,另外兩方隨便一邊也派出一位與之決鬥,失敗便淘汰,然後還可以繼續讓其他直屬衛隊成員上場,最後還留在場上的人便是最終的勝利者。

“亞歷山大和巴哈姆特都跟着塔特薩十幾年了,可以說是老隊員,實力雖然不錯但自從蕾謝爾參賽之後他們就沒贏過,所以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依照我看唯一要小心的就是那個叫做列京恩的新人,這樣吧,史努比奧,你先上,傑諾你只要保留實力對付蕾謝爾或者列京恩就行了。”坎比拉對史努比奧和傑諾說道。

可就在史努比奧準備上場的時候蕾謝爾卻搶先衝了出來,她對亞歷山大說道:“我來當你的對手吧,亞歷山大。”

“喲,上界、上上界和上上上界的冠軍怎麼這麼早就出來了?想快點結束比賽嗎?也好!就讓你看看我這幾年來的成長!火系魔法,天亂劫火!”亞歷山大對蕾謝爾發起了攻擊,可是蕾謝爾的周圍卻連絲毫火星都沒有出現。

“是白火嗎?說什麼成長,我看你是越來越退步了,竟然玩這樣的小把戲。水系魔法,水星盾牌!”蕾謝爾說完立刻召喚出了一面巨大的水盾,同時水盾上冒起了一陣白煙。原來剛剛亞歷山大施展的火焰魔法用了一種叫白火的透明火焰,這種魔法是從靈獸白狼身上學來的,一般人類無法施展,只有妖魔才能施展的出。

擋下亞歷山大的魔法後蕾謝爾又說道:“即便看不見,但只要能感受到魔力波動還是可以輕鬆擋下你的攻擊的。認真點吧,如果不拿出全部實力的話這一界的比賽你還是會輸給我。”

亞歷山大卻顯得很輕鬆:“你還真是讓人討厭,總是輕易說出這樣惹火我的話,好吧,那我就認真一點!嚐嚐這個,元素包裹!”

亞歷山大將雷、火、光等各種元素擠壓在一起形成一個複雜的能量球砸向蕾謝爾,蕾謝爾的樣子顯得有些失望,只見她腳步一移便躲開了攻擊,然後瞬間出現在亞歷山大的頭上:“你完了。”


此時亞歷山大卻興奮的叫道:“哈哈!上當了!要完的是你!黑暗魔法,吞咬!”

亞歷山大最擅長的是近身作戰,他可以通過一些特殊的黑暗魔法近身給對手致命打擊,可是亞歷山大知道蕾謝爾很強,不會輕易讓他近身。所以便想出這樣的方法,讓蕾謝爾主動進攻過來,便可以施展他最拿手的近身魔法。

“轟”的一聲,亞歷山大的拳頭砸向了蕾謝爾,同時濺出了黑色的光芒。不過這一擊後亞歷山大的表情卻變了,因爲吞咬這個魔法擊出後的效果不應該是這樣。亞歷山大趕緊回過頭來,他驚訝的發現在自己身後竟還有個蕾謝爾,那個蕾謝爾伸出一隻手指向亞歷山大:“光系魔法,神聖之光!”

一道巨大的白色光炮不偏不倚的擊中了亞歷山大,亞歷山大被轟的飛了出去。倒地後亞歷山大撇了撇嘴:“真不愧是蕾謝爾,原來剛剛那個不是真身,而是用了光系魔法魔幻光影製造出的假象。”

蕾謝爾看着亞歷山大說道:“很正常吧,我知道你擅長近身作戰又怎麼可能會去主動靠近你呢?沒想到會結束的這麼快,聖魔法……”

“等等,我認輸。”蕾謝爾正準備趁勝追擊施展聖魔法的時候亞歷山大竟主動認輸了。

蕾謝爾看着亞歷山大露出疑惑的神情,亞歷山大笑了笑:“單打獨鬥我本來就不是你的對手,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是有的,所以沒必要繼續和你打下去。再說這次我們這邊有更強的傢伙在,打敗你的任務只要交給他就好了。”

亞歷山大說完看了看遠處站在塔特薩身邊的列京恩,蕾謝爾淡淡道:“你們對他那麼有信心?”

“當然了,那個傢伙非常強。”亞歷山大說完便走開了,蕾謝爾則立刻將目光投向列京恩,彷彿在示意他快點過來決鬥,可這個時候出現在蕾謝爾面前的人卻是傑諾。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將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真的喜歡這本書的朋友請到17k文學網來支持正版啊,作者將感激不禁,謝謝!)

傑諾笑着對蕾謝爾說道:“你果然很厲害啊,蕾謝爾。坎比拉大王說了,既然你都已經出手那我們也沒必要繼續隱藏實力,所以直接讓我上來和你決鬥。我是坎比拉大王直屬衛隊的隊長,請多多指教。”


“哦,兩邊都是把希望寄託在新人身上嗎?到底你和那個列京恩哪個比較強呢?算了,先不管了,一個一個收拾掉就知道了。光系魔法,神聖之光!”蕾謝爾對傑諾使出了之前打倒亞歷山大所用的魔法,這是個200級的光系魔法。

而傑諾揮起一隻手大聲喝道:“風系魔法,空間之刃!”

空間之刃的確是一個非常實用的魔法,可攻可守,對於一般的攻擊空間之刃都可以將其割開。眼看自己的魔法被傑諾切了開來,蕾謝爾不禁微微感嘆道:“這真是一個厲害的風系魔法,不過單憑這樣可贏不了我!”

“這我當然知道,所以準備承受我接下來的攻擊吧!炎獄龍捲風!”傑諾突然在蕾謝爾周圍召喚出了巨大的龍捲風,而且龍捲風內還加入了火元素,形成一個非常高等的合成魔法。

被困在龍捲風的風眼中蕾謝爾竟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而且由於龍捲風中的火焰不斷向蕾謝爾襲來,這讓蕾謝爾開始有了危機感。想了兩秒,蕾謝爾果斷決定要用聖魔法打破這龍捲風,可就在這時傑諾飛到了從龍捲風的上空:“閃電魔法,百星雷斬!”

無數閃電從空中劈向蕾謝爾,由於蕾謝爾正在準備使用聖魔法,所以來不及躲閃也來不及防守,被狠狠打倒在地。而傑諾即便此刻已經佔了很大優勢,但他的攻擊卻並沒因此減緩,傑諾又擡起雙手施展出了下一個魔法:“合成魔法,十字赤炎斬!”

兩道赤紅色而且極高溫的火焰風刃呈十字形狀飛速割向了蕾謝爾,不過傑諾剛發出攻擊後就立刻向旁邊躲了開來,因爲他感覺到了大量的自然魔力集中在了蕾謝爾身上,顯然她要施展聖魔法了。

“死亡的靈魂啊,依據契約成爲我的力量吧!黑暗聖魔法,地獄死魂炮!”果然傑諾纔剛閃開,一顆純黑的光球就呼嘯着躥了出來,強大的魔力波動讓傑諾的炎獄龍捲風和十字赤炎斬在瞬間蕩然無存。

“真厲害啊,居然還能躲的開。”這時傷痕累累的蕾謝爾對傑諾說道,這傷都是傑諾剛剛的百星雷斬所致。

“呵呵,並沒有完全躲開,我只能說你剛剛那個聖魔法的威力真是強大。”傑諾抱着左臂說道,儘管已經預先做出了判斷並立刻向旁邊躲閃,可傑諾的左臂還是受了傷。

蕾謝爾的眼神變的很認真,她已經知道了傑諾的強大,並準備要全力以赴。蕾謝爾擡起手指向傑諾,語氣低沉的讓人發顫:“接下來將不會再有低於聖魔法等級的攻擊了,消散於無盡的黑暗之中吧!黑暗聖魔法,冥魔六道炮!”

“雷系魔法,雷神降臨!聖魔法,風神之箭!”面對蕾謝爾如此霸道而又強大的魔法傑諾也全力應對,強烈的爆炸伴隨一陣陣魔法波動之後傑諾與蕾謝爾都倒了下去。不過此時的蕾謝爾已經昏迷了過去,胸口處留下了被風神之箭貫穿的傷口。而傑諾雖然也渾身是傷,但卻都是皮外傷,沒有受到什麼致命性的打擊。原來剛剛傑諾刻意用風神之箭避開冥魔六道炮去攻擊蕾謝爾的同時也用雷神降臨這個魔法爲自身製造了一個閃電盔甲保護自己,所以最終這一戰獲勝的人是傑諾。

看過這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後連魔帝薩克奇都開口說道:“不錯的戰鬥,看過這樣的戰鬥還有人想繼續挑戰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宣佈這次魔法對抗賽的勝利者是坎比拉直屬衛隊的傑諾了。”

“等等,魔帝陛下,我要挑戰傑諾。”這時列京恩站出來說道。

衆人都吃了一驚,看過剛剛那麼一場驚人的戰鬥後這個列京恩還敢挑戰傑諾?難道他真的有那麼強?有信心打敗傑諾!?薩克奇看了看列京恩然後對迪斯達說道:“好吧,迪斯達,你現在爲傑諾和蕾謝爾治療,並給他們服用最好的魔法丹藥,兩小時後準備進行此次魔法對抗賽的最後一戰,傑諾對列京恩。”

“我有一個問題,魔帝陛下。”這時坎比拉向薩克奇說道。

薩克奇便說道:“什麼問題?”


“本來舉行魔王直屬衛隊魔法對抗賽的目的是爲了選出最強的直屬衛隊成員再挑戰三魔王,可是由於前幾屆獲勝的蕾謝爾都放棄了挑戰三魔王的權利,所以這個原本舉辦對抗賽的目的也慢慢被淡忘了。而如今蕾謝爾已經輸了,勝利者將會是傑諾和列京恩當中的一個,那麼他們還有資格挑戰三魔王嗎?”坎比拉問道。

坎比拉說的都是事實,本來舉辦這個魔法對抗賽的目的的確是爲了選出有資格挑戰三魔王的人,而且如果這個挑戰者能打敗任何一個魔王便可以取代那個魔王的位置成爲新的魔王。除此之外,三魔王原本也有相互之間的挑戰賽,勝利者可以挑戰魔帝,只是現在的魔帝薩克奇太強了,三魔王都自知不是對手,並甘願爲其效勞,所以三魔王內部的挑戰賽早就取消了。而蕾謝爾也是一樣,她自知不是三魔王的對手,所以之前幾屆對抗賽獲勝後都放棄了挑戰三魔王的權利。

聽完坎比拉的問題後薩克奇理所當然的回答道:“當然了,不管傑諾和列京恩誰獲勝了都有資格挑戰你們三魔王!”

接下來是治療時間,傑諾接受完治療在休息的時候雪瑩趕緊走到傑諾身邊說道:“你還準備打嗎?那個列京恩看了你和蕾謝爾的戰鬥後還敢挑戰你,就說明他肯定也是很有實力的。雖說依靠淨化術和魔法丹藥的治療你的傷勢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但如果你又要馬上繼續進行一場像剛剛那樣激烈的戰鬥的話疲勞會累積的,疲勞一旦累積身體一切機能都會下降,那樣你可能會在戰鬥中死在那個列京恩的手上!” “不會的,剛剛的戰鬥中我還留有一個絕招沒用呢,沒那麼容易死在那個列京恩的手上。而且如果贏了列京恩就有資格挑戰三魔王了,這不正是瞭解魔族最高戰鬥力的好機會嗎?我可不能輕易放棄。”傑諾笑着說道。

“好吧,那你答應我如果一旦有了危險千萬不能硬撐,就像剛剛的亞歷山大一樣要立刻棄權。反正即便你輸了我們還是可以看得到列京恩挑戰三魔王的戰鬥,一樣能瞭解到三魔王的實力,明白了嗎?”雪瑩關心的對傑諾說道。

傑諾點了點頭說道:“好的,我明白了,我不會亂來的,要拼命的話我也會等到和魔族的戰爭正式爆發後才拼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