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斯步槍的射程在10km以上,穿透力超過地球上任何一種槍支,如果當初的黑巫師,是被眼前的高斯步槍擊中,絕對會丟掉性命,但現在,面對的對手是比當初黑巫師更加強大的魔化生物。

高斯步槍能不能建功,還是兩說。

但克隆人戰士管不了那麼多,他們只按照方成的命令行事。

……

迷霧中,方成和巴巴坦仍在對峙。

「小鬼,你真當我不敢殺你?嘶–」

巴巴坦似乎變得狂躁起來,重卡般的蛇頭不斷的搖擺著,唾液被它不停地甩出,甚至有一滴唾液濺到方成的長袍上,燙出了一個大洞。 「你不敢!」方成瞪著它,「你只是高塔的守護魔獸,有什麼資格命令我做事!」

巴巴坦暗金色的豎瞳閃爍著冰冷的光,方成毫不退讓的盯著它。

「嘶–嘶–嘶–」

迷霧中,除了巴巴坦吐信的聲音,再也沒有丁點聲響。

「小鬼,以後不要讓我抓住你的把柄,嘶–」

巴巴坦冷冷的說了一句,緩緩地退到迷霧中。

「哼,囂張什麼?」方成輕哼一聲,他剛剛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只要巴巴坦敢動手,他立即動用智能學習機的穿越功能。

然後讓克隆人戰士用高斯步槍,將它打成稀巴爛,他不信作為地球最強的動能武器,會對一條巨蛇沒辦法。

方成目送巴巴坦消失在迷霧深處,沉默不言,至於巴巴坦的威脅,他根本沒放在心上,一條畜生而已,真當它是個人物了,不過是被雷薩大巫師囚禁在黑白高塔的一條看門狗罷了。

隨著方成實力和勢力的漸漸增強,當初讓他感到膽戰心驚的魔化生物,現在已經不能讓他感到絲毫畏懼了。

至少,真讓手持高斯步槍的克隆人戰士和巴巴坦殊死一搏的話,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而且剛剛方成那麼強硬,其實除了自身的實力外,還是有一定把握巴巴坦不敢隨意對高塔的學徒出手,就比如上一次,巴巴坦就是利用方成對規則的不熟悉,引誘方成率先出手攻擊它。

換句話說,只要黑白高塔的學徒不主動攻擊巴巴坦,它就不可能對黑白高塔的學徒出手。

這應該是雷薩大巫師給它定下的規矩,別看它在方成甚至莫頓這些種子學徒面前十分囂張,但面對雷薩大巫師,巴巴坦比一條狗還要溫順。

方成再次看了眼巴巴坦離去的方向,轉過頭,大步朝著黑白高塔的大門走去。

進入高塔,眼前的景色大變,像是來到了一處風景優美的世外桃源一般,一碧如洗的藍天,腳下的大地綠草盈盈,遠處的山脈湖泊,甚至天空中的太陽,都彷彿真的一般。

其實第一層秘境之中,除了空中的那顆巨大的火球是幻象,其他的,都是真實的。

方成走了足足一個多小時,才來到第一層秘境的艾莫斯城。

艾莫斯城不僅巨大,而且十分繁華,比起方成破舊的新月城,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甚至比起商業發達的莫頓城還要熱鬧三分。

儘管方成只出去了幾個月的時間,但回到黑白高塔,還是有種宛如隔世般的感覺,這一次去諾瓦公國,不僅收穫了雷恩秘境中對方成而言最珍貴的煉金知識,還遇到了強大的黑巫師。

而且還從黑巫師的手中逃掉了性命,甚至如果是現在,方成有把握讓黑巫師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雖然他自身的實力沒有多少增強,但是他麾下的實力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這些實力的增強,都是建立在地球科技的基礎上的,當然,其中也借鑒了不少異界的煉金知識,但不得不說,僅憑戰爭潛力而言,巫師文明的確比不上地球。

也許巫師文明某些個體實力驚人,但問題是,這些個體幾乎是不可複製的,或者說,很難複製,但對地球文明而言,卻不是這樣。

核武器威力足夠強大吧,但只要掌握了技術和原料,人類就能源源不斷的複製出來。

方成成為正式巫師需要多長時間,這個連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到安魯島發展勢力不到短短一年的時間,若是真要將電磁軌道炮豎起來,別說是正式巫師,估計就是高級巫師來了,也得跪。

這就是科技文明的魅力,論起戰爭潛力,巫師文明還真比不上,這還是目前地球的科技文明水平並不高的基礎上,等到地球上的科技文明發展到星際文明的時候呢?

真當兩者有一天在星空之下相遇的時候,又會爆發出怎樣的衝突?方成無法想象,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勢必是一場曠世之戰。

方成在繁鬧的街道上一邊沉思,一邊走著。

「你是莫頓的師弟,方成是吧?」

方成正走著,一道尖銳的嗓音傳入他的耳中,這聲音不僅刺耳,而且有些熟悉。

方成順著聲音轉過頭,看向來人。

是他。

方成心中微微一動,這個人,他記得,正是當初方成第一次來黑白高塔時遇到的種子學徒,魯比。

方成還記得他的名字,之所以影響深刻,是因為當初他威脅方成血色秘境試煉的事情。

結果因為方成是正式學徒,沒有受到威脅。

但這個人,方成還是記住了,只是不知道他找自己有什麼事。

這些念頭在方成腦海轉瞬即逝,他立即回道:「魯比?」

「你還記得我?怎麼,見到高塔的種子學徒,連一聲大人都不願意稱呼嗎?果然跟你師兄莫頓一樣,都是一個狂妄的人。」

聽了這話,老實說,方成有些懵,哪來的逗比,自帶嘲諷光環?

方成遇到的所有巫師學徒裡面,包括第一次被他殺死的艾伯特,都沒有這麼喜歡嘲諷的吧?

方成皺了皺眉,沒說話。

魯比見方成不說話,冷笑一聲道:「你別以為莫頓讓你一起去浮空島,就十拿九穩了,要知道,去浮空島的名額今年是我和他兩個人決定的。」

原來是為了去浮空島的事,看來去浮空島,並不是像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怪不得菲爾要向自己求情,向莫頓討要一個去浮空島的名額。

估計以莫頓的性子,菲爾也知道,直接找他,一點戲都沒有。

「這件事,就不勞你費心了。」

既然別人一來就這幅態度,方成也沒有心情熱臉貼別人冷屁股,直接放下一句話,轉身便走,留下魯比眼中冒著憤怒的火光。

「方成,不要在高塔外讓我碰到你。」方成的意識海中,響起魯比的傳音。

「同樣的話,送給你。」方成冷冷的回了一句,不顧魯比驚愕莫名的表情,迅速離開了。

該死的東西!

魯比看著方成走遠,狠狠地捏住了拳頭,這一次去浮空島,雖然是莫頓和他兩人負責,但去浮空島的名額是有限的。

這些名額,一直以來都被高塔的種子學徒把持著,或是高價出售,或是換取資源。

本來今年由魯比和莫頓二人負責此事,魯比是十分開心的。

並不是因為他多喜歡莫頓,恰恰相反,兩人一直都不太對付,但莫頓在所有的種子學徒中,是最富有的一個。

因此,基本歷年來,出售名額這種事,莫頓從來都是不參與的,也就是說和莫頓一起負責選人去浮空島,是一項美差。

但這一次,莫頓不知道發什麼瘋,直接定了兩個名額,其中就有方成,要知道,這一個名額,價值就高達300顆魔石,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黑白高塔,梅爾城。

刷!

一道微光閃過。

方成的身影出現在梅爾城中央的傳送陣基座上,傳送陣的基座十分巨大,佔地達到數萬平,上面刻滿了複雜的煉金銘文,方成獨自出現在傳送陣上,顯得十分空曠。

剛走出傳送陣。

守在傳送陣旁的菲爾看見方成,眼前一亮,快速迎了上來。

菲爾微微低下頭,輕聲道:「大人,您回來了。」

方成看著白髮蒼蒼的菲爾恭敬的樣子,著實有些心酸,他點點頭道:「嗯,莫頓師兄回來了嗎?」

菲爾聽到方成問到這個,立即激動起來:「大人,莫頓大人昨日剛到。」

方成看了一眼激動不已的菲爾,笑了起來:「放心吧,菲爾,答應你的事,我不會忘的。」

再次聽到方成的承諾,菲爾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他蒼老的面龐上,皺紋舒展開來,笑著道:「多謝大人提攜。」

聞言,方成笑了笑。

跟菲爾告辭后,方成直接朝著莫頓的府邸走去。

莫頓雖然在東聖帝國,擁有一片龐大富裕的子爵領,但他身為黑白高塔的種子學徒,在梅爾城,也是擁有屬於自己的府邸的。

只是這個府邸,他現在不怎麼居住罷了。

來到莫頓的府邸,方成抬起頭,莫頓居住的府邸比起方成自己的,要大得多。

莫頓府邸的建築風格,和梅爾城的所有房子一樣,都是七星島的建築風格,有些類似於古代中式的園林風格。

府邸整個建築,包圍在高聳的圍牆內,走入府邸大門,眼前的景色瞬間變得開朗起來。

莫頓作為梅爾城唯一的種子學徒,在整個梅爾城,地位只在他的老師梅爾之下,府邸自然佔地極大。

方成進了大門,足足走了十分鐘,還未走到莫頓居住的房屋,府邸有多麼巨大,由此可見一斑。

「莫頓師兄。」

還未踏入莫頓的主屋,方成就大聲叫了起來,顯然,在梅爾城居住了幾個月的方成,已經不止一次來過這裡,對莫頓的府邸相當熟悉。

莫頓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黑袍的胸口,銘刻著奇異的金色圖案,莫頓身邊,站著一個婀娜的身姿,從外形看,應該是一個女人。

女人黑色的長袍上銘刻著銀色的圖案,只是比起男性學徒的巫師袍,她的長袍並不寬大,反而隱隱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女人一頭金色的長發瀑布般垂在身後,臉龐在屋外陽光的照耀下,白皙動人,眼眸如同星辰,點綴在絕美的面龐上,一張櫻桃小口,微微張啟,似乎聽到方成的呼叫,有些驚訝。

她正是雷諾的妹妹,艾琳。

隨著方成進入屋內,莫頓主動迎了上前來笑著道:「現在人都到齊了。」

聞言,方成看向旁邊的艾琳,不知為何,艾琳自從上次得知方成居然在短短一個多月內就成為和她一樣的中級學徒,內心就十分不舒服。

方成掃了艾琳一眼,似乎想到她死去的哥哥雷諾,張了張口,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

莫頓看到方成和艾琳兩人不打招呼,有些意外,但他並不是八卦的人,也沒多問。

「莫頓師兄,我們什麼時候去浮空島?」

方成從艾琳身上收回視線,看向眼前滿臉棕色絡腮鬍的莫頓,問道。

聽到方成的問題,莫頓笑道:「根據約定,浮空島的人應該三天後來黑白高塔,到時候,我們乘坐他們的飛行魔器去浮空島。」

「飛行魔器?那是什麼?」方成有些詫異。

但看到莫頓和艾琳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顯然是知道飛行魔器來歷的。

「飛行魔器是浮空島獨有的大型魔器,憑藉浮空島獨特的浮空煉金法陣,可以讓巨大的魔器漂浮在空中。」說到這,莫頓的眼中也閃過一抹艷羨之色。

顯然,莫頓對飛行魔器十分垂涎。

方成聽了莫頓的解釋,點點頭,沒再多問,反正三天後浮空島的人就會到來,到時候,自然一切都清楚了。

莫頓看到方成沉默,接著道:「這次叫你們兩個過來,主要是為了參加浮空島巫師學徒交流會。」莫頓似乎有意解釋給方成聽,「所謂巫師學徒交流會,是浮空島舉辦的一場大型學徒間的交流會。

因為浮空島地理位置特殊,所以在大陸上所有的勢力中,地位一直比較超然,簡單來說,就是個中立勢力,既和我們高塔交好,也不與死靈學院交惡,甚至和神秘的精靈花園,也有貿易往來。」

說著,莫頓看了方成一眼,接著道:「正因為浮空島是一個中立的特殊勢力,所以大家對它也比較放心,不管是各個霸主勢力還是中小型巫師組織的學徒,都願意去浮空島參加交流會。

所以很多學徒平常難得一見的煉金材料和藥劑材料等等,交流會上都應有盡有。當然,前提你要準備足夠的魔石。」

說到這,莫頓笑了起來,顯然,富有的他,最不在乎的就是魔石了,每一年,莫頓城繁花似錦的海上貿易,不知能為莫頓帶來多少財富。

以莫頓多年的積蓄,就算方成將魔石礦全部開採完,能不能比的上整個莫頓子爵領還是兩說,畢竟,根據傳言,莫頓的子爵領,也有一個小型的魔石礦。

方成跟莫頓交談一番后,便提出了告辭,奇怪的是,一直在一旁不說話的艾琳,也同時提出了告辭。

沉默中,方成和艾琳並肩走在莫頓府邸的林蔭道上。

道路兩旁,各種植物花卉落英繽紛,散發著陣陣的清香,以至於方成分辨不出,這香氣,究竟是花卉散發出的,還是身邊這個玉人身上的。

「方成,」艾琳突然停下了腳步,「當初第一次見面時,我為我的粗魯向你道歉。」

說著,艾琳朝著方成深深的低下身子。

聞言,方成立即停了下來,微微皺起的眉頭舒展開,面帶微笑道:「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你當初也是為了尋找哥哥,再說,沒有你,我也不可能踏上巫師的道路。」

聽了這話,艾琳似乎鬆了一口氣,畢竟,當初她可是對方成生出了殺意,而且差一點就殺了他。現在方成實力進步如此神速,艾琳也擔心方成實力徹底超過她時,會不會找她麻煩。

這些芥蒂,還是提前解開為好。

想到這,艾琳面色複雜的抬起頭看著向方成,沒想到當初被她認為在巫師道路上沒有前途的方成,居然以這麼耀眼的姿態,超越了自己。

方成看著艾琳又陷入沉默,躊躇片刻道:

「……」 「這是我在回高塔的路上撿到的。」

方成說著,遞過手中的一塊銀色金屬牌,正是雷諾的魂牌。

艾琳驚慌地接過方成手中的魂牌,仔細感受一番魂牌上的靈魂氣息,面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她瞪大了美麗的雙眼,看向方成,顫抖著聲音道:「這……這是……」

「這是你哥哥雷諾的魂牌。」方成聲音低沉。

艾琳似乎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淚水順著她光滑白皙的臉頰流了下來,她喃喃道:「怎麼會這樣,我哥哥是一名正式騎士,只要他不去刻意惹事,怎麼會喪命?」

艾琳感受著魂牌上死寂的靈魂氣息,似乎在質問方成,又似乎在自言自語。

方成見艾琳情緒十分激動,緩聲解釋道:「雷諾兄弟是被死靈學院的黑巫師殺死的。」

「死靈學院的黑巫師?」

方成點點頭。

艾琳死死的握住了雷諾的魂牌,白嫩的玉手上青筋畢露。

一夕之間,所有的親人全部喪命,這種遭遇,別說對一個正值花季的女孩,即使對一個鐵血硬漢,也是晴天霹靂般的打擊。

艾琳再怎麼難過,方成都能理解。

兩人似乎都沒有了說話的心情,雖然方成對雷諾沒有什麼感情,但畢竟這個人教會自己騎士引導術,更何況,兩人也攜手歷經過生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