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子宸讓阿二開了視頻通話,直播顏愛蘿在機場的行動。

他盯着手機,看着她在機場裏轉了轉,還在焦急的看時間。

過了一會,就見她去機場的飲水間,拿出杯子洗了洗,還拿出茶葉泡上。

那是她前幾天突然買的茶葉,鬱子宸也知道,只是奇怪她突然買茶葉做什麼,因爲平時也沒見她喝過茶。

她拎着一杯茶水,外加上一塑料袋的茶葉,找了個地方坐好,一直看着出閘口的地方。

看一會,還跟不遠處的一個男人示意,說了兩句什麼話。

在她不遠處,站着很多女孩,有的拿着橫幅有的拿着相機,一個個也在看着出閘口翹首以待。

鬱子宸看她的打扮,覺得跟那羣女孩很像,更覺得奇怪。

過了一會,那羣女孩突然激動起來,一塊對着出閘口的地方尖叫,拿着相機的則是把相機舉起來不斷的按動快門。

顏愛蘿也起來,趁機混進了人堆裏。

這女人,追星,專門跑來接機?打扮成這樣,也是爲了給喜歡的明星看?

鬱子宸覺得不太可能,平時也沒見她喜歡過哪個明星。可就是忍不住心裏惱火。

他倒是想看看,她想接的是哪個明星。

很快,閘機口那邊走出被人簇擁着的謝卓然。這人差不多一米九的身高,在人羣中很是鶴立雞羣。

身材標準看着就像是行走的衣架,就算穿着休閒裝,也依然很有風格,自帶氣質。

女孩子們都有秩序的衝了過去,還有粉絲在其中維持着,喊着別擠。

謝卓然成名多年,粉絲後援會早就很有經驗,應對這種接機情況也自有自己的規則。

他一邊走一邊跟粉絲打招呼,偶爾跟小姑娘們說笑兩句,看起來很和藹可親,也很幽默。

這樣的情況他整天遇到,早就習以爲常。

但就在這時,變數出現了。

一個打扮的光鮮亮麗的女孩跟花蝴蝶一樣從人羣裏衝出來,靈活的閃過了保鏢跟助理,直接衝到他面前。

謝卓然還沒看清眼前是誰,手就被拉住塞了一個溫熱的水杯還有一個塑料袋。

女孩還把他的手拉高,清晰的說着:“卓然哥哥,我喜歡你好久了,謝謝你來明德市演出。這是我家自己產的黑茶,你快拿着,解解暑。”

謝卓然本來想說不要粉絲禮物,也要交給助理拿着。

但女孩接着說:“這可是我們明德市的特產,是**支持的農村電商產業,你一定要嚐嚐。謝謝你支持我們農村電商事業。”

原來是要爲自家特產做廣告嗎?

整個華夏都在支持扶貧,這下他不接也得接了。

就算隱約覺得自己是被人利用做廣告了,可他也得笑着把這場戲接下去。

他看了看眼前化妝化的看不出本來面目的女孩,見她一雙眸子眯起來笑的甜美,不禁又氣又好笑。

“謝謝啊,那我回去可得嘗一嘗。”

顏愛蘿也對着他笑,再次謝過他。

這下,她的爆款估計就成了。眼前這位明星的粉絲,都會成爲她的自來水,幫她做宣傳。

而不遠處,王主編快狠準的按動快門,把需要拍的都拍了下來。 謝卓然很快就從機場走了,走之前忍不住想回頭看看那個那個突然蹦出來的女孩。但這麼多粉絲跟媒體在,他還是忍住了。

總覺得剛纔那個女孩鐵定不是他的粉絲,就是來利用他打廣告的。

不過,他倒是不覺得厭煩。

這女孩,膽子真大,很有心機。

是個人才!

他出道這麼多年,已經很久沒遇到這麼有意思的事了。今天的接機,倒是與衆不同。

而利用他來打廣告的顏愛蘿等他走了,就趕緊跑去找王主編,問他都拍到了沒有。

王主編給她看了看照片,說絕對沒問題。

“好,馬上發,第一時間發。一定要搶佔熱搜跟頭條。”

兩人說完,直接在機場旁邊找了個安靜的地方,把早就寫好的稿子整理好加上照片,發了出去。

阿二也在不遠處,一直往這邊拍攝着。

此時,鬱子宸已經大體猜出來她到底在做什麼了。

她倒是大膽,想出這麼個辦法給自己的產品做宣傳。

她也不怕被謝卓然的粉絲給吃了。

“通話掛了吧,繼續跟着,等她回來的時候,一起回來。”鬱子宸下完命令,就輕笑一聲關了視頻通話。

不得不說,她這一招兵行險着,要是用的好了,效果絕對會出乎意料。

……

顏愛蘿這次預計的不錯,他們寫的稿子發出去之後,很快得到了粉絲的迴應。

在稿件中,他們把謝卓然誇獎成了一個無限寵粉很有愛心,還很支持農村電商的良心藝人。

這麼誇獎他的話,他的粉絲自然是跟風接着誇,下面的評論一條條的全是誇謝卓然這些年到底有多好的。

只用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粉絲就在網上找到了同款,立刻下單,銷量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漲。

顏愛蘿跟網店那邊說了,他們賣多少,她這邊就給供多少貨。讓網店分批發貨,用發貨時間給產品分批號,免得粉絲着急給差評。

而這些粉絲一般都不會退貨,因爲他們急於得到同款,就算是等,也會很耐心。

而且,如果都有同款,偏你沒有,這樣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鐵粉。

發完這些後,王主編又接着去跟謝卓然的新聞,希望能再拍到一些有用的照片。顏愛蘿交代他,如果看到謝卓然拿着她送的杯子,一定記得要拍下來。

之後,還要繼續發通稿,說他重視粉絲送的小禮物之類的。

“這些還用你交代嗎,我都明白。行啦,這麼晚了,你快回去,記得把黑你的稿子準備好給我啊。”

王主編拿着相機,上了車就走了。

藉着謝卓然的報道,他的自媒體粉絲一下子漲了很多,他還得謝謝顏愛蘿呢。

而顏愛蘿回去後,就在跟網店那邊溝通,讓他們及時通報銷售數量。這樣她好算出最終能賣出的數量,讓董升那邊再生產。

忙來忙去,等把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也已經很晚。馬上就到八點了,她要上去給鬱子宸按摩。

鬱子宸已經知道她下午去做什麼,見她進來,擡頭瞥了一眼,就低頭繼續看自己的書。


顏愛蘿做的大部分事情,就算一開始不跟他說明白,事後也一定會解釋。

所以,他不必問,她就一定會自己招供。

而且,這女人自己都沒注意到,只有在他面前,她管不住自己的嘴。

果然,開始按摩,她就打開了話匣子,把自己下午的壯舉還有網店的銷量大漲都跟他說了。

鬱子宸看似很不在意的聽着,聽到她說給了謝卓然一個杯子後,漫不經心開口說:“你把杯子送給他了?”

顏愛蘿點頭:“對啊。就是要用他的粉絲來帶動杯子的銷量,把這個杯子打造成一個超級爆款。


還是你給我的靈感,說要增加知名度。我回去想了好久纔想出這個辦法,不過,還是得謝謝你。”

wωw ●ттκan ●c ○

說完後,就擡頭對着他笑。

她已經對他笑習慣了,又突然想起這樣顯得是在撩撥他,想低頭,挽回一下。

只是,還沒低頭,就發現鬱子宸臉色不是很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怎麼了?”她忍不住小聲問道。

難不成她做的事又惹着他了?

鬱子宸依然笑着,就是笑的有點瘮人:“你很喜歡送人禮物……”

她去買茶葉,送了何伯半斤。去機場,還給家裏的女傭阿香買了個漂亮的髮卡回來。這女人,不是購物狂,就是聖誕老人上身。

顏愛蘿仔細想了想,覺得他可能是嫉妒了。

她雖然在賣杯子,還送了別墅裏的人人手一個,但因爲覺得檔次低,沒敢送給他。他自尊心這麼強,別人都有就他沒有,心裏肯定不舒服。

“鬱先生,你等我一會,我有個東西要給你。”

她說着就跑出門,興匆匆的下樓去,從櫃子裏找出之前買的美隊的手辦。

鬱子宸就看着她只用了一分鐘就又急匆匆跑上來,手裏還拿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她拿着盒子就想塞在他手裏,但想他起潔癖的問題,又給放在了旁邊桌子上。

“這是我買的手辦,之前就打算送給你的,結果因爲太忙,就……”剛想說忘了,可看到他的眼神警告,她趕緊改口:“就怕打擾你,想找個合適的正式的場合再送。”

鬱子宸看了看那個盒子,又看看周圍,最後把戲謔的目光投射在她身上。


“正式,場合?”

此時此刻,鬱子宸的褲子挽上去,按摩進行了一半還沒結束。他身上有汗,衣服有點點亂。

旁邊放着水桶,裏面還有奇怪的藥味傳出來。

這種場面,一點也不正式。

顏愛蘿只能強行挽尊:“我覺得,給你按摩讓你恢復是最大最正式的事兒了。”

安靜的房間裏,鬱子宸發出一聲嗤笑,很輕,但她絕對沒聽錯。

然後,他拿過那個盒子看了看:“確實,很正式。”

顏愛蘿也發現了,她正經說話的時候,總會被他無情吐槽。可她胡說八道的時候,卻總能換來他毫無理性的維護。

這男人,也真是矛盾結合體了。 鬱子宸把手辦拿起來看了看,完全看不出這個穿着緊身衣的肌肉男到底是在表達什麼意思。

他知道這是誰,對潮流電影也有些瞭解,但並不知道其中的深意。

拿着這個手辦有點疑惑,還看了看她。

顏愛蘿知道他對這些沒什麼興趣,不會無緣無故的送這個給他。

“這是美國隊長,在電影一開始的時候,是個很普通甚至是孱弱的人。他身體不好,但意志堅定,一心想當兵保護別人。而後來他遇到了人,給了他超能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