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魄有些爲難的道。

“我當然知道,不過你放心,有我在保你沒事。”

大虎安慰魂魄道。

“既然這樣我就聽大師安排。”

魂魄無奈只能順從大虎的意思。

衆人正在奇怪,這年輕小夥子不是說給小孩治病嗎!怎麼拿着根銀針傻站在那幹嘛!不會是救不了吧!嗯,這個可能性很大。哼,看這小子如何收場。

正在衆人懷疑之時大虎他動了,捏起銀針用食指與中指擦了一下,然後放在眼前看了看,滿意的點了點頭後,看着小孩的眉心處微微一笑,緊接着將銀針刺入了孩童的眉心。

銀針在孩童的眉心處攆動了數下後道。

“你將在孩子的體內吸取的陽氣還給他,然後附於銀針之上,隨同銀針一起出來。”

“是是大師,我馬上照做。”

魂魄聞言後急忙的說道,生怕惹怒大虎被他給滅了。

大虎拔出銀針然後在不被外人察覺的情況下,在他的衣兜內取出了一張小小的黃紙將銀針包裹起來,這黃紙就是大虎在這些日子以來所畫的封印符。

做好這一切後大虎將銀針放入了自己的口袋,然後用手指按在了孩童的眉心;

“三魂歸位,七魄還體,急急如律令!”

大虎默默的唸了幾句口訣然後就將手拿了回來,看着孩童的面色正在逐漸的好轉大虎露出難得的微笑。

“好了,二位過來喊醒你兒子吧!他已經沒事了。”

大虎看着靜靜在一旁發呆的夫婦二人道。

“什麼! 最近的距離 這樣就好了,只是紮了一針我兒子就起死回生了,我沒聽錯吧!”

夫婦二人四目相對的望着對方,眼裏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大虎看着那對夫婦的表情很是好笑,剛纔還因兒子的死鬧的死去活來,現在自己說他兒子沒事了,還不過來看看,而是杵在哪兩人發起愣來,要不是孩子與這對夫婦的面相非常的相似,大虎甚至懷疑他們是不是孩子的父母!

“啊……兒子……”

首先是孩子的母親反應過來急忙的跑了上去,一把抱起了兒子摟在懷裏。

“兒子,兒子,我是媽媽,醒醒……”

孩子母親不停的喊着,只是喊了半天不見兒子醒來,擡頭看了眼大虎,眼裏滿是傷感與憤怒。

“你不是說我兒子沒事了嗎?怎麼還沒有醒?”

孩子父親上前衝着大虎吼道。

“唉!我早就說了嗎!他就是在拖延時間,那裏有死去的人再被救過來的,這完全顛覆常理嗎,好了沒什麼好看的了,結果已經註定了!”

人羣中一名中年男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然後轉身離開了診所。

圍觀的衆人聽了那中年男子的話後有一少半的人已經離開了診所,但還是有一些閒來無事的人在此逗留,想看看最後的結果。

孩子的父親聽了那人的話後,情緒已經接近了崩潰的邊緣,兒子死了過來找他們討個說法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想到這裏孩子的父親終於再也忍不住,過去一把就要掐住大虎的脖子,打算爲死去的兒子討回公道。

卻不然雙手還沒有接觸到大虎,就被大虎反手按住了胳膊。

“哼,聒噪,我說過他沒事了,可沒說過他現在就醒,不過要叫醒他也不是難事,到一邊看着。”

穿越契約:御獸 大虎說完就一把將這孩子的父親推到了一邊,而大虎來到孩子母親前道。

“你這孩子最喜歡什麼?”

孩子母親此時淚水已經瀰漫的整個眼眶,猛然間聽到大虎的問話擦了擦眼睛道。

“我兒子他最喜歡棒棒糖了,這和救我兒子有什麼關係呢?”

大虎沒有回答孩子母親的話,而是搖頭一笑道。

“我來吧!”

說完大虎從孩子母親手裏接過孩子。

“嗨,我這裏有比糖果還好吃的意大利巧克力,你要吃點嗎?”

說完大虎還拍了拍孩子那嫩白的臉蛋。

衆人聞言一陣唏噓,這種哄小孩子的把戲如果能使死人變活的話,那世界上還要醫生幹什麼。

只是衆人的想法還沒有說出來,一個個睜大眼睛像是見到了鬼一般的呆立當場。

“巧克力在裏,巧克力在那裏,我要吃巧克力!”

孩童在大虎的懷裏毫無徵兆的直接跳了起來喊道,眼睛還不時的像周圍亂看,彷彿是真的在找巧克力一般。

“啪,”

大虎朝着小孩的腦袋上就是一個清脆。

“哎呀!你誰呀幹嘛打我!”

小孩被大虎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巴掌很是鬱悶,摸着腦袋擡起頭就朝着大虎喊道。

“調皮蛋,以後要乖點知道嗎!這次算你幸運遇到了我,否怎……你哭都來不急!”

“兒子啊……”

孩子的父母見到孩子醒來激動的衝了上去,一把抱住孩子痛哭起來。

“先生,是你救了我們的兒子,你就是我們老王家的恩人,恩人我們給你磕頭了。”

孩子父母反應過來後噗通的跪倒在地,朝着大虎感激的磕頭。

“唉,唉,快起來,快起來,你們這是幹嘛,我可受之不起啊!”

大虎見到夫婦如此大的轉折,連忙上前阻止二人的舉動。

“先生有所不知,我王家三代單傳,就這麼一顆獨苗,如今先生妙手回春將我們的兒子救了回來,我們夫婦無以回報,請再受我們夫婦三拜!”

夫婦二人說完又是磕頭。

“嗯?”

小還撓着頭非常疑惑父母這是咋麼了嗎?這傢伙打了我,你還朝着他磕頭!

……

“真的真的救活了,這是真的!”

人羣中一名中年男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朝着衆人問道。

“是,沒錯,是真的。”

中年男子身邊一爲大嬸兩眼發直的看着前面道。

“我靠,這他麼啊的真是神醫啊!”

“神醫絕對的神醫。”

“不行,我得趕快會去把我那有神經病的兒子弄過來,也讓這神醫看看,死人都能救活,這應該沒問題的。”

圍觀的中人對此讚不絕口,有的甚至直接跑了出去,好像是將自己家裏的病人接過來也讓神醫給治治,鬼才知道這神醫明天會不會在這,所以幾乎家裏有病人的都跑了回去。

“好了,沒事了,大家都散了吧!”

大虎安頓好孩子父母后轉臉看向了屋裏的衆人道。

衆人聞言一鬨而散,不是大虎的話有力度,而是抱着與其他人一樣的想法,回去告訴有疑難雜症的親朋好友,趕緊過來看病。

見到衆人走光大虎也勸說孩子父母離開,然後診所內就剩下了大虎與李玲夫婦。

“大虎你什麼時候學的醫術啊?”

李玲像是看怪物似得看着大虎。

“我是跟六爺爺學的!他將此生的所學幾乎都傳給了我!”

大虎想了想於是就將自己的所有事都推到了他六爺的身上,畢竟他六爺爺已經去世多年,已經無從調查。不過大虎所說句句屬實,的確大虎得到了他六爺爺的一切真傳。

英雌 “哦!”

李玲若有所思的回了一聲。

“小玲……,大虎幫了我們如此大的忙,你怎麼還讓他在這裏站着說話,走,咱們回家,好好謝謝你的這位兄弟!”

郭藍超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面對這幫助自己的大虎滿是感激之情。

“嗯。”

李玲點頭同意,正在三人準備離開來到診所門口時,三人徹底的傻眼了。

診所的門口停着各式各樣的車子,有豪華轎車,有電動車,還有自行車。車上的人都很是自覺的在診所門口排氣了長長的一個隊伍。

“那位是神醫,我是來看病的。”

隊伍前面一名面色蠟黃的老者見到大虎三人走出門口,激動的問道。

“神醫!”

李玲聞言愣了一下,轉而看像大虎。

“李大神醫。”

李玲好不在意大虎幫過他們,調皮的一笑道。 八十五章老小孩

“玲姐言重了,我那裏是什麼神醫,只是恰巧救了一個孩子而已。”

大虎摸了摸鼻子尷尬的道。

“呵呵……我不管,幫忙幫到底,你看,這些人可都是衝你來的,你一定要幫我保住這個診所啊!”

總裁賴上小甜妻 李玲好不客氣的對大虎道。

“嗯。”

李玲發話大虎只好照做,別說這種小事就是再大的事他大虎也不會推辭,因爲這是他的玲姐,最疼愛他的玲姐。

“呵呵,這位老伯,你言中了,這裏哪有什麼神醫,你要是看病的話到是可以,不過今天天色已晚,我只看三位,其餘的改日再來。”

大虎看着排着一條長龍的隊伍,心說這麼多人,就是看到明天也不一定會看過來,只好對這衆人說道,免得等那麼長時間也看不了病。

“對對,我們超人診所今天只看前三位,其餘的改日在來。”

郭藍超一聽大虎這話,立馬來了精神,要知道有這麼一位神醫在自己的診所裏,那可是財神爺啊!

雖然大虎已經將話說了出來,但是排隊的人一個沒走,在前三人進入診所後其餘來看病的人也跟了進去,耳聽爲虛眼見才叫實。

“請坐,不知老伯得了什麼病?”

大虎非常禮貌的請第一位看病的老者坐了下來。

“我啊,我得的是什麼病我也不清楚,只是在睡覺的時候不容易醒來,但是意識非常清晰,別人在說什麼話,或者做什麼事我都能夠聽到,看到,就是渾身動彈不得。”

“我去過好多家醫院檢查過,甚至連中醫也看過,就是沒有查處任何病因來。”

老者看病竟然不知自己得的什麼病,只是將自己的症狀說了出來。

“嗯,好了,老伯,你的病我知道怎麼治療了,我給你開個方子你回去後直接一喝保你百病全無。”

大虎聽了老者的症狀後,腦海中自然浮現出老者的症狀是什麼病,這根本不是病,是一中邪氣,想來老者是去過什麼不乾淨的地方,從而邪氣入體所以纔會出現這種情況。

驅邪對大虎來說是很簡單的事,但是在這診所內要用什麼符籙給患者治病,會不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大虎還是通過幾種可以驅邪的藥材來給老者治療,這纔是上冊。

大虎開完了方子遞給了老者,老者拿着方子有些呆傻,不一會老者開口道:

“神醫,能不能不吃藥就能治好我的病呢?”

大虎聞言心想這老頭怎麼給小孩似得,想治好病還不吃藥,真是老小孩。

“能,不過價格有點貴,不知道你的經濟狀況怎麼樣,好的話我可一現在就治好你病,要是一般的話,還是回家吃藥去吧。”

老者看這大虎嘿嘿一笑:

“那神醫你就開始治吧!錢我多少也有些,想來這治療費用還是能夠出的起的。”

大虎聽了老者的話後,只好給老者進行最有效最快捷的治療方法,雖然驅邪只需一張驅邪符就可以,但是爲了掩人耳目大虎還是用了銀針。

大虎這次所用的銀針比較多,因爲他要用銀針在老者的背後,扎出一個驅邪符的圖形來,這樣老者體內的邪氣會進入銀針內,當然了這樣需要一個過程,所一銀針在老者的背部停留了一段時間。

接下來大虎開始接待第二個病人,第二個病人是一中年男子,他的病是肺癌晚期,此人一坐下大虎就從對方鼻尖處看了出來,這種病在當今世界上是絕症,是沒得救的,做一些簡單的化療可以延續他多活一段時間,但是大虎卻不這麼認爲。

因爲大虎可以直接看到他的肺部,此人肺部右側開始潰爛,如果不及時治療也就一月左右就偶了吧!而他的左肺卻是完好的,看到這裏大虎依然有了治療之法。

肺屬金,分陰陽。而肺病其實就人體的金出現了問題,根據五行相剋之法,應該是此人火氣過旺造成的,火克金嗎。

而左肺無礙,右肺潰爛,這是陽勝陰衰之象,男左女右,看來這人最好的治療方法是去找個純陰女子交合一番,吸收下陰氣,調理一下陰陽平衡。

大虎看的還真沒錯,這中年男子活了近四十餘載,他還真沒和女人上過牀,原因呢是他第一次戀愛造成的,打哪以後他就不近女色,一心撲在生意之上。

如今他事業有成,也算是個成功人士了,豈料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肺癌,這種絕症竟然會落在他的身上,而且是後期,現在正是他輝煌的時刻豈能過早的結束。錢他不缺,醫院他去過不少家,但是結果都是一樣的。

正當他準備接受死亡來臨的時候,然而他員工的一個電話卻給他帶來了希望。

“喂,楊總,今天我在超人診所見到一位神醫,他將死了幾個小時的孩子救了過來,你要不要”

“啊真有此事,小趙,你沒看錯吧!”

“沒有,楊總是我親眼所見。”

“好,我馬上過去,告訴我地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