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泰半跪在地上,大喊起來,「我不是內鬼,我不是山賊。」

關再興冷笑,「好了,先不綁鮑泰。猇鷂鯊,幫幫忙,把你看到的播放一下。」

猇鷂鯊抱著嬰兒,「諸位請看。」

猇鷂鯊雙目放出兩道光柱來,憑空出現了一幅景象,綠山翠林,一個營地出現其間。

眾人恐懼,耐心打量,「這不是前幾日的宿營地嗎?」

只見關再興活動著身體,一路賓士,樹木搖晃,野草伏地。

鮑泰出現,雙手合十,嘴中念念有詞,走遠后又轉了回來,在關再興帳篷門口站了一會兒,接著鑽進了帳篷。

不大會兒,鮑泰慌張離去。

片刻,王豹又悄悄出現,躡手躡腳鑽了進去,不大會兒,懷裡捂著什麼東西,悄悄離去。

關再興道,「你們可想解釋什麼?」

關再興甩著布頭,「內鬼包租虎,這是誰?」

王豹高喊起來,「包租虎就是鮑泰,綽號飛虎,我們都叫他包租虎,他指使我搶神仙寶物,我也被逼無奈。他不是人,還脅迫奸騙了我妻,把我們一家拐到了這荒山野嶺。」

庫艾伯慶有些傷心,「管岩,王豹說的是實情嗎?」

管岩默然不語,怎麼解釋,他們一家確實是被鮑泰脅迫來的,而且自己確實打算以身相許的,只不過那是個木頭,鬼使神差的沒有反駁。

關再興道,「真相大白,我們應對山賊吧,過會再處理二人。」

庫艾伯慶道,「什麼山賊?」

關再興努努嘴,黑曼會意,焦急跑過來稟明了情況,庫艾伯慶立即命令前隊結陣。

前隊武士和五十混編騎兵一道前行,轉過一個土坡后結陣以待,眾人遽然無聲,渴望著,期盼著。

刀劍行風,箭矢布雨。

瘦小嬰兒似乎感覺到了戰爭即將來臨的氣氛,在那呵呵呵的笑著吐泡泡,小腦袋瓜在小姑娘懷裡甩來甩去,兩隻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等著看好戲。

鮑泰大喊,「我不是內鬼,我確實有事情瞞著諸位,對不住了。」

無人理會。

鮑泰自顧自辯白,「我去神仙的帳篷,是一時鬼迷心竅,打算偷兩樣寶貝給小主人留下,讓小主人有神仙法力加持,一飛衝天、報仇雪恨。」

「我知道,這樣不對,所以什麼也沒拿。」

「我可以以死謝罪,一對不起朋友庫艾伯慶的一路陪伴和信任,二對不起神仙,忤逆了上天,三對不起小主人,讓其蒙羞。懇請上仙教導小主人,長大成材。鮑泰謝過。」

鮑泰嘿的一聲暴喝,掀飛兩個武士,撿起匕首刺向自己胸口。

關再興眼睛一直用餘光瞟著,當下縱身躍過去,搶下了匕首。

「何必如此呢,為的就是你的真話。我知道你不是包租虎,你說出實情,我考察小屁孩子資質,自然可以因材施教,考慮收他為徒。」

鮑泰哽咽,「好,好,我如實稟報。」

鮑泰娓娓道來,原來鮑泰遊俠出身,太子劉據的侍從賓客,太子太傅石德被陷害慘死,石德與鮑泰忘年之交,是故鮑泰救下了石德的孫子,脅迫管岩做乳娘,跟隨商隊,欲回老家宛城撫育孩子。

真相大白。

「真壯士也。」庫艾伯慶撫掌,暗道,「這小屁孩子是高官豪強之後,於我大月氏有利可圖。」

關再興一拳捶向鮑泰肩膀,「真爺們,交你這個兄弟了。」

鮑泰大喜,「不敢,不敢。」

關再興道,「殺光蟊賊,再來與諸位大開宴席慶祝,我以教主名義發布,戰後,每人各發珠寶一件。」

眾人高呼起來,士氣大振。

庫艾伯慶聽得肉疼,心道,「這都是錢啊,一人給千錢還不行嗎?他們也是拿軍餉的啊。」

躬身小聲道,「上仙,不知可否請出法寶,啪啪啪,立即消滅這些蟊賊。」

關再興略一遲疑,心道,「這槍能量有限啊,而且上級給加了設定,怕我們大開殺戒,一天只能射擊一次。」

關再興眼睛一轉,語氣低沉,「我是不是你們的教主呢?」

庫艾伯慶有些後悔剛才的冒失,「自然是,自然是。」

「侄孫啊,敬重我這個聖子和教主,不是嘴頭上的,明白嗎?」說著點點庫艾伯慶胸口。

「猇鷂鯊,給他們看看天神的威力,哼,你們這些凡人,畏威而不懷德。」

猇鷂鯊一動不動,關再興腦門細密汗珠出現,「咳,猇鷂鯊在運氣引導上天的法力。」

關再興右手在自己大腿敲了摩爾電碼,「猇鷂鯊,咱們可商量好了,收服這侄孫和鮑泰,可對你的小主人只有好處,你好好運算運算,是不是這個道理,你可得幫忙。」

猇鷂鯊秘密回應,「合作愉快。」

金光大現,一陣滴滴噠噠的響聲,一隻紫色猇虎人立而起,雙爪抱著小嬰兒,「爾等凡人,必須聽從上仙關再興的指示,否則天雷降劫,讓你們永世不得為人。」

言畢金光再閃,小姑娘再次出現。

眾人惶恐,再次跪伏在地,一些人收起了輕視的心思,這時才想起來關再興可是乘坐金烏來的,一出場就大殺四方,雖說平易近人似凡人,可只是像而已。

關再興大笑,「起來吧,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的法寶威力巨大,有傷人和。何況縱使有上天庇佑,然而靠天靠人終不如靠自己,你們要永遠記得,奮發向上,自強不息,才會永遠享受和平和幸福。

天神庇佑你們是為你們遮擋大災禍的,這等小事,還是自力更生的好。」

庫艾伯慶低頭,有些羞愧,「晚輩受教了。」

關再興虛扶,「不過,我可以給你們出點主意,一會兒咱們這麼辦。」

恩威並施,才能真正收服人心。

這時王豹大喊起來,「動手,動手,還有機會。」

眾人蹊蹺,並無有人動作。

王豹冷笑,「懦夫,大不了都死這。」

王豹瞪著一個武士,「烏哈兒,你是我的同夥。」

烏哈兒嚇壞了,「你別胡說八道,你是個瘋子。」

庫艾伯慶皺眉,低頭想了想,「拿下烏哈兒。」

烏哈兒轉身就跑,立馬有人伸出一隻腳,烏哈兒摔了個狗吃屎,兩人上前,抓住烏哈兒。

烏哈兒大喊,「都是刀里來火里去的兄弟,過命的交情,你們要相信我啊,饒了我啊,我不敢傷害聖子,真不敢。」

庫艾伯慶只覺得臉發燒,「什麼時候背叛的?」

烏哈兒驚懼,「哪有,哪有,我不會背叛火瓊花教。」

庫艾伯慶大喝一聲,「那你為何逃逸,再不如實招來,休怪我無情。」

烏哈兒怔怔不語,伏地跪下,「族長,饒命啊,我是被王豹要挾的,他那神兵太折磨人了,我怕啊。」

烏哈兒是執勤的衛兵,王豹命他放哨,是故王豹才安全的偷盜了關再興的等離子手槍。

庫艾伯慶大怒,「拉下去,嚴刑拷問,問清楚,到底還有什麼不臣之舉。」

兩個武士正要來捉拿烏哈兒,烏哈兒突然跳了起來,「庫艾伯慶,你拿命來。」

烏哈兒使勁甩出飛刀,庫艾伯慶急急躲過,王豹卻在烏哈兒正前面,避無可避,慘叫一聲,飛刀扎入了王豹的肚子。

庫艾伯慶氣得發抖,「罷罷罷,你無情,我不能無義,放他走吧,自生自滅吧。」

武士鬆手,烏哈兒急急跑了出去。

關再興看著鬧劇,搖搖頭。

庫艾伯慶苦笑,「聖子祖爺爺見笑了,烏哈兒的父親亂了軍法,被我處死,我收養了烏哈兒,沒想到是個白眼狼,十年啊,我對他嚴加教導,教出個這麼個東西。」

有武士跑來,「稟報聖子教主,前方交戰在即。」

「走,去看看。找人救下王豹。」

關再興和庫艾伯慶到了前陣,關再興舉目四望,但見遠處巍巍峻岭,削削尖峰,怪石嶙峋,林黑風煞,灣環深澗,孤峻陡崖。

好一處兇險是非之地,此處大戰又要開始了,不知多少人會血灑沙場。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38章

妞妞見狀,大聲吼道:「爸爸……我就知道,爸爸你會來!」

「爸爸,快救救媽媽。」

陳天選徑直朝方糖走過去,方糖眼裡全是淚水。

陳天選,沒有跑?

他還是來了?

夏荷要舉辦婚禮,他也要給自己舉辦一場盛世豪婚。

吳晴要讓自己劃破臉,他就讓要劃破吳晴的臉。

哪怕現在,要得罪整個吳家。

要在猛龍殿里,九死一生。

這個男人眼裡,沒有絲毫猶豫。

首發網址et

陳天選剛靠近方糖,看到她身上的傷,觸目驚心。

他拳頭狠狠捏著。

空氣中,都能聽到他憤怒的聲音。

「吳晴,你在找死!」

「你在給整個吳家,自掘墳墓!!!」

陳天選知道,方糖身上的傷他可以治好。

但方糖和女兒心底的傷痕,永遠都無法洗去。

倒是吳晴,完全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她哈哈作笑,說道:「陳天選,我等的就是你!你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陳天選割下來方糖身上的繩子,回頭看著吳晴。

走?他今天一定會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