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錦瑤居然猛地坐了起來,死灰近似絕望得雙眼奇光大放:「你能解開我體內禁制?」

「呃,啊,嗯,應該可以。」

「證據。」

葉天呵呵笑了起來,原來她在乎的是這一點。葉天手一探,募然間寒光洶湧,牢房中溫度急劇下降,他手一掃,牢房中數只老鼠化為冰雕,瞬間崩碎化為冰屑,葉天收回手道:「我掌握著最神奇的冰屬xing能力,它可以破開你體內所有禁制。」

黎錦瑤凝視了他片刻道:「說吧,你有什麼計劃?如果能復仇,能將昏君狠狠踩在腳下,任何犧牲我都願意。」

「姐……」

「黎姐!」

「不要說了。」黎錦瑤擺手打斷了他們的話,「我們被封印了修為,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自然會絕望等死,可如果能重獲修為,我不會再坐以待斃,這次,就算是死,也絕不認輸。」

潘澤道:「替我轉告姜和雷,這次是我欠他的。」

葉天點頭道:「大家時間緊迫,接下來的每句話都要聽清楚。」

「等我幫你們恢復修為後,你們暫時不能妄動,照原計劃你們依舊上路,等到了目的地,然後尋找時機……」 五更時分的天sè朦朧朧有了些微亮,地牢外看守的牢卒迷迷糊糊醒了過來,與換班的牢卒交接崗位。

姜和雷坐在牆角落,雙臂抱著腿將頭埋在腿間,心亂如麻般猜測著一切,又或是回想著兒時的點點滴滴。不過或許是牢卒換崗交接出的聲響讓他驚醒,慢慢抬起頭,睜開了雙眼。

他揉了揉僵硬的身體,扶著牆壁站了起來,然後伸展了幾下身軀似乎才感覺好了一些,他看了一眼昏暗且yin沉的天sè,嘀咕道:「糟糕的天氣。」

「對了,葉天呢?」姜和雷微微一怔,才想起昨晚自己的失態,不禁又有些神傷,暗自搖頭嘆氣。

也就在這時,黑暗的地牢中走出一個身影。

姜和雷看清后連忙走了過去:「葉天,問清楚了沒有……呃?」

葉天攬住他,大步向前走了兩步,低聲道:「走,快走,不要多問。」

姜和雷心頭一驚,看到他的臉sè更是驚駭:「你,你的臉……」

「不要讓人現我的異常,縣尉府不能回去了,趁天sè未亮趕緊出城。」葉天低著頭,說話聲音低的只有他能聽到。

此時的葉天臉sè憔悴而蒼白,額頭冷汗如水滴一般,且全身如脫水般虛弱無力,姜和雷只感覺一座大山壓在自己身上。他不在多問,飛快離去。

身後牢卒眼中異sè一閃即逝,然後對視了一眼,直奔縣尉府。

按照葉天的指示,姜和雷拖著他衝進大街,然這時大街上冷冷清清,行人也不過凡幾。

「左拐,我們由衚衕穿行,那邊有一家販賣行腳異獸的商人,我們必須趕快出城。」

「到底出了什麼事?」

姜和雷心中大急,如今葉天這副摸樣,若是遭遇敵人,後果真是不堪想象。

突然,就在這時,就在他們拐入衚衕之際,一輛車從後面疾馳而來,代步的居然是兩頭似鹿般的異獸。

葉天抬了抬疲憊的眼皮道:「攔下。」

姜和雷身軀擋在了路zhongyang,阻擋馬車停下高聲道:「在下姜和雷,借異獸一用。」也不等車中人回話,姜和雷手一揮,軟鞭甩出,崩斷了套著異獸的繩索,再揮軟鞭,那異獸一陣嘶鳴,兩人翻身躍上。

奪路而走!

馬車簾拉開,只見一書生打扮的美男子,與一書童坐在裡面。書童很是不滿地道:「這人忒是無理,公子為何攔著奴兒,應該給予教訓才是。」

美男子笑著在書童頭上敲了一下,笑罵道:「他可是赫赫有名姜家子弟,借他異獸一用就當借人情了,而且看他們應該是回京師呢,到時再找他們算賬就是。」

「哼!姜家有什麼大不了的,公子還是通天閣……」

「好了好了,快去整理一下,我們還要趕路呢。」

「是。」書童不甘不願的下車去整理。

葉天兩人飛快出了城,當然,他們並不知道,一切的一切都在程健威眼中,在兩人出城后,縣尉府衝出了兩道霞光,直追兩人。

奔出數十里后,他們度才慢了下來,姜和雷才有機會相問,他看了一眼疲憊的葉天道:「你在裡面到底跟他們談了些什麼?」

葉天睜了睜眼皮卻沒有睜開,虛弱地道:「這個程健威是四王子的人,同時也是『霧隱峰』的弟子,這些都是潘澤說的,他說你聽到后一定會明白。」

姜和雷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是霧隱峰的子弟,看來我們必須要加快度了。」

「呆,哪裡逃!」

然而就在這時,高空shè來兩道霞光,擋在了兩人面前。

姜和雷大駭:「葉天,我們……」

「不要慌,看清楚再說。」葉天勉強睜開了眼睛,只見兩個青年大漢擋在面前,全身殺氣騰騰,冷冷地一步步走了過來。

「是苦海修士,他們竟然全部都是苦海修士。」

砰!

一道青光襲來,兩人直接被轟上了半空,狠狠墜落在地。

葉天喘著粗氣道:「姜少,你是什麼境界?」

「命輪境界,不過已經是命**成凝練期,距離苦海只差一步。」

「原來如此。」葉天嘀咕了一句,自從與這些亂七八糟的人接觸后,他一直搞不懂境界的層次,不過現在已經無所謂了。

「姜少,我想這些人是為我而來,憑著你姜家的身份他們不會動你,你……走吧。」

姜和雷微微一怔,大怒道:「你在說什麼鬼話,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一個人逃走。」他氣憤地瞪了葉天一眼,飛快站起身來,擋在葉天身前,冷冷地看著走上來的苦海修士,喝道:「來吧。」

一條軟鞭迅暴漲,接連天地。

兩名苦海修士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位道:「我們奉程大人之命,只為他而來,你是姜家子弟,我們不會傷害你,你可自行離去……呃?」

轟!

姜和雷懶得理會,直接動了攻勢。

「找死!」兩人不由大怒,周身光華大作,剎那間狂風洶湧。

葉天躺著地上,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是笑姜和雷如此的不自量力,如此的白痴,亦或是高興、欣慰姜和雷明知不敵,卻不舍自己而去。

葉天止住笑,勉強讓身軀盤坐起身,虛弱地道:「姜少,拖住他們,只需少許時間即可。」他抬起雙手,強自凝聚出一小小冰片,用力劃開了左手腕,鮮血如水一般瘋狂湧出,順著地面流淌開來。

咚!

姜和雷口吐鮮血,摔倒在葉天一側,看他這樣,驚恐地大叫道:「你個大白痴,你在搞什麼鬼啊,我們一定會撐過去的。」

葉天強擠出一絲笑容道:「如果你不是姜家子弟,如果不是他們處處留情,你早就是一具屍體了……嗯,還差一點,姜少,再幫我爭取點時間。」

姜和雷看著他更加慘白的臉sè,更加虛弱地身體,忽然覺自己越來越依賴這傢伙了,是啊,不管是在妖林還是如今,他都離不開這傢伙了。姜和雷心中升起一股古怪的情誼,明明是利用,可現在居然產生了真友誼。

「大白痴!」姜和雷嘀咕了一句,然後站起身來,一咬牙取出一物,竟然是符籙,殺氣騰騰的瞪著兩人,「這張符乃是當初父親交給我的,為『焚火雷炎』,現在只剩下一次使用機會,且威力極弱,只能拖延時間。」

葉天愕然,他不明白姜少有這等寶物,為何當初在葉家不拿出來用,他搖了搖頭道:「剩下的交給我了。」

就在這時,那兩名苦海修士感受到了莫大危機,對視了一眼,小心而鄭重的祭出了法寶,一為飛劍,一為寶印。

一名修士道:「既然姜公子自尋死路,那麼我們就成全你。」

砰!

兩**寶風捲殘雲般飛來,盪著無盡威壓,寶光洶湧。

「去!」

一聲輕喝,姜和雷甩出了符籙,剎那間火光漫天,熾烈的火焰似乎能燃盡天地間一切,洶湧澎湃向兩人吞噬而去。

「哼!雕蟲小技!」

一聲輕蔑的冷哼,兩人自火焰中走出,他們通體寶光,飛劍與寶印懸在頭頂,光華不斷灑在他們身上,形成團團光幕將其籠罩。

「怎,怎麼可能?」姜和雷駭然驚懼。

「我們給過你機會了,去死吧。」兩人大吼,寶印、飛劍激shè而來。可是他們卻不知,身體已經踏入葉天血泊中。

就在這時,葉天眼皮募然睜開,寒光大盛,他猛然單膝跪在地上,右手按在地面,周身逼人的寒氣洶湧閃爍。

七星圖案瞬間化為血紅sè的冰晶!

「七星血殺!」 地上的血早在雙方激斗之際匯聚成七星圖案,血sè的七星,縱然對方乃是苦海修士,但葉天擁有著的冰屬xing能力,堪稱神鬼莫測遠非常人能想象,正因如此,無論是藍菲兒還是馮明宇都看不透葉天這神秘的傢伙。當然,或許神秘的楊軍就是看清了這一點,才委身留在他身邊。

不過,如果絕星在場的話,一定會震驚這種招式,如果說在空間葉天是無意間施展出來的,那麼現在,他就是在玩命。

以血為媒介,涌動冰之力,透支血祭七星印,這是何等白痴的舉動。

夢入紅樓 可是如今已經無法過多考慮了。

「姜少,擋住他們法寶。」

轟隆隆!

血sè七星光滿耀眼,璀璨奪目,如光柱一般湧上了半空,血sè光芒似星辰般一顆顆接連,將兩人身軀擊穿吞噬。剎那間,漫天血水如雨般飄灑,衣服如碎布條般飄在半空。

凄厲的慘叫如雷鳴劃破了天際。

由於對方二人遭到重擊,姜和雷擋下法寶並未花多少力氣,他回過神來,不,他怎麼能回過神來,對方二人可全部都是苦海修士,老天一般的存在啊,他瞪大了雙眼,根本不相信眼前這個事實。

嗚!

葉天身子一軟,虛弱無力地趴在地上,再也無法動分毫,就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喪失了,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他眨了眨眼,瞥向姜和雷,看著驚呆了的姜和雷如白痴一樣一動不動在那站著,無奈地翻了翻白眼。

似乎想起了葉天的存在,姜和雷連忙跑了過來,蹲下身子擔憂道:「你感覺怎麼樣?」

「大白痴。」葉天心中苦笑,自己長著眼睛不會看啊,不過他看到姜和雷手中之物,心頭突然一震,臉sè狂變,眼睛掃向前方,只聽一聲非人般的怒吼,暗淡的血sè七星瞬間崩碎化為冰屑散落,兩個人影顯露出來。

兩人一前一後,全身滴著血,鮮血淋淋,其中一位站在前方,拖著飛劍,不過此時那飛劍已經斷成兩截。

沒錯,姜和雷只擋住了一件法寶。

「師兄,師兄!」

手持飛劍的修為嘴裡噴出一口鮮血,飛劍脫手落在地上,整個人倒了下去,再無氣機。

葉天心中冷,暗自嘆了口氣,他沒有想到這人竟會用生命擋下自己一擊,著實令人敬佩,當然他也明白,現在只能靠姜和雷了,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姜和雷也看清了形勢,剩下一人抱著那屍痛哭,雖然活了下來,卻也受了不小的傷,他心中一冷,身子如箭一般shè出,一拳轟在對方腦袋上,直接將對方砸出幾丈遠。

「不好!」葉天大感不妙,姜和雷這傢伙太心急了,如果給對方致命一擊還好,可一旦讓這傢伙緩過來,那將是致命的,如今那人可是處於極度憤怒地狀態。怒火可以讓人迷失,仇恨可以讓人癲狂,同時這也是力量的源泉。

果然如此,對方募然抬頭,瞪著兩人,那是怎樣一雙血紅的眸子,充滿了無盡怒火,彷彿能將世間一切焚盡一般,砰的一聲響,對方腳下一蹬,整個人如獵豹彈上了半空,全身光華大作。

「都去死!」

怒吼震天,彷彿整個天地都在顫抖一般,姜和雷手中寶印華光大盛,將他徹底籠罩,照亮了這方天地。

轟隆隆!

突然一道響雷炸在半空,凄厲的雷聲彷彿在為兩人送葬,或許老天也不忍心,本就yin沉的天sè更加灰暗,天邊殘雲席捲,一場大雨飄然而落。

葉天看著姜和雷被光幕籠罩,無聲的嘆了口氣,他知道完了,這一次真的是在劫難逃。

一聲慘叫,姜和雷被轟出十幾丈,暈死過去。

葉天瞥了一眼,現姜和雷雖然重傷卻沒有生命危險,算是鬆了口氣,不過還是疑惑,這傢伙竟然還保持著理智。

半空中光芒耀眼的寶印會落在那人眼前,然後怨毒地瞪著葉天道:「如果他死了,我們將會很麻煩,我們的目標只是你。」

他再次祭起了寶印道:「此乃仙家法寶青木印,你該受死了。」

印訣打出,青木印旋轉在半空,竟然飛快擴大如山嶽一般,向葉天砸來,似乎想將他砸成肉泥。

葉天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閉上了雙眼,他知道今ri必死無疑,卻也很洒脫的接受了,反正自己死過一次,又何必在乎再死一次呢。不過……他想到了姜和雷,自己死後他應該會為自己出頭吧,他想到了黎錦瑤,她會因自己而死放棄那計劃嗎?他想到了葉chao宗,想到了藍菲兒……

然就在這時,就在瞬息萬變之際,就在青木印如山嶽般轟來那一瞬間。

葉天突然感覺體內一股莫名的力量遊走全身,詫異之下來不及多想,他募然睜開了雙眼,一股浩瀚如蒼穹般的力量以他為中心洶湧綻放,強大的甚至盪開了雨水,他全身白光湛湛,大地劇烈顫動起來。

嗖!

葉天身軀如箭一般沖了出去,閃電般地掠過那人,一道冷光劃過。

轟隆隆!

青木印砸在地面,天地都在顫抖,大地裂開了巨大的縫隙,蔓延出去幾十里,可見這一擊的恐怖,不過卻在一瞬間飛快縮小為拳頭大小。

「不,不可能?」那人瞪著雙眼難以置信,他的頭跟身軀慢慢分離,滾落在地,在那一刻,他看清了削掉自己頭顱的是何物,那是一個巨大的月亮物體。

那是什麼寶物?

那是月金輪!

砰!

一聲大響,葉天再也支撐不住,癱倒在地暈了過去,月金輪慢慢變小飛進他體內。

轟隆隆!

大雨依舊,且有越來越大的趨勢,似乎是老天想要洗去這一切的污垢,洗去這世間所有的骯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