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劍緩緩睜開眼睛,看着眼前撲滿一身彷彿還在蠕動的東西,詫異的用手輕輕的捧起一團,放在眼前仔細瞅了瞅。

這是什麼?

很小,很細,綠色的,還在動,似乎長着翅膀和腳!!!!

等等!

黑劍臉色忽然鉅變,植物應該長這個樣子嗎?

怎麼和傳聞中的綠色植物長的不太一樣!

他擡頭剛想發聲進行詢問,但是,猛地感覺全身傳來一陣劇痛,似乎有什麼正在啃食着自己的身體,還拼命要鑽進去一樣!

“不!好痛!不!”

一聲高亢的痛叫從黑劍口中傳出,他驚恐的跳起來,想要甩掉身上的東西,但是,卻怎麼也甩不掉!

而此時咒罵、痛叫、哀嚎就像被傳染了一樣,在這通道之內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 “啊!這是什麼鬼東西,好痛啊!”

“滾開!滾開!不,不,媽媽!媽媽救我!”


“我錯了!我錯了!放過…呃…放….”

場面頓時混亂成一團,小隊長驚恐的看着一個個被綠色東西所覆蓋的隊員,嚇得不住的往後退卻,直到抵在一棵樹幹之上,纔不得不停了下來。

而離他最近的黑劍痛苦的哀嚎着,全身逐漸被綠色覆蓋。

黑劍勉強伸出一隻手,向前方虛抓着,嘴裏邊哭泣的大喊着“隊長,隊長,我不想死,不想…….”

話還沒說完,黑劍的整個身軀就撲倒在地,綠色快速蠕動着,將其完全覆蓋,最後成了一團還在不住掙扎着的綠色人形,但是,很快,這個人形就停止了動彈。

最後就像一個綠色的雕塑,凝固在了原地!

而其他隊員也是如同雕塑一樣,停止了哀嚎,一個個定格在了原地!

小隊長靠在樹上,渾身不住的顫抖着,冷汗不停的從額頭上邊滴落下來,他覺得眼前一切不過是一場夢而已,他是在做夢吧!


是不是做夢他不清楚,但是在他眼裏,那十五團綠色的雕塑竟然還在飛速的凹癟下去,最後徹底消失,他知道里邊的隊員已經完蛋了。

已經被這些綠色的鬼東西給吃幹抹淨了!

而那些已經吃飽了還是沒吃飽的東西,又在一陣稀稀漱漱的聲音中開始慢慢匯聚起來。

居然逐漸又形成了一個更加龐大的圓球,那圓球最起碼有數米之寬,給人一種遮天蔽日的感覺。

小隊長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逐漸逼近的圓球,想要逃跑,但是,腳底下無論怎麼用力,他卻一步都挪不動。

動啊!動啊!

他心底在瘋狂的吶喊,但是,整個身軀卻像是被定住了一樣,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稀稀疏疏不停作響的綠球。

不!不!不!

我不要死!

我不要死啊!

“不!啊!隊長,救……”

剛想張嘴大叫的小隊長卻是詫異的聽到耳邊一個驚恐的叫聲迅速飄了過去,在定眼看去,一個人影居然飛速的向綠球砸了過去。

人影就這樣迅速的被綠球給包裹了起來,沒有產生一絲漣漪,而在最後包裹的瞬間,小隊長看清了這個人影的樣子。

那個胖子!在小隊裏格外明顯的的體型,以及剩餘三個倖存者之一!

還未等他想起更多關於胖子的事情,他就聽見一陣令人牙酸的撕扯聲!

嘶!嘶!嘶!

他實在是形容不出那種聲音,他也想象不出胖子在那綠球之中會遭遇什麼!

他更不想親身去體驗一下會遭遇什麼!

小隊長的眼淚唰的流了下來,我該怎麼辦?我會不會死!

不!

我不想死啊!

“還愣着幹嘛?快跑啊!”

正當小隊長膝蓋一軟準備跪下來的當口,一個有力的臂膀將他穩穩撐住,然後連拉帶踹將他死死的向後拖去。

小隊長呆呆的擡起頭來,看着拉他的男人,那個有着一顆光溜溜腦袋的男子,光頭壯漢!

“哦!哦!”小隊長猛地回過神來,發酸的腿腳在遠離那恐怖的綠球以後也逐漸恢復了力量。

他看也不敢看那還在分解胖子的綠球,在一陣鼓力以後,終於在光頭壯漢的幫助下站穩了身形。

他一邊抹着眼淚,一邊激動的說道。

“謝謝!謝謝,沒想到最後還是你最有用了!”

“差點就死了,差點就死了!”

搖了搖頭,光頭壯漢緊緊的看着綠球,心中卻在憤怒的怒吼,這和說好的不一樣啊!

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這些綠色的鬼東西,又是個什麼玩意!

M的,跑了李寒,又出來這麼個怪東西,幸好,那個胖子肉厚,希望還能支撐一會。

如果等會在逼近的話!

光頭壯漢斜眼看了小隊長一眼,然後迅速的說道“我們繼續前進吧!”

“還往前走?”小隊長心有餘悸看着正在原地蠕動的綠球,此時正堵住他們往回走的路,也就是說他們想要回去,就只能從綠球的旁邊過去!

小隊長的眼角劇烈的抽搐着,要讓他在接近那個綠球,那和殺了他有什麼區別,這要是不小心碰到,何況這個綠球還是活的!

就在小隊長還在猶豫的檔口,那個綠球又開始繼續蠕動起來,很明顯胖子的肉已經被消耗完畢,他們又開始尋找新的獵物!



“你不跑!我可跑了!”看着還在糾結的小隊長,光頭壯漢哪還有閒情逸致說服他,最好他留在這裏擋住綠球,給他爭取時間,那就更好了!

說完,光頭壯漢一個箭步向着通道深處拼命跑了過去!

小隊長驚愕的看着,留下一句話,就跑的飛快的光頭壯漢!

沒想到這個剛纔還拉了自己一把的黑山說跑就跑,連拉他一把都沒有。

沃槽!

小隊長頓時有些怒氣,好歹我是隊長,要跑也是我先跑啊!

如此想着,小隊長回望了一眼身後,本想和死去的隊員道個別,卻沒想到,那個綠球已經蠕動的離他非常非常近。

頓時,小隊長嚇得是亡魂皆冒,也不道別了,轉身連滾帶爬的追着光頭壯漢的身影,向着通道深處跑去。

噠噠噠!

激烈的奔跑聲在通道里迴響,小隊長現在是不要命的向前狂奔,如果不是有太多的樹幹擋路,他相信自己能跑的更快。

快啊!在快點!


該死的樹幹,爲什麼這麼多!

聽着後邊若隱若現,若即若離的稀稀疏疏的聲音,他愣是連回頭都不敢,他怕自己要是一回頭,要是撞在某棵樹上,豈不是就死定了!

那些隊員恐怖的死法又涌上了小隊長的腦海,他猛的打了個寒顫。

不行,絕對,我絕對不要死!

小隊長几乎恐懼的吶喊出聲,但是當他瞥到前邊跑動的光頭壯漢背影時,驚恐的眼神確實微微一動!

他跑那麼快乾嘛?身爲隊員難道不應該在隊長後邊,擋住那些怪物嗎?

爲什麼跑那麼快?

難道是想讓我給你做墊背,好讓自己跑掉?

這個想法一出現,小隊長就遏制的想象起來,越想越恐懼,越想越害怕!

不行!

不行!

不能讓他把我害死了!

我必須,我必須!

先想辦法,把他弄死,讓他喂後邊怪物去! 驀的,小隊長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陰騭,嘿嘿,那你就先死吧。

然後,他居然直接就抽出了能量槍,直直的瞄準着光頭大漢的背影,完全不顧會撞到的樹幹,以及後邊正稀稀疏疏不斷逼近的綠色球團。

嗯?

正在前邊跑動的光頭壯漢第六感倏然產生一股危機感,他和這些沒什麼冒險的血契護衛不同,他可是經歷過無數次生死廝殺以及冒險的人。

他迅速回頭瞥了一眼,但是這一眼卻是讓他瞬間亡魂大冒,來不及細想,他奮力向右邊扭去,一道激光竟是直接擦着他的左胳膊,嘭的一聲打在了他旁邊的樹幹上。

那棵樹幹瞬間出現了一個焦黑的大洞,上邊還在冒着嫋嫋青煙,光頭大漢額頭上的冷汗瞬間溢滿了他的臉龐。

沃槽,老子沒死在蘇克手裏,沒死在莫里手裏,竟是差點死在了這個無名小輩的手裏,他狠狠的轉頭想要弄死小隊長。

卻看見那個小隊長已經被他後邊緊追不捨的綠色球團給徹底的吞噬了進去,而在吞噬進去之前,光頭壯漢居然還能看見小隊長不掙扎,也不叫喊,只是面露詭色的對他笑着。

知道他被徹底吞噬,那笑容也未曾有一絲減少,就好像他不知道自己正在被吞噬!

槽!

看見這詭異的一幕,即使是身經百戰的光頭壯漢此時也是背後森冷異常,他雖然見多識廣,但也沒看過這麼個東西,這是被亡靈附身了,還是巫術的詛咒?

不管是什麼,那絕對是能要了光頭壯漢性命的東西,他狠狠的罵了一聲,苟R的,二話不說,腳底立刻抹油般的向前亡命狂奔!

哈!哈!

似乎是因爲小隊長的原因,綠色球團暫時被阻擋住了,還是因爲綠球吃飽了?

在光頭壯漢玩命般的狂奔十數分鐘以後,他和一條脫了水的老狗一樣,跪倒在地,拼命的吐着舌頭,驚恐而又不安的緊緊的盯着後方。

還好!哈!還好!

沒追來,沒追來,這特麼的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槽,原來綠林的意思是這麼個意思!

他又想起來之前那個人和他接觸時候所說的話,把人帶來綠林,你就可以得到你想得到的!

你大爺的,這人爲什麼就沒有一個守信用的,蘇克也是,這個人也是,這麼熱的天還穿着那麼厚,鬼鬼祟祟的不像個好東西,就和那個該死的蘇克一樣!

想到這裏,光頭壯漢更加憤怒,明明就差一點,明明就已經觸手可及,明明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