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了點頭,蕭凡剛要開口再詢問些什麼的時候,卻見那白袍老者揮了揮手,道:“我先給你介紹一下。老夫乃是上古人族庚金部落的族長金黎,這位身穿青袍的是乙木部落的族長木易,帶你來到這裏,身穿藍袍的,是弱水部落的族長水奎,穿着火紅色長袍的是離火部落的火莽,穿黃袍的是厚土部落的族長土奕。”

隨着金黎老者的一一介紹,蕭凡向對面五人紛紛拱手見禮,上古當年,九族部落的族長,不用說,也肯定是通天級別以上的存在,對於真正的強者,蕭凡還是很敬佩的。

介紹完之後,蕭凡卻是將心中的疑問忍住,並沒有說出來。從對面五位族長凝重的表情上,蕭凡就能夠看出來他們還有話要說,此時還不是自己說話的時候。

沉默了片刻之後,金黎族長凝重的望着蕭凡,手捋白鬚道:“年輕人,吟天神兵本爲龍吟,上古龍皇隕落,天地悲沫,持神兵縱橫天下,你可知自己身份?”

聞言,蕭凡的眼神略顯點點迷茫,手中灰芒一閃,將七尺吟天神兵放在石桌上,輕撫着冰涼的烏黑色劍身,蕭凡搖了搖頭,道:“自記事起,便一直跟隨養父養母生活,入修界後,身世玉佩,讓我感覺,曾經的散修第一高手蕭笑天可能就是自己的父親。”

五位族長聽蕭凡這麼一說,眉頭微不可察的輕輕一皺,只見金黎族長伸出一隻手,道:“你的身世玉佩可否給老夫看一下?”

回答五位族長的,依舊還是蕭凡的搖頭,蕭凡頭也不擡,只是自顧自的撫摸着吟天神兵的劍身,淡淡的開口道:“來滄海之前,晚輩與東邪碧水寒結拜爲兄弟,身世玉佩被晚輩當做信物跟他交換了。”

五大部落的族長似乎都是以金黎馬首是瞻,四人坐在一旁都不說話,只見金黎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你的身世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身上所肩負的責任嗎?”說話之間,五雙眼神再次聚集向蕭凡,一股無形的壓力從五位族長的身上擴散而來,讓蕭凡感覺到一股壓抑,憋屈的情緒。

強忍住憤慨的心情, 蜜愛調教:金牌總裁的心尖寵 ,因此蕭凡還可以開口道:“責任?晚輩不知,還請前輩明示。”

金黎族長將右手放在石桌上,中間三個手指頭有節奏的輕輕敲打着桌面,五位族長釋放出的氣息壓迫也在這節奏之間消散而去,讓蕭凡的心裏長長舒了一口氣,同時也對這面前的五位族長產生了一種敵意。

金黎族長那對金色的眸子嚴肅的望向蕭凡,語氣很是滄桑的言道:“上古洪荒當年,人皇陛下整合九族部落掀起了一場天地浩劫,最後若不是陛下的紅顏知己插手其間,我們人族未必就會以戰敗分裂收場,人皇也根本不可能隕落蒼穹!”

說到這裏,金黎族長的話語微微一頓,眼神微微眯起,眸子中的金芒更加刺眼。手指依然輕輕敲打着石桌,道:“萬年後的無盡歲月,滄海桑田,上古九族部落一直都沒有放棄過讓人族成爲這天地間的主宰!人皇隕落之時,曾經說過,敗與紅顏,成也紅顏!因此,人皇讓我們五行部落尋找五行法則本源復活女媧大神,只等人皇再次君臨天下,揭開亙古心結,再次掀起人族登天的壯舉!”

“五行本源?復活女媧?”這幾個字眼,讓蕭凡不禁有些疑惑,一番話也聽的糊里糊塗,看着對面五位族長臉上瘋狂一般的神色,蕭凡也很是驚訝,難道讓人族成爲天地主宰,真的就那麼的重要?讓這些人寧願賭上自己畢生的時間,一切都只爲了這麼一個宏遠的目標?這天地之間的生靈,還是以人族爲主,登天稱尊,真的必要嗎?

不在其位,不明其意,不臨其境,不知其心。對於人皇,天玄,五族族長他們心中所想的一切,蕭凡根本無法理解,但是有一個讓蕭凡認同的地方,就是他們很執着!

但是,執着,就一定是對的嗎?

看到對面蕭凡迷惑的眼神,金黎族長知道蕭凡根本聽不懂自己所說的這些,手指敲打桌面的聲音戛然而止,一滴水珠再次‘汩…’的一聲落入水潭,五位族長同時緊盯着蕭凡,道:“年輕人,你便是人皇選中的接班人!”

“接班人?”蕭凡驚呼出口,心中詫異非常,明明是棋子,卻被你們說成是接班人?

蕭凡笑了,笑的有點邪,有些詭異,讓對面的五位族長不禁相互對視,不明所以。水奎族長卻是微微一笑,道:“蕭凡,能夠被人皇陛下選中,是你的榮幸,但是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漫漫修行之途,無盡的挫折坎坷,可都等着你去跨越呢。”

笑容一頓,蕭凡的表情楞在了那裏,有些無語的看着五位族長,蕭凡感覺他們還真是有些好笑。自己之所以笑,是在笑他們的虛僞,而你們卻以爲我是高興而笑,如若當年我沒有在無意之間知曉你們的意圖,或許今日,我蕭凡還真的就進了你們事先佈置好的一個局了。

實力不足,蕭凡還不想攤牌。佯裝着激動的望着五位族長,蕭凡的聲音略微有些顫抖的開口道:“晚輩竟然是人皇前輩的接班人?五位前輩爲何如此說?”

一看蕭凡的表情,五位老者忍不住哈哈大笑,只見那火莽族長大手一拍石桌,聲音很是洪亮的開口道:“之所以能夠讓我們確定你就是人皇陛下選中的接班人,就是因爲你持有吟天神兵!”

“不錯。世人皆知龍吟神兵,卻是甚少有人知道吟天神兵的存在。上古當年,人皇陛下以九天玄鐵之精華淬鍊吟天神兵,更是將肉身隕落的龍皇不滅之魂融入其中,方纔有了叱吒風雲的龍吟神劍!你能夠與龍吟劍心神合一,就已經證明了你就是人皇陛下選中的接班人!”那一直未言的土奕,木易兩位族長也在一旁補充道。

對於這些,上古龍皇都早就已經告訴了蕭凡,五位族長所說的一番話,根本就沒有什麼有用的信息能夠讓蕭凡揭開心中的一些疑惑。唯一能夠讓蕭凡確定的,就是人皇他們這些人對自己不懷好意。

或許很可能他們想要以自己爲棋子,完成某種對整個人族都有益的壯舉,但是蕭凡不想去做這個犧牲。

將心緒收回,蕭凡把心境平復下來,收起吟天神兵,望向對面的五位老者,道:“不知道,五位前輩除開告訴蕭凡這些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事情告訴晚輩呢?”

金黎族長看了看蕭凡,卻見他搖了搖頭,手捋白鬚,道:“你的實力還是太弱了,什麼時候等你突破到不滅境界的層次,你再來這裏,你真正的路,將會從這裏開始!”

微微一愣,蕭凡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的確如金黎族長所說,以自己那小小的皇極修爲,很多事情看來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夠插手的。而且從金黎的話中,蕭凡還聽出了那外一層意思。那就是在自己的修爲沒有達到不滅境界之前,他們是不會有什麼事找自己的!

皇極一重天到不滅一重天,中間相隔一個帝狂境界的巨大鴻溝,還有着十八小重天的間隔!蕭凡不禁會心一笑,這些時間,足夠讓自己走出屬於自己的道了!

說到這裏,蕭凡知道,對面的五個老傢伙是不會再告訴自己其他的祕密了,什麼復活女媧大神,五行本源的事情,他們也是隻字不提。

略微沉默,整理了一下思緒後,蕭凡開口道:“各位前輩,既然巡海夜叉是我們部落收服的海獸,晚輩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前輩們能夠幫下忙。”

蕭凡徒一開口,水奎族長便手捋白鬚開口道:“你想要說的,想必就是有關於那個叫**麗絲的女孩另外一半靈魂的事吧?”

額….蕭凡有些錯愕的點了點頭,眼神望向水奎老人,只聽他開口道:“那個愛麗絲另外一半靈魂,並不是我們的夜叉手中,這滄海之中,有着兩個夜叉,一個就是跟你交過手的那個,還有另外一個就是阿修羅一族他們聚齊萬魂造就而出的真正夜叉!愛麗絲的另一半靈魂,想必就是它的手上。”

“阿修羅一族?”蕭凡疑惑的喃喃自語的開口道。

傳說中,在蒼茫大地九幽之下有着無盡靈魂飄蕩的十八層地獄,其中更是有着掌控天地生靈生死魂魄的地獄閻羅,而這阿修羅一族,便是誕生於這九幽地獄的血海之中!

但是他們怎麼來到了這茫茫滄海?

疑惑的眼神望向五位族長,卻是見到五位族長都躲避着蕭凡的眼神,似乎有些什麼事情不想讓蕭凡過早的知道。

如此一來,卻是讓蕭凡心中的那股子怒氣升騰而起,灰色的瞳孔緊盯着正對着自己的金黎族長,蕭凡一字一句的開口道:“我想知道!”

被蕭凡那完全是灰黑色的眸子盯住,以金黎通天境界的修爲都不禁感覺心底有些發毛,心中不禁暗道這蕭凡果然不簡單,一個小小的皇極修爲,就能讓自己產生心慌的情緒,此子定然不凡啊!

只見金黎族長手捋白鬚,哈哈一笑,道:“你想知道,老夫自然會告訴與你。阿修羅一族來到滄海,與我們的目的一樣,都是想要尋找到水系法則的本源,至於到底幕後的主使人是誰,我們也不太清楚,我們兩方上萬年來,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以你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從夜叉的手裏奪回那一半靈魂的。” 此時的童川猶如面對三頭絕世凶獸一般,雖然這三頭絕世凶獸沒有絲毫異動,但是他卻是膽戰心驚。

「看來這位小師弟不歡迎我們了!」

「那我們在這裡也是多餘的!」

「走吧!」

依然還是三人三句話,話落之時,三人起身離開,讓童川一愣,就這樣離開了?難道沒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么?

抱著不願相信的想法,童川目光從未從三人身上離開過絲毫,直到三人的視線消失的時候,這才鬆了一口氣,剛才他的心真是提到嗓子眼了。

「真是恐怖!」

想到剛才三位師姐紋絲不動露出的氣勢,童川就感到恐懼,實在不願和這三人有太多交際。

將剛才的事情拋在腦後,童川回到床榻之上盤坐,開始進入修鍊狀態,隨著他雙眼的閉上,一種種奇異的聲音進入雙耳。

有嬉笑聲,有低嘆聲,還有妖獸的吼叫聲…….

對於童川來說,修鍊就是聆聽聲音,而且也能夠靠聲音來辨別對手的強弱,就算是武器也能夠靠這一點分辨出強弱,若是被其他修仙者得知,定然會舉頭罵上天不公。

當然,這個世上還沒有多少修仙者敢舉頭罵天,凡人倒是無所謂,但是修仙者卻是不同,逆天修鍊的他們不敢得罪上天。

童川仔細聆聽聲音,白宮之內美女如同天籟一般的聲音,聽到了弟子考核的議論聲,不過已經在紫雲門聽了無數次的他,根本沒有將注意力放在這上面。

此時童川的雙眼就如同離開了他身體一般,隨著聲音進入雙耳,他就看到許多平時沒有去過地方。

一個小房間之中,一位少年勤奮修鍊…….

茅草屋前一位壯漢舉起手中巨斧,將一根原木劈成兩半……

兩頭妖獸在山澗旁對吼,似乎在爭論什麼…….

越過了這些,童川的「雙眼」又向羽霸殿飛去,想要看看羽晨子現在在做什麼,不過讓他失望的,羽晨子並未在羽霸殿之中。

既然沒有「看」到羽晨子,童川的「雙眼」繼續向遠處飛去,這時,一座佔地十分恐怖的大殿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其內傳來了數十道呼吸之聲。

從這些呼吸聲強弱判斷,童川能夠肯定其內的數十人有著十餘人都達到了元道實力,其他都是不惑巔峰實力,不過在這些呼吸聲中,童川感覺到其中一道極為熟悉。

「這應該是其他門派弟子暫時居住的地方,不知楓遙現在在幹什麼!」

抱著這樣的想法,童川仔細聆聽大殿內的聲音,但是卻猶如親眼所見一般,大殿內的景象都清晰的反shè在他腦海之中。

大殿之內有著不少分殿,而每一個分殿之中都有人,呼吸聲也有強有弱,在這些分殿之中,其中一個分殿中傳來了極為強悍隱晦的氣息,但是卻並非屬於楓遙,這讓童川一驚。

這到氣息明顯是元道氣息,而且還是極為恐怖的元道,比起晏紫爆發元道實力的氣息強了無數倍,讓童川心中大驚。

「這次其他門派前來的弟子之中,怎麼會有這等高手?」

童川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到這道氣息屬於誰,當下也打算一窺究竟,心神都放在了聆聽這個分殿,腦海之中也出現分殿內的情形。

數位青年相對額而坐,淡藍sè的衣袍讓童川瞬間得知了這幾人的身份,不正是燕雲門的人么!

既然進入這個分殿之中,而且還沒有被發現,這讓童川心喜的同時,也生出了好好觀察一下燕雲門的想法。

一共六七位青年圍坐在一起,而被圍在中間的便是那位有著東域三大天才之稱的虞山,看上去不過二十歲左右,一身儒雅氣息,黑sè的頭髮披在身後,兩條劍眉也給人一種銳利之感,和身上的儒雅氣息雖然衝突,但是反而給人一種就應該是這樣的感覺,再配上臉上隨時保持的笑容,對於少女有著不小殺傷力。


但是童川不是少女,經過晏紫的提醒后,再加上此時「見」到虞山的樣子,心中反而更加jǐng惕,小人不可怕,偽君子才是不得不防。

顯然這燕雲門的弟子在商量著什麼,不過虞山卻並沒有開口,而此時的童川就猶如出現在旁邊一樣,不但能夠看到她們的樣子,連議論之聲也聽得一清二楚。

「師兄,我們還是儘快回山吧!你們也看到了,紫雲門的四代弟子之中有著幾個恐怖妖孽。」

「不錯,那雷游實在是強大,僅僅分身就如此,真身的實力恐怕已經接近神虛程度了,雖然不喜歡這小子,但是不得不承認其手段強大,不愧是和虞山師兄齊名之人。」

「那張三的實力也不容小覷,雖然和那童川小子戰成平手,不過想必你們都看出來了,他是不想動用修仙者的手段攻擊,前前後後僅僅施展了一個法術而已,若他認真起來的話,恐怕就算是我也不是對手。」


「我們必須將這件事報告上去,盡量早點動手,不然等這幾個弟子成長起來,再加上雷家與晏家,到時候想要滅掉紫雲門就十分困難了。」

虞山聽著周圍同門的議論之聲,臉上的神sè沒有變化一絲,似乎在思考什麼,好像根本就沒有在聽一般,不做任何錶態。

「明rì就啟程回山吧!我們的任務是來紫雲門看看其四代弟子的實力,而不是爭論是否該攻打紫雲門,你們在門內都有著非凡地位,但是這樣的事情還用不著你們來擔心!」

半響之後,虞山才淡笑開口,但是聲音無形之中卻帶有威嚴,讓周圍同門連大氣都不敢出。

對於燕雲門弟子來說,虞山剛才的話說得很對,但是對於童川來說,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真如晏紫所說那般,燕雲門竟然要攻打紫雲門!


燕雲門和紫雲門皆是東域九大勢力之一,同屬於六大雲門,東域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兩個勢力一直都不對頭,但是平時也限於弟子之間的爭鬥,一些小摩擦雖然沒有斷過,但是大大出手這種事卻並未發生。

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了,燕雲門竟然要攻打同是六大雲門的紫雲門,而紫雲門第一個得知這個消息的竟然是他童川。

「修仙門派之間的戰鬥么?這下麻煩了!我該如何將這個消息告訴師尊呢?」

童川沉凝,難道要直接跑到羽晨子身前,說燕雲門要攻打紫雲門了?若是羽晨子相信的話才有鬼了。

既然這樣不行,那麼又該怎麼做呢?

作為紫雲門的弟子,雖然才入門不過一兩年時間,還沒有到為紫雲門付出生命的程度,但是既然得知了燕雲門的企圖,總要做點什麼。

「不對,這燕雲門既然和紫雲門是對頭,那麼師門長輩也不會就這樣將燕雲門弟子丟在一旁,定然會暗中監視,這樣簡單的道理,虞山等人不會不知道,那麼他們為何要如此明目張胆的談論?」童川心中疑惑。


按道理來說,燕雲門的人在紫雲門內一舉一動,都會被監視,就算童川也會這樣做,但是虞山等人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或者知道這一點也並不害怕被紫雲門的人得知,這讓童川疑惑。

「想必虞山等人有什麼手段隔絕師門長輩的監視吧,這事我還是想辦法告訴師尊,就算不相信我,也會讓紫雲門多一絲戒備!」

抱著這樣的想法,童川就yù退回大殿,不過在此時,心中卻突然生出一絲厭惡之感,好像遇見了生死之敵一般,令他胸口發悶,而這種厭惡之感的源頭便是虞山。

虞山的眉頭微蹙,似乎心中極為不舒服,目光環視,但是卻並未發現任何,但是就是這樣,卻讓他眉頭皺得更加厲害,旋即閉上雙眼。

在閉上雙眼的霎那間,盤坐在曲安殿之中的童川突然聽到了「嗡嗡」之聲,還不等判斷這聲音從何而來,虞山就猛然張開雙眼,暴喝一聲。

「是誰在偷窺?」

虞山的聲音在殿內回蕩,讓人雙耳刺痛,但是在分殿之外卻聽不到任何。 “阿修羅一族的巡海夜叉是怎樣的實力?”能夠讓這上古五行部落的族長都忌憚的存在,讓蕭凡的心裏感覺沒底,不由得皺着眉頭開口問道。


這一次,金黎族長卻是不說話了,敲打着桌面的右手也收了回去,那帶着蕭凡來此的水奎族長微微一笑,望向蕭凡,說道:“我們收集天地五行本源之力,這滄海中的水系本源,自然最是重要,在這裏,以我們水族部落爲首,一開始跟阿修羅一族也交過幾次手。”

說到這裏,水奎微微一頓,臉色有着凝重,看到蕭凡認真在聽,便繼續說道:“阿修羅一族的存在,即使是在這天地之間也是神祕的。以我們五行部族的這幾個老傢伙的修爲聯手,才勉強能夠跟阿修羅一族的族長打個平手。”

聞聽此處,蕭凡的心不禁咯噔一下,水奎族長也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也就是說,以五行部族聯手的實力,方纔能夠與阿修羅一族持平,那麼憑着自己這小小的皇極修爲,想要奪回愛麗絲的另一半靈魂,豈不是以卵擊石?

沉默良久,蕭凡也思考了很多。從心境中退出後,蕭凡緩緩起身,對着五位族長恭敬的拱手道:“五位前輩,你們在這滄海也呆了上萬載,能否讓晚輩知道的清楚一點?”

金黎族長揮了揮手,示意蕭凡坐下說話,而後只聽他淡淡說道:“在這滄海中心的廣袤海域範圍,除開我們五行部落,還存在另外兩個實力差不多的勢力。一個便是剛纔提到的阿修羅一族,海神波塞冬的神殿被他們佔據,還有一個勢力,便是西方巨龍一族的龍島!”

“龍島?”提及這個字眼,蕭凡首先想到的便是剛來到這滄海中心海域之時從頭頂飛過的一頭巨龍,只是不知道它是否被黑淵玄蛇吞噬了。

就在蕭凡還胡思亂想的時候,金黎族長繼續說道:“西方巨龍一族,在我們三大勢力之中屬於中立勢力,他們那些大蜥蜴都是貪吃好睡的主。然而他們的龍神和七大龍王加起來的勢力,也不遜色於我們五行部落和阿修羅一族。”

蕭凡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皺着眉頭沉吟片刻,蕭凡望向五位族長,道:“阿修羅一族的巡海夜叉到底是怎樣的實力?”對於這個問題,蕭凡卻是一直沒有得到確切的回覆,不禁又問了一遍。

聽聞蕭凡此言,金黎族長有些無奈的一笑,道:“滄海之中,本就有兩隻夜叉,水系部落收服了那隻夜叉就是其中之一,而另一隻夜叉則是被阿修羅一族以九幽陣法殺戮了滄海上萬生靈凝聚萬魂爲一體後的產物,其實力,已經可以說是九天巔峯了。而跟你交手過的那個夜叉的實力,不過只是九天二重天罷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