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冰淡淡地道:「我在想我應該怎麼把你墜機死亡的消息告訴她。」

夏雷被她逗笑了,「剛才要是飛機沒有自動恢復,我估計這飛機上的人沒人能活下來,我死了,你也會死,你怎麼去告訴夏雪我死了的消息?」

龍冰不屑回答這樣的問題。

唐語嫣忽然伸出爪子,搭配一張吐舌頭的鬼臉,「她會變成女鬼去告訴你妹妹……夏雪,你哥死得好慘啊……」

「別鬧了。」明知道是假的,可夏雷的反應卻非常強烈,他覺得他的背皮涼颼颼的,心裡也一陣惡寒。剛剛消失的永美公主的屍體又莫名其妙地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沒勁。」唐語嫣收起了她的鬼臉。

夏雷的心裡暗暗地琢磨著,「就算用槍指著我的頭讓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魂,我都不會相信。可是,我為什麼會老是想起她的屍體呢?還有,剛才的事故……會不會與那塊古合金有關?」

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鬼魂,要是有,全球幾十億人,如此發達的科技,怎麼會發現不了?將剛才的事故牽扯到永美公主的身上,那絕對是荒謬至極的。可是,一架剛剛完成保養的飛機為什麼會失去動力,甚至連電力都消失了,最後還莫名其妙地恢復了?夏雷所能想到的就只有那塊古合金了。

「釋老總,能不能再給我看一下那塊金屬?」夏雷站了起來,試探地道。

釋伯仁看了夏雷一眼,斷然說道:「不能,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關於它的一切你都不要管了。」

夏雷聳了一下肩,坐回到了座位上。 夜幕中,一輛軍用吉普在鄉間公路上行駛著。不遠處,白鹿小鎮靜靜地矗立在夜幕中,燈火輝煌。雷馬軍工廠為這個小鎮帶來了許多商機,它也因此繁榮了起來。

龍冰繞過小鎮,直接來到了雷馬軍工廠的大門口。夏雷這才發現門口已經添了崗亭,一個戰士正筆直地站在崗亭里,手中的鋼槍烏亮,給人一種壓迫感。牆壁上也安裝了電網,還有監控攝像頭,整個廠區都在嚴密的監控之下。

「我就不進去了。」龍冰將車停在了門口,「改天給你打電話,我們一起吃頓飯。」

「好啊。」夏雷笑著答應,然後從褲兜里掏出了一隻紙包,遞給了龍冰。

「是什麼?」龍冰拿著紙包,好奇地道。

夏雷說道:「我在白匈奴部落里搞到的一件飾品,送給你。一直以來你都很照顧我,我很早就想送你一件禮物了。」

龍冰笑了,有些不好意思,「你還真是見外,沒事送我什麼禮物……」她打開了紙包,頓時驚呆了。

紙包里是一條精美絕倫的項鏈,翡翠串珠,藍寶石吊墜。每一顆翡翠走的冰種,晶瑩剔透。藍寶石吊墜鑲嵌在心形黃金底座里,宛如海洋中的精靈,美到了極致。這樣一條項鏈,拋開它的作為歷史文物的價值,就只計算翡翠和藍寶石的價值,那也得上百萬。

沒有女人不喜歡珠寶,而且是這樣一條美到了極致的寶石項鏈。

龍冰看著夏雷,愣了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你……為什麼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

夏雷笑著說道:「我剛才不是告訴你了嗎?一直以來你都挺照顧我,我送你一件禮物有什麼不可以的嗎?」

「可是……這太貴重了。」龍冰居然有點緊張起來了。

「你嫌貴重了就還給我,我明天給你買一條水鑽的。」夏雷伸手。

龍冰卻將藍寶石項鏈抓在手心裡,連手都縮了回去,「去你的,在你眼裡我是那種只配戴水鑽的女人嗎?」

夏雷,「……」

龍冰又看了一眼藍寶石項鏈,然後又遞到了夏雷的面前。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真不要啊?」

「怎麼不要?你送我的我就要。」龍冰眼直直地道:「幫我戴上。」

你送我的我就要。

別人送她的她就不要嗎?

夏雷的心裡還在琢磨這句話的意思,龍冰卻已經垂下了頭來,將一段雪頸曝露在了他的面前。她的脖頸纖細,嬌嫩細膩。從后領口裡曝露出了一條黑色的鬆緊帶,隱隱約約,給人以曖昧的想象。迷人的芬芳從她的發梢間,她的肌膚里散發出來,飄進夏雷的鼻孔,而他也微微地呆了一下,拿著藍寶石項鏈竟忘記給她戴上了。

「幹什麼呢?給我戴上。」龍冰催促道。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他將藍寶石項鏈給龍冰戴在了脖頸上。

龍冰湊到了後視鏡前照了照。不得不說這項鏈真的跟她很般配,她的氣質本就是冷艷的氣質,這藍寶石項鏈也是冷色調,讓她的氣場變得更強烈,而且還平添了幾分高貴的氣息。

「它跟你真般配。」夏雷笑著說道,「今晚的你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你。」

「油嘴滑舌,這樣的話你沒少對別的女人說吧?」龍冰看著夏雷。

夏雷笑道:「在你眼裡我就是那種騙女人的人嗎?」

龍冰忽然湊了過來,給了夏雷一個擁抱。

夏雷微微僵了一下,但沒等他的手有點動作,龍冰卻又鬆開了他。

「謝謝,下車吧。」龍冰避開了夏雷的眼神,她的臉有點紅。

夏雷下了車,隔著車窗說道:「我走了,電話聯繫。」

龍冰調轉車頭往京都駛去,車在路上奔跑,但她的視線卻一直停留在後視鏡上,一直到夏雷背著背包進了雷馬軍工廠的大門之後她才收回視線。

龍冰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藍寶石項鏈,嘴角浮出了一絲淺淺的笑意……

軍工廠的車間有人在加夜班,一片忙碌的景象。工人們在加班加點地生產釋伯仁爭取來的手槍訂單,價值幾千萬的訂單給工人們練手,磨合工廠的設備,也只有夏雷這樣的老闆才能爭取到這樣的好事。

夏雷在車間門口站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進去,他繞過車間往廠區後面的別墅走去。

別墅二樓的一間窗戶亮著燈,那是書房。夏雷的視線微微一動,窗帘後面的阿妮娜便進入了他的視線。她正在繪圖,書桌上還擺著一支造型很酷的狙擊步槍。他記得那支狙擊步槍的造型,那是她完善她父親的設計。

夏雷心中一動,「我走之前還只是圖紙,卻沒想到她已經造了一支樣板槍出來了。這個時候都沒有休息,真是一個工作狂啊。」

進入別墅,上了二樓,夏雷推開了書房的門。

阿妮娜抬頭看了一眼,發現是夏雷,她一聲歡呼,踩著一雙拖鞋就撲到了夏雷的懷裡,「盧卡斯,我剛剛還在想要是你回來就好了,沒想到你真的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夏雷輕輕地拍了拍她的翹臀,「閉上眼睛。」

「幹什麼?」阿妮娜好奇地看著夏雷。

夏雷笑著說道:「讓你閉上你就閉上吧。」

阿妮娜閉上了眼睛。她有著西方女人所特有的獨立和主見,可在夏雷這裡她卻是一個很聽話的乖乖女,他說什麼,她都願意去做。

夏雷取出一條早就準備好的紅寶石項鏈,為阿妮娜戴在了脖子上。

阿妮娜睜開了眼睛,看著胸口上的紅寶石吊墜,驚喜激動,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露齒一笑,「這段時間辛苦你了,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喜歡嗎?」

「它很漂亮,我很喜歡,你真好。」阿妮娜鑽進了夏雷的懷裡,獻上了香吻。

溫香軟玉,大隻美女,還有濕潤香甜的吻,夏雷身上的旅途疲勞感很快就被快樂的感覺淹沒了,他與阿妮娜糾纏在了一起……

從永美公主的玉棺之中得到的珠寶他已經送出了兩件,一件給了一直很照顧他的龍冰,一件給了為他付出很多的阿妮娜。他就是拿著你對他好,他會對你更好的男人。

風停雨靜,一身汗粒。阿妮娜蜷縮在沙發上,神情一片寧靜。夏雷拿起了放在書桌上的狙擊步槍,仔細觀察。

「我測試過,它完全達不到設計的要求。」阿妮娜懶懶地道:「我們需要更先進的機床,我也需要你來調校。」

夏雷想了一下說道:「明天我會讓海珠的生產基地加工精密零件,我這邊也加工,我會儘快完成機床的升級。」

「越快越好,三個月後在莫斯科有一個輕武器展覽。如果我們能將我們的狙擊步槍拿到那個展覽上,沒準能一鳴驚人,獲得國際訂單。」阿妮娜的眼眸里充滿了憧憬。

「莫斯科的輕武器展覽?」夏雷心中一動,「那是一個什麼性質的輕武器展覽?」

「當然是世界性質,到時候很多國家的輕武器參展,也會有很多客商參加,如果我們的狙擊步槍能順利投產,那是一個打響名聲的機會。」

夏雷露齒一笑,「好,那我們就辛苦三個月,帶著我們的狙擊步槍去莫斯科,在那裡打響名聲!」

「我們一定會成功的。」阿妮娜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扭著性感的小蠻腰向夏雷走來,她看夏雷的眼神溫柔且灼熱,「盧卡斯,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機械師,你也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男人……」

這樣的話語會讓男人的雄性激素飆升,雄風大振。

夏雷卻有點吃不消了,他的茜拉米綜合症並沒有康復,現在又變成了阿妮娜綜合症了……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

然後,沒等屋裡的人應一聲,來人就抓著門把推開了門。

那一瞬間,阿妮娜一聲驚呼,躲到了夏雷的身後。夏雷也緊張地將狙擊步槍豎立在了身前,遮住重要的位置。

站在門口的人不是別人,是秦香。抹著口紅,化著煙熏妝,身上也穿著一套女性化的衣服,妖艷得很。

「呃……不好意思。」秦香的眼睛猛盯著夏雷看,夏雷身後的阿妮娜他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夏雷瞪了秦香一眼,「你這傢伙,怎麼突然就進來了?」

秦香聳了一下肩,「我不是敲過門了嗎?」

夏雷無話可說了。

「我聽門衛說你回來了,跟著就過來看你。」秦香笑道:「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你們繼續,我在門外等你們。」

夏雷,「……」

秦香也不好意思緊盯著夏雷看,他退了出去,順手帶上了門。

幾分鐘后夏雷走出了書房,「我們得談談。」

秦香呵呵笑道:「我知道你想談什麼,在你回來之前已經有人來這裡找過我了。那些東西我沒賣,也不打算急著出手,我都藏好了。」

夏雷看著他,「以後別幹這種事了,這次你差點闖禍。你知道的,如果有人在這件事做文章,我也保不了你。」

「你放心吧,我不貪心,這一次就夠了。」秦香說。

「那我就放心了。」夏雷說道:「對了,我的工作室建好了嗎?」

「早就建好了,比你在海珠的工作室好十倍,裡面有你需要的所有工具和設備。」秦香說。

「帶我去。」建廠的時候夏雷只是要求有一個工作室,但工作室在哪裡他卻是不知道的。

秦香回頭看了一眼書房,訝然地道:「你居然要在這個時候去工作室?」

夏雷白了他一眼,「別廢話,快帶我去。」

秦香忽然咯咯笑了起來,「我明白了,美酒醉人,喝多了還傷腎。你這樣的男人也真是命苦,好吧,我帶你去。」

就這句話,夏雷真想在他的屁股上踹一腳。 要人有人,要設備有設備,材料和資金一樣不缺,這一次夏雷升級機床比第一次快得多。除了改造機床,他還同時對三支狙擊步槍進行改造。兩支國產的狙擊步槍,一支是給唐語嫣的,一支是給唐博川的。第三支是阿妮娜親手製造的樣槍,他要將它改造出來,準備拿去莫斯科參展,同時也滿足他自己的用槍需要。

轉眼,半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車間里,夏雷和阿妮娜正著手對一台大型的智能機床進行升級改造。兩人都是最優秀的機械師,夏雷更是一個沒有執照的高級電氣工程師,兩人的配合相當默契。

「再有半個月就完成了。」阿妮娜伸手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然後又用毛巾給夏雷擦汗。

隆臀翹波,身高腿長,雖然穿著一身藍色的工裝,但阿妮娜卻還是那麼性感誘人。藍領女人的魅力在她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展現。

阿妮娜的動作很溫柔,夏雷對她微笑。

他的笑就像是誘餌,阿妮娜嗅到了香甜的味道,忍不住湊了過去,吻住了他的唇。

車間里的工人悄悄地看了過來,有人捂嘴竊笑,有人眼熱羨慕,也有人低聲議論,但不管怎麼樣,沒人對夏雷和阿妮娜冒出那句不敬的言語。夏雷在廠里的這段時間,他所展現的能力就連廠里聘請的頂級機械師、電氣工程師都要佩服,甘拜下風,更別說是這些普通員工了。

「有人看著呢,我們……」夏雷有些不好意思了。

阿妮娜笑了笑,「你們華國人就是靦腆,明明很想,但就是不敢做。」

夏雷只是笑了笑,沒和她討論華國人的性格。不同文化的人,總是有區別的。西方人開放,華人內斂,開放有開放的弊端,內斂有內斂的優點,其實是沒有好壞高下之分的。

這時秦香走進了車間,叉著腰說道:「你們看什麼看?幹活了幹活了。」

工人們這才收回視線,埋頭幹活。他們都很怕秦香,軍工廠的工人們私下裡還給他取了一個綽號——母老虎。

阿妮娜也和夏雷分開了。

秦香走了過來,「你們也真是的,車間里有休息室,如果不喜歡休息室,還可以去我的辦公室嘛。我可以給你們把風,免得被這群壞小子盯著。」

夏雷苦笑了一下,「直說什麼事吧,對你的這些話我已經免疫了。」

秦香聳了一下肩,「好吧,我就直說了,唐語嫣來找你。她本來是想跟著來的,我讓她留在你的辦公室等你。」

「我這就去見她。」夏雷放下手中的扳手,離開了車間。

看著夏雷走遠,秦香笑著說道:「阿妮娜,你不去看看嗎?」

「看什麼?」阿妮娜用扳手擰著螺絲,隨口問道。

「沒什麼,我來幫你吧。」秦香挽起了袖子,拿起了夏雷放下的幫手。

阿妮娜說道:「可以,每一顆螺絲擰十圈半,不能多也不能少,半圈的誤差都不行。」

「你們德國人真是死心眼。」

「你說什麼?」

「沒什麼,我新買了面膜,你要不要?」

「……」

夏雷來到了辦公區,走進了他的辦公室。

坐在沙發上的唐語嫣站了起來,笑盈盈地看著夏雷。她一身青色旗袍,身形婀娜,鳳眼柳眉,櫻桃小嘴,淡淡腮紅和酒窩,就像是剛剛從煙雨江南歸來的民國貴婦名媛,說不出的一種古典美。

夏雷贊道:「你真漂亮。」

唐語嫣笑道:「我可不吃這套。」

「那你真丑。」夏雷說。

「去你的。」唐語嫣甩了夏雷一個白眼。

「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我知道你是來幹什麼的,都給你準備好了。」夏雷走到辦公桌後面的書櫃前,打開了最下面的長櫃,取出了兩支一模一樣的狙擊步槍。

唐語嫣眼尖,看到了長櫃里還有一支更酷的狙擊步槍,她也不徵求夏雷的同意,自己就將那支狙擊步槍拿了出來。

夏雷說道:「那支可不行。」

「為什麼?」唐語嫣拿著狙擊步槍瞄了瞄,又取出了彈夾,好不掩飾喜愛的神情。

夏雷說道:「這支是這個軍工廠的樣槍,我還沒有完成改造。」

唐語嫣說道:「那等你改造出來給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