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天行一看,頓時眼睛猛的一瞪,一臉驚恐的尖叫了起來。

他這擎天劍法,可是真正的仙家劍法,蘊含有無上神威,便是超越靈威之境的強者,他也斬過一人,否則,如何能憑藉一己之力,鎮壓整個海外仙島的強者呢?

可現在,九百九十九道劍氣,竟然無法困住林逸。

這簡直讓他有種荒謬的感覺。

不過下一秒,龍天行便冷冷的笑了起來,越過劍氣又如何?等待你的依舊是可怕而致命的攻擊。

周圍正在冷嘲熱諷的圍觀者一看,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氣。

全部都被林逸這精妙的身法所折服了,在九百九十九道劍氣的圍攻之下,竟然還能夠飄身前行,光是這身法,便足以驚駭世俗了。

看著越來越近的林逸,一直心如井水的龍天行,心裡突然間浮現了一抹不安之色,而後,猛的一咬槽牙,眼中閃過一道瘋狂又可怕的殺機,手中長劍斬了出去。

「給我死!」

「唰!」

長劍宛如劃破漆黑夜空的閃電,狠狠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斬了過去。

所有人心頭一緊,此時林逸可正在縱橫交錯的劍氣中穿梭,而龍天行這一劍,顯然威力又極其驚人,林逸如何能夠抵擋呢?

「難道這就好結束了?」

龍天行的擁護者們,心裡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林逸死了,他們也可以高枕無憂了,以後在中江市,龍天行那還是唯一的王者,他們依舊可以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

「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事,現在看來,呵呵……不堪一擊!」

龍天行咧嘴笑了起來,他這一劍,已經牢牢鎖定林逸的氣息,上天入地,這凌厲無匹,能夠切開山石的驚天一劍,是必須要斬在林逸身上。

否則,劍氣不散!

我的重返人生 這便是他擎天劍法的可怕之處,不死不休。

「嘿嘿,你似乎高興的太早了。」林逸猛的抬頭,咧嘴,露出了一拍雪白的牙齒,盯著龍天行獰笑道。

而後林逸的拳頭竟然猛的調轉方向,朝著那可怕的劍光打了過去。

「什麼?這,這是想要自殺?」

有人哆嗦著嘀咕了一句。

凡人的軀體,如何能夠擋住神兵利器?

可現在,林逸竟然用自己的拳頭去擋龍天行的長劍,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呢?

就連龍天行都是微微一愣,隨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林逸的實力,他掌控的非常清楚,能夠越級而戰,力量更是強悍無匹,可那又如何?

這一劍,他林逸擋不住!

「哐當!」

一聲驚駭世俗的悶響聲驟然響起。

林逸的拳頭竟然真的跟鋒利無匹的長劍打在了一起。

而後那宛如閃電一般刺目的劍氣,更是在一瞬間潰散開來。

「這,這怎麼可能?」

龍天行震驚的尖叫了起來,林逸不但擋住了他必殺的一劍,而且還震碎了他的劍氣。

這需要多麼恐怖的力量才能夠做到啊!

寶劍上面的劍氣潰散,林逸的眼中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低頭看著自己白凈的拳頭,滿意的點了點頭,同樣是一萬斤的力量。

可使用的方法不同,那麼一萬斤的力量能夠爆發出的威力,傷害,也絕對是截然不同的。

而林逸,兩世為人,貴為仙帝,對於力量的運用,可以說是登峰造極,無人能敵。

他打出的來一拳,力量最少比別人高出十倍不止。

一拳擊潰劍氣之後,籠罩在林逸周圍的九百九十九道劍氣,也不攻自破。

「還有兩招,你有遺言的話,記得抓緊時機哦。」林逸輕飄飄的笑道。

龍天行隨手一招,長劍重新回到了他的手裡,面色無悲無喜,盯著林逸冷笑道:「我承認,我小瞧你了,不過今天到此為止!」

「擎天劍法,劍幕!」

一聲爆喝。

長劍宛如靈蛇舞動,劍光似雪花在天空中飄零。

周圍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顫抖了一下,好像一瞬間進入了冬天一樣,那種寒風嗖嗖的感覺,讓每個人都極為的不自然。

處於劍幕中心的林逸,此時也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龍天行能夠成為雄霸中江市,乃至華夏多年的蓋世強者,自然也不是擺設。

這擎天劍法,犀利無匹,此時簡直真的有如天幕一般,四周,到處都是凌厲的劍氣,每一片雪花,彷彿都是有無數劍氣凝聚而成的。

可偏偏,周圍的雪花何止千萬,便是林逸也無法分清楚,到底那些雪花才是真正的殺招,那些雪花是障眼法。

如果無法準確避開,一旦陷入連綿不斷的攻擊中,就算是他也會非常被動。

「瑪德,看來還真的只能第三招殺他了啊!」林逸咧嘴玩味的笑了起來,

而後雙肩猛的一抖,宛如在虛空中畫出了一個無形的八卦陣盤一般,一股磅礴到無法抵抗的可怕力量驟然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數萬斤的巨力,在這一刻就像是大海中,洶湧的暗流,瘋狂的朝著四周震蕩而去,一波接著一波。

「噗噗!」

在林逸三米內的雪花,在這一刻,就像是一枚枚雪花炸彈一般,紛紛噗噗的炸開,竟然沒有一朵雪花能夠出現在林逸的周圍。

「不對,信息有誤,他的力量,最少,最少都在一萬斤以上!」龍天行眸光微微一縮,心情前所未有的凝重道。

他本以為,自己已經掌控了林逸的一切,可現在看來,那根本就是一個笑話,他竟然連林逸的力量都沒有搞清楚。

一股他從來沒有過的危機感油然而生,握住長劍的白凈大手,也加重了一份力量。

九關 之前,哪怕是林逸破開了他的第一招,他也沒有把林逸放在眼裡,可現在不然了,林逸已經有了能夠傷害到他的能力,一個弄不好,他今天很可能會身死道消。 而林逸,則是步伐輕盈,宛如行走在了雪山之上的神王,似乎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擋住他的腳步。

龍天行急了,手中的長劍快的簡直有如幻影一般,一片片有劍氣凝聚成的雪花,就像是鵝毛一般從天而降。

「噗噗!」

脣愛系 天星山上,那經歷無數年風吹日晒,簡直比鋼鐵還要堅韌的岩石,在劍氣雪花之下,紛紛炸開。

整個山頂上,白茫茫一片,眾人根本無法在看清楚其中的情況,只能隱約看到,龍天行揮動長劍的速度似乎越來越快。

可林逸反而依舊是一臉淡定從容,圍觀的強者們不淡定了。

「這,難道是龍少擋不住林逸了?」

一個無比荒謬的想法,驟然浮現在了人們的心頭。

很多人,甚至都第一時間搖頭,想要否定自己心中的猜測。

「你慌了,你的劍法出現了一絲紕漏!」林逸的聲音,輕飄飄的在天星山上響起,那種感覺,就好像一名劍道大師,在指點自己的徒弟一般。

龍天行一聽,頓時眼睛猛的一瞪,宛如被激怒的猛獸,盯著林逸咆哮道:「你放屁,我龍天行,那是真龍天子,我想要殺你,不過是輕而易舉的小事兒,如何能怕?」

「咻咻!」

劍光閃動。

殺機暴漲。

龍天行主動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現在,劍氣凝聚成的漫天殺機,根本無法近林逸的身,他必須要以身試法衝出一個缺口,只要有一個缺口,那麼周圍這漫天的殺機,便會如泄閘的洪水,在瞬間把林逸淹沒,撕成無數的碎片。

「呵呵,說了你不行,你丫的還不信。」

神色平靜的林逸速度驟然暴漲,一萬斤的力量作用在雙腿上的話,林逸的速度快的簡直比出膛的子彈都要可怕。

「嗖嗖!」

幻影連連閃動,林逸快的龍天行根本無法看清楚他的身形。

「看我打你的狗頭!「林逸咧嘴獰笑,張口就噴出了一道靈氣,朝著龍天行的後腦上而去。

正在尋找林逸蹤跡的龍天行,已感受到後腦勺上傳來的勁風,頓時面色大變,幾乎是本能的揮動手中的長劍,朝著自己的腦袋後方斬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

一股強悍到無以復加的可怕力量驟然從他的大腚上傳來。

隨後,龍天行感覺自己就像是長出了一雙翅膀的鳥兒一樣,整個人竟然直接朝著前方飛了出去。

「嘩啦!」

一堆山石被砸出了一個深坑,龍天行腦袋直接竄進了砂石中,那滿月一般的大腚,留在了外面,還有正在瘋狂掙扎的雙腿,說不出的滑稽。

可站在天星山上的所有人,此時卻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龍天行,在林逸的手中竟然一點好都沒有討到。

似乎從一開始打鬥,龍天行就一直在吃灰。

「難道……」

龍天行的擁護者,都是身體猛的一抖,有些畏懼的看了一眼,宛如不敗戰神一般的林逸。

倒是彭振武等人,此時一個個嘴角含笑,笑意瑩然。

「三爺爺,他的戰鬥力比你如何?」在遠處的一個山頭上,江靈兒穿著黑色的皮衣皮褲,宛如暗夜精靈一般,看著旁邊的一名滿頭銀髮老者,淡淡的笑道。

「呵呵,不錯,後生可畏,難怪能夠進入靈兒你的法眼,他算是我這些年見過最傑出的天才了,不過配你還是不夠啊!你也知道,你根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老者看著江靈兒,那渾濁的眸子里滿滿的都是溺愛之色,嘆息道。

江靈兒一聽,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自嘲的笑意,隨後興緻闌珊的把望眼鏡扔給了一旁的一名下人,便轉身踩著杏乾的步伐,搖曳著那讓無數人羨慕的身段兒,緩緩朝著山下走去。

「哎,天道好輪迴,可曾饒過誰啊?人活著,便是一場苦難,一場修行,希望他將來能夠成長到為你擋風遮雨的地步!「老者重重的嘆息了一聲,便帶著一群僕人一起朝著山下走去。

龍天行名頭甚大,可在老者看來,今天是死定了。

林逸不管是本身的實力,還是戰鬥經驗,都遠遠甩出龍天行好幾條街,至於境界上的一點輾壓,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所以,在老者看來,龍天行是死定了,這一戰自然也沒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

「喂,你這造型挺別緻啊!龍少,你要是不出來,我就只能從後面弄死你了啊!」林逸看著在掙扎的龍天行,咧嘴玩味的笑了起來。

平時裝的跟尼瑪王子重生一樣,你現在倒是牛啊?

「砰!」

一聲悶響。

砂石直接炸開,宛如子彈一般,朝著四周急速飛去,打的周圍不少觀戰的人手忙腳亂,慘叫連連。

龍天行雙眸赤紅,一頭黑色的長發無風自動,他天縱之資,被譽為是潛龍,從出生,到現在從未有過一敗。

可今天,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打成了這個鳥樣子。

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一如當年,林逸的母親對待他一樣,這件事兒將會成為他一生的夢魘。

「林逸,你很不錯,本少承認小看你了,不過那又如何?今天,你依舊要死在我的手裡,還有你的母親,我也絕對不會放過她的。」龍天行說完,猛虎的抬頭,仰天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吼叫。

風隨雲動,雲隨風走。

天空上的烏雲竟然形成了一道足足有五六十米高的可怕龍捲風。

這龍捲風彷彿能夠吞食天地一般,瘋狂的轉動,發出了一股股巨大的吸力,圍觀眾人面色大變,都不等有人提醒,便紛紛再度後退了數十米。

這樣驚天動地的手段,如何是他們能夠承受的呢?

「風無極,劍無意,給本少破!」

龍天行右手握著長劍,猛然仰天一指,宛如號令天地的神明一般咆哮道。

「轟!」

一道晴天霹靂,打的整座天星山都猛的一顫。

而後,一道道宛如手臂粗細水柱一般的靈氣,竟然直接從颶風之中傾瀉而下。

「這是要突破了嘛?」

林逸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戰意沸騰,盯著龍天行喃喃自語道。 「這,這,難道,難道龍少要衝擊傳說中的天威之境?」

有人瞪著眼睛,膛目結舌,哆嗦著說道。

天威之境,已經能夠動用了一絲天地之威,舉手投足之間,那威力可要比靈威之境強大太多。

靈威之境,只是能夠動用一絲靈韻而已,如何能夠跟浩蕩天威相提並論?

一名天威之境的強者,可以輕易輾壓數十名,甚至是幾十名的靈威之境強者。

一旦龍天行能夠進入天威之境,那麼實力最少也要暴漲數十倍。

「林少,斬了他!」

彭振武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緊張大聲吼道,實在是此時那龍捲風給人的感覺太可怕了,那種天地之威,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抗衡的啊!

林逸再強,再恐怖,他的境界擺在哪裡,宗師之境,以前在彭振武看來,那已經是讓他一生都難以望其項背的境界。

可現在,他自己都是宗師之境,可在那恐怖的龍捲風之下,他卻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彷彿只要他被龍捲風吸入進去,馬上就會身死道消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