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碧君看著蕭凌震驚的模樣,撇了撇嘴巴,道:「要知道,在我家鄉的那片海域,那裡面的生靈,全部吐下唾沫,都能將這裡淹了。」

他懶洋洋的雙手枕在腦後,身形削瘦挺拔,那雙青色的雙眸在那來來往往的人影掃過,眼中深處有著一抹不屑。

遙想當初,在那片海域,他可是絕世天才,足夠橫掃這裡的全部天才,他骨子裡還是相當的驕傲的。

「好了,你厲害。」

蕭凌白了一眼龍碧君,這傢伙實力狂飆后,跑出來后,那傲嬌的性子又浮現出來,他微微搖了搖頭,朝著聖蓮皇城的方向掠去。

「你明白就好。」

龍碧君哼哼一笑,懶懶散散跟在了蕭凌的身後,他心神在這諸多武修掃過,警惕著這些武修,凡是對他們眼含殺機的武修,他都記在心中。

他的老巢還在蕭凌身上,他可不會讓蕭凌出事。

聖蓮皇城十分巨大,僅僅進入城中的城門就有九處,在那城門出,人流量相當的龐大,因此諸多武修都是排隊進入城中。

「要不了多久,五塊令牌籌齊,就能夠開啟聖蓮皇城的蓮城。據說,蓮城當中有著驚天寶藏,那可是聖蓮帝皇留下的傳承,若是能夠得到一點點,都可以一飛衝天了。」

「切,聖蓮帝皇的傳承哪有那麼容易得到。聖蓮城秘境開啟,萬國疆域諸多帝國的強者,還有各方宗門都來到這裡。不僅如此,萬國疆域之外,其他地域也來了大批強者,沒有一點能耐的話,與這些強者爭奪寶藏傳承,完全是自尋死路。」

「不錯,就拿天中域來講。玲瓏塔,天雲領,雷峰殿,道宮這些超級勢力都來了大量天才,而且三枚令牌在他們勢力手中,有了令牌,他們必定滿載而歸。」

「也不能這麼說,除了這些直接亮場的超級勢力,在暗處,不知道還來了多少牛逼人物,這些人足夠衝擊天中域來的天才,到時候,只能進入蓮城見真章。」

在排隊的時候,蕭凌也是將周圍的竊竊私語聽到耳中,他眉頭微微皺起,看來要在蓮城得到聖蓮帝皇的傳承,奪取玄蓮聖火,這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玲瓏塔,雷峰殿,道宮三大天才都得到了令牌。其餘兩塊令牌,其中一個在神秘人手中,另外一個在名為蕭凌的少年手中。」

「據說,那塊令牌本來是歸天雲領徐天。結果令牌被蕭凌奪走了,徐天的手下還被蕭凌滅了不少,為此徐天大怒,恨不得將蕭凌大卸八塊。」

「這四大勢力都是天中域的,結果只有徐天沒有得到令牌,他無疑是顏面盡失。現在,他為了通緝蕭凌,已經在將不少地方貼滿了蕭凌的肖像,你看聖蓮皇城上的城牆上面就有蕭凌的通緝令。」

「哇,懸賞一百億元石。若是找到蕭凌的話,就大發橫財了。」

「是啊,蕭凌身上還有青月令,所以徐天才會將價格提的這麼高。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蕭凌敢在徐天面前虎口奪食,簡直就是找死。」

聽著這諸多議論自己的言語,蕭凌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料到這話題聊著聊著就聊到了他,而且這些消息還是壞消息。

他目光朝著聖蓮皇城看去,在那上面,果然貼了許多張畫像,那畫像上面正是蕭凌的畫像!

「嘖嘖,蕭凌,你的頭顱只值一百億元石,這也太寒酸了吧。」

龍碧君自然聽到了這些言語,忍不住嗤笑起來,道:「你也是倒霉,走到哪裡,都有一大群人針對你。雖說一百億元石在我眼裡不算什麼,但是對於這些武修來說,就是天文數字。到時候,必定有無數武修要你的腦袋,這下夠你受的了。」

龍碧君這話聲音雖然不響亮,但是這裡的武修聽覺都敏銳的很,頓時間,一道道目光刷刷的朝著龍碧君這裡投來。

氣氛,陡然凝固起來。

「也是夠了。」

感受到諸多目光注視著自己,蕭凌微微一愣,旋即眼中有著一抹無奈之色,龍碧君這傢伙嘴巴也是可以,一下子就把仇恨提前拉了過來。

只不過,蕭凌也沒有在意,他也沒有穿黑袍,被武修認出來是遲早的事情。

「那個傢伙就是蕭凌!和城門上的畫像一模一樣!」一個武修高聲道。

隨著這個武修高聲說著,那些武修看著蕭凌的目光漸漸火熱起來,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彷彿看到了驚天寶藏一樣。

「只要將這個小子的頭顱擰下來,就能夠得到一百億元石和青月令!」有人低吼道。

感受到諸多貪婪的神色注視著自己,蕭凌有些不舒服,看來這天中域的天雲領徐天,給他找了不少麻煩啊。

「統統滾開,不要擋路!」

在這時,一大堆人馬推開人群,走了過來。

「是南蠻帝國的虎賁護衛!那領頭的護衛,據說已經是二星武皇了,實力相當的強悍!」

隨著虎賁護衛人馬湧入此地,不少武修都是喧嘩起來,看來南蠻帝國在萬國疆域當中有著不凡的印象力。

「果然是蕭凌!」

虎賁護衛的頭目拿著畫像打量著蕭凌,確認眼前的人是蕭凌后,他眼中冷漠,沉聲道:「蕭凌,自廢修為,交出青月令,我可以饒你一命,你看如何?」

見蕭凌不語,這虎賁護衛頭目有些惱怒了,冷聲道:「小子,我的耐心有限,給你三息時間,最好給我滿意的答覆!」

隨著虎賁護衛頭目語音一落,在他身旁的其他虎賁護衛皆是面露凶光,爆發出強悍的氣息,朝著蕭凌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試圖用威壓狠狠的鎮壓蕭凌。

望著這群人馬凶神惡煞的看著自己,蕭凌摸了摸鼻子,這群傢伙是活膩了吧?

他並沒有理會這些人,而是朝著城門繼續走去。

「竟敢無視我,簡直就是找死!」

見蕭凌一句話都沒有說,抬腿就是朝著城門內走去,虎賁護衛的頭目目光有著寒光涌動,在蕭凌走動的時候,他手掌放在腰間的刀柄上,猛然抽出虎頭刀,狠狠的朝著蕭凌脖子抹去。

咻!

這一刀快如閃電,眾人只看到一道白光亮起,那虎頭刀就來到蕭凌面前了。

重生之刺客笑傳 「蕭凌死定了。」諸多武修忍不住說道。

啪!

就在諸多武修在說蕭凌必死無疑的時候,蕭凌根本沒有理會那虎賁護衛的頭目,而是隨手一掌拍過,那掌風,頓時拍在了虎賁護衛頭目的臉龐上面,打的啪啪作響,響徹聖蓮皇城外面。

砰!

那虎賁護衛頭目臉龐上面浮現出猩紅的巴掌手印,一口牙齒都被拍掉了數顆,整個人倒飛而出,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望著這一幕,原來喧嘩的城門口,陡然間安靜的要死,他們愕然的看著如同死狗一樣的虎賁護衛頭目,這才想到蕭凌可是擊敗過諸多強者的狠人。

「以後這種沒能耐的貨色,就不要試圖挑釁我。」

蕭凌淡淡的看著周圍蠢蠢欲動的武修,冷漠道:「下一次,我可不會手下留情,誰要擋我的路,殺無赦。」 姓名:唐傑

武功:童子功(第五層紅日訣6%)、金鐘罩(第十關2%)、斬鐵刀法(出神入化47%)、基礎飛刀(登峯造極25%)、龍象般若功(第一層1%)

潛能值:52點

唐傑看了一眼自己的屬性面板,他臉上也露出吃驚之色:“龍象般若功才修成第一層就增加了2點潛能值?”

潛能值增加的多少,要看修煉的武功難度的高低,如果是難度低的武功,即使是練到高深境界也難以令潛能值有所增加,而難度高的武功,每次突破增加的潛能值則越多。

很顯然龍象般若功在判定中屬於難度極高的武功,第一層就爲唐傑增加了兩點潛能值!

唐傑握了握拳頭,練成龍象般若功第一層,他明顯的感覺自身的力量提升了一些,雖然沒有產生質的變化,但這才第一層而已!

身體亦是一個武者的根本,身體強,力量大、速度快,出刀自然是更快、更猛,唐傑覺得自己將龍象般若功修煉到圓滿,再配合自身渾厚的修爲,出神入化的刀法,哪怕是再度面對白眉老僧這種難纏的對手,也能一刀間將對方斬殺!

“繼續!”

唐傑非常振奮,繼續修行龍象般若功。

唐傑的體內,那股龍象之力不斷的滋生,淬鍊着唐傑身體,讓其變得更加的強悍!

兩天過後,唐傑的龍象般若功成功進入第二層境界!

看了一眼屬性面板,潛能值再度增加了3點!

“這樣下去,等我的龍象般若功進入高深境界,潛能值也會突飛猛進,增長一大截!”唐傑欣喜。

時間過去了一個月,唐傑的龍象般若功破入第五層境界!

如果讓白眉老僧知道了唐傑修煉龍象般若功的進境後,一定會有吐血的衝動。

資質一般者龍象般若功修煉入門需要一到兩年,白眉老僧能夠進入密宗進修當然是自身武學資質極爲優異,但他練成第一層龍象般若功也花費了一個月左右,後來更是因爲長時間難以進步的原因,才狠下心腸飲下妖魔心臟所泡的茶水。

可唐傑呢?一個月將龍象般若功練到五層,這速度簡直快到讓人難以相信!

龍象般若功的修煉對於自身的氣血消耗是極爲龐大的,因爲那股強化身體的龍象之力主要就是來源於身體之中,要修習龍象般若功,那得頓頓進食大補之物補充自身才行。

但唐傑不一樣,他的童子功修煉到了紅日訣的境界後,精氣誕生速度奇快,自身精氣產生消耗就會源源不絕的誕生、補充,就跟每天都服食百年靈芝、千年人蔘一般,即使是修煉龍象般若功,都能維持平衡,不至於造成氣血虧空。

童子功在達摩的四大神功中並非最強的,卻是築武者之基的神功,隨着時間的推移,厚積薄發,修爲會越來越深厚!

唐傑修煉龍象般若功的同時,也沒忘記其他幾種武功的修煉。

龍爪手、大挪移身法、袈裟伏魔功,這三門武學對於常人來說亦是需要大量的時間來鑽研才能深入,但對於資質、天賦遠超所謂的天才武者的唐傑來說,這些武功他輕易的就能入門並且精通。

轟轟轟!

院子之中,唐傑修習着武功,他時而五指成爪,撕裂空氣,爆出破空之聲,時而身影一閃,憑空挪移處數尺的距離,時而揮動手中的衣服,像是刀刃一樣切鋒利,又像是棍棒一樣沉重!

唐傑陷入了苦修之中,他得到的靈石足足有三百多顆,這麼多靈石足夠聚靈盤支撐很長一段時間了。

再加上童子功的深厚修爲,能令唐傑自身損耗的精氣源源不絕的補充,哪怕是如此劇烈的修煉,他都完全承受的住!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修煉的日子雖然很苦,但唐傑卻樂在其中,每次體會到自身產生的進步,一切的努力就都是值得的。

在這樣的苦修中,一年零兩個月飛速的過去,這荒無人煙的大青山,對於唐傑來說便是安靜、幽寂的修煉聖地!

這一日在大青山之中,卻是來了一羣不速之客。

“牛魔王……就住在這鳥不拉屎的荒山中?”

一行四人走在大青山荒草叢生的山路上,一個腰間配刀,皮膚粗糙,手腳粗長的壯漢眉頭緊皺的在前面開路,他有些懷疑的道。

“畢竟牛魔王是武道高手,高手嘛……就喜歡在荒山中隱居。”

另一個腰間配着一把長劍,身材修長的男子則是道。

“少主,我們真的需要牛魔王的幫助麼?我們三人的實力距離宗師境只有一步之遙,聯手之下那牛魔王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更別說我們還僱傭了修仙者。”而另外一個腰間纏繞着一條鎖鏈,渾身肌肉如精鋼的絡腮鬍子皺眉道。

被稱呼爲少主的人是一個少年,一個身穿白衣,手持摺扇的美少年,他面如冠玉,皮膚晶瑩白皙,俊美到不真實,別說女人了,就是男人見到他也會不由自主的眼睛發直。

這白衣美少年聲音輕柔:“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牛魔王能一人剿滅兇悍的血雲盜,絕非浪得虛名,總之……先見見他吧,看看他究竟如何再說。”

“嗯,到時候讓我鐵山來第一個試試他!”

那壯漢點頭,嘿嘿一笑,滿臉的興奮,他很想見識一下那個被傳的神乎其神的牛魔王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實!

“什麼聲音?”

此時剛剛下過雨,這大青山上有些溼潤,忽然白衣少年耳朵動了動,他似是聽到了什麼,快步的向着一個方向疾馳而去。

而其餘三人見狀也都連忙跟了上去。

“嘩啦啦!”衆人穿過一片樹林,發現在遠處出現了一條寬闊的溪流,因爲剛下過雨的原因,溪水奔騰,脫繮的野馬似的。

吸引四人目光的是在溪流的中間,站着一個黑髮青年,他看上去二十歲左右,赤裸着具有着精壯、千錘百煉的肌肉的上身,下半身則是浸泡在奔涌的溪水中,如同一塊磐石一動不動。

就在白衣少年等人疑惑間,那黑髮青年陡然動了,他睜開了眸子,右手持着一件單薄的衣裳,驟然之間向着前方的激流揮擊而去!

“噼啪!”

那衣裳破空,竟是發出一聲鞭炮般的音爆聲,難以想象那是一件脆弱的衣裳能夠發出的響聲!

然而更震撼的還在後面。

“嘭!”

那衣裳似是攜帶着一股恐怖的神力,重重的轟擊在奔涌的溪水之上,就如同一枚炮彈炸開,發出轟隆的巨響聲,水面上驟然凹陷下去了一個四五米直徑的巨坑,久久難以癒合。

“轟隆!”

那衣裳上攜帶的力量誇張到了極致,竟是生生令前方如野馬奔涌而來的溪水倒卷而回,像是海浪一樣捲起七八丈高!

難以想象那是人類能夠爆發出的力量! 至尊狂妃:廢材孃親要逆天 蕭凌的話不急不緩的說了出來,雖然不響亮,卻使得在場的眾多武修渾身哆嗦了一下,目光再也不敢肆無忌憚,看向蕭凌的目光有著畏懼之色。

在他們這群人當中,很多人都聽說過蕭凌的傳聞,也有見過蕭凌出手的人,因此對蕭凌的實力很認可,不敢狂妄造次。

當然,在這群武修當中,有著許多來自無法地帶其他地域的武修,這些人的當中,不乏卧虎藏龍之輩,用著隱晦的目光看著蕭凌,他們很想瞧瞧這個在無法地帶鬧得沸沸揚揚的少年,到達有什麼手段!

感受到這諸多隱晦的目光注視,蕭凌眉頭微微挑了起來,看來還有很多不知死活的武修想要對他出手,不挑個硬茬子殺雞儆猴一下,恐怕麻煩要源源不斷的找來。

「一群不知死活的垃圾,竟然敢無視我的存在!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在蕭凌身後,龍碧君緩緩的踏前一步,伸了伸懶腰,懶洋洋的說出這些霸道話語,他目光滿是倨傲嘲諷之色,看著周圍的諸多武修,在那些隱晦目光的傢伙身上停留了一下。

「想死的儘管上來,龍爺我很久沒有出手了。」

龍碧君雙手抱胸,語氣囂張至極,緊接著,一股霸道的妖氣從其體內爆發出來,使得那些蠢蠢欲動的武修目光一凝,倒是不敢出手了。

龍碧君的妖氣太霸道了,並且能夠化形成人,就憑這一點,唯獨那些妖族高等血脈的妖獸才能夠做到,因此這些武修可不想招惹龍碧君。

再說了,要收拾蕭凌的人多的是,也不差他們幾個。

「一群慫包。」

龍碧君眼中用著不屑之色,然後看向蕭凌,道:「走吧,沒有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真正的戰鬥,還在後面呢。」

蕭凌聳了聳肩,當他來到聖蓮皇城當中后,就隱約的感受到其餘的令牌就在聖蓮皇城最深處,那片皇宮當中……

真正的戰鬥,還在這最後!

蕭凌也不在停留這裡,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朝著聖蓮皇城深處走去。

龍碧君笑了笑,跟在蕭凌身後,他倒是想要瞧瞧,還有什麼狂風暴雨等著蕭凌。

當步入聖蓮皇城后,蕭凌算是見識到了聖蓮皇城的雄偉壯闊,這裡華麗的建築比比皆是,直接蔓延至最深處,望不到盡頭。

在這些街道上,有著絡繹不絕的武修走動,那等喧嘩熱鬧的聲音,直接將天空的雲層都震散了。

「那就是聖蓮皇城的最中心么,其餘的令牌波動,都在那裡呢。」

蕭凌抬起頭來,目光看向聖蓮皇城最深處,在那裡,有著一個高聳入雲的建築物坐立在那裡,那建築物也相當的奇異,猶如一朵盛開的蓮花一樣,美輪美奐。

只不過,這群建築上面,有著諸多殘破的痕迹,顯然是在遠古的時候,這裡也經歷了驚天大戰,沒有了當初的輝煌。

「我們的目的地,就在那上面。」

蕭凌說著,朝著高聳入雲的建築物走去,龍碧君緊隨其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