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頭張嘴,一股水箭射出,頓時,武青青給這股水箭一噴透體而過。頓時,武青青萎頓了下去,整個綠液鑄成的身子在瞬間就縮小到只有小孩子大小。

第二道水箭又過來了,唐春趕緊一拍紅脂盒子把武青青收了回去,估計是原氣大傷了。而唐春也想躲進紅脂盒裡,不過,那道水箭居然如繩索一般一下子就把唐春給捆得像粽子似的休想動彈得分毫。

「王八蛋,拚啦!」唐春懷著必死之心,居然身子一顫慄。把在蘇勇處形成的『重水龍印』給搗鼓了出來。那龍印一出漲大到巴掌大。但是,重達卻是上百萬斤。旋轉著發著淡淡的黃光砸將了過去。

嗷……

跟龍印融合在一起的小糊糊突然大叫了一聲,剛剛形成的小龍之身在龍印上閃了閃光彩,好像一條亮線一般。小龍在龍印上扭曲了一下身子。

「小龍,小龍……」此刻,怪事發生了。門上那個巨大的龍頭好像突然間狂燥了起來,嘴裡叫著,唰地一聲,那水箭給他張口吸了回去。

「小子,你哪裡來的這個?」一道渾沉聲音霸道的問來。

「它是我的僕人,怎麼啦?」唐春哼道。

「放屁,我們神聖的龍族子孫會當你一個狗屁人類的僕人。」龍頭大怒了。

「關你屁事啊,我就認春哥了,春哥就是我哥。」小龍在重水龍印上喊道,氣得門上那個巨大的龍頭甩了甩頭,頓時,一顆顆指頭大的雨珠從龍頭上甩打出來。唐春即便是全力抵抗,而且還有著紅脂盒的保護,但還是給那雨珠打得滿地打滾兒了。

「哈哈哈,小龍龍,看到沒有,在咱們龍族面前這些卑微的人類不值一提。我就隨便甩一下頭那汗珠子就能把他打得屁滾尿流了。」龍頭得瑟的大笑道。

「這個也算不了什麼,你雖說是強大的龍族。但是,小子我相信你至少活了幾百年了。小子今天才十八,等我一百歲的時候就能打得你滿地找牙。」唐春哼道。

「沒錯,春哥威風春哥威風。」小糊糊又在印上大跳大叫了起來,興奮得很。

「幾百年算啥,老龍我都活了千年了。小娃子別嘴硬,即便是給你一百年,你最多達到築基期大圓滿,老龍我一巴掌照樣要了你小命。」老龍不屑的哼道。

「呵呵,小子我現在明白了。老龍你也就金丹初期境界罷了。」唐春笑道,倒是輕鬆了下來,感覺這隻老龍好像很喜歡小糊糊似的,應該不會難為自己了。


「金丹初階又怎麼樣,那可是絕世高手了。你們人類的什麼氣通境築基期在老龍面前只是一巴掌的問題罷了。」老龍更為不屑,不過,也隱晦的承認了這個境界。

「狂啥,這北都秘境中就有能制衡你的高人。」唐春冷笑道。

「誰?還有誰?誰誰誰?」老龍發火了。卟哧一聲打了個噴嚏,一口臭痰出來打得水道那般堅固的水壁都晃了好幾晃。

「歐盤天下,你敢說你能打得過他嗎?」唐春說。(未完待續。。) 3更到!

「是他,他不早死了嗎?不可能,應該早死了。」老龍一下子好像又要瘋狂了,而且,龍頭在痛苦的扭曲著。爾後,拚命的撞擊著那個巨大的水門。不過,不管他在門上怎麼樣亂搗鼓,可是門還是門,它就像是一個門牢一般緊緊的鎖拿住了老龍的龍頭。

「哈哈哈,小子我明白了。你根本就是被歐盤天下禁固在了這水道門牢上是不是?還吹噓個屁,說人類渺小,人家歐盤天下一根指頭就能滅了你千百回的。」唐春繼續刺激著這傢伙。

「他不是人。」突然,老龍好像清醒了過來似的,冷冷哼道。

「不是人,那是不可能的。明明就是人嘛,只不過以山為身罷了。」唐春哼道。

「你還真講對了,他的確是以山為身的。他就是一座萬古不化的山。只要能把山摧毀了,他也就完啦。」老頭說道。

「不會吧,他還真是山精修鍊而成的不成?」唐春頓時訝然了,因為,他發現老龍講的很正經,不像是賭氣亂扯蛋。

「不是山精,他就是一座山。這北都秘境就是他的身體。你如果能降服他就等於得到了北都秘境。」老龍說道。

「這秘境拿來幹嘛,搞得神神叨叨的也不好玩。」小龍哼哼道。

「小龍啊小龍,你還真不懂。這北都秘境好處可是多著啦。你如果能擁有此秘境,你就是秘境之主。到時。打鬥起來時你就可以藉助這北都秘境的地氣地勢。

這麼大一塊地盤的靈氣全過來相助你,就是金丹初階也得被它死死壓碎的。不過,歐盤天下也遭了重創。萬年啊,聽說萬年前有人想強佔北都秘境,結果歐盤天下自然不肯。

這一戰驚天動地。從此後,歐盤天下估計也不能移動了,只能躲在山上等死了。哈哈哈,一旦這老傢伙一死,這北都秘境也該碎了,到時。就是我老龍脫困之日了。死吧死吧。老不死的,多少萬年了你還活著幹嘛。」老龍狂笑道。

「能把他打傷之輩肯定也是絕世高人是不是了?」唐春好奇得很啊。

「不清楚,據說就是一個鼎飛過來砸壞他的。我們龍族祖上說,此鼎者是浩月大陸上幾大鼎主之一。而此鼎可以匯聚浩月大陸一部分地靈之氣為他所用。想想。秘境雖大。但秘境還是在浩月大陸上。你能借的地氣地勢是有限的。而人家能藉助的比你的範圍大得多,自然,你扛不過他了。」老龍說道。

「那也不一定。如果那鼎主能把歐盤天下打死的話怎麼又不直接就打碎了。而北都秘境幾萬年下來還存在著,那鼎主拿它也沒辦法。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人家老歐盤也有實力的人。而且,據說後來連那個鼎主都不見了。也許是因為那一戰之後也受了重傷躲哪個旮旯地方養傷去了。兩人只能說是半斤對八兩。而且,聽說浩月大陸上像北都秘境這樣的地方還很多。比如,琴海也算是一個吧。」唐春譏諷著笑道。

「琴海,唉,琴海……」想不到老龍居然嘆了口氣。

「老龍你也知道琴海?」唐春問道。

「我老龍不知道這天下還有誰知道,嗎滴,老老我本來就在琴海活得好好的。逍遙自在不著,那些魚類海獸哪個見了老龍我不恭敬的稱呼一聲『龍爺』。

都是你印上那個不成器的小傢伙,還沒出世之前那蛋蛋居然不見了。你哪知道,那蛋蛋上面可是有著我們龍族的三隻龍眼的。


龍王那是給氣著了,一聲令下,我只好倒霉了,出來尋找。因為,那蛋蛋就是我守護的。結果本龍爺聽說了北都秘境有什麼飛蛆出現,就想那蛋蛋莫非也在裡面。

結果我就溜進來了。想不到不就是在歐盤天下的主身體上拉了一泡尿,結果還尿得很准,一尿就尿在了他的眼睛上。

結果,倒霉了。老小子大怒了,一眨眼,我就到了這個該死的門框上再也出不來了。小龍啊小龍,你這下子可是,唉,叫我怎麼樣說你。」老龍是又可憐又好笑樣子。

「三隻眼,難道就是小糊糊剛出身時腦袋上的三個綠豆大的東西?」唐春問道。

「綠豆個屁,那是我們龍王疼愛他。所以,在他還沒出世的時候就把最珍貴的龍眼融在了蛋殼裡。不過,怪了,這小子現在怎麼就剩下兩隻眼了,還有一隻龍眼呢?」老龍掃了小糊糊一眼。

「嘿嘿,送給春哥了。」小龍乾笑了一聲。

「啥,送人啦,你個,唉,你怎麼這麼笨啊,這可是龍族之寶啊。就是老龍我想要一顆都得不到的。居然給你送人了,小子,馬上還給小龍。不然,我活撕了你。」老龍講著講著又大怒了。

「現在想還也還不了啦,融在我身體中了。」唐春哼道。

「不用還不用還,春哥是我送給你的,關這隻老屁龍屁事啊。」小龍一句話出,差點氣得老龍一佛出世二佛要升天了。

「我的小祖宗,你怎麼如此愚蠢啊。你根本就不知道這龍眼的珍貴之處。而且,一旦你修鍊到金丹境界之時。這龍眼就是你最拿手的兵器。行雲布雨都得靠它的。」老龍喊道。

「再珍貴也沒我春哥珍貴,不要啰嗦了。老龍,你保護我不得力我還沒怪罪你呢?害得小糊糊我居然被一隻像恐龍樣的蛆蟲給吞了。這賬留在後邊再跟你算,不過,你現在怎麼樣才能出來?」小龍問道。

「出來個屁,我說過,除非是歐盤天下死了,這北都秘境自然碎散了。」老龍說道,「對了,你怎麼會被一隻恐龍給吞了的。」

「我哪清楚,我當時還在蛋里睡覺。」小龍沒好氣的說道。

「對了,聽說武王的紅顏流蘇是你們琴海中的一條美人魚修鍊而成的。既然你們龍王是琴海之主,那美人魚的來歷你們應該清楚吧?」唐春問道。

「那當然,不過,琴海太大了。龍王下邊的魚類海獸多得很。不下千千億,哪能都知道。這個狗屁的武王能得到我們琴海美人魚的認可,那是他三生休來的福份。」老龍一臉的老氣橫秋。

「吹吧,武王是浩月大陸上最神秘的存在。不光我們人類在找他,估計就是你們龍族,獸族中的高手也在找吧。這話應該反過來講才正確。是你們龍族高攀了。」唐春冷笑道。

「你懂個屁,美人魚是琴海中是高貴的公主。琴海海獸魚類千千億,但是,美人魚不到一隻巴掌數。歷代龍王都想娶她們為妻,但是,她們太神秘太高貴了,很難遇上不說,而且,你要得到她們的芳心,那太難了。我們祖上曾經就有一代龍王成功獲得過他們的芳心。不過,龍王可是苦追了一千年。」老龍冷笑道。

「還真是痴情種子啊,一千年還在追。」唐春也有些訝然了。

「唉,算啦,不扯這些飄渺的事了。我送你們一程吧。出去后趕緊到琴海去找到龍王來救我。」老龍說著,那龍嘴突然張得老大,簡直能吞下一輛巨型卡車。爾後一顆紅色之球飛了出來,瞬間到了唐春面前,那球往上狠狠的捅去,那般硬實的水壁頓時給它捅出一個小洞來。而唐春趕緊施展縮骨功縮小后硬是擠出了水洞而上。

轟隆一聲巨響,唐春感覺好像是在坐火箭升空似的直往空中飛去。

「我只能送你到這裡了,唉,可惜了,千年下來才凝聚成的一顆龍丸又沒啦。而且,這龍丸一破,我只有十年壽元了。希望你能儘快到琴海,救我。」老龍的聲音蒼啞的傳來,不久,那龍丸呯地一聲炸開了,空中騰起一股紅色煙霧,再不久,消散了。

叭……

唐春像一顆重型炸彈似的從空中跌將了下來。此刻才發現,貌似是在幾萬米的高空之上。這要是砸將下去估計也得成肉餅的。

「我說小糊糊,你不是龍族後代嗎,快飛出來幫我一把。」唐春叫道。

「春……春哥,我功力低不懂怎麼飛啊。」小糊糊一臉焦急,叫道。

「那你先前怎麼會從印上騰空而出的?」唐春問道。

「那是你用玄力催動我自然就感覺全身充滿了活力,所以就出來了。不過,都是你控制的結果。我自已是不會飛出來的。」小糊糊講道。

「那我就催玄力入重水龍印中,你拚命的騰出來,這樣我就能抓住你落下去而不至於甩成肉餅了。」唐春說著,玄力全力催入了印中。

果然,重水龍印亮了起來。不久,小龍一聲嗷叫騰空而出。只不過只能在重水龍印周遭扭曲著身子而無法真正的騰到別處去。

估計是小龍要借重水龍印生存了,所以,無法離開它太遠。唐春也顧不及了,因為,重力加速度的原因,感覺身子呼嘯著越來越重似的。

「快,快點騎我身上來。」小龍叫道。

「騎個毛病啊,你這小龍身就指頭粗一米長,還沒我胯下大。」唐春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趕緊個扭轉身子一腳踩在了小龍身上。

啊……

小龍一聲慘叫,好像托不住似的跟著唐春像石頭一樣往下砸去。唐春沒辦法了,一狠心,吞了靈人的一截手臂,頓時,全身充滿了無窮的玄力。玄力滾滾催入了重水龍印之中。(未完待續。。) 4更到!

而通過龍印那股力量又傳給了小龍,感覺身子頓了一頓,下砸的速度好像減慢了下來,知道有效果了,唐春繼續催如玄力,感覺下砸的速度越來越慢。

到最後,小龍嗷地一聲大叫居然穩定住了身子。爾後托著唐春在空中飄忽著像是一片落葉一樣緩緩往下落去。

不過,就在這時候。下邊一座大山上突然一道紫氣過來。頓時,一道紫色狂風襲卷而來。周遭的空氣全給卷得如海上的十八級大風暴一般。

而剛剛喘了口氣的唐春跟龍小心裡大罵著晦氣,不過,只能拚了命一般的掌控著重水龍印控制著小龍別被風暴給捲走了。

唐春感覺就像是踩在一塊滑板上邊在狂潮中衝浪似的,這傢伙心裡突然一動,既然滑板能把浪潮當平台滑行,哪為什麼自己就不能把風暴當成浪潮一般的滑行呢?

這廝也是個勇於開拓創新之人,說干就干。前世龍組隊員時唐春可還是一個業餘的衝浪高手的。開始不適應,不過,飄忽得幾次后居然掌控住了法門。

在狂暴的風潮當中唐春終於苦盡甘來,初步的掌控住了衝風的法門。踩著小龍這隻滑板在狂暴的風潮中得心應手的飄忽著,這傢伙玩得性起,居然不願意一下子就落地了。就在風潮中開始練習起了這種技術來。

玩夠了才緩緩的如落葉一般的飄落於地下,而抬頭一看。風暴居然在自己落地的一瞬間就不見了蹤影。唐春心裡有些奇怪,抬頭一看,頓時明白了。不由得惱火的說道:「剛才那風暴是前輩搞的鬼是不是?前輩是這秘境之主,居然想摔死小子,這個,也太沒品了是不是?」

「呵呵呵,小子你哪知道老夫的良苦用心啊。」歐盤天下微微的睜開了一條眼縫,頓時,一道淡淡的紫光打向天空形成一道美麗的彩虹,使得此刻此地給人一種極為美好的感覺。

「想摔死我還良苦用心。小子不明白這話什麼意思?」唐春淡淡哼道。

「小子你學會了御物飛行居然還怪老夫。這可是千載也難得的機會。就是大虞皇朝那些什麼半武王境界的高手哭著喊著想求我給他們一次機會都沒有的。小子居然還不識好歹。可笑。」歐盤天下淡淡笑道。

「御物飛行,我哪學會了。那個不是要築基後期才能施展的神通嗎?而且,還要有品質較好的法器或靈器借力才行。」唐春一臉納悶。

「哈哈哈,小子有眼不識好貨。你那重水融煉出的龍印就是一品級不差的靈器。空有如此好東西居然自己不識。可悲啊。」歐盤天下那座大山居然晃了晃。整座山好像活人似的表示可笑的意思。看得唐春差點吞了舌頭,有點相信老龍的話了,這歐盤天下沒準兒還真是一山妖。

「啊。靈器,靈器就是這樣了莫名其妙的就煉製出來的了?」唐春頓時心裡大喜。

「你這重水龍印不算是你煉製出來的,好像是在偶然之下兩物想融合自然生成的。裡面小龍借了重水的水威,而重水因為有了小龍使得你這靈器成了天生的靈器。

雖說現在還只是下品靈器,但是,你這靈器屬於可漲性靈器。什麼叫可漲性靈器,也就是說隨著小龍的成長成熟起來,這靈器的品階會水漲船高的。

剛才老夫用人造風暴就是要你自己去摸索御物飛行之道。還不錯,小子還算是不愚笨之輩,居然初步的掌控了這種方法。

不過,還不夠完美。你要作到能御這龍印飛行時就算是完全掌握此法了。而且,自然之道法門萬千。自己去摸索比老夫直接傳授給你印象更為深刻。」歐盤天下說道。

「嗯,小子受教了,錯怪了前輩。不過,剛才假如小子無法摸索到御物飛行的門道,前輩是不是會袖手旁觀看著小子砸成肉餅?」唐春問道。

「那當然,一個扶不起的廢物還留著幹什麼?不如讓他回歸天地之間化為塵氣。不然,這天地就污濁了。老夫也是為了凈化這北都秘境。」歐盤天下此刻聲音不帶任何情感,唐春聽得心裡直扒涼,心說山就是山,即便是成了山妖也還還是沒有人的情感。

「前輩還真是冷酷無情啊。」唐春譏諷道。

「小子,你才多大,你根本就不懂得什麼叫作真正的冷酷。天道昭昭,弱肉強食。天道是公平的,強就是強,弱就是弱。沒有本事,只能當碌碌無為的螞蚱。我歐盤天下看中的人如果不思進取只想當一螞蟻的話還不如趁早毀滅。免得給老夫丟臉。」歐盤天下說道。

「小子可沒說要拜前輩為師的,前輩如此冷酷之人我看成就也不會很高的。因為,天道雖說無情,但天道卻是有情的人在修鍊。有情之人修鍊無情的天道那天道肯定也會增加情感的。這也就是有情人眼中的天道,天道是沒變化,但有情人眼中的天道就成為有情的天道。」唐春一臉鎮定,說道。

「嗯?」歐盤天下貌似愣神著應了一聲居然沒聲音道,而且,那雙眼居然緩緩的閉上了。莫非老子一句屁論又讓這老山妖也進入了頓悟狀況吧?唐春心裡糗糗的想著。

整整幾個時辰過後,唐春發現,周遭的天空好像漸漸的起了變化。原本是霧氣重重的天空漸漸的明晰了起來。再不久,那些霧氣居然消失於無形之中了。

天空變得湛藍如洗過一般,一絲雜質都沒有。再加上清新的遠山,周遭充郁的靈力,此刻,空靈一般,人處於其間不一般的舒暢。

「好,唐春,我歐盤天下今天正式收下你這個弟子。」歐盤天下說道。

「前輩應該是有收穫吧?」唐春好奇的問道。

「空靈,唉,空靈就好。」歐盤天下嘆了口氣,「你好像不願意似的,為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